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瑟的新生

突然發現,排骨精日已經是第十三屆了。一次輪迴,一次新生,而誰能想到排骨精日的這一次新生竟然會如此蕭瑟。

雖然是算是臨時把承辦的任務再次交給了神婆,但一開始報名的人數還是比較可觀,大家紛紛表現出的無容置疑的參與欲吊起了我的胃口。小排骨撇開不說,老排骨如果能夠悉數到期的話,那跟十周年那樣其樂融融也是一次不錯的聚會鴨!

臨近不到一周的時候,老爺給我打了一通電話,意思是裴今年大概率不來了,然後試探一下我的口風,看要不要丟兒棄女周五就來。這需要問嗎?很顯然作為一年不落的本人來說,今年自然也是周五去周日回,於是兩人云約定周五晚上見。

可是沒想到才過了幾天就被咕了。

好在老爺還是來了,雖然晚了一天。可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除了寧波本地成員之外,就真的只有我和老爺了。這是排骨精嗎?這是排咕精吧!

周五到的那天剛好趕上第17號颱風塔巴蹭過大陸架北上,在溫州短褲短袖的我一下列車就凍到瑟瑟發抖,接下來兩天更是暴雨如注,本來說好的周六下午打球行程也改成了在星爸爸家聊天,吃吃吃睡睡睡就成了本次排骨精日的全部。周六晚上的Uno大戰也在五人昏昏欲睡的氛圍中以駱駝和我各吃癟一局的戰果落下帷幕。

深夜檔的聊天環節一如既往沒能缺席,只不過話題從去年的婚姻失敗直接跨入了養老話題,讓人措不及防。風塵天外飛沙,日月窗間過馬。十三年份的歲月大刀早已將大家砍得七零八落,倖存者們抱團取暖,就這麼一齊奔著墳頭去了。

生活在繼續,有開心,有煩惱,苦水兒兩天兩宿也倒不完。吃完蛋糕揮揮手,大家依然奮不顧身地扎回了自己的生活中。生老病死,我們也許無法時時攙扶,但彼此總不會缺席。就像我們說笑的那樣,也許過不了多久,排骨精日的聚會就要陸續開始有人要用照片的形式登場了,誰能猜到誰是那個最後的真人呢?

話題突然變得沉重,不免讓人心頭一驚。但我們畢竟還年輕,很多人才剛過而立之年,哪有那麼多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大山。父母尚能夠自理,兒女更是讓人感到活力。好好活著,把握當下,珍惜不用跟照片聊天的每一次聚會,放聲大笑吧,任憑深邃的魚尾紋肆意在臉上炸開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輪迴的十二年

如果是一個人的話,十二年剛好是一個輪迴。它可以讓一個人從懵懂變得成熟,從莽撞變得世故。排骨精今年十二歲了,從誕生到現在,大家共同經歷了很多,也各自經歷了很多。十二年前,我們定下了這個日子,就是在彼此心中種下了一顆種子,在每年這個時候,大家總能褪去所有的家庭負擔和社會關係,以一種大學時的狀態相約,也許是聊一聊這一兩年,也許是聊一聊這一輩子。

在車站第一眼看見瘦身的老爺,第一反應竟然不是她瘦了,而是說她回到了大學時候的樣子,儘管她的女兒已經很大了,但是時間彷彿不曾留下一絲痕迹。第一天晚上,我們在東錢湖的民宿里聊了很久很久,直到半夜三點才依依不捨回到自己的房間。大家都已經年過而立,雖然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但似乎始終有一些東西能夠一直牽絆。早已經忘記那一晚到底聊了什麼,只記得那些零食彷彿也都洋溢著酒精,讓人興奮,讓人恍惚。

第二天上午,在東錢湖逛了逛,下午還是回到了學校。在這裡,我們留下了太多的回憶,這些回憶好像會生根發芽一般,在我們每一次回來的時候,都更深了一些。校園裡的樹從當年的細小光禿到如今已經可以蔽日,當年不怎麼流行的小毛驢到現在已經隨處可見,甚至很多學生開起了轎車。學生們的穿著變得時尚了,但是臉上洋溢著的青春卻依然如此熟悉。打完球走在校園裡,拖著疲憊的身體看著來往的學生和維納斯帶下的圖書館,彷彿自己馬上就要回到寢室,攤坐在桌前,一邊上網一邊和室友聊天,一切都那麼理所當然,偶爾一回神,彷彿陷入了時光錯亂的恍惚之中,讓人分不清哪些是真實,哪些是回憶。

夜晚,人員壯大的我們玩起了十年前的遊戲,雖然我們已經彼此熟悉到一下就能看穿,但依然玩得樂此不疲,直到迎來翌日曙光。很難想像,竟然還有這樣一群早已不再年輕的中年人,能在畢業十幾年之後再次通宵達旦地遊戲。

十二年,一個輪迴,彷彿一瞬而過。忙忙碌碌中,我們依然期待下一次相會。


東錢湖下水濕地,景區很爛很假,但是who cares呢?


打完球的傍晚,落日後的學校圖書館


給十二歲的排骨精日定了一個大蛋糕!


教工食堂包間里的合照


球場合照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排骨肉丸大戰蚊子悶鍋陣

因為沒有人接手,而老大剛好在朋友圈裡得瑟他的新農莊,於是第11個排骨精日就再一次來到了溫州,沒錯,「歸功」於我。

半個月前去老大位於平陽鬧村的農莊采了點,拍了幾張照騙,成功勾引了二十人報名,但結果沒想到溫州分舵的小排骨們竟然齊齊放鴿子,只剩大便一人參加。不過,好在農莊畢竟是老大的地盤,加上車輛剛好足夠,籌備工作也就拖拖拉拉地在周末之前搞定了。

第一天的安排都還算不錯,一群人在中午到達民宿,大家隨便吃了點麵條就開始參觀農場,爬爬山,逛逛溪。晚上在各位大廚的折騰下,一頓山珍海味大薈萃的豐盛晚宴擺上了餐桌,一陣風捲殘雲之後,大家發現……老大的民宿蚊子成群還沒有冷氣!老大笑著說,要毛線冷氣,晚上冷到你們一個個蓋棉被!那時候哪還有蚊子!

於是,大家在地上打了地鋪,十二個人共享一架旋轉風扇就這麼睡了下來……由於床墊有限,我帶了睡袋……結果……根本熱得睡不著!攝氏25度的山裡悶熱不堪,剛洗完的身體一碰到睡袋就汗流如注,實在沒辦法只好跑到樓下吹風,結果發現都半夜兩點了,外面都絲毫沒有一點降溫的意思,欲雨又止的空氣黏膩不堪,每一口呼吸都能感覺到濕熱的水氣。沒辦法,熬到四點多躺進了自己的車裡,窩著身子開了一點窗縫好歹是睡著了……

凌晨六點不到,就被一陣嗡嗡聲吵醒,發現車子里聚集了十幾隻蚊子將我叮了個爽,等打完蚊子天也亮了睡也睡不著了……於是只能拖著疲憊的身體帶著大家爬了個南雁盪山,吃了頓懷溪番鴨,送到了車站,回到了家,中間還不留神闖了個紅燈……

一天之後,我發了個燒……39度……差點哭出聲來!明年!我一定要擺脫窮逼的人設過一個奢華的排骨精日!


老大的民宿,裝修得還不錯,古色古香的。


老大農場里摘的辣椒,一大片一大片的……


螃蟹、蝦蛄、花蛤、秋葵、玉米,都是排骨們自己動手烹飪的,非常可口!


大合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選了這麼個鬼地方……


另一張竹林深處的大合照!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