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西和昂否德

今年的文化生活真的是相当孱弱贫瘠,难得有个成功举办的书展就仿佛沛雨甘霖让人趋之若鹜,ABC和Unfold的就是其中两个。(对,就是标题里那两个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

ABC书展其实是9月份的事情了,一直没有时间写日志,干脆就合在这一篇里一块儿说了吧。根据以往几次经历,ABC书展给我的印象不是特别好,不过这次还是买了一堆东西,怀疑是因为和Unfold书展对比了一下,毕竟Unfold的场地大很多。今年的Unfold延续了去年的M50场馆,因为吸取了去年的经验教训,去得比较早,所以几乎不用排队,逛得也相对更加惬意。但是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本应该来的作者都没有办法亲自前来签售限定本,只是请了志愿者代理,也算是留下了一点遗憾。

说起独立书展,这两天的一则新闻也比较让人关注,那就是南京艺术书展(NAFB)上出现了文化执法人员没收书籍的事件,虽然后来官方表示:被暂扣的摄影画册,经有关部门检查后已返还给当事人。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件值得赞颂的事情,但是相关新闻出现时一些人转发抱怨却被一堆包括参会者在内的人群起而攻之,认为是在给非法出版物站台,而且不尊重政府执法人员……先不说艺术书展、独立书展到底是什么性质,这种夹缝中求生存的灰色地带本身还真是经不起推敲。那这样吧,其实不需要文化执法,大家自己都可以审查,阉割线提高一些,还请执法人员放心……


ABC书展的桂林公园摊位


ABC书展海报墙


ABC书展一如既往的有很多其他东西的摊位,比如这一区的周边……


和ABC书展海报墙的合影


Unfold书展


Unfold书展一角


又是Unfold书展一角


还是Unfold书展一角


Unfold书展分散在M50的四个场馆,相比ABC,舒适度会更好一些


ABC书展战利品,点击可以看局部


Unfold书展战利品,点击可以看局部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夸尤拉和安佛尔德

上个周末去了魔都,把拖了很久的Quayola个展看完了,然后顺便又去看了Unfold独立书展,考察一下目前我国独立出版物的现状,毕竟一个不留神就被定性为非法出版物了,趁能去的时候多去去吧……

发现最近昊美术馆的几个展都十分不错,从之前的Leandro Erlich到这次的Quayola。这位以伦敦为据点的意大利视觉艺术家主攻雕刻和建筑,但是却因神秘迷人的数字影像作品受到关注。这次的个展「Asymmetric Archaeology – Gazing Machines」结合了传统绘画、雕像、3D打印,Polygon多边形和数字影像,主题鲜明,那就是用数字手段去结构和重塑传统,完全不至于看得莫名其妙,只能打卡走人,还是蛮让人眼前一亮的。

第二天去看了Unfold书展,人从展厅一直排队排到了M50的大门,绵延数万公里啊不数百米……嗯,从广州的奇点艺术节到ABC书展到这次的Unfold书展,感觉现在愿意为独立出版物掏钱的傻逼伯乐越来越多了,对,我就是其中的一份子。但是每次插画展和书展都要掏个几百上千的,毕竟有违热力学第一定律,回想了一下之前几次买回来的东西,大部分连拆封都没拆……这特么是画展书展吗?这分明是下蛊俱乐部吧!看看看看,这些阿猫阿狗的涂鸦也敢拿出来卖钱,简直是哄抬物价骄傲自大阴险毒辣赶鸭子上架……

……

嘿嘿,真香……

Yukihiro Tada(日本)

Park Sang Hoon @ Wmrmbooks(韩国)

Wmrmbooks(韩国)

Fredrik Rysjedal(挪威)

Shuyuan Feng(中国)

Yushan Chen @ Little Mountain Press(中国)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