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要幸福

上周末搭著老大的車子自南向北貫穿了整個浙江省,參加了老爺的婚禮。一些若有若無的混亂思緒直到看了神婆的日誌之後,才漸漸清晰。定下心來,肆意讓那些偶然閃現的回憶片段一個一個在眼前交織著。

還記得五年前東錢湖之行嗎?還記得我的那條超L的藍色花TEE嗎?還記得那麼多人在水裡圍著你這朵出水芙蓉嗎?你知道嗎,我印象最深的一張照片是你、裴、鴨鴨和蘋果在湖邊霸氣十足的合影。同時,這也是我最愛的一張照片,口味很怪吧。但是真的,無論什麼時候,什麼心情,只要看到這張照片,就能深刻感受到那時你們強大的歡樂氣場。

還記得元旦三天宅在你北江的家裡嗎?還記得到處去找魔術棒的興奮嗎?還記得陽台上的煙花嗎?那時候的回憶已經很遠很遠,只能找到一些淡淡的輪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顯得朦朧卻分外美麗。

大四的很多時間是和你一起度過,那滿滿的回憶,讓人產生了何止一年的錯覺,似乎我們已經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無數次一起旅遊,一起歡笑的印跡,隨著一張張照片紛至沓來,幸福得讓人陶醉。

但是,我實在無法隱藏內心的失落。

正如同悲觀面的自己曾經無數次說過的那樣,那段記憶里最美好的時光真的已經如流星般划過天際了,縱使再如何睜大眼睛,你只能看見流星的尾巴漸漸黯淡。人的生活圈容量是恆定有限的,因此散落四方的我們必定無法永遠維繫著如同以前般緊密的聯繫。因此我們拚命地抓緊彼此之間的紐帶,卻慢慢走進各不相同的一段全新的生活。

我們無數次談論過我們的未來,我們的過去,但是誰也沒有把握明天會怎樣。腦海里儘是那晚和你在萬達的對話,關於彼此的愛情,還有我們無數次的夜談。然後,你就結婚了。

捨不得。嘿嘿。

只要你幸福就夠了,這是一句非常言不由衷的話。因為我一直很不現實地覺得我們大家還是會永遠在一起。四年了,這種彼得潘情結仍然無法消去。是啊,每個人都不可能是彼得潘,生活必然會把每個人推向一個個獨立的小家庭。

婚宴上的你還是顯得很幸福的。老實說,看到這樣的場景原來心裡真的會酸溜溜的。說起來,我是不是太過於渴望被關懷了?看到你們一個個對別的男人投懷送抱,我這個二房心裡怎麼能是滋味,不知其他幾房作何感想啊。

不說了,到目前為止,排骨精里最重要的四個女人,都有了自己的歸屬吧,很好。不過老爺,你要記得經常想我們,常回家看看,何氏官邸的大門永遠會為老爺敞開。回家之前吼一聲,二房一定第一個出來接你!

老爺,要幸福!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不耍流氓的好降溫

我不是標題黨我自重。每年這個時候,氣象預報總是像個復讀機每天循環播放著北方冷空氣啊降溫啊神馬的,早就神經麻痹了,要不是開大姨媽會時BOSS不斷提及年度好稿評選的事情,還真沒發現又要是一年快滾蛋了,得,又要長大一歲。好吧,即便是如此,今天仍然穿著長短T,披上一件羽絨服就去上班了。三點多,騎著小樂去體育中心游泳館,心想貌似有點他媽的有點冷啊還下著大雨,這樣的話游泳池應該就我一個人吹水吧,還有誰會蛋疼到選今天來呢,咈咈咈咈咈……

根據墨菲定律所說,只要這件事情有可能發生,那麼它就一定會發生(誤)。所以當我看到游泳池裡一條一條的肉體,我就濕了。我了個擦的,你們都不用上班的嗎?退休老伯伯老太太和正太蘿莉神馬的也就算了,那麼多青春的BODY算是怎麼回事?你們不知道這個點正是你們報效祖國報效社會的黃金時間嗎,居然還來游泳,游你妹的泳啊!遊了泳工資會加嗎?遊了泳能傍到富翁富婆嗎?遊了泳房價會跌嗎?遊了泳交通問題會緩解嗎?遊了泳世界會和平嗎?你沒看見胡爺爺和金爺爺手拉手蹲在路邊一邊啃紅薯一邊目屎流嗎!

既來之則游之,於是我奮不顧身跳入水中,迫不及待地磨擦著男女老幼的肉體,不過由於正處於並將長期處於剛學會游泳的初級階段,每次游完600米的時候我就決定打道回府了(其實是因為游泳鏡起霧,在水下很難清楚地偷窺)……沖完澡之後整個人洋溢著暖氣(和噯氣),面色紅潤吹彈可破(高血壓),於是穿了一件T就往回走,走到一半才突然發現……

我了個大擦擦,這是神馬情況!哦那波居然下雪了!

想起來,早上在人人上還見某童鞋說:「所有不以下雪為目的的颳風和降溫都是耍流氓!」啊啦啦,本來以為丫在賣萌,居然是激將法來的啊!

回想一下,除了小時候曾經下過雞毛大雪鴨毛大雪之後,溫州幾乎和雪無緣,所有天氣預報里提到的小雪陣雪神馬的全被雪霰子取代,這次親眼看見一根根碩大的雪花,真是有擼管的衝動啊(大誤)!

雖然水分很大,但我可以確認,那是雪,貨真價實童叟無欺的雪啊!有人說今年冬天比往年來得更晚一些(討厭的自帶背景音樂),但是它總算是帶著歉禮來的,至於誠意夠不夠的話也就姑且不談,畢竟這突如其來的大雪一來給了LOCAL媒體人一個很好的素材,二來成為君子之交點頭之交狐朋狗友飯友茶友一些談資,三來勾起了很多人的童年回憶。

是的,童年回憶。那年冬天,就那樣靠在外公家的玻璃窗前,看著窗外一大朵一大朵隨著凜冽寒風改變方向的雪花,這個場景就像是印在了我的腦海里,所有的細節都是那樣分明和清晰。然後,我就拿著白色藍邊的陶瓷杯子,接了一大杯滿滿的新鮮雪花開始冰雕,過了一會兒,微型山川和河流就這樣在我的手中誕生了(當然只有我看得出來),可是顏色卻變得黑黑的,當時我問爸爸:「爸爸爸爸,為什麼雪花是黑黑的呢?」爸爸笑著說:「傻孩子,那是因為雪裡面有很多大氣中的雜質和灰塵啊!」(靠你個妹抖啊!記得也太詳細了吧!居然還用了小學優秀作文選中的模板!)後來為了保存成果,我還把杯子放進了冰箱冷凍,然後回憶就到這裡中斷了,但是我可以肯定,最後那被雪花還是化掉了,而且我也沒有把融化了的雪水喝下去。

之後一次全民玩雪是在理工,雖然很讓北方人恥笑,但那真是看過的最大的現行的雪,居然還能積了厚厚的一層!樓頂、樹梢和草坪全是白花花的……(不知道為什麼,「白花花的」後面很想接「銀子」……)

記得當天我還逃了早上的選修課,然後快到中午了才去教室等人,之後就躲在一樓大廳的牆壁後樂此不疲地觀賞無數人跌倒爬起再跌倒循環至爬起不能的窘境打發時間,一邊咕咕咕咕笑到羊水破裂也完全沒有上前拉人家一把的意思,這種樂趣和在食堂看人在傳送帶附近被油滑倒的快感是一樣的,那種努力讓自己保持平衡但卻徒勞的脫力感實在讓旁觀者神清氣爽啊!嘎嘎嘎嘎嘎……

當時校園裡有很多很醜的雪人,黑不溜秋的毫無美感。基於男性荷爾蒙使然,於是我和大豬決定去宿舍頂樓打一場雪仗,然後兩人就在頂樓雪堆里追逐、打滾和纏綿(最後一個真沒有),沒過幾分鐘我們就氣喘吁吁,抖落內衣里的冰塊無數。期間,還用雪球調戲了樓下路人若干,惹得女生連蹦帶跳嬌嗔連連,甚有快感!

再之後的飽覽雪景就是在蘇格蘭,那真的叫冰天雪地,天是白的,山是白的,地是白的,路也是白的。之所以說飽覽,就是已經看到撐,再多看一點就吐了。這一點,看當時的日誌就知道了。

嗯,明天早晨起來,不知道會不會看到積雪呢?話說最想看的還是可以脫光光插進去拔出來撣一撣就幹得完全沒有痕迹的那種雪,可以抹在臉上好像塗了痱子粉的那種雪(喂,前兩種矛盾了吧),可以扔起來嘩嘩撒落並伴有「希——曼——來——了——」聲音的那種雪……(吐槽無力……)

我悲了個摧的!突然想起明天又是該死的早班……大雪紛飛的夜裡,要被六點四十五的鬧鐘從春夢中吵醒,痛苦程度堪比懸樑刺股!起不來啊起不來!好吧,那麼就以此作為紛亂的結尾吧。各位鼓奶!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斧頭豆腐腦

鏘鏘鏘!首先送上喵年賀圖!

不好意思,我取這個題目只是想證明,在電台做妓者做久了會取不來標題的……

我吧,其實就想說說新年快樂什麼的,結果啪一下就已經到元宵了,那就只好順便再祝各位元宵快樂了。

接下來,應該是倒敘的時候了……那麼話說等熬到春節長假的時候,我逐漸發現本人的海馬體齒狀回明顯已經客滿了。也不知道哪些該死的記憶占著茅坑不拉屎,害得近期的工作只能在門口拿號排隊,時不時還被寒風刮跑,於是,經常被領導關照是免不了的……不過還好,春節很適時地來問候我老人家了。

春節向來挺無聊的,自從長大之後。但是,二逼屬性不斷升級的我還是執意要觀賞一個叫做「春晚」的廣告大展播,然後被無數火星的段子矯情來矯情去,就像坐在推開波浪的小船兒,泛起一陣一陣的噁心,最後心滿意足地打著飽嗝安然入睡。

大家都說初一不出門,所以我們全家人就屁顛顛奔赴福建了……讓我們跳過車上度過的旅途和初四初五歡樂的值班時間,最後的兩天假期,我獻給了親愛的鴨鴨同學。沒錯,我又去了一趟寧波。

一走出客運中心,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氣氛瀰漫在了身邊。客運中心,由於進出了無數次,以至於喪失了對本人任何的感官刺激。但是這一次,由於一些形態上的變化,倒是讓人高潮迭起。但是說實話,我並沒有多少快感(那是假高潮)。

我更喜歡以前的清凈,就像以前的鄞州,現在的大豬家。

大豬江北的房子入住了,我很很很喜歡那個地方。寬闊乾淨的馬路,沒有什麼車輛經過,兩邊是足夠數量的綠色氧氣供應源和一個個安靜的花園式小區。奧林80的建築風格不錯,看上去有點檔次,據說當時的報價也不高,性價比是溫州這些動輒3、4萬的貧民窟所不能比擬的。希望幾年之後,這裡不要變得同樣嘈雜……

那是冬日裡一個難得的大晴天,沒有什麼風,於是搬了一張椅子,坐在大豬家的陽台上充充電、補補鈣、聊聊天,一坐就是兩個小時……

寧波開始漸漸在腦海的洗刷下褪色了,那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生活了四年的城市,總是會在心裡烙印下什麼的,但是這些印記卻無法跟上城市飛快前行的位移。於是,每一次新的收穫,都疊加在曾經的記憶上,形成了兩個截然不同的剪影,不知道哪個該留下,哪個該忘記。

但是我還是喜歡這座城市的,單純只是這座城市而已。現在各個中心道路都在修建地鐵和輕軌線路了,估計幾年後,就只能以一個觀光者的身份來寧波轉轉了吧……

臨走的時候,和鴨鴨、蘋果、神婆吃了頓飯,又逛了新的和義大道,轉了半天,兜里響叮噹的我們只能咬咬牙買了DQ裝逼,之後便匆匆離去了……

匆匆離去,就如同春節的假期的匆匆離去……這一個圓飛快地旋轉,但卻甩不掉曾經的影子。說話間,還是會把同事說成同學,會把辦公室說成教室;夢裡面,同事們都坐在了課堂上,和以前的同學一起,所有的人都混雜到了一起,但卻很熱鬧、很溫暖、很懷念。

繼續上班了,這是一條不得不走的路,即使舉步維艱,也要勇敢地踏出去。我很開心,因為所有身邊的人,都會在夢裡變成我的同學,陪我一起留在那個永遠不再的學生時代。

……

抱歉,文章的走向很不受本人控制,看上去豆腐腦已經登場,但是斧頭卻沒有出現。但是大家要有「動腦筋爺爺」般的好奇心啊,想想看豆腐腦怎麼會登場呢?……沒錯,正是因為被斧頭劈過了呀!

點題成功!撒花!放屁!擤鼻涕!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