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犬還算寧

農曆新年又到了,不出門過年會死星人又開始琢磨著去哪兒了,要是呆在家裡吃粘液飯看春晚那跟平時還有什麼兩樣,哪有過年的氣氛。但是前兩年都是去魔都,今年只能換個花樣,於是決定跟我媽撇下我爸去杭州過年。

大年三十的杭州比魔都冷清許多,但是西湖邊依然人潮湧動。一路上,老媽一如既往地跟我講這個她出生的地方,聊她童年時的寶石山、保俶塔和機關大院,聊外公南下的故事,而我,只需要負責給她拍攝美美的照片就可以了。雖然天空淅淅瀝瀝下著小雨,但是溫度卻不低,帶著老媽一路從南山路走到楊公堤,幾乎繞了西湖一圈。

粘液飯是泰式餐廳「Pan Dan」,被網上沒幾個人推薦的打拋豬肉驚艷了一晚上,雖然名字聽起來十分的粗魯而不修邊幅,但是味道實在是……下飯,讓人想起來大學時湖州監獄門口的紅燒豬大腸,一口氣嗑下五碗米飯根本不在話下!至於菠蘿飯,咖喱雞這些常規菜,雖然也算上乘,但在打拋豬肉的美艷之下竟然都顯得暗淡無光了無生氣。

吃飽喝足去超市買了一大堆零食回酒店,一邊看著恨不得用盡大紅大綠,飽和度到爆滿的春晚,一邊刷微博吐槽,一邊塞零食……這個年,雞犬還算寧。這個流水帳,完結撒花!


西湖上的鸕鶿


孤山梅花與清行宮後苑小亭


大年三十的零食包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三台雲水煙散盡,龍井竹茶香飄來

初夏的西湖,是一面氤氳著熱浪但卻波瀾不驚的平鏡,除了偶有幾朵早開的荷花點綴河岸邊的綠柳之外,沒有什麼太過奪目的色彩。不過,即使如此,蜂擁而至的遊客依舊每每將西湖周邊圍得個水泄不通,彷彿想要榨乾她的每一次呼吸。

不愛熱鬧的我,一般不會選擇東坡路和南山路這些遊人如織的地方,哪怕是北山路和楊公堤,也讓人覺得紛擾不堪。這次因為機緣巧合,住在了西湖西南面的三台山麓,才發現,西湖就像是取之不竭的秀美瑰寶,在每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都靜候著驚世駭俗的美。

西湖茶墅坐落在三台山路農家菜和茶館比較集中的一段,離浙江賓館不遠。兩幢客房,在中歐合璧之餘各有側重,但房間的布局都可以用精緻卻人性化十足來概括。無論是床頭、廁所里用於放置手機或小物品的平台,用途、亮度考究的各種照明設施,還是獨具匠心的環保垃圾桶和電源插頭,都可以看出設計師們在空間布局和品牌選擇上的良苦用心。而更讓人吃驚的是,這家獨具格調的民宿前院竟然還「私藏」了一畝龍井。在庭院里品茶、度假,應該是選擇這裡的最大享受。然而,對於旅遊狂魔而言,如何滿足貪婪的眼睛,似乎成了我更急於了解的話題。店長說,由於附近鮮有住地,而浙江賓館早期也僅開放政要住宿,因此這一片旅遊景區開發得相對較晚,儘管人跡罕至,但附近的三台雲水景區卻十分值得一逛。這段對話,在「人跡罕至」之後,似乎就已然變得模糊。「冷門」這樣的關鍵詞彷彿一針強心針,總是在舟車勞頓之後也能讓人能量煥發。

……

清晨的細雨敲醒了睡夢中的旅客,也給西湖罩上了一層霧靄輕紗。從西湖茶墅出門一路向東,由烏龜潭南切進入八盤嶺路,再經楊公堤繞道虎跑路,最後回到三台山路,構成了整個三台雲水的全貌。

從烏龜潭到浴鵠灣,從子久草堂到黃篾樓,從永福橋到霽虹橋,三台山麓的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交相輝映,錯落有致,散落在一片鬱鬱蔥蔥的綠色之中。有意思的是,在楊公堤和八盤嶺路,隨處可見熙熙攘攘的旅遊團,一幅車水馬龍的熱鬧景象,但是當你鑽進林蔭小道,開始尋找地圖上的這些景觀時,整個喧囂的世界彷彿突然消失了一般。你呼吸著帶著充沛而濕潤的空氣,聽見沙沙的風聲和此起彼伏的蟬鳴,看見滿眼的綠樹、水灣和遠山。千百年來,無數文人墨客和你一樣感嘆於這裡的景緻,張雨、高雲麟、黃公望、乾隆都在此駐足或居住,不變的風景和歷代和古築交織在一起,彷彿歷史在這一刻重疊了起來,想起來實在是一件妙事。下午,天空下起了毛毛雨,拾級而上,來到三台山頂的三台閣,透過輕紗般的薄霧將整個西湖連雲帶水盡收眼底,也許,這就是對三台雲水這個名稱最好的註解吧。

傍晚時分,沿著龍井路穿過浙江賓館回到西湖茶墅,沏一壺龍井,泡個澡,一天的頓時煙消雲散。閉上眼,三台雲水竟已經成為了記憶中西湖最曼妙的樣子。這,就是初夏的西湖,水氣繚繞,龍井茶香。


子久草堂和門口的黃公望像


霽虹橋


三台夢跡


烏龜潭邊的淙淙溪流


原法相寺邊的千年唐樟,是杭州地區見諸記載的樹齡最大的古香樟


西湖茶墅的龍井茶園


畫了一周的手繪地圖,點擊看大圖!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雞磨騷烤

第一次住膠囊旅館,居然獻給了某證考試,總覺得殺雞用了牛刀,燉雞用了牛鍋,吃雞用了牛胃……不過畢竟是雞磨的人蔘,鐵打的當歸,我抬頭望了望一顆星星都看不見的星空,義無反顧地踏進了太空艙。簡單登記之後,在行李櫃前換了廉價到城中村的塑料拖鞋,再拎一個娘到爆的裝滿洗漱用品的粉色小籃子,默默地找到了自己的房間,瞬間覺得這太空艙之路走的略微狼狽……說是太空艙,其實也就是在每個房間里堆了幾台封閉式大床鋪而已,明明就只是升級版的青旅大通鋪,一點都體驗不到宇航員的感覺。說好的宇航服呢!說好的失重體驗呢!說好的模擬登月呢!說好的穿越蟲洞呢!(並沒有說好。)

由於離考點很近,入住的基本都是來考試的孤僻單身狗,畢竟價格又便宜又可以避免青旅中難免照面的尷尬。要是情侶住這裡,應該已經分手了。總之開門進去,就發現不少人已經把自己鎖進去了,只是瞥見個別大方一些的開著艙門在裸體看書。於是躡手躡腳爬到我的艙門前,結果摳了半天門都打不開。在推拉扯敲了一通之後,開始發獃……怎麼辦,再開不開的話面子就有點掛不住了,畢竟站在階梯上很久了,身後不遠處的裸男應該正在看著我,不能讓人家發現我作為宇航員居然連太空艙的艙門都打不開,那樣的話還談什麼登月,還談什麼穿越蟲洞啊!越想越尷尬的我惱羞成怒,於是……繼續對艙門進行了新一輪的推拉扯敲,中途一度感覺自己雪姨附體,險些就要喊「你有本事搶男人你有本事開門啊」了……最後,一個不小心發現了原來艙門是……用橫拉的……於是我擺出一副一開始就知道的表情,甩了甩拍紅的雙手,若無其事地爬了進去……

太空艙內部比我想像的要寬敞,有鏡子有電視有中央空調,其實硬要擠兩個人也是沒有問題,不過隔音就不要有什麼奢望了,捂著嘴嗯嗯兩下也能驚醒整間房的人,不要問我怎麼知道的。太空艙的熒光燈是迷幻又騷斷腿的粉色和紫色,在這樣的燈光下看著自己的肉體總覺得特別色情,不過我是來考試的,不是來做羞羞的事情的,所以我毅然抵制住了內心的誘惑,拿出了參考書翻開……尼瑪這燈光是要把眼睛戳瞎啊!

合上參考書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再看看全身的熒光,感覺在助曬機里呆了一天似的,整個人都煥發出健康的小麥色,瞬間心潮湧動(喂喂!)……好吧,我只是想點題而已。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