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司機的鴨子保齡球

因為工作的原因,去了幾趟杭州桐廬,之後就一直對這個地方情有獨鍾,在佘家幫的群里也安利了好多次。這次終於忽悠啊不湊齊了團員,第一次以旅遊的心情再次來到了這裡。當然,前一天晚上,小米和仔仔在杭州東站里迷路半個多小時我都千山萬水買完阿莫西林回來了他倆還在懵圈以至於險些錯過《速激9》看完後還買到了史上最難吃甚至有些發苦的哈密瓜西瓜什麼的就不在這裡多說了……

周六早上,我們三人在東站吃完了無人問津半自助又貴又難吃的早餐之後,吭哧吭哧從杭州東站抵達桐廬站,拉到小宇宙,再吭哧吭哧去辦理了租車手續,再吭哧吭哧去車站接到了老顧,終於完成了小分隊的合體。剛放下行李,頂著兩隻黑眼圈的老顧就搶走了駕駛位實在有些感人,雖然他只是意思一下說了一聲我來開吧,我就立馬說好的……結果不出意料的,老顧一邊跟我們聊天,一邊沖著某村子裡的一群正在過路完全不看車的鴨子撞了過去,雖然我已經提前100米花容失色,但老顧依然面不改色如同一個胸有成竹的全壘打一般洋溢著鎮定和自信的微笑沖了過去,白色的鴨群就像保齡球四散開來,從後視鏡可以看到一隻鴨子在地上撲騰。這時,老顧才停下車來,不過根據鴨群的帶隊村民不急不慢的神態,鴨子應該沒有大礙,畢竟車速也不快,而村民也並沒有伸手招呼我們的動作,於是我們商量了五秒鐘,決定一走了之,大不了晚上少吃一隻鴨子。

在一身冷汗之後,老顧的黑眼圈明顯又深了一個色號,但作為御用駕駛員,他還是將我們送到了桐廬行第一站、鄭首席強推的國家級歷史文化名村——江南鎮深澳村。進村的第一眼還是有點讓人大傻眼,這個大池塘也太大太丑了吧!這是有多大的臉,不能拉脬尿還必須要挖那麼大個池塘才能照得全嗎?還好越往裡走味越對,畢竟存有100多幢明清時期的古建築,屬於走過路過不能錯過的傳統古村落。村子裡面縱深交錯,遊客也不算太多,甚至以百匠為噱頭的騙錢老街都到了門可羅雀的地步。店家倒是很佛系地愛答不理,當然很可能是看出了我們只看不買話多錢少的窮酸樣……慢悠悠逛了個大概,回到村口吃了一頓午飯,深澳村算是去過了,check。

午飯後,頂著升糖後排山倒海般襲來的困意,黑眼圈持續level up的老顧開著山路,將我們送抵位於富春江鎮蟹坑口村深坑的民宿。放下行李,上個廁所,稍事休息(while老顧加班)之後,日光漸微,我們開始從深坑沿著上山的小路向青龍塢走去,那裡有一家之前踩點過的言幾又膠囊書店,空間立體,階梯交錯,兼具書店和膠囊旅館,挺有意思,蠻適合裝逼拍照打卡的。同時,它也僅限於拍照打卡,書店和膠囊本身都平淡無奇,除了團建之外,也不太可能會在這裡過夜。比起這家書店,沿途的青龍塢山路更值得走一走。看起來荒無人煙的沿路時不時就會出現一間民宿,或者掛著燈籠,或者擺著竹椅,幾盆悶騷綠植相互簇擁,卻無不透露出一股幽靜。

就這樣,我們從哺時走到黃昏。日光褪去,視線暗淡,只能憑著沿路民宿的點點燈火照亮歸途。突然,夜幕下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聲響,這就是山中的蟲鳴蛙叫嗎?大家豎起耳朵再仔細一聽,哦,原來是我們的轆轆飢腸……

第二天,不知是不是因為鴨子控訴,天空下起了瓢潑大雨,富春江水位上升,導致原本打算要去的垂雲通天河和天使之翼臨時封閉。在售票處乾等了一會兒之後,雨完全沒有消停的跡象,於是我們只好找了一個確認開園的景點——紅燈籠外婆家,結果一車人都掉坑裡了。哦,不是說老顧的車技有問題,而是踩雷的意思。對,第二天還是老顧開車。

開到景區大門口,我們就感覺到了一絲詭異的氣氛,偌大一個停車場里,只有我們一輛車。看到我們走向大門,不知從哪兒蹦出來一個管理人員,嘿嘿嘿笑著收了錢,任憑雞皮疙瘩在我們中間擊鼓傳花了五分鐘之久。走了富春江邊的好長一段山路之後,又出現了一個廢棄的售票處和檢票口,還好沒有遭遇二次收費這種事情,但是檢票口邊上擺著哈哈鏡這種奇怪的配置也很毛骨悚然。

接著,就到了紅燈籠外婆家的核心景區——一個完完全全的人造建築群:幾幢徽派建築風格的樓房,一架大水車,水渠和石板路,看起來就像一個微型的古鎮商業街或人文公園之類的地方。偶爾可以看見一兩個商鋪開著門,生無可戀的老闆在叫賣一些看起來彷彿十年前出爐的陰間小吃,而更多的店鋪就這樣大門敞開,裡面只有貨架和桌椅卻沒有任何商品和活人。大家撐著傘瑟瑟發抖地逛了一圈紛紛覺得尿急得不行,於是公廁就突然成了這裡最有人氣的地方。大家坐了一會兒面面相覷,決定逃離這個荒無人煙的鬼地方。

哦對了,紅燈籠外婆家景點雖然負分,但是附近的大娘舅飯店要特別推薦一下。說是附近,其實是直線距離,從景區過來還得再繞一座山,但還是值得的。記得要點桐廬的特色小吃——酒釀饅頭夾紅燒肉。

下午,雨慢慢停了,可是也來不及再刷天使之翼了。在車站,我提議下次再來一次,把天使之翼刷完,結果無人響應……好吧,這就是我們的桐廬之旅了,差了那麼點意思,留了那麼些遺憾。

就像人生不是嗎?(滾蛋!)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混凝土的遊戲

趁著去蘇州之前,去魔都逛了兩個展,一個是剛剛開幕的安藤忠雄展「挑戰」,另一個是某人非要看的遊戲展「遊戲的人」。安藤忠雄展僅是上海就已經是第二次了,之前是明珠美術館的「引領」(日誌在此),不過相比起來,這次在復星藝術中心的個展相對來說更加全面和完整,算是安藤忠雄集大成的總覽,可以說看完這個展,跟他有關的任何東西就可以不用再看了(不是)……至於展廳里復刻(得不咋樣)的「光之教堂」和「水之教堂」嘛,真的就……尤其是水之教堂……嗯……何必呢……

遊戲展也是一個挺無聊的坑,擺一堆盜版街機就不說了,還在大廳放了偌大一個海洋球區域是想要幹嘛?營造一種腳臭的遊戲氛圍?……好吧,也就只能拍拍照了。


安藤忠雄展里幾乎他所有設計的建築都展出了微縮模型、照片、影像、概念圖和文字材料等


即便是正在施工的作品也都涵蓋無遺


三樓展廳入口,也是安藤忠雄標誌性的混凝土


「遊戲的人」某一展區,復古PC遊戲試玩,加了四面大玻璃和霓虹燈就不像網吧了嗯


「遊戲的人」入口的錯位拼字其實還是挺有創意的


FC遊戲試玩,支持雙打。沒錯遊戲機是小霸王,卡帶是N合1的盜版卡帶……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虎哮梅飛正月正

又是一年春來到,梅飛色舞逛虎跑,虎跑老虎哪裡找,爬了兩遍才看著……嗯,一首無聊的打油詩揭開了這篇日誌的序幕……疫情之下,依然不方便出省,但是這麼多天悶在家裡也不是個辦法,於是只好和老媽再去省城轉轉。

雖然去了很多次杭州,但是總還是能找到沒去過的地方,比如西湖西邊的群山,明明佔據了西湖風景區七成以上的面積,但是卻彷彿後宮獨守空床100年的嬪妃無人問津。即便是春節假期,遊客也永遠之只想著如何把斷橋踩塌。從虎跑路北上的時候還被超長的車隊緊張了一下,難道大家都如我一般機智知道如何躲避人潮?結果下了車才知道所有人都是去動物園看動物的……大過節的,為什麼要和動物過不去?

進入虎跑公園,人聲就消失了。虎跑徑兩側的水杉參天入溪,一層一層過濾掉外界的紛擾,讓人一步一步進入夢泉之境。直到虎跑泉附近,一群群排隊打泉水的大爺大媽和跟風群眾才讓這個景區突然有了一絲世俗的氣氛。正所謂「道人不惜階前水,借與匏樽自在嘗」(蘇軾),在這裡,你是可以觸摸得到一些世代延續的傳統的,哪怕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水桶看起來有些荒謬,和「匏樽」差遠了。打聽了一下,現在開始排隊距離打到泉水至少要一個小時。突然感覺,時間在這些大爺大媽的世界裡似乎是凝固的,亦或,這是他們對抗時間的一種方式吧:可惡的時間喲,我為什麼非要追著你跑?老娘偏不!……嗯,可以說十分朋克了。比起在池塘邊打水的勝景,虎跑泉本身就顯得有些可憐了,被喧賓奪主之後落寞躺在一處建築里的玻璃井下,縱使「虎跑泉」幾個蒼勁有力而瀕臨腐爛的題字也沒辦法使古老的泉眼振作起來,實在讓人不禁潸然淚下(倒也不至於)。

剩下的時間被更西側的兩個景點雲棲竹徑和九溪煙樹瓜分,期間還下了一場午後雷陣雨,讓人懷疑現在究竟是春節還是盛夏。相對來說,這兩個地方就沒有虎跑公園讓人眼前一亮,就不打算著墨過多了,雖然也是一度被堵在之江路上,結果發現車流全部是開往宋城的……

第二天的行程是超山,去看看簡單粗暴的梅花。本來想著無聊的人不會太多,但結果還是被震懾到了。好在超山夠大,如果只是單純想拍梅花的話,隨便找一個角落就可以拍到天荒地老,但超山之所以被稱為江南三大探梅勝地之一,主要是其保留了中國五大古梅其中的唐梅和宋梅,如果想去打卡,就去大明堂吧,這兩顆古梅都在那裡附近。但是當天實在是遊客太多,光是進景區就排了十分鐘隊,實在對於密集人類恐懼症患者來說很不友好,匆匆逛了一會兒就被勸退了。

嘛,直接上圖吧。


虎跑公園韓美林的石雕作品「虎跑」


虎跑泉後山上的石雕「夢虎」,後面躺著的是性空法師。話說前面好像忘記說虎跑泉的來歷了。有一日性空法師在夢中得到神的指示:南嶽衡山有童子泉,當遣二虎移來。第二天果然看見兩隻老虎刨地作穴,結果真有泉水湧出。虎跑夢泉由此得名。(來源


虎跑徑和路邊的水杉


池塘和亭子悠然躺在路邊,也無人打擾


超山的梅花真的是鋪天蓋地,目之所及,唯有粉白二色點綴在綠色之間


繼續是鋪天蓋地的梅花


和梅花的合影其一


和梅花的合影其二


和梅花的合影其三……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