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怪传说

一、传说登场

在很久很久以前,地球是女神们的后花园,她们在地球上打水枪、跳大楼,她们晒日光浴,吃巴西烤肉,她们整天玩「百合」的游戏。但是有一天,一只把裤子提到腰部喜欢说英文的猫头鹰爷爷出现了。猫头鹰爷爷的出现打破了地球的宁静,他拉开裤拉链,放出了洪水猛兽,把正在晒日光浴的五百个女神们全都淹死了。女神们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就像一个个小岛屿,于是,这个地方又被后人称作「千岛湖」……传说:「我了个去,滚你的!」

二、顶顶登场

撇开野史,我们进入正题……话说周五晚上,我们SHE第一小分队连夜赶往千岛湖镇,调查千岛湖鱼怪事件。领队仔仔安排了地接顶顶前来接客,暗号对接成功之后,我们立刻前往山德士爷爷家,据说那里的鳕鱼堡遭到了鱼怪的凌辱和玷污。为了取样化验,我们点了两杯饮料,一个烤鸡腿堡、一个墨西哥鸡肉卷和一份大薯,以天翼3G无线上网的速度将其消灭干净。顶顶说:「咦?我的甜筒呢?」

三、桔子先生登场

第二天清晨八点,趁着鸟儿还在洗漱,SHE第一小分队哭天抢地地冲到了千岛湖码头,因为藏有国家机密的Google地图告诉我们,从这里坐船便可以追踪到鱼怪的足迹。带着随身听的船老二(女)嘴一撇,说:「船在吃鱼,十一点再开。」「拿拿拿拿拿泥!」瞬间,我们沉浸在雷电背景中不可自拔。就在这个进一步退一步都是海阔天空的危急时刻,桔子先生登场了。

桔子先生是镇里的城管,平时他威风凛凛目不斜视,但是对于女儿仔仔却是一把屎一把尿都不放在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为了我们能够顺利开展调查,桔子先生动用了所有的社会关系网,只用了一个电话的功夫,嗯,也就是两个半小时之后吧,船老二就乖乖的带着我们出航了。

一路上,我们如坐春风指点江山,前俯后仰道貌岸然,在讨论事件的同时,我们也不忘搜索可疑的角落拍照取样:咔嚓!咔嚓!桔子先生说:「咦?我的头发呢?」

四、小虎登场

经过了一整天的调查,我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线索,那就是,鱼怪并不在这个水域。那么鱼怪究竟会在哪里呢?仔仔眨了眨眼睛,说:「去捕捞队问问,他们没准知道。」「好主意!吔!」我们欢呼流泪,并互相击掌拥抱。

桔子先生驱车带我们来到了捕捞队所在的湖区。斗眼远眺,只见离岸边坐船约五分钟的湖面上有一间间水上木屋,听说那就是捕捞队的家。

我们蹲在小船上,一路便意地来到了小虎家。小虎是捕捞队的成员,脚趾甲有一段时间没有剪了。小虎见到我们很兴奋,尾巴翘得老高老高的。阿姨和叔叔说:「我们好久没来看小虎的,所以要把小虎拴在绳子上。虽然这样,小虎还是宝刀未老,如果把绳子拿掉,在湖里捕一浴缸的鱼都不在话下。」「哎哟喂呀,真不愧是捕捞队的小虎哩!」我们虚情假意地赞叹道。

作为SHE第一小分队的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渔民的生活,用一组押韵的排比句来形容就是——水上小屋,碧湖泛舟,柴火炖鱼,小虎流口水。我们围坐在柴火堆旁,看着一大锅咕嘟咕嘟冒泡的胖头鱼,一边万夫难当地咽口水,一边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等到暮色四合的时候,我们也喝饱了口水……

阿姨和叔叔给我们准备的晚餐是鱼、鱼,以及鱼。他们的鱼特别好吃,比鱼的味道好吃一百倍。「为什么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我们问阿姨。阿姨听了呵呵地笑了,她语重心长地说道:「因为啊,这是我们用自己的屎尿养大的啊,地点就在厕所下面呢!」我们端着饭碗,跟着阿姨来到了厕所,只见下面的木板挖空了一块,再下面就是嗷嗷待哺的鱼。我放下饭碗拉开拉链嘘了一嘘,果然,小鱼儿正争先恐后地喝我的嘘嘘呢!「真是太有意思了!」我和大猪痛快地击了一掌!小虎说:「汪?我的美人鱼玩具呢汪?」

五、睡神登场

眼看就要到半夜了,我们还是没有找到鱼怪的下落。百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只得求助Uno牌。Uno牌和塔罗牌差不多,需要所有人员聚精会神灵魂出窍集齐1000分才能预知想要的结果。正当大家为了集齐分数脚底抹油前仆后继指桑骂槐尔虞我诈的时候,大猪同学走火入魔了。

具体的经过是这样的:正在小米奋勇向1000分冲刺的时候,大猪的眼睛发生了变化。马萨卡!难道是传说中囧囧有神的双眼皮睡神附身到了大猪身上?只见大猪的眼皮突然变得异常犀利,眼神也逐渐淫荡失焦……「哎呀,他被睡神附身了,大家快跑呀!」仔仔花容失色地尖叫着裸奔了出去,我们一听,急忙也跟着仔仔脱掉了衣裤,裸奔了出去。睡神说:「咦?我的双眼皮呢?」

六、蛋蛋登场

第二天,我们根据桔子先生线人的消息,前往九咆界。据说,有人曾经在几年前看见千岛湖鱼怪坐着一个橡皮艇从山上漂流下来,途中还伴随着极其骇人的叫声。为了追踪鱼怪的下落,我们决定把自己幻想成鱼怪,同样从山上漂流下来,用同样的经历,揣摩鱼怪当时的心情,这样,也许就能知道鱼怪的去向了。

我们两人一组,把能脱的都脱了之后窜上了橡皮艇。此刻,水流如同和苏菲相遇的大姨妈,瞬间浸湿了整条内裤,冰凉的山水碰触着屁屁,让心脏如同过坐了山车一般激荡不已。(后话:当漂流结束之后,为了不让屁屁起皱,我和大猪脱掉湿嗒嗒的内裤,直接穿上了长裤。此时刚换好衣裤的小米刚刚路过,她看了看我们呼之欲出的光溜溜的臀部,嘴角扬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和仔现在还是穿着内裤的哦」……瞬间,我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在漂流过程中,她和仔叫得比我和大猪更加销魂的原因了……)

一声令下,四艘橡皮艇呼啸而过飞流直下,一路上生命不息浪叫不断,强大的落差让水流一股一股冲击着G点,掀起一波一波难以自己的高潮。在经历其中一个高潮的时候,只见某一个橡皮艇随水流忽然腾空,将仔仔和顶顶甩到了空中,在空中定格的瞬间,仔仔「噌」地摆出一个飞踢的姿势,不偏不倚正中顶顶靶心……

听,那是蛋蛋破裂的声音……

失去蛋蛋的顶顶由于重心不稳,在上岸的瞬间跌入了水里,虽然只是齐腰的水深,但我们分明在那个瞬间看到在顶顶脸上挂了一只极度绝望的苦瓜。蛋蛋说:「咦?我的主人呢?」

七、鱼怪登场

SHE第一小分队在两天之后宣布本次调查以失败告终,千岛湖鱼怪还是给跟丢了。但是,据当地捕捞队流传的消息称,鱼怪其实就是小虎的美人鱼玩具。哪去了呢?据说被SHE第一小分队的人当晚餐吃掉了。鱼怪:「咦?这是哪儿?好黑啊……」


SHE第一小分队全体队员(包括外援)


队服醒目~


小米狂野回头本性暴露无疑!


Cosplay调查法……(误)


喂喂喂,你在做啥呀?


喂喂喂,我在嗯嗯呀!


传说中的水上小屋……


晚餐都是鱼,而且我喝酒了,很好喝的千岛湖啤酒!


……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