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还算宁

农历新年又到了,不出门过年会死星人又开始琢磨着去哪儿了,要是呆在家里吃粘液饭看春晚那跟平时还有什么两样,哪有过年的气氛。但是前两年都是去魔都,今年只能换个花样,于是决定跟我妈撇下我爸去杭州过年。

大年三十的杭州比魔都冷清许多,但是西湖边依然人潮涌动。一路上,老妈一如既往地跟我讲这个她出生的地方,聊她童年时的宝石山、保俶塔和机关大院,聊外公南下的故事,而我,只需要负责给她拍摄美美的照片就可以了。虽然天空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但是温度却不低,带着老妈一路从南山路走到杨公堤,几乎绕了西湖一圈。

粘液饭是泰式餐厅「Pan Dan」,被网上没几个人推荐的打抛猪肉惊艳了一晚上,虽然名字听起来十分的粗鲁而不修边幅,但是味道实在是……下饭,让人想起来大学时湖州监狱门口的红烧猪大肠,一口气嗑下五碗米饭根本不在话下!至于菠萝饭,咖喱鸡这些常规菜,虽然也算上乘,但在打抛猪肉的美艳之下竟然都显得暗淡无光了无生气。

吃饱喝足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零食回酒店,一边看着恨不得用尽大红大绿,饱和度到爆满的春晚,一边刷微博吐槽,一边塞零食……这个年,鸡犬还算宁。这个流水帐,完结撒花!


西湖上的鸬鹚


孤山梅花与清行宫后苑小亭


大年三十的零食包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三台云水烟散尽,龙井竹茶香飘来

初夏的西湖,是一面氤氲着热浪但却波澜不惊的平镜,除了偶有几朵早开的荷花点缀河岸边的绿柳之外,没有什么太过夺目的色彩。不过,即使如此,蜂拥而至的游客依旧每每将西湖周边围得个水泄不通,仿佛想要榨干她的每一次呼吸。

不爱热闹的我,一般不会选择东坡路和南山路这些游人如织的地方,哪怕是北山路和杨公堤,也让人觉得纷扰不堪。这次因为机缘巧合,住在了西湖西南面的三台山麓,才发现,西湖就像是取之不竭的秀美瑰宝,在每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都静候着惊世骇俗的美。

西湖茶墅坐落在三台山路农家菜和茶馆比较集中的一段,离浙江宾馆不远。两幢客房,在中欧合璧之余各有侧重,但房间的布局都可以用精致却人性化十足来概括。无论是床头、厕所里用于放置手机或小物品的平台,用途、亮度考究的各种照明设施,还是独具匠心的环保垃圾桶和电源插头,都可以看出设计师们在空间布局和品牌选择上的良苦用心。而更让人吃惊的是,这家独具格调的民宿前院竟然还“私藏”了一亩龙井。在庭院里品茶、度假,应该是选择这里的最大享受。然而,对于旅游狂魔而言,如何满足贪婪的眼睛,似乎成了我更急于了解的话题。店长说,由于附近鲜有住地,而浙江宾馆早期也仅开放政要住宿,因此这一片旅游景区开发得相对较晚,尽管人迹罕至,但附近的三台云水景区却十分值得一逛。这段对话,在“人迹罕至”之后,似乎就已然变得模糊。“冷门”这样的关键词仿佛一针强心针,总是在舟车劳顿之后也能让人能量焕发。

……

清晨的细雨敲醒了睡梦中的旅客,也给西湖罩上了一层雾霭轻纱。从西湖茶墅出门一路向东,由乌龟潭南切进入八盘岭路,再经杨公堤绕道虎跑路,最后回到三台山路,构成了整个三台云水的全貌。

从乌龟潭到浴鹄湾,从子久草堂到黄篾楼,从永福桥到霁虹桥,三台山麓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交相辉映,错落有致,散落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之中。有意思的是,在杨公堤和八盘岭路,随处可见熙熙攘攘的旅游团,一幅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但是当你钻进林荫小道,开始寻找地图上的这些景观时,整个喧嚣的世界仿佛突然消失了一般。你呼吸着带着充沛而湿润的空气,听见沙沙的风声和此起彼伏的蝉鸣,看见满眼的绿树、水湾和远山。千百年来,无数文人墨客和你一样感叹于这里的景致,张雨、高云麟、黄公望、乾隆都在此驻足或居住,不变的风景和历代和古筑交织在一起,仿佛历史在这一刻重叠了起来,想起来实在是一件妙事。下午,天空下起了毛毛雨,拾级而上,来到三台山顶的三台阁,透过轻纱般的薄雾将整个西湖连云带水尽收眼底,也许,这就是对三台云水这个名称最好的注解吧。

傍晚时分,沿着龙井路穿过浙江宾馆回到西湖茶墅,沏一壶龙井,泡个澡,一天的顿时烟消云散。闭上眼,三台云水竟已经成为了记忆中西湖最曼妙的样子。这,就是初夏的西湖,水气缭绕,龙井茶香。


子久草堂和门口的黄公望像


霁虹桥


三台梦迹


乌龟潭边的淙淙溪流


原法相寺边的千年唐樟,是杭州地区见诸记载的树龄最大的古香樟


西湖茶墅的龙井茶园


画了一周的手绘地图,点击看大图!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鸡磨骚烤

第一次住胶囊旅馆,居然献给了某证考试,总觉得杀鸡用了牛刀,炖鸡用了牛锅,吃鸡用了牛胃……不过毕竟是鸡磨的人参,铁打的当归,我抬头望了望一颗星星都看不见的星空,义无反顾地踏进了太空舱。简单登记之后,在行李柜前换了廉价到城中村的塑料拖鞋,再拎一个娘到爆的装满洗漱用品的粉色小篮子,默默地找到了自己的房间,瞬间觉得这太空舱之路走的略微狼狈……说是太空舱,其实也就是在每个房间里堆了几台封闭式大床铺而已,明明就只是升级版的青旅大通铺,一点都体验不到宇航员的感觉。说好的宇航服呢!说好的失重体验呢!说好的模拟登月呢!说好的穿越虫洞呢!(并没有说好。)

由于离考点很近,入住的基本都是来考试的孤僻单身狗,毕竟价格又便宜又可以避免青旅中难免照面的尴尬。要是情侣住这里,应该已经分手了。总之开门进去,就发现不少人已经把自己锁进去了,只是瞥见个别大方一些的开着舱门在裸体看书。于是蹑手蹑脚爬到我的舱门前,结果抠了半天门都打不开。在推拉扯敲了一通之后,开始发呆……怎么办,再开不开的话面子就有点挂不住了,毕竟站在阶梯上很久了,身后不远处的裸男应该正在看着我,不能让人家发现我作为宇航员居然连太空舱的舱门都打不开,那样的话还谈什么登月,还谈什么穿越虫洞啊!越想越尴尬的我恼羞成怒,于是……继续对舱门进行了新一轮的推拉扯敲,中途一度感觉自己雪姨附体,险些就要喊「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了……最后,一个不小心发现了原来舱门是……用横拉的……于是我摆出一副一开始就知道的表情,甩了甩拍红的双手,若无其事地爬了进去……

太空舱内部比我想象的要宽敞,有镜子有电视有中央空调,其实硬要挤两个人也是没有问题,不过隔音就不要有什么奢望了,捂着嘴嗯嗯两下也能惊醒整间房的人,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太空舱的荧光灯是迷幻又骚断腿的粉色和紫色,在这样的灯光下看着自己的肉体总觉得特别色情,不过我是来考试的,不是来做羞羞的事情的,所以我毅然抵制住了内心的诱惑,拿出了参考书翻开……尼玛这灯光是要把眼睛戳瞎啊!

合上参考书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再看看全身的荧光,感觉在助晒机里呆了一天似的,整个人都焕发出健康的小麦色,瞬间心潮涌动(喂喂!)……好吧,我只是想点题而已。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