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不熟两赶场

春天到,各种书展仿佛是闻到了花香般蜂拥而至,挖空心思吸食文艺青年们的钱包,虽然不敢说自己是文青,但是格还是要装一下的,只是奇点和不熟刚好排在了同一个周末分别在上海和杭州办展,于是这注定将是一个赶场的周末。

这两个地方相比,还是奇点的可看性更大一些,甚至这次上海站参展的艺术家比之前广州站更对我胃口,只是地方实在太小人太多,入场限流大排长龙不说,到了里面也基本很难挤进距离摊位最近的前排,只能在路中间的后排踮脚张望并被路人撞得歪七扭八。逛着逛着还碰到了某料酒品名Up主和友人吐槽「欸(二声加四声,表示受到惊吓)怎么这么阳光艺术家不是应该很阴郁明天就要去自杀的吗」之类的。至于不熟,就没有太多可说的了,不过选在了安藤忠雄的「良渚大屋顶」,场地还是很不错的,哪怕没有展也很值得来逛一逛。

两天一晃而过,花钱的感觉真好,希望下次不要再花了(哭)。


奇点艺术节Aaazwork的摊位


玩具回春堂的摊位


史莱姆斯的摊位


奇点艺术节的队伍从楼梯一直排到了江边的二层通道,对,就是我先在拍照的地方,而且排到了二层通道尽头还绕了一个圈排回到了通道入口……


不熟艺术节,摊位稍微空了一些,还能摆得下不少装饰……


甚至还有不熟✕高建翔联合呈现的艺术展「内外之物——身体的通道」


女书及周边的摊位,虽然觉得还不错,但也不太确定这样的生意对文化保护到底有没有帮助


不熟艺术节所在地——「良渚大屋顶」的侧面,有Logo印着正式名称「良渚文化艺术中心」


「良渚大屋顶」的另一侧是紧贴着建筑立面的人工水池,再边上就是木本植物,这时候还开了些樱花,很多人在赏花拍照,赏花划去


两个展的战利品合集,从左至右从上至下作者(个人或团队)分别是识郎Gunpowder的「僵尸吉象」胸针,艺术插画师小杜子的打码书《非礼勿视》,谢凸的「皮囊」气味香片X2,Dick Ng的「奇趣发型会所」胸针、姜莉莎(女子搏击俱乐部)「Boxing Bunny」胸针,Morecrew毛裤的「Keep Running」胸针,人山狸的「谭猫殿」粘土照片版,S.E.A的「朋克青年」胸针,Paperhelper的「美食怪兽」系列胸针X3,Maria Luisa(Fortuna浮途)的「万灵重生」贴纸一大堆,Dadada的「机动摩托车队」贴纸一堆加明信片一堆……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阿比西和昂否德

今年的文化生活真的是相当孱弱贫瘠,难得有个成功举办的书展就仿佛沛雨甘霖让人趋之若鹜,ABC和Unfold的就是其中两个。(对,就是标题里那两个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

ABC书展其实是9月份的事情了,一直没有时间写日志,干脆就合在这一篇里一块儿说了吧。根据以往几次经历,ABC书展给我的印象不是特别好,不过这次还是买了一堆东西,怀疑是因为和Unfold书展对比了一下,毕竟Unfold的场地大很多。今年的Unfold延续了去年的M50场馆,因为吸取了去年的经验教训,去得比较早,所以几乎不用排队,逛得也相对更加惬意。但是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本应该来的作者都没有办法亲自前来签售限定本,只是请了志愿者代理,也算是留下了一点遗憾。

说起独立书展,这两天的一则新闻也比较让人关注,那就是南京艺术书展(NAFB)上出现了文化执法人员没收书籍的事件,虽然后来官方表示:被暂扣的摄影画册,经有关部门检查后已返还给当事人。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件值得赞颂的事情,但是相关新闻出现时一些人转发抱怨却被一堆包括参会者在内的人群起而攻之,认为是在给非法出版物站台,而且不尊重政府执法人员……先不说艺术书展、独立书展到底是什么性质,这种夹缝中求生存的灰色地带本身还真是经不起推敲。那这样吧,其实不需要文化执法,大家自己都可以审查,阉割线提高一些,还请执法人员放心……


ABC书展的桂林公园摊位


ABC书展海报墙


ABC书展一如既往的有很多其他东西的摊位,比如这一区的周边……


和ABC书展海报墙的合影


Unfold书展


Unfold书展一角


又是Unfold书展一角


还是Unfold书展一角


Unfold书展分散在M50的四个场馆,相比ABC,舒适度会更好一些


ABC书展战利品,点击可以看局部


Unfold书展战利品,点击可以看局部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油罐在现

两个十分期待但却不怎么样的艺术节和艺术展,一个在油罐艺术中心办的油罐艺术节,另一个是在昊美术馆办的Daniel Arsham个展Perpetual Present。

其实第一次去西岸之后,就看到过规划里的油罐艺术中心,一直想着等建成开放之后去看看,结果今年3月开放之后却因为对Teamlab展的排斥而一直没能去成,这次趁着油罐艺术节终于完成了首刷。

其实油罐艺术节最吸引我的还是Unfold书展,今年5月在M50办过一次,于是看到再开就觉得还想去,可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规模实在缩水太多,大概只有M50那场的1/6,最多十分钟就逛完了。而油罐艺术节本身也让人有些一言难尽,完全配不上油罐艺术中心本身的形象的定位。

Daniel Arsham的个展也是一个期待值很高的展,开展第一天就去过现场,但是人多到全部从大厅入口满到外面去了,所以转头直接走了,磨到现在想着应该已经没有多少热度了,结果却发现硬生生磨过了早鸟票的期限,只能重新买了一张票。

血亏。

Daniel Arsham的作品本身其实挺值得一看,这位色盲艺术家对于建筑空间的再构建营造了强烈的视觉冲突,虽然搬来了Excavated Wall和Large Knot,但是总的来说主题太杂乱,还不及他之前在其他地区的几次个展。

血亏。


本身就在SNS上很火的油罐艺术中心在开了鼠尾草之后更加火爆了……


三只抢戏的落地大烟囱!


Unfold书展油罐版,就这么大……


油罐艺术节Adrián Villar Rojas个展中的作品,出自他2017年在Met博物馆的个展The Theater of Disappearance


油罐艺术中心广场游客照……


油罐的草地不错,一贯的西岸风

最后是Perpetual Present的两张动图。动图一动图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