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機的最終審判

這幾年都會趁著參加費那奇北京動畫周的機會,去北京逛一逛展。這次剛好趕上UCCA年度大展、義大利國寶級藝術家Maurizio Cattelan的中國首次個展The Last Judgment,自然更加不能錯過。

雖然去過很多次798,但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這還是第一次去UCCA,整個展館並不大,不過也算是Naurizio Cattelan的集大成個展,其中就包括了Novecento(2007)等用馬匹標本製作的作品。這些馬匹或者安靜地吊在半空中,或者腦袋砸進牆裡,由於是真實的標本,因此作為當代藝術出現時還是略顯震撼。它在讓人驚嘆之餘,也莫名產生了屍體帶來的死亡焦慮和心悸,同時,又能察覺到一絲戲謔。然而,這一系列作品在國際上也引發過爭議,其中以Untitled(2007)為甚。有評論家認為「It’s an exodus we』re witnessing, not a search for freedom…Cattelan』s horses do not seek freedom but survival」,但也有人質疑「What kind of world do we live in where people find entertainment from a horse with its head buried」?而Naurizio Cattelan自己也坦言「Of course, not all exhibitions can be artworks…One of those cases where the whole is much more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來源

除了死馬之外,展廳里另一個焦點作品就是Comedian(2019)。這根被膠帶固定在牆上的香蕉也許是展館裡最多人駐足觀看的展品了,在商店裡也可以在各種周邊看到它的身影,彷彿成為了Naurizio Cattelan的代表作一般。無論是Untitled(2007)還是Comedian(2019),我們可以感受到Naurizio Cattelan身上的一些反骨。他的作品挑戰生命,挑戰自然,挑戰藝術,挑戰權威,玩世不恭,靜靜地等待著參觀者的最後審判。

有時候,我們看展,也許也應該在走近一步的同時,內心多一分抽離。展品是否稱得上藝術品,藝術品是優是劣,參觀者心中可以有自己的好惡,但也不必為此而忿忿不平,另一方面,如今國內的藝術展越來越多,參觀者也更應該有所選擇,買票之前多了解一些,自然也就不至於花錢找罪受,走出展館還在罵「這特么什麼玩意兒?」


Comedian(2019)。根據Vogue之前的報道,這好像是認真的香蕉,如果壞掉了就根據作者的指示換一根新的……(來源


Spermini(1997)。中文翻譯《精迷你》,算是比較原汁原味的翻譯了,看這些人頭在牆上的輻射範圍……嗯,就量蠻大的……


No(2021)。這個作品還蠻震撼的,尤其是和後面的Novecento(2007)一起看的時候


We(2010)。算是對藝術家組合Gilbert & George的作品In Bed with Lorca的重構,嗯,或者也可以叫做parody


Mini-Me(1999)。這個小人有很多版本,屋頂、櫃頂、書架,不過姿勢和神情差不多都是一樣的。後面還有一排看起來很逼真的鴿子標本


跟著名的Novecento(2007)合影

另外,這次在798逛的時候偶然在IOMA發現了明和電機的展《超常識創造力工廠》。距離上一次在上海被這個日本音樂組合震撼到,已經過去了五年,詳情可以看一看當時寫的日誌《不會音樂的工科男不是好極客》,後來還去看過他們的演奏會,所以也算是滿熟悉了。這次應該是他們在北京的首次個展,於是猶豫了一下,還是買票進去了。

這次北京的展算是明和電機集大成的展了,基本上上海展的東西都在,此外還多了一些這幾年新出的玩意兒,只是舞台稍微小了一點,演出似乎也沒有第一次看上海站時候的震撼了,可能是因為少了人偶Punch Kun(拳擊君)和Renda Chan(連打醬)腦袋彈飛的橋段,也可能是看太多次了(?)……好在換裝環節也保留了下來,當然還是必須要穿起來拍個照噠!


海報合影!


一模一樣姿勢的換裝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二刷費那奇

這輩子最牛的事情應該就是和費那奇北京動畫周的結緣吧。雖然總覺得以自己的能耐難以高攀這樣的活動,但既然已經進入了這個家庭,那麼當例行的翻譯工作如期而至的時候,我又像打了雞血一樣奮筆疾書。

今年的工作比去年多一些,遇到的問題也多一些,雖然沒有像The History of Ukraine那樣超大文字量的動畫,但一部日英雙語互相雙關的Polar Bear Bears Boredom還是折磨了我很久,更別提非主競賽單元Re-Vue裡面圖文無關讓人頭禿的生澀學術文句了。不過,總算,今年也是如期完成了任務。在經歷了一次不可預測的延期之後,北京之行最終敲定了時間。

不過在去北京之前,還是發生了一次防疫烏龍。在定行程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雖然沒有中高風險行程,卻被北京列為暫緩進京人員,北京健康寶彈窗,禁止購買進京機票和車票。北京方面說是這邊社區的問題,打了這邊社區查了一下又說沒有問題,是北京那邊的問題。好在當時網上也出現了非常多北京健康報彈窗的問題,沒過幾天就有新聞說公安介入復驗。終於在出發前那周,北京健康寶終於恢復,還好因為疫情,機票也沒有漲價,也算是在最後時刻趕上了第二次的費那奇之旅。

去年的費那奇,門票和周邊都是自己掏錢買的,畢竟在現在的大環境下還能堅持做國際交流活動真的很不容易,必須要支持。不過這次,組委會過於客氣,不僅給了我一天的贈票,還塞了一堆周邊,比去年還要豐富,讓人十分過意不去。在閉幕式後,我被拉去參加了聚會,和天南海北不同專業的人聊天,大家伸展著不同的觸角,去尋找彼此共同的價值,產生共鳴,也是一件特別神奇的感覺。

回到費那奇動畫周本身,雖然看的單元不多,但是還是有兩部作品讓我印象深刻,一部是王之珩的《患者的心態(Patient’s Mind)》,還有一部是蔡源青等六人的《木官木才(Coffin)》。前者是一種關於死亡的意識流作品,雖然劇情簡單,寓意稚嫩,但是畫面極具風格,手法也充滿創意,作者本人也很可愛(?)……那什麼,影片最後獲得了費那奇獎評委特別提名獎,也算是很不錯的反饋了;後者的速寫風格筆觸細膩,故事起承轉合一氣呵成,成熟而極具張力,最後奪得了最大獎——費那奇獎。兩部作品都在網上都有資源,十分推薦!


患者的心態
Patient’s Mind
王之珩
Bilibili觀看


木官木才
Coffin
蔡源青 / 黃厚植 / 米科拉傑·賈尼夫(Mikolaj Janiw) / 曼丁比·勒本(Mandimby Lebon) / 納坦·克拉伯(Nathan Crabot) / 泰奧·陳玉(Théo Tran Ngoc)
Bilibili觀看Youtube觀看

在中國,獨立動畫、電影短片這幾個龍標尚未涉足的電影形式近年來發展迅速,不用戴著鐐銬跳舞的作者迸發著無限想像,探索者生命、死亡、個體、世界、回憶、未來和愛。希望明年,依舊可以參與到這場動畫人的省會,依然能夠來到北京,感受不多見的視聽盛宴。

費那奇,明年再見。


最後一天白天和晚上閉幕式的入場券


這次會場位於中間劇場,地點很偏僻但是環境還不錯,至少是認真的劇場了


閉幕式工作人員和獲獎者的合影


翻譯組合影,沒錯,我們擺了個2021……


大禮包里有手冊、口罩、貼紙、徽章!


最後依然是名字留念!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深宮鍊鋼砸紅磚下篇

來北京的第四天,天空飄起了鵝毛大雪,然而因為溫度不夠低,落地即化。大雪的濕冷天,我卻沒有穿秋褲,於是只好轉戰室內,去紅磚美術館打卡。

當天的展名為2020+的群展,感覺不是特別出彩,相比而言室外空間似乎更值得探索。紅磚美術館是董豫贛的作品,和清水會館一樣都是以紅磚為主,看到後面滿眼的紅磚壓得人喘不過起來。儘管是一種類似園林的表達,但是總覺得充滿了制式的規整,少了一些靈動的氣息。下午,雨雪消停,在室外拍照的人也多了起來,雖然很多空間因為無人打理而顯得破敗而蕭瑟,但中心區域甚至還有老阿姨姐妹團帶著絲巾來擺拍,嘰嘰喳喳地熱鬧非凡。

放點圖吧。


尹秀珍的《行思》說實話還蠻吸引眼球的


黃永砯的《羊禍》已經是上個世紀的作品了,之前在上海PSA的個展中也有展出過


紅磚美術館的門面打卡點,其實也就只是八個圓形門洞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當天也無人問津……


在園林中心,是一個人工湖,湖邊依然是矩形和圓形的門洞,排列成101010……


進入紅磚美術館內部後的大廳區域,可能到得有些早,完全沒有人倒也是不多見


室外的一處建築,當天老阿姨們競相擺拍的地方


不可免俗地大門口合影

最後聊聊美食吧。首先第一家是,是因為二少家樓下的眉州東坡裝修而臨時換上的老字號川菜館峨眉酒家。雖然是創業於1950年的川菜老字號,但沒有想到這家店的宮保雞丁竟如此美味脫俗,雞肉香嫩彈牙,醬汁催人唾下,不愧是招牌的看家名菜,以至於其他菜完全不記得了。

其次是第二家,托比同學帶著去的爆肚馮。北京歷史上有兩家爆肚馮,初代老闆都姓馮,都來自山東,都有百年歷史。我們去的這家叫金生隆,創立於清光緒十九年(1893年),至今已有127年了。進店之後,四代目老闆馮夢濤親自在前台服務,迎客上菜都不馬虎,儘管客人絡繹不絕,他在上了銅鍋和肉之後,還是耐心地向我們演示了芝麻蘸醬如何用筷子澥開的方法,吃完之後還詢問味道如何,熱情得跟整個清水小店面格格不入,體驗超棒!

好了,繼續上圖!


在托比同學的慫恿下,和金生隆四代目老闆馮夢濤的合照


吃的是銅鍋涮肉,除了牛肉之外還有爆肚仁兒,下了鍋之後再蘸醬也沒什麼味兒了,來自托比同學的偷拍


峨嵋酒家的宮保雞丁,回味無窮


吃完之後拍了一下店招,一個看起來年紀略大像是店長或者老闆的人一直在邊上跟我們介紹他們的歷史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