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怪傳說

一、傳說登場

在很久很久以前,地球是女神們的後花園,她們在地球上打水槍、跳大樓,她們曬日光浴,吃巴西烤肉,她們整天玩「百合」的遊戲。但是有一天,一隻把褲子提到腰部喜歡說英文的貓頭鷹爺爺出現了。貓頭鷹爺爺的出現打破了地球的寧靜,他拉開褲拉鏈,放出了洪水猛獸,把正在曬日光浴的五百個女神們全都淹死了。女神們的屍體漂浮在水面上,就像一個個小島嶼,於是,這個地方又被後人稱作「千島湖」……傳說:「我了個去,滾你的!」

二、頂頂登場

撇開野史,我們進入正題……話說周五晚上,我們SHE第一小分隊連夜趕往千島湖鎮,調查千島湖魚怪事件。領隊仔仔安排了地接頂頂前來接客,暗號對接成功之後,我們立刻前往山德士爺爺家,據說那裡的鱈魚堡遭到了魚怪的凌辱和玷污。為了取樣化驗,我們點了兩杯飲料,一個烤雞腿堡、一個墨西哥雞肉卷和一份大薯,以天翼3G無線上網的速度將其消滅乾淨。頂頂說:「咦?我的甜筒呢?」

三、桔子先生登場

第二天清晨八點,趁著鳥兒還在洗漱,SHE第一小分隊哭天搶地地衝到了千島湖碼頭,因為藏有國家機密的Google地圖告訴我們,從這裡坐船便可以追蹤到魚怪的足跡。帶著隨身聽的船老二(女)嘴一撇,說:「船在吃魚,十一點再開。」「拿拿拿拿拿泥!」瞬間,我們沉浸在雷電背景中不可自拔。就在這個進一步退一步都是海闊天空的危急時刻,桔子先生登場了。

桔子先生是鎮里的城管,平時他威風凜凜目不斜視,但是對於女兒仔仔卻是一把屎一把尿都不放在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為了我們能夠順利開展調查,桔子先生動用了所有的社會關係網,只用了一個電話的功夫,嗯,也就是兩個半小時之後吧,船老二就乖乖的帶著我們出航了。

一路上,我們如坐春風指點江山,前俯後仰道貌岸然,在討論事件的同時,我們也不忘搜索可疑的角落拍照取樣:咔嚓!咔嚓!桔子先生說:「咦?我的頭髮呢?」

四、小虎登場

經過了一整天的調查,我們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線索,那就是,魚怪並不在這個水域。那麼魚怪究竟會在哪裡呢?仔仔眨了眨眼睛,說:「去捕撈隊問問,他們沒準知道。」「好主意!吔!」我們歡呼流淚,並互相擊掌擁抱。

桔子先生驅車帶我們來到了捕撈隊所在的湖區。鬥眼遠眺,只見離岸邊坐船約五分鐘的湖面上有一間間水上木屋,聽說那就是捕撈隊的家。

我們蹲在小船上,一路便意地來到了小虎家。小虎是捕撈隊的成員,腳趾甲有一段時間沒有剪了。小虎見到我們很興奮,尾巴翹得老高老高的。阿姨和叔叔說:「我們好久沒來看小虎的,所以要把小虎拴在繩子上。雖然這樣,小虎還是寶刀未老,如果把繩子拿掉,在湖裡捕一浴缸的魚都不在話下。」「哎喲喂呀,真不愧是捕撈隊的小虎哩!」我們虛情假意地讚歎道。

作為SHE第一小分隊的我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漁民的生活,用一組押韻的排比句來形容就是——水上小屋,碧湖泛舟,柴火燉魚,小虎流口水。我們圍坐在柴火堆旁,看著一大鍋咕嘟咕嘟冒泡的胖頭魚,一邊萬夫難當地咽口水,一邊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等到暮色四合的時候,我們也喝飽了口水……

阿姨和叔叔給我們準備的晚餐是魚、魚,以及魚。他們的魚特別好吃,比魚的味道好吃一百倍。「為什麼為什麼這究竟是為了什麼呢?」我們問阿姨。阿姨聽了呵呵地笑了,她語重心長地說道:「因為啊,這是我們用自己的屎尿養大的啊,地點就在廁所下面呢!」我們端著飯碗,跟著阿姨來到了廁所,只見下面的木板挖空了一塊,再下面就是嗷嗷待哺的魚。我放下飯碗拉開拉鏈噓了一噓,果然,小魚兒正爭先恐後地喝我的噓噓呢!「真是太有意思了!」我和大豬痛快地擊了一掌!小虎說:「汪?我的美人魚玩具呢汪?」

五、睡神登場

眼看就要到半夜了,我們還是沒有找到魚怪的下落。百般無奈的情況下,我們只得求助Uno牌。Uno牌和塔羅牌差不多,需要所有人員聚精會神靈魂出竅集齊1000分才能預知想要的結果。正當大家為了集齊分數腳底抹油前仆後繼指桑罵槐爾虞我詐的時候,大豬同學走火入魔了。

具體的經過是這樣的:正在小米奮勇向1000分衝刺的時候,大豬的眼睛發生了變化。馬薩卡!難道是傳說中囧囧有神的雙眼皮睡神附身到了大豬身上?只見大豬的眼皮突然變得異常犀利,眼神也逐漸淫蕩失焦……「哎呀,他被睡神附身了,大家快跑呀!」仔仔花容失色地尖叫著裸奔了出去,我們一聽,急忙也跟著仔仔脫掉了衣褲,裸奔了出去。睡神說:「咦?我的雙眼皮呢?」

六、蛋蛋登場

第二天,我們根據桔子先生線人的消息,前往九咆界。據說,有人曾經在幾年前看見千島湖魚怪坐著一個橡皮艇從山上漂流下來,途中還伴隨著極其駭人的叫聲。為了追蹤魚怪的下落,我們決定把自己幻想成魚怪,同樣從山上漂流下來,用同樣的經歷,揣摩魚怪當時的心情,這樣,也許就能知道魚怪的去向了。

我們兩人一組,把能脫的都脫了之後竄上了橡皮艇。此刻,水流如同和蘇菲相遇的大姨媽,瞬間浸濕了整條內褲,冰涼的山水碰觸著屁屁,讓心臟如同過坐了山車一般激蕩不已。(後話:當漂流結束之後,為了不讓屁屁起皺,我和大豬脫掉濕嗒嗒的內褲,直接穿上了長褲。此時剛換好衣褲的小米剛剛路過,她看了看我們呼之欲出的光溜溜的臀部,嘴角揚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我和仔現在還是穿著內褲的哦」……瞬間,我終於能夠理解為什麼在漂流過程中,她和仔叫得比我和大豬更加銷魂的原因了……)

一聲令下,四艘橡皮艇呼嘯而過飛流直下,一路上生命不息浪叫不斷,強大的落差讓水流一股一股衝擊著G點,掀起一波一波難以自己的高潮。在經歷其中一個高潮的時候,只見某一個橡皮艇隨水流忽然騰空,將仔仔和頂頂甩到了空中,在空中定格的瞬間,仔仔「噌」地擺出一個飛踢的姿勢,不偏不倚正中頂頂靶心……

聽,那是蛋蛋破裂的聲音……

失去蛋蛋的頂頂由於重心不穩,在上岸的瞬間跌入了水裡,雖然只是齊腰的水深,但我們分明在那個瞬間看到在頂頂臉上掛了一隻極度絕望的苦瓜。蛋蛋說:「咦?我的主人呢?」

七、魚怪登場

SHE第一小分隊在兩天之後宣布本次調查以失敗告終,千島湖魚怪還是給跟丟了。但是,據當地捕撈隊流傳的消息稱,魚怪其實就是小虎的美人魚玩具。哪去了呢?據說被SHE第一小分隊的人當晚餐吃掉了。魚怪:「咦?這是哪兒?好黑啊……」


SHE第一小分隊全體隊員(包括外援)


隊服醒目~


小米狂野回頭本性暴露無疑!


Cosplay調查法……(誤)


喂喂喂,你在做啥呀?


喂喂喂,我在嗯嗯呀!


傳說中的水上小屋……


晚餐都是魚,而且我喝酒了,很好喝的千島湖啤酒!


……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