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和山石的青岛二周目

虽然二少同学一直对青岛念念不忘,但十分怀疑他可能只是喜欢大海,海风吹,海浪涌,随他飘流四方。于是,叫嚷了那么久,我们终于凑齐了大肛和巫婆儿(这俩其实不用凑),迎来了青岛的二刷。

疫情之下的青岛游客明显比之前少了,即便正值蟹膏肥美的时节。第一天晚上,大肛说要带我们去热闹的中山路一带逛逛,结果八点多路上就跟生化危机一样。两边的店铺全部大门紧锁,路灯昏暗,哪怕偶尔有匆匆过客快步走过,也跟热闹二字相去甚远。

上一次的青岛之行去了市中心的海水浴场以及八大关和馆陶路,这一次就打算去稍微远一些的石老人海水浴场。假日的下午,这一大片海滩却见不到几个人影,只有在没有太阳的秋日下,追逐着浪花的清风,时不时吹过脸颊,竟然没有臭鱼烂虾拂面的咸腥黏腻,反而清凉舒爽。沿着海岸一路向西南走去,经过了荒废的青岛规划展示中心和让二少搔首弄姿的雕塑馆。华灯初上,海浪拍打着无人的堤岸,海面上星星点点,能让人驻足很久。

崂山是这次在软磨硬泡下促成的行程,代价是供奉吃不完的藤椒瓜子。虽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也不见得很能传的秃山,但崂山的仰口游览区爬起来还真是没那么轻松,以至于在快到山顶时大家都压抑不住放飞自我开始拍起了大妈丝巾照……说起崂山,其实最早的念头在于我看到了某一张华严寺的山门,很像是东南亚的风格,感觉很有特色。后来查了一下,就……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既然来都来了,所以在返程之前,还是抽空去了一趟华严寺。

傍晚前的华严寺比想象中更加幽静,连竹林密布的小径深处传来的狗吠声都让人觉得心平气和。来到塔院附近,几个僧人在放生池喂鱼,巫婆要了一点,大家就这样围着看着,直到错过了华严寺的开放时间……嘛,也无所谓了,这一段路足以让人心旷神怡了,可能我终究还是喜欢安静的地方吧……


石老人海水浴场的静


石老人海水浴场的动


石老人海水浴场的合影,正常


石老人海水浴场的合影,不正常


华严寺门口,法显大师取经回国登陆崂山纪念铜像


华严寺山门顶部的铸铜莲花


华严寺塔院,边上就是放生池


华严寺的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