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狗不擼鬧新春

嗯……我覺得自己取標題的技能依然還是棒棒噠……總之呢,今年是連續好幾年在各地過年之後的第一次在家過年,也完全沒有什麼過年的氛圍。提前幾天,單位里發了年貨,無非也就是大米醬油肉;同事帶了一些芝麻糖花生糖什麼的放在辦公室,也沒有想吃的慾望,或許是這些在以往一年才能吃一次的美食,早已經看不上眼了……

過年之前寫了一篇關於小年夜的稿子,才知道原來小時候過年的時候準備的那麼多糖果都是為了在小年夜供奉灶王爺的封口費。吃了甜食就不說壞話,這灶王爺竟然如此好賄賂也是有些出人意料。可惜如今家裡連灶台都沒有,更別提擺香爐了。供奉灶王爺的日子一去不復返,大家也都渾渾噩噩就這麼把小年給過了,完全沒有些許感慨。

小年是如此,大年也不過如此。爸媽絞盡腦汁去菜市場買了細粉干、蝦、梭子蟹和水果,忙忙碌碌在廚房折騰一個多小時,勉強做出了一道豐盛的年夜飯。然而再美味的年夜飯,吃十分鐘也就差不多飽嗝連天響了。

春晚是一如既往的紅綠配賽狗屁,顏色飽和度依然高到眼球爆炸。看了半天竟然只有戲曲還能稍微能聽一聽,除了其中幾首新詞噁心到吐……以刷會兒手機,再抬頭看看的節奏差不多看完了整台晚會,只有《敦煌飛天》算得上精彩,仔細一看服裝設計竟然是張叔平,難怪顏色看起來那麼舒服……不過,大家猜白色內衣會不會是某價值觀的需要呢?

沒到春晚結束就滾去睡覺了,連祝福的消息都懶得回一條。現如今,除了擾人的煙花爆竹聲不絕於耳之外,過年和過一天早已經沒啥太大的區別,就是看著生肖圖從狗嗖地一下變成了豬,似乎只為告訴你又特么老了一歲,這到底有什麼好值得慶祝的呢?

豬也不擼,狗也不擼。就這樣安安靜靜地鬧新春,也沒什麼不好,雖然安安靜靜的根本算不上鬧。祝各位豬年繼續大吉吧!


年夜飯全家福!


並沒有很愛的蝦……


醬油肉我還是蠻喜歡的,儘管是腌制食品……


梭子蟹意外的好吃……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雞犬還算寧

農曆新年又到了,不出門過年會死星人又開始琢磨著去哪兒了,要是呆在家裡吃粘液飯看春晚那跟平時還有什麼兩樣,哪有過年的氣氛。但是前兩年都是去魔都,今年只能換個花樣,於是決定跟我媽撇下我爸去杭州過年。

大年三十的杭州比魔都冷清許多,但是西湖邊依然人潮湧動。一路上,老媽一如既往地跟我講這個她出生的地方,聊她童年時的寶石山、保俶塔和機關大院,聊外公南下的故事,而我,只需要負責給她拍攝美美的照片就可以了。雖然天空淅淅瀝瀝下著小雨,但是溫度卻不低,帶著老媽一路從南山路走到楊公堤,幾乎繞了西湖一圈。

粘液飯是泰式餐廳「Pan Dan」,被網上沒幾個人推薦的打拋豬肉驚艷了一晚上,雖然名字聽起來十分的粗魯而不修邊幅,但是味道實在是……下飯,讓人想起來大學時湖州監獄門口的紅燒豬大腸,一口氣嗑下五碗米飯根本不在話下!至於菠蘿飯,咖喱雞這些常規菜,雖然也算上乘,但在打拋豬肉的美艷之下竟然都顯得暗淡無光了無生氣。

吃飽喝足去超市買了一大堆零食回酒店,一邊看著恨不得用盡大紅大綠,飽和度到爆滿的春晚,一邊刷微博吐槽,一邊塞零食……這個年,雞犬還算寧。這個流水帳,完結撒花!


西湖上的鸕鶿


孤山梅花與清行宮後苑小亭


大年三十的零食包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孤單跨年

除夕的夜,安靜得能聽見燈光閃爍的聲音,窗外陣陣光亮透過窗帘將自己的身子打在雪白的牆壁,又瞬間消失了,豎起耳朵,卻什麼也聽不見。盯著前方,一邊啃著批薩,一邊托著咬合到酸疼的腮幫,在這樣的夜,聽起來似乎免不了有一絲悲涼。

桌邊擺著一份春節值班表:初一休息,初二值班,初三值班,初四休息,初五休息,初六上班,初七上班,初八休息,初九開始繼續上班……

遙想眾人開會時低垂著腦袋,嘴裡一群草泥馬不斷狂奔,稍有探頭就被BOSS們群起而剿殺的景象,頓感眼前冬日蕭瑟,廖無生氣。

是啊,這是一個蕭瑟的除夕,這是一個蕭瑟的冬天。

這是一個濕潤到如同前戲不斷般的冬天,水氣源源不斷,每一個日子都好像能擰出水來。即便如此,我們依然依偎在陰冷的屋檐,捕捉著陽光偶然划過雨天的痕迹,濕了又干,幹了又濕,反反覆復,直到分離。

那是漫長的一天里的一場漫長的分離,卻如白駒過隙,一剎就再也不見了。

那天之後,雨便停了。空氣里開始充滿了乾澀的味道,凜冽的寒風無情地撕裂嘴唇和指背,正負電極肆意在指間撒潑,陽光灑在熱氣騰騰的城市上空,掀起一陣灰霾。突然,腦子裡依稀記得,彷彿就在昨天的,那個潮濕的冬天,滂沱的大雨,偶爾的陽光,不太乾淨的硬板床,和火熱的擁吻。

陽光和陰雨,漸漸顛倒,攪拌著回憶,釀出沉沉的思念。

……

明年,會不會又是一個濕潤的冬天?

靜候,下一場燃燒。


年夜飯囧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