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戏台

再一次对陈佩斯产生兴趣,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看到了这么一期访谈,记得当时看得热泪盈眶。当时的我在想,应该很少有艺人能够像陈佩斯活得那么明白吧。从那之后,就心心念念想着得看一场陈佩斯的话剧,但好巧不巧,却偏偏错过了去年「戏台」在家门口的巡演。于是3月份在看到魔都第二轮巡演的消息之后,当机立断就买了票。

「戏台」注定是一台流芳百世的话剧,因为很少有一部话剧在充满笑料的同时,言之有物、持之有故。民国时期和京剧,都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元素,而整场戏也是酣畅淋漓,仅仅靠着一个场景和几条线索的交织,将各种人物性格塑造得棱角分明,讲故事讲得一波三折,高潮迭起。陈佩斯和杨立新的演技自然不用多说,其他几位演员也大多是出身京剧世家或是毕业于戏剧科班,活儿好,包袱多。乐得人前仰后合,观众里笑声不断,后排的妹子更是时不时笑到旁人不得不回头确认她是不是抽过去了。

这是传统的话剧,说的也是传统的故事,没有网络语,没有流行话,但是包袱里的每一句话都引人发笑,又让人堵心。这就是一折好戏剧的力量,它让你笑,又戳得你疼。毕竟,这看起来是一个戏班子的故事,但其实也是陈佩斯自己的故事,或许,也是我们很多人的故事。

本剧是一个寓言故事。寓言者,不便直说的事。拐几个弯,祗虚虚泛泛的一指。凡故事,自然是过去发生的事。有些倒楣事儿,能把当时的人,为难的要死要活,可事情一过,就成了后人的乐子,成了百姓嘴边的笑话。喜剧就是这些糗事纂的。全是因为这倒楣事儿它过去了。真心希望所有看这出戏的观众都能开怀大笑,让过去令我们心里疼的糗事成为过去。让我们的儿孙辈永远永远看著它开怀大笑,痛痛快快地笑,而不要像我这样,说起这故事时总带著当事人的辛酸。

——陈佩斯

在人生这戏台里,你我又何尝不是戏子。照着谁的本儿演,怎么演?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吧。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