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哮梅飛正月正

又是一年春來到,梅飛色舞逛虎跑,虎跑老虎哪裡找,爬了兩遍才看著……嗯,一首無聊的打油詩揭開了這篇日誌的序幕……疫情之下,依然不方便出省,但是這麼多天悶在家裡也不是個辦法,於是只好和老媽再去省城轉轉。

雖然去了很多次杭州,但是總還是能找到沒去過的地方,比如西湖西邊的群山,明明佔據了西湖風景區七成以上的面積,但是卻彷彿後宮獨守空床100年的嬪妃無人問津。即便是春節假期,遊客也永遠之只想著如何把斷橋踩塌。從虎跑路北上的時候還被超長的車隊緊張了一下,難道大家都如我一般機智知道如何躲避人潮?結果下了車才知道所有人都是去動物園看動物的……大過節的,為什麼要和動物過不去?

進入虎跑公園,人聲就消失了。虎跑徑兩側的水杉參天入溪,一層一層過濾掉外界的紛擾,讓人一步一步進入夢泉之境。直到虎跑泉附近,一群群排隊打泉水的大爺大媽和跟風群眾才讓這個景區突然有了一絲世俗的氣氛。正所謂「道人不惜階前水,借與匏樽自在嘗」(蘇軾),在這裡,你是可以觸摸得到一些世代延續的傳統的,哪怕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水桶看起來有些荒謬,和「匏樽」差遠了。打聽了一下,現在開始排隊距離打到泉水至少要一個小時。突然感覺,時間在這些大爺大媽的世界裡似乎是凝固的,亦或,這是他們對抗時間的一種方式吧:可惡的時間喲,我為什麼非要追著你跑?老娘偏不!……嗯,可以說十分朋克了。比起在池塘邊打水的勝景,虎跑泉本身就顯得有些可憐了,被喧賓奪主之後落寞躺在一處建築里的玻璃井下,縱使「虎跑泉」幾個蒼勁有力而瀕臨腐爛的題字也沒辦法使古老的泉眼振作起來,實在讓人不禁潸然淚下(倒也不至於)。

剩下的時間被更西側的兩個景點雲棲竹徑和九溪煙樹瓜分,期間還下了一場午後雷陣雨,讓人懷疑現在究竟是春節還是盛夏。相對來說,這兩個地方就沒有虎跑公園讓人眼前一亮,就不打算著墨過多了,雖然也是一度被堵在之江路上,結果發現車流全部是開往宋城的……

第二天的行程是超山,去看看簡單粗暴的梅花。本來想著無聊的人不會太多,但結果還是被震懾到了。好在超山夠大,如果只是單純想拍梅花的話,隨便找一個角落就可以拍到天荒地老,但超山之所以被稱為江南三大探梅勝地之一,主要是其保留了中國五大古梅其中的唐梅和宋梅,如果想去打卡,就去大明堂吧,這兩顆古梅都在那裡附近。但是當天實在是遊客太多,光是進景區就排了十分鐘隊,實在對於密集人類恐懼症患者來說很不友好,匆匆逛了一會兒就被勸退了。

嘛,直接上圖吧。


虎跑公園韓美林的石雕作品「虎跑」


虎跑泉後山上的石雕「夢虎」,後面躺著的是性空法師。話說前面好像忘記說虎跑泉的來歷了。有一日性空法師在夢中得到神的指示:南嶽衡山有童子泉,當遣二虎移來。第二天果然看見兩隻老虎刨地作穴,結果真有泉水湧出。虎跑夢泉由此得名。(來源


虎跑徑和路邊的水杉


池塘和亭子悠然躺在路邊,也無人打擾


超山的梅花真的是鋪天蓋地,目之所及,唯有粉白二色點綴在綠色之間


繼續是鋪天蓋地的梅花


和梅花的合影其一


和梅花的合影其二


和梅花的合影其三……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困鬼夜行抄

在佘家幫的群里,早早地就開始討論今年的萬聖節活動,結果臨到近了卻還是只有仔仔和我響應。為了保住今年唯一的聚會,仔仔只好叫來了同事小熊濫竽充數,好歹總算是順利成行。

下午,我們拉著行李箱(主要是他們)頂著烈日如沒頭蒼蠅四處亂竄,在西湖邊的民宿里煞有介事地濃妝艷抹,跟瘋狗如我也只好意思意思,化了一個怎麼看都像是被人打了兩拳美其名曰煙熏妝的困死鬼

太陽下山,我們帶著一臉烏漆抹黑的妝容一頭扎進了杭州樂園百鬼夜行的隊伍中。說好的不過洋節呢?大門一開,各路妖魔鬼怪魚貫而入,雖然取了個「國潮」的名字,裡面全是中國的建築中國的鬼,但還不是個洋節么,怎麼不在中元節搞活動……

總之呢,整個杭州樂園裡面真的就是百鬼夜行,摩肩接踵的也只能行了,逛一逛拍拍照,也就當是過節了,好不容易吃完一頓難吃到噦出一頓油的炒麵之後等到了晚上的重頭演出「妖王娶親」,結果里三層外三層根本連半個鬼都看不見,只知道小熊在外面單打獨鬥調戲一個鬼工作人員結果好幾次被報複式嚇到尿流成河……(也不至於……)

哈……困鬼表示夜行了好幾個小時太困了,剩下的就看圖說話吧……今天的日誌jiux zzzZZZzzzZZZ


杭州樂園門口的雙重意義上的可怕鬼頭(?)


戴著看起來總像是什麼SM道具的兵馬俑……


夢幻的骷髏南瓜馬車花園


困死鬼通緝中……


拍照的道具倒是很多……


第二天去了杭州新坐標「天目里」,紅葉開始上色了,還挺美


游牧畫廊的展覽,白日美人……嗯,聽著怪怪的……


這位應該不是美人……好吧不能這麼說,他應該也是美人……


就看起來不是很有活力的一組畫……


蔦屋書店人滿為患,下次再去好了,這次就在門口打個卡……


天目里的店說實話還是一般,滴咖啡不沾的人捨命陪君子在%Arabica點了一杯不含咖啡因的抹茶拿鐵……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雞犬還算寧

農曆新年又到了,不出門過年會死星人又開始琢磨著去哪兒了,要是呆在家裡吃粘液飯看春晚那跟平時還有什麼兩樣,哪有過年的氣氛。但是前兩年都是去魔都,今年只能換個花樣,於是決定跟我媽撇下我爸去杭州過年。

大年三十的杭州比魔都冷清許多,但是西湖邊依然人潮湧動。一路上,老媽一如既往地跟我講這個她出生的地方,聊她童年時的寶石山、保俶塔和機關大院,聊外公南下的故事,而我,只需要負責給她拍攝美美的照片就可以了。雖然天空淅淅瀝瀝下著小雨,但是溫度卻不低,帶著老媽一路從南山路走到楊公堤,幾乎繞了西湖一圈。

粘液飯是泰式餐廳「Pan Dan」,被網上沒幾個人推薦的打拋豬肉驚艷了一晚上,雖然名字聽起來十分的粗魯而不修邊幅,但是味道實在是……下飯,讓人想起來大學時湖州監獄門口的紅燒豬大腸,一口氣嗑下五碗米飯根本不在話下!至於菠蘿飯,咖喱雞這些常規菜,雖然也算上乘,但在打拋豬肉的美艷之下竟然都顯得暗淡無光了無生氣。

吃飽喝足去超市買了一大堆零食回酒店,一邊看著恨不得用盡大紅大綠,飽和度到爆滿的春晚,一邊刷微博吐槽,一邊塞零食……這個年,雞犬還算寧。這個流水帳,完結撒花!


西湖上的鸕鶿


孤山梅花與清行宮後苑小亭


大年三十的零食包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