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师变身

理发师变身

今天拿到了老妈寄来了包裹,当当当!理发专用齿剪一把!嘿嘿,这可把两个多月没理发的本猴乐得吱吱叫……

于是在晚饭后,本猴就开始了准备工作。首先把大个的塑料袋剪开铺平在镜子前方的地上,然后洗头,脱衣脱裤(为了不让头发粘到衣服上),开工!本猴早就看这头发不爽了,想说反正头发这么多,剪坏了也不要紧……于是拿起齿剪咔嚓咔嚓狂剪一通,简直就是泄愤……看着头发一撮一撮掉在塑料袋上,发出嚓嚓的声音,真是爽快!(“请问你是变态么?”……)

爽了一阵之后发现头发开始变少了,嗯……得小心翼翼的剪了,这下万一剪坏了就得按本猴的最坏打算剪了——那就是光头。虽然本猴很喜欢光头,但是在小宇等人的强烈反对下一直未遂,这次……嘿嘿……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注目,还是算了哈哈!

其实理发也没什么难的,对着镜子剪出自己想要的形状就好了,但是后面……就困难了……本猴没有多余的镜子,所以也没办法看见后脑勺的全貌,于是拿着剪刀凭感觉乱舞一阵……嗯,左看右看,还是十分满意的!

然后本猴在最后修整的时候,发现后面的手感有些参差不平,心想坏了,不会是像被狗狗啃过了一样吧……难道真的要改成光头?

突然,本猴想到了Daphne,记得她曾经说过她妹妹也是很短的头发,以前都是她剪的,心想应该有点经验吧,于是随便穿了件衣服裤子就噌噌跑上了楼。Daphne很爽快就答应了,于是本猴坐在了厕所开始让她修整后面……她边小心翼翼地剪,边说:“……真是像被狗啃过一样……”吓死本猴了……

不过还好,经过Daphne的细心修整,本猴的新头总算是新鲜出炉了!满意满意哈!以后各位的头也可以给本猴包了,不收费哦,顶多让本猴蹭一顿饭就好!挖哈哈哈!

以下是本猴的新造型!(“一点都不新嘛……”),那就称作回归本来造新吧……本猴说的“新”当然是要和昨天比啦……可惜没有前后对照图,总之你们要把本猴昨天的形象想象成整坨个头发爆出来的那种感觉就好了!估计明天会把寝室的不少人吓一大跳的,挖哈哈哈!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短发

短发

家里挂着一张几个月大的照片,笑得眼睛弯成了线,那时候的我留着长长的自然卷,头上还顶着一朵大大的红杜鹃……老爸说那时候是冬天,怕我着凉,于是头发就没给我剪。至于那朵红杜鹃,纯粹只是照相馆的地上看见的点缀,有点丢人现眼……

从那以后我似乎就和“长发”绝缘……

小时候我的头是杨梅头,头发顺着头皮短短地一圈。每到它们长长了,老爸就会把我按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小梳子和推剪。我想,剪个杨梅头一定很方便,轻而易举就能把我的头变得滚圆滚圆。

后来一段时间,小学里流行过西瓜头,从后面远远一看,谁是谁根本难以分辨。依稀记得,自己也曾经顶着西瓜头度过一段时间,但是自从小学毕业,我的发型就基本没有什么改变。

我喜欢短发的干练,喜欢隔着短短的发梢抚摸头皮时“兹兹”的声线。记得在中学时代,由于当时的理发技术有限,而且没有那么多花哨的概念,所以短发一概以板刷为模板,更有甚者,还要理出棱角,乍一看,还真像俄罗斯方块……

而到了大学,短发更新换代成了碎发,理发用的主要工具也从以前的剪子变成了齿剪,这样的技术可以让短发跟上潮流的演变。当然,那个时候长发的款式早已成为主流,样式也经一换再换,让人眼花缭乱。可是我还是钟情短发,因为它让我觉得自然。

我喜欢我能让人家感到阳光灿烂,为此,我还得谢谢短发的陪伴!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