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風裡的七彩石頭

佘家幫終於再次合體,尤其是在宇宙銷聲匿跡了這麼多年之後重新出山,簡直讓人感動到哭出一把屎一把尿來。由於宇宙身體還不是很穩定,一個不留神就會發射伽馬射線,於是我們只好把合體的地點定在了台州。掐指一算,距離我們上一次來台州也已經過去快10年了。去哪兒呢?裝逼愛好者們商議了一陣,終於在中國的東海邊,化了一個緣。

行程的第一天,從車站繞圈圈開始。簡單來說就是……哦她是Super Dancing Dueen,美男子都為她傾倒,車子在車站繞啊繞,沒時間一一照顧好……(不要唱歌!)簡單來說呢,就是我率先抵達車站,很快見到了依然骨瘦如柴不知道已經繞了幾圈頭頂都出現蚊香了的小宇宙。等到我們繞到孕吐的時候,終於接到了仔和經歷了突然的尿意和內力憋尿功洗禮之後的小米。而吸納遲到的伐飛,已經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了。

因為這次的著裝主題是格子牛仔風,所以仔把大家打扮成了降落傘水母。儘管成功化身為空降石塘鎮的水母,但我們其實也還是有點口渴,因此最後大家決定在登記入住之後去海邊走走喝點海風解解渴什麼的也就沒有什麼好反駁的了……石塘鎮的民宿大多集中在五嶴村,就是依山而建的一堆石頭房子,沒力氣的可以點綴一點漁網和浮標,有力氣的可以扛一艘小船上來,再種一排多肉或者任何看起來有點顏色的花花草草,就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打卡景點,儘管你可以在江浙一帶任何一個海邊民宿村落找到一堆一模一樣的複製品。民宿附近的綠道是修葺一新的海邊水泥步道,沿著它可以一路哈拉打屁笑出二十三根魚尾紋地走到珍珠灘。突然,遠方出現了一座若隱若現的燈塔!作為暴走族資深會員,我建議大家爬到燈塔環繞360度之後返程,結果遭到了眾人的毆打,於是只好在遠方合照之後唱歌跳舞打道回府。

月黑風高的夜晚,永遠也記不清到底自己是612還是613寢室里的S.H.E三人組終於對另一名室友西瓜下了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掉落一地黑珍珠。然而,殺人容易碎屍難,青出於藍勝於藍,於是這個光榮而又艱巨的任務落到了我的肩上。在他們若無其事熟視無睹嘻嘻哈哈看著電視的同時,我已然將西瓜的內臟反覆抽插切成屍塊,再整整齊齊地碼在了盤子里。吃完了西瓜的遺體,老闆娘搬來了一股尿騷味的床,我和伐飛對看一眼老臉一紅,嗯,二男一床碰胡彎,白狼嘬啄沙灘……(???)

第二天的行程是被譽為最美漁村的小箬村。如果說漁村外的古早漁船是一道原始風景,那麼小箬村本人就是一座巨型油漆工坊。如果說要收繳彩虹,那麼小箬村一定是重點打擊對象,即便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嘛,只是扔掉智商把油漆往牆上懟就完事兒了,一幢房子一個顏色,美不美,還挺美,蠢不蠢,至少不聰明。畢竟油漆也不是小箬村特產,誰還買不起油漆咋地。心想著漆個彩虹色就能成為打卡聖地,遊客也不至於蠢成無頭蒼蠅吧。結果還沒等我們逛出什麼名堂,就已經被一波一波的人潮擠散了兩百多次。隨波逐流了兩個小時完全不知道在幹嘛的我們總算趕在中午之前倉皇而逃,沒想到卻撞上了更多蜂擁而至的人潮,一大巴一大巴的彷彿來到了人口販子交易嘉年華,轉頭望去,小箬村就像是世界末日時的諾亞方舟,蒸騰著劣質的人氣,煥散著廉價的色彩。

吃吃喝喝,悠閑地瞎逛,每十分鐘就要再花十分鐘自拍,跳躍,轉圈,這就是灑落著無盡對白的我們在一起留下的足跡。永遠有說不完的話,永遠期待下一次相聚。這一次的佘家幫聚會,也完美落幕!


石塘鎮小箬村村口的漁船,看起來還是蠻有古早味的


小箬村裡一處像祠堂一樣的地方也被漆上了鮮艷的色彩


小箬村一角,從某種角度來說,靚麗的顏色終歸是令人愉悅的,只要沒有太多人


五嶴村民宿群,一幢爬滿爬山虎的房子


依然是民宿,這一家主打多肉……


五嶴村綠道東北端的珍珠灘,一個很普通的小沙灘,但是人卻非常多……


小箬村的合影,後面還有一堆人在排隊……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