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炼钢砸红砖下篇

来北京的第四天,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然而因为温度不够低,落地即化。大雪的湿冷天,我却没有穿秋裤,于是只好转战室内,去红砖美术馆打卡。

当天的展名为2020+的群展,感觉不是特别出彩,相比而言室外空间似乎更值得探索。红砖美术馆是董豫赣的作品,和清水会馆一样都是以红砖为主,看到后面满眼的红砖压得人喘不过起来。尽管是一种类似园林的表达,但是总觉得充满了制式的规整,少了一些灵动的气息。下午,雨雪消停,在室外拍照的人也多了起来,虽然很多空间因为无人打理而显得破败而萧瑟,但中心区域甚至还有老阿姨姐妹团带着丝巾来摆拍,叽叽喳喳地热闹非凡。

放点图吧。


尹秀珍的《行思》说实话还蛮吸引眼球的


黄永砯的《羊祸》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作品了,之前在上海PSA的个展中也有展出过


红砖美术馆的门面打卡点,其实也就只是八个圆形门洞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当天也无人问津……


在园林中心,是一个人工湖,湖边依然是矩形和圆形的门洞,排列成101010……


进入红砖美术馆内部后的大厅区域,可能到得有些早,完全没有人倒也是不多见


室外的一处建筑,当天老阿姨们竞相摆拍的地方


不可免俗地大门口合影

最后聊聊美食吧。首先第一家是,是因为二少家楼下的眉州东坡装修而临时换上的老字号川菜馆峨眉酒家。虽然是创业于1950年的川菜老字号,但没有想到这家店的宫保鸡丁竟如此美味脱俗,鸡肉香嫩弹牙,酱汁催人唾下,不愧是招牌的看家名菜,以至于其他菜完全不记得了。

其次是第二家,托比同学带着去的爆肚冯。北京历史上有两家爆肚冯,初代老板都姓冯,都来自山东,都有百年历史。我们去的这家叫金生隆,创立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至今已有127年了。进店之后,四代目老板冯梦涛亲自在前台服务,迎客上菜都不马虎,尽管客人络绎不绝,他在上了铜锅和肉之后,还是耐心地向我们演示了芝麻蘸酱如何用筷子澥开的方法,吃完之后还询问味道如何,热情得跟整个清水小店面格格不入,体验超棒!

好了,继续上图!


在托比同学的怂恿下,和金生隆四代目老板冯梦涛的合照


吃的是铜锅涮肉,除了牛肉之外还有爆肚仁儿,下了锅之后再蘸酱也没什么味儿了,来自托比同学的偷拍


峨嵋酒家的宫保鸡丁,回味无穷


吃完之后拍了一下店招,一个看起来年纪略大像是店长或者老板的人一直在边上跟我们介绍他们的历史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深宫炼钢砸红砖上篇

趁着去费那奇的机会,顺便把今年剩余的年假全部贡献给了帝都,想着这么多次总得去一趟故宫吧,于是就早早地预约了门票。

不过就是这么凑巧,前有紫禁城建成六百年特展丹宸永固刚过,后有初雪未至,导致这段时间的故宫预约比其他任何一个时候都容易,唾手可得反而让人降低了期待。下午从午门进入,从左侧小路直奔慈宁宫,试图甩开依然很多的游客人群,结果被困在了太后太妃们坐轮椅晒太阳的地方,走来走去都逃不开寿康宫和慈宁宫的魔爪,起码拍了有一个小时。等离开了女人们养老的地方,从西六宫走到御花园,其实已经有一点儿被榨干到气血不足了。抱着来都来了的指导思想,从东边继续走完东六宫,往南回到乾清宫中轴线的时候,太阳已经徐徐落下,游客也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于是撒丫子在中轴线又到处跑了一阵,最后心满意足地从华东门离开了。话不多说,看图。


故宫随便一角都能出片啊


这是延禧宫的银杏,不过因为临时闭馆所以进不去……


喜鹊和故宫也是蛮搭的……


御花园的亭子,琉璃瓦的颜色特别好看


寿康宫北围房内的窗户向北望


保和殿东侧门往北望去,可以看见景山公园的万寿亭


从交泰殿西侧的阶梯北望,也是黄绿色琉璃瓦


西六宫的走廊


保和殿北侧,和乾清门南侧吉祥缸的合照,此处@大缸


可是是故宫任何地方的一跳

在北京的另一天,去了最想去的景点之一,首钢园。因为之前在微博上刷到过一张赛博朋克感爆棚的夜景,于是就对这个地方心心念念。虽然去的时候不是晚上没有点灯,但是破旧钢厂加上黄色扶手的配色真的是怎么看怎么像……The North Face……顺便,去首钢园记得从S1或6号线的金安桥站下来,别听百度的从古城站下,傻逼如我还转了一趟公交车然后走路走了半个多小时……虽然群明湖大街也能看到不少钢厂风貌,但是从这儿来回也是太浪费时间了……

总体来说,首钢园目前还算是一个不太成熟的景点,很多地方尚未开放,指引也不是很明确,只能看到一些冬奥元素,估计是要赶在2022年冬奥前才会正式亮相。所以,没准之后可能还会再补完一次。先放图。


首钢四高炉


首钢三高炉附近的大烟囱和两个蛋蛋……


群明湖大街南侧的眺望厂区的建筑


标志性的首钢三高炉,未来将成为博物馆


首钢三高炉的近景


打卡首钢三高炉……


首钢园这几个字当然也不能错过……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邂逅费那奇

费那奇北京动画周这个名字最开始是在今年的ABC上海书展上关注到的,因为他们的Logo特别漂亮,于是买了胸针,关注了公众号,结果没过多久就看到了招募翻译志愿者的公告。犹豫了很久,最终心一横就填了报名表,心里想着又不一定能够入选,填个表也花不了多少时间。结果没想到的是,过了几个星期,我就被加进了翻译组的群里,几周之后,工作就下来了。

在翻译组里的那一段时间真的是如饥似渴,看到工作就想着第一时间抢下来。尽管动画短片的文字量整体来说都不大,但是遇到一些特别生涩的影片,那些堆叠出来的无意义辞藻就让人特别纠结。为了搞懂这些内容,往往还要去找作者的生平资料和其他电影节对这部作品的一些评论什么的。不过这次的工作当中最让人头秃的是一首长达近6分钟的乌克兰语说唱The History of Ukraine,因为翻译的是英译字幕,所以部分词语存在二次翻译不准确的情况,还得想办法去啃乌克兰语,尤其是因为影片完全是通过说唱来呈现,所以也考虑到了每一句的长短和押韵,即使做不到整首歌都压韵,也尽量做到一整段都押韵,一首歌近2000字的中文文本,为了押韵就搞到好几个晚上,甚至Deadline前熬到了凌晨三点多,直到译文也能按照节拍唱出来才上交……当同事得知我为此熬夜到两三点的时候,都疑惑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能力赚点钱,但是如果真的有报酬的话,可能我也未必会做得那么开心吧。我大概知道他们不理解这种纯粹出于乐趣的投入,因为这种回答连我自己都觉得荒谬,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翻译工作还算称职,以至于最后我的名字排在了翻译组的第二位。在翻译过程过半的时候,估算了一下动画周举办的时间,默默决定去一趟北京,当然我也没有在群里吭声,直接买了最后一天的单日票,就在当天冲到了会场。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买了一些周边做纪念,然后看了一天的电影。

在放映厅里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最后的字幕上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也特别得瑟,尽管没有任何人可以得瑟……在闭幕式结束之后,我才终于和字幕组的负责人相认,出人意料的是,这位在独立动画界小有名气的导演特别开心,拉着我向动画周组委会的人介绍。闭幕式结束之后的餐会上,和翻译组另外一位成员聊了很久,可能是在这种独立活动的氛围下,大家谈话的界限也更加宽,在当今这个网络世界一步步收紧和分裂的情况下更显得弥足珍贵。

我一次一次向组委会表达了敬意。就在动画周那段时间,还有几个独立文化交流活动因为一些原因被举报至取消,在这样的环境下,举办这样的活动不但需要勇气,更要面临着未知的风险。就在我翻译的那一部说唱里,就有一句歌词存在意识形态的问题,当时在群里我也提出了顾虑,最后还是隐晦地保留了歌词的原意,但如果真的有人深究起来,很多独立文化交流活动都能找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杀人诛心都毫不为过。

毫无社交能力甚至惧怕陌生人的我,在这一晚可能说了比这一年还要多的话,精疲力竭却激动万分。

邂逅费那奇的第一年,我们后会有期。


最后一天的观影票


费那奇手册里的我的名字,翻译结束之后,负责人在群里问大家是否需要改成真名,我想了一下还是用网名吧,毕竟我也不需要这份履历


和看板的合影,胸口别着的是在ABC书展买的第一届动画周的纪念别针


闭幕式之后,所有组委会和工作人员以及志愿者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