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躍莫干山

上次跟小排骨們吃日料的時候,說起了啥時候出遊,姨媽提議莫干山民宿,我不知道她對於民宿這種詭異的產業有著什麼執念,但還是掐指一算把遙遠的日子定了下來。雖然中間經歷了很多波折扣,但最終還是成行了,只是本來旅費從七人分攤銳減至四人分攤,一想起來就渾身牙齦腫痛……

6月2日老二節,我們拋妻拋夫棄子棄女瀟瀟洒灑策馬奔騰地從杭州出發了,姨媽甚至不惜把老媽從溫州接到杭州專門給她帶女兒,一看就是婆媳關係特別和睦的那種。路上大衛說自己在審批中心辦事大廳約了個陌生妹子陪他去水果店幫他挑了三筐楊梅然後作為回禮大衛給她買了一板巧克力……嗯,反正我個人是不太喜歡聽這種鬼故事的啦,何況好像也不是很嚇人的說。

中午時分到達莫干山碧塢村民宿,一幢還算豪華的二層別墅,一樓是廚房、餐廳和小花園,二樓是三間躍層卧室,除了價格高了點,基本沒什麼特色。哦對了,迎接我們的是一張超大的蜘蛛網,看起來很像是絡新婦乾的,但是找了半天也沒發現她的身影,於是服務員小哥拿起掃帚二話不說就給她抄了家……低頭默哀兩秒鐘。

下午去了莫干山景區,第一站是……去「金魚媽媽」吃午餐……說是個網紅餐廳,其實也就是一個位於山坡可以眺望山坳的農家樂,裝修風格就是基本沒有裝修的風格,還算過得去。至於食物本身,我這種一碗紅燒肉就可以收買的客人說的話有什麼值得參考的嗎?你不如先問問我有什麼東西是難吃的吧……我想想,嗯……屎?……莫干山這個地方吧,還真的是沒什麼可看的,網上也有人也說了這是個先有療養院後有景區的地方,感覺就是隨便在距離療養院附近找了幾個地方修條路,有水的地方搭個橋,沒水的地方造座亭。至於幹將莫邪的傳說,也只是草草弄了個雕像,在不知名的池子上刻幾個字就算完事兒,顯得特別敷衍。景點很敷衍,遊客可是一點兒也不在乎,哪怕是大坑這種去了都說坑的景點,還是像中了邪一樣絡繹不絕往裡鑽,還不如聽主席用社會要拍抖音……好吧我錯了,我還是選擇死亡。莫干山自詡「一生一定要去的地方」,其實也沒錯,只是再加個次數就更完美了。嗯,一次。

晚上的燒烤,一半時間在燒,一半時間在喂喵,有好幾次心起殺意,彈起了心愛的小木馬,結果還是抵擋不住「娘娘娘」的呼喚墜入不應期。只不過酸甜苦辣生,這位喵同學都照單全收,希望她的肛門還好吧。酒足飯飽,大家出門散步,沒想到8點多整個村子就已經漆黑一片,估摸著村民的夜生活也只剩下無聊的床第之歡了。為了照亮夜路,我打開了手電筒,可是為什麼你們要啊啊啊啊啊一邊發出殺豬的聲音一邊踉蹌奔跑呢?我這不是在給你們照路嗎?難道是因為我把光打在了自己的臉上?……嗯……真是不懂你們這些膽小的人。

至於晚上的雙扣慘劇,我不太想回憶謝謝。

第二天,名不見經傳的絡新婦姐姐又織完了新網,但是依然找不到她本蛛的身影,可能她根本就不是絡新婦而是田螺,想想就很美味,嘖嘖。退房之後,大家一致同意放棄莫干山本山,轉戰碧塢村附近的茶廠。其實錘錘自己的胸口想一想,莫干山的自然風景還算不錯,但是非要往景區里擠就屬於瞎。偌大的山區,任何一個山頭都有峰迴路轉的美景,任何一灘死水都能散發出回血的芬芳,任何一塊草場都能成為跳躍的支點,任何一條道路都能看到吐舌頭的大汪,不是嗎?是。所以,我們屁顛顛地回來了。

看到賬單的那一刻,我暈厥了,看到很多匹馬在眼前跳著鋼管舞。我估計好幾天都緩不過來,所以請大家不要和我說話,畢竟我只是一朵熱愛烏鴉的稻草人,喵。對了,主席說過不好玩的話就燒掉民宿順便拍個抖音轉職網紅,可見他是個躁鬱同時又言而無信的人,哼。


郡安里君瀾度假酒店的Disvovery探索極限樂園,當然住不起,只是路過看看……


「金魚媽媽」餐廳一角,山景還是不錯的。


莫干山劍池景區門口的寺廟屋檐,景區里人多到擠掉姨媽巾,挺無聊的。


莫干山鎮上的小店,其實也沒有太多特色,只不過隨意逛逛也還不錯。


(點擊看大圖)通往「金魚媽媽」餐廳的道路擁堵不堪,我們只能把車子停在一公里外徒步進去,嗯,純粹只是為了拍張合照第一彈。


(點擊看大圖)莫干山劍池景區,嗯,純粹只是為了拍張合照第二彈。


(點擊看大圖)莫干山鎮的莫干山老車站,我們手上拿著的是車票……和高速收費收據……為了主席拍抖音,雖然也不知道最後拍到哪裡去了,可能只是在票圈發了九宮格贏得了10個贊就沾沾自喜失去了進步的動力……


(點擊看大圖)在人家露營的星空草坪上姓胡地跳躍……任憑邊上一對私會的情侶可憐巴巴地找車鑰匙……


(點擊看大圖)姓胡地跳躍二,姨媽你的絡腮鬍十分濃密飄逸甚至免去了餐布,讓很多男子羨慕不已。

Bonus:

最後實在太缺錢,缺到腦子瓦特了,於是做了幾個動圖以示神經分裂,請充滿憐憫之心的小夥伴們盡情點擊。

動圖一

動圖二

動圖三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排骨肉丸大戰蚊子悶鍋陣

因為沒有人接手,而老大剛好在朋友圈裡得瑟他的新農莊,於是第11個排骨精日就再一次來到了溫州,沒錯,「歸功」於我。

半個月前去老大位於平陽鬧村的農莊采了點,拍了幾張照騙,成功勾引了二十人報名,但結果沒想到溫州分舵的小排骨們竟然齊齊放鴿子,只剩大便一人參加。不過,好在農莊畢竟是老大的地盤,加上車輛剛好足夠,籌備工作也就拖拖拉拉地在周末之前搞定了。

第一天的安排都還算不錯,一群人在中午到達民宿,大家隨便吃了點麵條就開始參觀農場,爬爬山,逛逛溪。晚上在各位大廚的折騰下,一頓山珍海味大薈萃的豐盛晚宴擺上了餐桌,一陣風捲殘雲之後,大家發現……老大的民宿蚊子成群還沒有冷氣!老大笑著說,要毛線冷氣,晚上冷到你們一個個蓋棉被!那時候哪還有蚊子!

於是,大家在地上打了地鋪,十二個人共享一架旋轉風扇就這麼睡了下來……由於床墊有限,我帶了睡袋……結果……根本熱得睡不著!攝氏25度的山裡悶熱不堪,剛洗完的身體一碰到睡袋就汗流如注,實在沒辦法只好跑到樓下吹風,結果發現都半夜兩點了,外面都絲毫沒有一點降溫的意思,欲雨又止的空氣黏膩不堪,每一口呼吸都能感覺到濕熱的水氣。沒辦法,熬到四點多躺進了自己的車裡,窩著身子開了一點窗縫好歹是睡著了……

凌晨六點不到,就被一陣嗡嗡聲吵醒,發現車子里聚集了十幾隻蚊子將我叮了個爽,等打完蚊子天也亮了睡也睡不著了……於是只能拖著疲憊的身體帶著大家爬了個南雁盪山,吃了頓懷溪番鴨,送到了車站,回到了家,中間還不留神闖了個紅燈……

一天之後,我發了個燒……39度……差點哭出聲來!明年!我一定要擺脫窮逼的人設過一個奢華的排骨精日!


老大的民宿,裝修得還不錯,古色古香的。


老大農場里摘的辣椒,一大片一大片的……


螃蟹、蝦蛄、花蛤、秋葵、玉米,都是排骨們自己動手烹飪的,非常可口!


大合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選了這麼個鬼地方……


另一張竹林深處的大合照!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NINTH TO MEET U,浪浪浪!

一三五七九,奶絲塗蜜球!沒錯,在神不知鬼不覺,手抖加腿瘸的情況下,第九屆排骨精日就這樣浪里個浪的開幕了。由於去年溫州分舵主辦的第八屆排骨精日過於上規格上檔次上綱上線上面子,耀眼的光芒讓以前的排骨精日成為了白日里的猩猩,無論如何捶打自己的胸部都不能夠被母猩猩發現並如願交配。本以為以後的猩猩將繼續被迫享受冷宮的待遇,但是誰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被溫州分舵逼至懸崖邊的杭州分舵上演了一出你以為你逼我跳我會偏不跳但我還真跳了的精彩大戲,也成就了史上最浪最華麗的一屆排骨精日!這也讓下一屆主辦方寧波分舵的小夥伴們膀胱一陣顫動,尿絲兒四溢。不過先別急著解開褲帶,且聽我將這屆排骨精日的精華所在娓娓道來!

上午,排骨精日的比賽在風吹丁丁響噹噹,裙擺飛揚屁屁涼的天氣里拉開了戰幕,並結束。當所有人都以為撕名牌已經是本次排骨精日祭出的大招時,隨後突然襲來的高潮卻讓所有人血脈噴張。傍晚,在毛毛細雨的摧殘下,大家拖著濕滑粘膩的肉體來到了浪浪浪水上樂園。雖然一開始當大家裸露著日益發福的贅肉,遮遮掩掩走出更衣室時,個個兒羞紅了臉蛋兒宛如吹彈可破的氣球,但當坐著皮艇從大喇叭衝下滑道之後,所有人都興奮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顧不得濕透的內衣內褲扯開了嗓子撒丫子亂跑。

一、一浪浪高高。

永遠都忘不了走上急速滑道時的心情,那一刻儼然是要赴刑場的烈士,一邊吭哧吭哧往上爬一邊心想媽了個雞蛋怎麼那麼高!到了頂層看到一個發射艙一樣的東西就知道情況不妙,但是事已至此總不能夾著屎爬回去,於是站進了發射艙。當時腦中浮現出的是一站到底以及各種整人節目里的橋段,而當耳邊響起「三,二,一」時,眼前活生生出現了跑馬燈!隨著一聲「發射」,腳下一空,整個人就像一坨屎一樣被水從馬桶里沖了下去!強烈的失重讓人屎尿滾流,如果當時有個高速攝影機,你們就能看見老子滿臉的褶子一齊向上拉起,露出的牙齦被洶湧的嘴唇撩弄著,牽扯出一絲一絲晶瑩剔透的口流水!伴隨著一聲悠長的呻吟,裸體的我以最高15米/秒的速度直落20米,最終不能自己地在滑倒盡頭抽搐蠕動著卻爬也爬不起來……

二、二浪浪射射。

在月亮坡體驗到的是一幕幕的羞恥普雷,首先是讓人難以啟齒的坐姿。兩人一艘橡皮艇,前面的人居然要被後面的人用雙腳夾住丁丁!別問我怎麼知道的,因為我就坐在前面!還沒來得及調整泳褲,工作人員就一副逗你玩兒的表情那麼一推,眼前就只剩一片懸崖!不僅如此,兩個人的體重還讓失重感加倍,下去的一瞬間感覺前列腺液都要狂飆了,經過U形管之後感覺要從另一頭飛射上天,奔向月亮,奔向太陽,奔向銀河系的盡頭!可惜並沒有。最後停下的那一剎那還要來個大翻船,頭朝下跌進水裡!嚇得老子猛吸了一口水,全進了肺里!起來的時候老子的鼻涕都射出來了,還有一半掛在臉上閃閃發光!擦!墳蛋!要不要那麼抖S啊喂!

三、三浪浪嗆嗆。

最後一站來到巨浪灣,大家紛紛換上透心涼的救生衣,放鬆括約肌等到巨浪的插入。雖然老爺一下水就開始各種起不來,但是所有的人都看著老爺一邊喊救命一邊從狗刨到仰泳拚命打水濺起的水花足有兩米高卻笑得合不攏腿。正笑著,巨浪出洞,引得大家陣陣浪叫,於是挽著手臂,高唱著國際歌,被巨浪一下一下抽耳光,疼得笑出了屁,放眼望去,一片眼淚共長天一色,鼻涕與口水齊飛的盛世景象。此時,鰻魚同學一個陷害不成,自己卻被巨浪打翻,看著她一邊手舞足蹈努力站直卻又不停被巨浪打翻,一邊翻著白眼長著大嘴拚命呼吸不讓自己窒息卻只能喝下一口一口的洗腳水時,腦子裡不知道為何浮現出模特兒的T台摔倒集錦……

好了,主題完畢,浪盡氣力之後又去吃了開封菜之後又去吃了麻辣燙什麼的也就不足掛齒了!寧波分舵,明年看你們的咯!白白!


點擊大圖!合照浪浪浪!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4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