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氣


(圖文無關?)

好吧,首先,由於我恪守「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人生信條,所以我應該先坦白下我思考的目的,那就是我很無聊……至於我思考的是什麼問題……那就是——脾氣為什麼叫脾氣而不叫肝氣。

靠著生活在另一位面的自己的鏡像遠程協助,一個聲音飄蕩到了我的招風耳邊:「脾屬土,土主萬物之雜氣,泛稱『脾氣』!脾氣既雜,有好又有壞,就不奇怪了。」

很好,原來脾同學屬土啊,那不知道肝同學是屬什麼的,應該不是屬兔子的(摸下巴沉思狀)……

問題總是簡單的,答案看起來也是有些許二百多五十,但是思考者也還不是為了「我居然被菊爆了,到底兇手是誰呢?」這一個無比腦殘的問題思考了數百年嗎?所以,我們思考問題,要由表及裡,深入淺出。那麼何不來剖析一下,看起來脾氣好像很好的人,是否真的脾氣很好?

自己小的時候,會因為搭積木不成功,大發脾氣,又哭又鬧,把眼前的半成品或量產失敗型全部推倒。當然這裡說的推到,只是單純推到,不是對待小蘿莉那樣的推倒,畢竟我沒有太深的戀物情結……嗯,話說回來,這個時候,就是我脾氣最壞的時候,如果非要給這個「最壞」加上一個限制,那應該是「有生以來」……為此,我敢用三隻手指頭髮誓。不過也許該用更準確的說法,是的,這俗稱「沒耐心」。

那麼為什麼會發脾氣呢?除了脾同學自身呼吸作用產生CO2、吸煙以及自我燃燒之外,外界原因可以總結如下:

第一,對物理位移越小的人,自己的脾氣就越大。首先,別用「只可遠觀,不可褻玩」來形容我,因為我是可以褻玩的。其次,就算脾氣很大,也永遠無法超越咆哮教馬教主。如果誰甘願接受馬教主的抽打,那麼,除去親人,我們彼此的物理位移有為負的可能性……目前為止,這樣的人物並不多,不過別想多了,我並無徵集之意……

第二,掌控能力越大,脾氣就越大。舉大學班裡的例子來說吧,我這麼個多數時候柔軟的人,也在編排話劇的時候爆過兩次。生命啊,在創意靈感到來的一剎那,就會變得像裝滿了尿液閃閃發亮的膀胱,迫切要把裡面的東西排泄出來。可是班級里人多口雜,這會兒缺一個,那會兒又缺一個,畜力久了,怒槽就爆了。怒槽爆了的結果,也就是回寢室睡覺了。不學人家,暴走了一陣之後蔫兒了,我是連高潮的部分都睡過去了。過了半小時,電話打來說人終於齊了。為了讓高潮延續,我說我要睡覺……不過,還能睡得著么?過了就是過了,況且身邊也沒有藍色小藥丸。於是起床屁顛顛過去投降了……兩次情況差不多,都算是大學在班裡脾氣最差的時候了……現在想想,其實如果我沒有指使人的權利,就不會出現不聽我指揮的情況,沒有不聽我指揮的情況,我也就不會閑得蛋疼發那個脾氣了,哦不對,那樣我反而會閑很多,但至少不會閑得蛋疼。

第三,事情越多,脾氣越大。誰不是這樣呢?三座大山那時候,老百姓的臉色一定不好。老右們會說,臉色不好不是因為脾氣不好,而是因為吃不飽穿不暖,脾氣還是好的。其實這個觀點是錯的,他們不是脾氣好,是脾氣不好也沒用,也許還會有嗝屁兒的危險,於是還不如堵著。脾氣一堵,影響了血液循環,臉色就不好了。那時候人們的臉是蠟黃蠟黃的,就是因為血液都糾結在脾里消化脾氣去了。不是么?現在幾座大山?大山是沒了,沙包倒是不少,不痛不癢,缺著實有些重量,如果它們是豆沙包,大家也就能隨時輕減不少,還能飄飄然飛升了。可惜,沙包不是豆沙包,也不能用來做豆沙包。

最後一個問題,脾氣滿了怎麼辦?一個結果是爆了,要麼自爆,要麼他爆。不過上面也說了,有時候脾氣也會像吹大的套,看似晶瑩剔透,可就是不爆。那麼根據常理,可以去血拚、吃自助餐、喝酒、ONS等等,不過這些也都不適合我。所以,我會選擇:

第一,睡覺。睡覺的時候可以偷排,脾氣就這麼排掉了,不過最好選擇一覺醒來可以看見陽光燦爛的日子,如果睡醒是夜晚或是雨天,那麼請看第二條。

第二,唱歌。唱歌的時候就像在演戲,雖然皺著眉頭,但是好像並不是心裡難受,也不是嗓子痛,好吧也許是嗓子痛。但是越唱越高,然後就醉了。雖然醉了,但是人卻是清醒的,所以脾氣就趁著大腦分不清醉與不醉的時候,偷偷被KO了。真相帝會說,其實是自己幹掉了脾氣,可是自己卻不知道。高三的那幾個晚上,就是這樣,雖然哭不出來,但是卻可以在半夜偷偷把嗓子扯破,讓自己進入那個與脾氣PK的夢魘。夢醒了,一切都好了……不過,如果嗓子不適,或者突然聲帶離家出走,五音不全,那麼請看第三條。

第三,散步。其實這一條理應放進常理,恕我倔強。散步的時候,有些人喜歡採用哼著小曲兒,雙手枕著後腦勺,腿部綳直,踢起45度的圓弧這樣的華麗風格,也有些人喜歡採用聳起兩肩,手插口袋,帽檐壓到鼻樑上的頹廢風格。不過什麼風格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脾氣微醺的時候,你會看到不一樣的世界。在英國的時候,一通脾氣可以讓我有幸目睹櫻花的綻放,而櫻花又能夠瞬間吸收所有的脾氣,無殘留,無側漏。

第四,說話。說話,可以是哈拉打屁,可以談天說地,可以戲說三國演義,也可以探討平山千里。再或者,可以學學暴露狂人,直接把脾氣暴露出來,大多數時候,靦腆的脾氣就會由於緊張和尷尬而自我分解生成水和氧氣。不過,如果對方也帶著脾氣,那就糟了,兩股脾氣將會合體且巨大化,就像豆豆龍一般將兩人一同吞沒。第二天早上,懸崖邊會有兩雙鞋子和一疊折好的衣褲。

至此,我震驚了,我顫抖了,我臉紅了,我呼吸急促了。我,我居然寫了那麼多……

請讓我停止思考吧,請抽打我吧,因為比起大姨媽君,脾氣君你來得太少了,真見外!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