電機的最終審判

這幾年都會趁著參加費那奇北京動畫周的機會,去北京逛一逛展。這次剛好趕上UCCA年度大展、義大利國寶級藝術家Maurizio Cattelan的中國首次個展The Last Judgment,自然更加不能錯過。

雖然去過很多次798,但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這還是第一次去UCCA,整個展館並不大,不過也算是Naurizio Cattelan的集大成個展,其中就包括了Novecento(2007)等用馬匹標本製作的作品。這些馬匹或者安靜地吊在半空中,或者腦袋砸進牆裡,由於是真實的標本,因此作為當代藝術出現時還是略顯震撼。它在讓人驚嘆之餘,也莫名產生了屍體帶來的死亡焦慮和心悸,同時,又能察覺到一絲戲謔。然而,這一系列作品在國際上也引發過爭議,其中以Untitled(2007)為甚。有評論家認為「It’s an exodus we』re witnessing, not a search for freedom…Cattelan』s horses do not seek freedom but survival」,但也有人質疑「What kind of world do we live in where people find entertainment from a horse with its head buried」?而Naurizio Cattelan自己也坦言「Of course, not all exhibitions can be artworks…One of those cases where the whole is much more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來源

除了死馬之外,展廳里另一個焦點作品就是Comedian(2019)。這根被膠帶固定在牆上的香蕉也許是展館裡最多人駐足觀看的展品了,在商店裡也可以在各種周邊看到它的身影,彷彿成為了Naurizio Cattelan的代表作一般。無論是Untitled(2007)還是Comedian(2019),我們可以感受到Naurizio Cattelan身上的一些反骨。他的作品挑戰生命,挑戰自然,挑戰藝術,挑戰權威,玩世不恭,靜靜地等待著參觀者的最後審判。

有時候,我們看展,也許也應該在走近一步的同時,內心多一分抽離。展品是否稱得上藝術品,藝術品是優是劣,參觀者心中可以有自己的好惡,但也不必為此而忿忿不平,另一方面,如今國內的藝術展越來越多,參觀者也更應該有所選擇,買票之前多了解一些,自然也就不至於花錢找罪受,走出展館還在罵「這特么什麼玩意兒?」


Comedian(2019)。根據Vogue之前的報道,這好像是認真的香蕉,如果壞掉了就根據作者的指示換一根新的……(來源


Spermini(1997)。中文翻譯《精迷你》,算是比較原汁原味的翻譯了,看這些人頭在牆上的輻射範圍……嗯,就量蠻大的……


No(2021)。這個作品還蠻震撼的,尤其是和後面的Novecento(2007)一起看的時候


We(2010)。算是對藝術家組合Gilbert & George的作品In Bed with Lorca的重構,嗯,或者也可以叫做parody


Mini-Me(1999)。這個小人有很多版本,屋頂、櫃頂、書架,不過姿勢和神情差不多都是一樣的。後面還有一排看起來很逼真的鴿子標本


跟著名的Novecento(2007)合影

另外,這次在798逛的時候偶然在IOMA發現了明和電機的展《超常識創造力工廠》。距離上一次在上海被這個日本音樂組合震撼到,已經過去了五年,詳情可以看一看當時寫的日誌《不會音樂的工科男不是好極客》,後來還去看過他們的演奏會,所以也算是滿熟悉了。這次應該是他們在北京的首次個展,於是猶豫了一下,還是買票進去了。

這次北京的展算是明和電機集大成的展了,基本上上海展的東西都在,此外還多了一些這幾年新出的玩意兒,只是舞台稍微小了一點,演出似乎也沒有第一次看上海站時候的震撼了,可能是因為少了人偶Punch Kun(拳擊君)和Renda Chan(連打醬)腦袋彈飛的橋段,也可能是看太多次了(?)……好在換裝環節也保留了下來,當然還是必須要穿起來拍個照噠!


海報合影!


一模一樣姿勢的換裝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高速月亮二十一

掐指一算也有很久沒有去魔都看展了,這次趁著去看Art021的周末把幾個想看的展刷了一下。不過看了一圈之後也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亮眼的,Art021感覺也只是比之前一次的展廳大了一些,由於需要查驗核酸檢測證明,所以人沒有那麼擁擠了,但全部看完也沒有太多記憶點,就當作是一個到處逛逛的機會吧。

沒有什麼特別想說的,直接上圖算了。


第一個展是復星藝術中心的Alex Israel: Freeway。這是一組Self-Portrait,是有多自戀?


樓上是一排的Wave,他特別喜歡一個題材搞各種顏色


門口的看板,很有他家鄉LA的風味……


第二個展是在Prada榮宅的Nathalie Djurberg and Hans Berg: A Moon Wrapped in Brown Paper,主要以雕塑以黏土定格影像作品為主,這是這次個展主打的Flower Fly(《花飛》)


丑萌的The Bear(《熊》)


第三個展就是Art021了,一個還不錯的展品


另一個還不錯的展品


例行打卡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丁丁熱氣球和貓

「丁丁與埃爾熱(Tintin and Hergé)」這個展,期待了很久。對於丁丁,總有一種特殊的情感,就像一個很熟悉的陌生人。在十年前左右,關於他的故事,零零散散知道了很多,但是卻沒有完整看過一本。那些故事裹挾著記憶和情感,如絲如縷流淌在深處,每當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才會泛起一些漣漪。看這個展,始終是帶著忐忑心情的,畢竟總有一些東西會牽扯一些回憶,想要去碰觸,又怕讓自己感傷。突然想起來,九年前,曾在倫敦的Waterstone書店買過一套丁丁叢書,為此收穫了一張Wally主題的禮品卡,對,就是那個Where’s Wally的Wally,和我的英文名同名,當時彷彿看到了某種奇妙的緣分。不過,再奇妙的緣分也有窮盡的一天。

伸手,抗拒。這就是我每次看到丁丁時候內心的抓馬。這次,還是伸手了。畢竟丁丁挺無辜的。就當是脫敏治療吧。

另一個行程,應該是說看劇還是用餐呢?《玩味探險家(The Grand Expedition)》,一部沉浸式環境劇。本來經過幾次所謂沉浸式戲劇的洗禮之後,已經對「沉浸式」這三個字有點抗拒了,但是這次的沉浸劇又加了美食的噱頭,實在是太誘人了。沒錯,最後還是買了票,結果發現劇場非常的小,大概一場只能容納不到60人吧,大家坐在熱氣球飛船里,看一個環形屏幕解說劇情,從一個地方飛往另一個地方,之後就是演員們打扮成當地特色的樣子在身邊表演舞蹈什麼的,還會邀請大家站起來跳舞什麼的,最後上一道當地特色菜。如果說沉浸式環境劇還可以躲過one on one的話,這劇還真的不容易,其實我只是沖著吃的來的,能不能直接上菜啊?雖然說是玩「味」探險家,但其實吃的東西也就還好,什麼日本料理,歐洲料理,牛排和甜點之類的也就這樣吧。

最後去看了山本修畫展「貓·美術館(Cat Art)」,就是之前幾年在各國巡展的貓貓版世界名畫展。上海站除了畫之外,還有很多互動拍照區,就還是蠻好玩的(?)嗯,這篇日誌就一如既往虎頭蛇尾地結束吧。


貓貓版「拾穗者(The Gleaners)」


貓貓版埃舍爾(M. C. Escher)


貓貓版「吶喊(The Scream)」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