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狗不撸闹新春

嗯……我觉得自己取标题的技能依然还是棒棒哒……总之呢,今年是连续好几年在各地过年之后的第一次在家过年,也完全没有什么过年的氛围。提前几天,单位里发了年货,无非也就是大米酱油肉;同事带了一些芝麻糖花生糖什么的放在办公室,也没有想吃的欲望,或许是这些在以往一年才能吃一次的美食,早已经看不上眼了……

过年之前写了一篇关于小年夜的稿子,才知道原来小时候过年的时候准备的那么多糖果都是为了在小年夜供奉灶王爷的封口费。吃了甜食就不说坏话,这灶王爷竟然如此好贿赂也是有些出人意料。可惜如今家里连灶台都没有,更别提摆香炉了。供奉灶王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大家也都浑浑噩噩就这么把小年给过了,完全没有些许感慨。

小年是如此,大年也不过如此。爸妈绞尽脑汁去菜市场买了细粉干、虾、梭子蟹和水果,忙忙碌碌在厨房折腾一个多小时,勉强做出了一道丰盛的年夜饭。然而再美味的年夜饭,吃十分钟也就差不多饱嗝连天响了。

春晚是一如既往的红绿配赛狗屁,颜色饱和度依然高到眼球爆炸。看了半天竟然只有戏曲还能稍微能听一听,除了其中几首新词恶心到吐……以刷会儿手机,再抬头看看的节奏差不多看完了整台晚会,只有《敦煌飞天》算得上精彩,仔细一看服装设计竟然是张叔平,难怪颜色看起来那么舒服……不过,大家猜白色内衣会不会是某价值观的需要呢?

没到春晚结束就滚去睡觉了,连祝福的消息都懒得回一条。现如今,除了扰人的烟花爆竹声不绝于耳之外,过年和过一天早已经没啥太大的区别,就是看着生肖图从狗嗖地一下变成了猪,似乎只为告诉你又特么老了一岁,这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庆祝的呢?

猪也不撸,狗也不撸。就这样安安静静地闹新春,也没什么不好,虽然安安静静的根本算不上闹。祝各位猪年继续大吉吧!


年夜饭全家福!


并没有很爱的虾……


酱油肉我还是蛮喜欢的,尽管是腌制食品……


梭子蟹意外的好吃……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鸡犬还算宁

农历新年又到了,不出门过年会死星人又开始琢磨着去哪儿了,要是呆在家里吃粘液饭看春晚那跟平时还有什么两样,哪有过年的气氛。但是前两年都是去魔都,今年只能换个花样,于是决定跟我妈撇下我爸去杭州过年。

大年三十的杭州比魔都冷清许多,但是西湖边依然人潮涌动。一路上,老妈一如既往地跟我讲这个她出生的地方,聊她童年时的宝石山、保俶塔和机关大院,聊外公南下的故事,而我,只需要负责给她拍摄美美的照片就可以了。虽然天空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但是温度却不低,带着老妈一路从南山路走到杨公堤,几乎绕了西湖一圈。

粘液饭是泰式餐厅「Pan Dan」,被网上没几个人推荐的打抛猪肉惊艳了一晚上,虽然名字听起来十分的粗鲁而不修边幅,但是味道实在是……下饭,让人想起来大学时湖州监狱门口的红烧猪大肠,一口气嗑下五碗米饭根本不在话下!至于菠萝饭,咖喱鸡这些常规菜,虽然也算上乘,但在打抛猪肉的美艳之下竟然都显得暗淡无光了无生气。

吃饱喝足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零食回酒店,一边看着恨不得用尽大红大绿,饱和度到爆满的春晚,一边刷微博吐槽,一边塞零食……这个年,鸡犬还算宁。这个流水帐,完结撒花!


西湖上的鸬鹚


孤山梅花与清行宫后苑小亭


大年三十的零食包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孤单跨年

除夕的夜,安静得能听见灯光闪烁的声音,窗外阵阵光亮透过窗帘将自己的身子打在雪白的墙壁,又瞬间消失了,竖起耳朵,却什么也听不见。盯着前方,一边啃着批萨,一边托着咬合到酸疼的腮帮,在这样的夜,听起来似乎免不了有一丝悲凉。

桌边摆着一份春节值班表:初一休息,初二值班,初三值班,初四休息,初五休息,初六上班,初七上班,初八休息,初九开始继续上班……

遥想众人开会时低垂着脑袋,嘴里一群草泥马不断狂奔,稍有探头就被BOSS们群起而剿杀的景象,顿感眼前冬日萧瑟,廖无生气。

是啊,这是一个萧瑟的除夕,这是一个萧瑟的冬天。

这是一个湿润到如同前戏不断般的冬天,水气源源不断,每一个日子都好像能拧出水来。即便如此,我们依然依偎在阴冷的屋檐,捕捉着阳光偶然划过雨天的痕迹,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反反复复,直到分离。

那是漫长的一天里的一场漫长的分离,却如白驹过隙,一刹就再也不见了。

那天之后,雨便停了。空气里开始充满了干涩的味道,凛冽的寒风无情地撕裂嘴唇和指背,正负电极肆意在指间撒泼,阳光洒在热气腾腾的城市上空,掀起一阵灰霾。突然,脑子里依稀记得,仿佛就在昨天的,那个潮湿的冬天,滂沱的大雨,偶尔的阳光,不太干净的硬板床,和火热的拥吻。

阳光和阴雨,渐渐颠倒,搅拌着回忆,酿出沉沉的思念。

……

明年,会不会又是一个湿润的冬天?

静候,下一场燃烧。


年夜饭囧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