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三狼

一、夢一狼

那一天,我受邀到小學同學C那兒做客,同去的還有幾個同學。C是個富二代,以前大家住單元樓的時候,他們住別墅,大家讀高中的時候,他到國外留學。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這樣的人並不多見。那一天去的地方,已經可以用莊園來形容了。他家當天似乎是在辦一個什麼派對,因為客人太多,大家也都一撮一撮散落在莊園各處,C本人也沒有露臉。我們幾個小學同學就在一間很大的客房裡聊天,吃點心。席間,一個特別勢利的男生非說要去找C玩兒,我看著就是套近乎去的,只見他從桌上的果盤兒里捧了一大捧的水果,也就橙子小番茄櫻桃琵琶荔枝之類的,就要去巴結C……我心裡覺得特別可笑,但也特別不服氣,因為在小學時候,我和C的關係算是比較好的,經常去他家做客,跟他爸媽也很熟,不過初中之後就漸漸沒了往來。這時,邊上一個女生A也說想去看看C。似乎為了證明什麼,我就說可以帶她一起去……於是我們也一人捧了一捧水果走出了客房……

我們走過長廊穿過三三兩兩有人閑聊的大廳,來到了一間像是廚房的昏暗房間,安靜得彷彿沒有人居住。廚房的深處一拐,就是一個長長的飯廳。飯廳的擺設比較陳舊,感覺像是穿越到了上個世紀,兩邊是櫥櫃,中間是一張長桌,但是上面什麼也沒擺,也沒開燈,光線十分差……飯廳的後面是一個玻璃推門,我們兩個手裡都捧著水果,正在想著怎麼推開門的時候,裡面有人把門推開了,那人一臉責怪的怒罵道:你們幹什麼在這兒進進出出的……這個年紀大約四五十歲的女人看起來應該是C家的親戚什麼的,估計可能是因為太過昏暗,她以為是剛剛先來一步的男生走了又來了吧。我忙說,我才剛剛來啊……於是,她一臉不耐煩地把門開著,嘴裡罵罵咧咧地張羅別的事兒去了。我們穿過推門,來到一個有大樓梯的大廳,這兒的光線好了不少。按照我的記憶,走上樓梯,通過二樓大廳,就可以在一處長廊深處找到C的房間了……

二樓的大廳更加亮堂,大廳中間也擺了一張長桌,但是比樓下更高級一些,都是些銀器和鋥光發亮的餐具。正看著,我腳下一個踉蹌,手上一抖,捧著的水果全都掉到了地毯上。正當我手忙腳亂想拾起來的時候,耳邊傳來了驚呼:你這傢伙要把什麼東西拿給C啊!我一驚,抬頭一看,發現C的妹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我的邊上,邊上一個和她同齡的女生露出一副蠻橫的嘴臉說:我剛剛可是視頻都拍下來了哦!因為和他妹妹本來就相識,為了避免尷尬,我忙說我去邊上洗洗就好……這怎麼能吃啊!還不扔掉!我被他妹妹的話打斷……場面好尷尬,於是我和A退到了大廳邊上的洗手間。一邊洗掉落的水果,一邊怒火中燒,這些人頤指氣使的都在神奇些什麼啊……我越想越生氣,就把水果統統吃光,然後跟A統一了意見,咱們不見C了,有什麼了不起的……整理好心態,走出洗手間,看見C的妹妹和邊上那女的一臉嫌棄地擺手讓我們趕緊離開。我們什麼都沒說,但是剛準備下樓梯的時候,C的妹妹笑著遞給我一盒餅乾……這也許算是她想表達歉意?我心想著,畢竟相識一場,何必搞到仇家一樣?於是我伸手想拿,卻發現她臉上的笑容變成了譏笑,而下面這幾個字活生生一個一個從她的牙縫裡擠了出來:讓你嘗嘗什麼叫做點心,沒吃過吧……我瞬間收回了手,忍不住開了口:我又不是沒見過有錢人!說完發現弱爆了,於是手一揮把邊上餐桌上的餐具銀器全部掀到了地上,發出了一陣刺耳的巨響……頓時,C的妹妹和邊上的女生臉色大變,目露凶光,立馬撥通保安的電話,惡狠狠地下達命令:封鎖莊園並報警!

氣不打一處來的我帶著A往樓下跑,在樓梯下遇見了兩個洋人保安,個頭兒大約有兩米,身材魁梧。看起來他們並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我急忙說我家裡出了點急事兒,讓我先回家吧……但是兩個保安說無能為力,讓我們先待著……一邊央求他們,我一邊硬是闖了出來,跑到大廳回頭一看,才發現A還被那兩個保安攔在樓梯上……

二、夢二狼

那一天,我們正在旅遊的船上,突然感覺肚子好餓。這時,坐在後面的某女生說自己帶了肉,不過是之前生孩子時候留下的。說完,她把一大片類似雪花牛肉狀的肉片遞給了我。把肉片拿在手上一看,大約有50X50厘米見方,紅色薄薄的一片。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我居然脫口而出:那不是你的胎盤么?一旁的大餅老師插話了:這怎麼會是胎盤呢?胎盤是從這中間穿過去的……一邊說著,一邊還比划了一下,把肉片戳了個洞。然後我一邊腦補著,一邊模仿了一下當時她生孩子時的場景:奄奄一息卻用盡全力地跟醫生說:那片肉……千萬不要扔掉……幫我留著……我要養起來吃……養起來吃……吃……一邊說著,一邊發現大餅老師笑暈過去了……然後我也覺得挺好笑的,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三、夢三狼

M要去喝同學的喜酒,早早出發了。然後一直跟我通過簡訊聊著天……不知聊到了什麼,M突然說:最近就算是上網,也不太想上QQ了,因為上了QQ就要跟你聊天……我說:為什麼不想跟我聊天?M說:因為現在對你已經沒有了當初喜歡的感覺了……我說:那我們為什麼還要在一起呢?……M說:是啊……我說:如果是你對我已經沒有了感情,我絕對不會挽回。也許這樣對你更好,因為你說過,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不會特別難受。但我不能保證我不難受,不過我不要你的施捨,我只想最後對你說一次:我愛你……

四、尾聲

三個夢,第一個是氣醒,第二個是笑醒,第三個是哭醒……嗯,就這樣吧。來一首開心的歌,開心起來!

00:00/00:00
♬ Coquelicot 07 by 武部聡志 from コクリコ坂から イメージアルバム~ピアノスケッチ集~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加了個油兒!

一、生日快樂

大暑那天,老子生日。

怪事一樁:自從回國之後,我就再也不知道什麼是藍天什麼是白雲,結果它們就這樣紅果果地在我生日那幾天出現了,哥表示很震精,很癢。因為我一直以為只有颱風才會攜帶著乾淨的雲朵從海上而來,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說,那天沒有颱風。(更正,當時恰逢颱風「燦都」在廣東陽江登陸……)

那天,和越發圓潤的星星同學、穿著乳溝的陸毅姐姐以及眉毛很濃的兇手哥哥又一起去了廈門(為什麼要說「又」?),並很狼狽地去海灘遊了把泳。潮落後的海灘遍布很給力的礁石,老子算是切實體驗了人魚姬變身人型的凄美瞬間,這是游泳嗎!游你妹啊!游你奶奶個嘴兒!

夜晚漲潮,我們坐在海邊,垂著傷痕纍纍的雙腳,羨慕嫉妒恨地望著此時暢遊的裸體們,差點沒忍住拿出電極棒……剛想著,一道閃電划過小島,我心裡不住竊喜,狠狠地說,劈死那些不要臉的!當然,閃電就這樣閃了一晚上,盡情地享用了處女稻穀而無視那些海里的生物們。而我們呢,就這樣繼續放肆地一邊看著潮漲,一邊買醉(嗯,我是買烤雞翅醉無誤)……

結果第二天,某人把屎拉床單了……

結果第三天,我成了帽子控……

二、新聞聯播

1

各位排骨精們,我已經買好了前往四川的機票,時間是九月二十七日,在四川估計呆個四五天,行程含「井研兩日一夜吃苦夏令營」,有什麼話想讓我捎給四川小盆友的,我盡量(無視)。另外,為了省錢,我打算咬著牙坐火車回來,鴨鴨說路程是美麗的三十六個小時……雷帝瓜瓜啊!人生有幾個三十六小時啊……

2

某晚,夢到了排骨精一干人等和大學同學共十餘人,貌似是組團去四川旅遊來的,不料在某學院遭遇某研究生強賣(身?),在被眾人圍觀並斥責之後,此人心理扭曲異變。為了確保團隊安全,我叮囑大家切忌分頭行動,結果噓了個噓回來發現排骨精一干人等居然順著研究生去了水裡,我氣急敗壞奔去召回,果然發現有兩人已經被研究生綁架。兩人的好友決定前去營救,而我們則繼續旅程。期間,由於瞄見研究生在後緊追不捨,我再次歇斯底里吼大家要保持陣型,可是木有人理睬,期間有一次還害墊底的童鞋險些又被擄走。

歷盡艱難險阻,我們終於到達黃龍山腳下。之後我們要做小礦車上山,軌道是貼著雪山壁的,稍有不慎就會直接墜落山崖,裴阿姨十分興奮,因為她之前在四川就是玩兒這個(長大)的……到了大約海拔8000米的半山腰,有一個竹子搭的中轉站,有很多民族玩意兒賣,還有個可以讓路人錄製卡拉OK的小店鋪,我和麗霞老爺忍不住吼了一把,什麼曲兒卻給忘光了。再過去是坐電梯,總共有三四部,還是由於瞄見研究生在後緊追不捨,我又一次歇斯底里吼大家不能分開行動,結果還是木有人理睬,大家作鳥獸散奔往不同的電梯,我跟了麗霞老爺和三個排骨精成員進了一部電梯。出了電梯門,發現兩個被綁架的童鞋已經歸隊,可是前去解救的那位卻不見了,於是我屁顛顛地單槍匹馬再次打回原點,營救人質……

(省略救人漫長過程數分鐘)……最後的最後,我倆終於跟上團隊的步伐,來到目的地度假小屋,結果進了門之後大家有說有笑就是沒有人理我……

夢醒之後,鑽研了很久,得出結論是:這夢他喵的分明在影射我轉變為狼心狗肺的過程和後果啊……

3

Inception將在九月二日登陸大陸銀幕,官方譯名為《盜夢空間》(港譯為《潛行空間》,台譯為《全面啟動》)。我要去上海看IMAX啊IMAX!

4

最近在玩《龍之谷》,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啊!

5

雖然工作很讓人抓狂,但允許我面對鏡子怒吼一聲:加了個油兒!


生日獻禮1


生日獻禮2


生日獻禮3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雙刀火雞歷險記

我發現,今天的廁所特別奇怪,馬桶顯得特別大,最偶噶戲的是馬桶裡面……居然是一鍋巨大的紅燒肉……肥美的三層肉鮮翠欲滴,上面還堆滿了看起來很順暢的「黃金菠蘿糕」,他們就像像寶塔一樣高高地滿出了馬桶……是誰那麼惡趣味啊……是應該趕緊衝掉吧!不過……就這樣衝掉真的沒問題嗎?會、會塞住吧……那麼就衝掉吧!嘩啦啦啦啦!第一次沖水只能勉強把那一鍋紅燒肉衝下去,便便山還是堆在馬桶里不肯下去,於是又沖了一次水,馬桶才稍微變乾淨了一些……

這時候,房子劇烈搖晃起來了……靠,不是地震吧……突然間整個人都站不穩了,於是驚呼「地震咯!地震咯!」可是家裡人簡直像小腦被人切除了一樣無視這樣劇烈的搖晃。我眼前被震出佛光了,他們還跟沒事兒似的繼續做著自己的事情,平衡性巨好,且沒人理我,於是我只好硬拽著老媽躲著頭上掉落的瀝灰往樓下跑……跑到樓下,發現整幢房子都在崩裂中,碎石子不斷往下掉……這時,《死神來了》里的預視感突然襲來,眼看著房子就這麼嘩啦一下子塌掉了……裡面還有好多人啊!

不過等了一會兒,結果還是沒塌……一切都跟沒事一樣了……只是,房子都崩裂了,還能住人么?我應該不會告訴人家這是那鍋紅燒肉和便便山引起的……但是,到底是誰搞的惡趣味東東,請跟我坦白一下吧……

對了,我先聲明我可不是雙刀火雞,所以以上不是我的歷險。

說到雙刀火雞,她也只是感恩節的食物而已,她所謂的歷險記,其實就是從口到眼的一整套過程,當然,有一部分被消化吸收了。不管怎麼說,各位在感恩節第一個感恩的應該是火雞。

就像她所唱的那樣:「情與義,值千金,上刀山,地獄去,有何憾。為知心,犧牲有何憾,為嬌娃,甘心剖寸心。」

為人民服務!向雞姐學習!

據說今天就是傳說中的感恩節,於是在最後順便感謝一下所有我認識並且認識我的人吧。每個人的人生都不會是一條直線,我們彼此也不會只有一個交點。很多很多人,在某個時間,也許是過客,模糊彼此交錯了……但是過了很久,卻又不期而遇,於是當時那段模糊的交點,又突然清晰起來。沒錯,我的記憶腦細胞有千千萬萬,每一顆都吸飽了每一個身邊的人,雖然沉在深處,但卻永遠不會消失,一旦號角吹響,該吐出來的一概不留!

嗯,為什麼說感謝是「順便」的呢?因為感恩不是這篇日誌的重點,我也不想跟風煽情,誰能幫我把那詭異的夢解了才是正事兒!你說呢?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