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膝盖的红墙巡游记

大年初一是大家给亲戚拜年的日子,心想着这一天应该出去旅游的人不多吧,于是跟鱼熊约好了在帝都碰头,结果被挤出油。尽管人山人海,但是帝都依然很美,美到膝盖直接爆炸,而我更是壮烈地最后两天拖着破膝盖逛完了颐和园,请求授予烈士勋章!

大年初一,还没从爆竹声中沉睡,就已经在闹钟声中滚到了地上,迷迷糊糊飘到机场,竟然咔嚓被初中同学劫了个胡,诶你馁位?嗯嗯啊啊哦哦之间总算想起来对方的名字,然后顺势坐了在了边上……啊我特么到底还是没睡醒啊怎么就坐下了呢岂可修!之后半个小时的尬聊和蜜汁沉默让我一下子就清醒到脑内开始蹦极,好不容易找到个借口先跑去登机口,结果又遇到不熟的同事……我说你们大过年的没事儿坐飞机玩儿呢吗!

帝都来过几次,但其实也没真正逛过什么景点,于是这次交给地主熊安排行程,算是把地坛、太庙、什刹海、颐和园这些地方排了个遍,虽然大部分景点都如蝗虫过境般让人密恐。但离开连日阴雨的江南,拥抱了几天阳光倒也是一件意外的收获,尽管刚到的那天PM2.5依然爆棚。

地坛和庙会确实挺无聊的,摊位前像是有永远不会退去的人潮一波接着一波,感觉往前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是人生,挤进去就会被淹死。至于边上的雍和宫更是乌烟瘴气,诶,这样会不会被佛祖抽耳光?另一边的孔庙也没啥意思……第二天去的太庙倒是值得一去,值得去的点是因为边上的天安门广场和故宫已经挤到随波逐流,但是一拐角进入到太庙里就突然有一种黑头出窍的舒爽感。虽然也是差不多的建筑,但却几乎无人问津,宽敞到可以在广场肆意地大声喧哗嬉笑追逐甚至因为太过遥远而看不到旁人酸楚的眼光。

虽然故宫排不上票,但至少可以去景山顶上远观一下,结果因为预约了满恒记,所以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远眺一下紫禁城,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像是要去兑100万彩票一样飞奔上了山顶。然鹅,就是这座相对只有45米的渣土坡,让我爬出了膝盖滑膜炎,第二天一起床就疼到走不了路,简直是奇耻大辱……

即便如此,我还是以顽强的毅力,怀抱着破膝盖走完了另一个庞大的景点——颐和园。颐和园真的是一个充满霸凌之美的地方,即便在前山以仁寿殿为首的那一堆镶嵌在一起的宫啊殿啊园啊的俄罗斯套娃里挤到前胸贴后背要想和路人来个咸湿拥吻也没有人可以退避三舍还得跟着不由自主舔上去生无可恋,也总能找到几处拍起照来仿佛没有人一般的孤傲景致。

俄罗斯套娃的层峦叠嶂里面,除了人多到简直要从围墙上面漫出来之外,本身也是一个巨大的迷宫……拐了两个弯之后基本上就是「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的问号三连,想要走完每一个园还能按照预期返回简直是痴心妄想,好在看到了西南边的一根高耸的拉杆大把手,总算能够在有限的范围里指个明路。后来才知道,这个把手就是大名鼎鼎的亲自码头探海灯杆,是挂汽灯的地方,总觉得是什么机关,一使劲儿就能提溜出一个隐藏宝箱。

单腿爬完佛香阁差不多就已经用尽了力气,昆明湖就不去了,看一下结冰的湖面就好。本来还想在某个湖上滑个冰车啥的,结果刚好赶上前段时间某位心急的大姐用下体扎坏了冰车,血流如注,险些繁殖不能,导致全程冰车大下架,再加上温度不够低,没有一处可以滑冰的,实在让人很想跳河自尽(咚)。

最后一天抽空去了798吹冷风,只为赶上木木美术馆的开馆日,看Nicolas Party的Arches展,顺便锻炼了一番颜艺,然后就结束了帝都春节之旅,至于中间去汤悦欣赏了一番美腻巴迪什么的就不展开说了。总之,依然很想念四季民福的烤鸭,馅老满的饺子、满恒记的铜锅涮肉,如果不用等位,可以快递寄到我家那就完美了!(做梦去吧!)


太庙大戟门处看太庙前殿,是不是很空旷!是不是!


孔庙大成殿前的碑亭,层峦叠嶂的甚是好看


太庙中殿和后殿之间的门,瓦背上有很可爱的小兽兽,以及人?


太庙大戟门外的五色琉璃门,红绿黄白灰五种颜色搭配得也太美了!


颐和园的亲自码头探海灯杆!炒鸡酷炫的拉杆大把手!


颐和园套娃里的某一个角落,感觉这个屋檐无论是线条还是颜色都好看到斗鸡眼!


在爬佛香阁的途中,两边一直可以看到各种楼阁寺院的屋檐,都很美!


太庙外的红墙,美到无论怎么拍都有一种禁欲感,不愧是紫禁城!(这里并不是紫禁城!)


颐和园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但是同时也看不出来是哪儿……


Nicolas Party的颜艺展啊不是Arches展,点击看颜艺cos表演……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霾都跨年

既然人人都夸「霾是帝都醇」,于是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搭乘前往霾都的飞机,去体味了一下纯正的霾。400+的PM2.5指数让霾都的天空撒了一层灰,如同剥落的Silent Hill里世界一般震撼。几米开外的法国梧桐佝偻着光秃的枝干,映衬着身后若隐若现的红墙建筑,竟营造出了一种末世的氛围。

下午,跟帝都二少一同,戴着口罩去看了刘冬子的画展「东方猴子」,看见了早稻、黄嘉伟和徐天华等大名鼎鼎的画圈大拿,观展的人穿着奇装异服,梳着奇怪的发型,和大牌们一同谈笑风生,我只能远远的偷看几眼,总觉得有一种土鳖去了名媛趴的感觉。

跨年之夜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而新年的第一天,PM2.5依旧直奔400+。不过,即便是浓得化不开的霾,也阻挡不了我的朝圣行。没错,就是最近在N刷的配饭佳品——「我爱我家」。西便门外大街10号院,也就是我爱我家中的杨柳北里。里面非常大,转了好几圈才找到了傅明他们家,虽然是一片灰霾和冬日的萧瑟,但一言不合就cos起了和平的呼啦呼啦打卡,来来来,跟我一起唱起来:「地……地……霾伏着……万!」

说到吃……早就听闻卤煮、炒肝、爆肚和豆汁这几样令多数南方人闻风丧胆的重口味,这次二少带着去了护国寺小吃,征求了意见之后,点了其中的爆肚,毕竟我是猪大肠爱好者,应该可以忍受吧……但是没想到当爆肚刚一上桌,我就被那阵内脏味儿熏得睁不开眼,这原始的猪肚牛肚,跟卤制过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啊!腥臭味仿佛蕉叶里在你身边跳贴身舞的大叔一样挥之不去……对比起来,驴打滚之流的甜点竟然如甘泉一般清纯美好!

帝都的几顿,只有铃木食堂是最大的惊喜,虽然要排非常久的队,但是一切都是那么值得。坐下之后,无论是装修到摆设再到餐具和食物本身,都是浓郁纯正的日式风格,物美价廉,好吃得不得了。除了吃的之外,杨梅竹斜街胡同里的那一家铃木食堂里还设有铃木商店,里面是一些杂货和定期展出,和铃木食堂一样都是走的性冷淡风,逛着逛着就有一种斋戒沐浴焚香更衣的错觉,像我这样的出家人怎能不喜欢?但是为什么新年福袋卖得那么快?1000块钱那么贵怎么可以半天就售罄?以后能不能准备1千万份呢!

好了,就到这里吧,再见PM2.5,再见霾都!


杨梅竹斜街胡同铃木食堂的店招!


进去之后有一个小庭院,有一张露天的餐桌,虽然没有人坐,但是冷到鼻涕冻成冰,所以果断不能在这儿吃……


餐桌上也点缀着性冷淡风的装饰……


庭院和装饰风格都是满满的日式风格,局促但也很温馨。


里面的铃木商店里正在展出之羽的画展,蛮喜欢这个风格的。


当当当!前菜,什么什么八爪鱼!


什么什么肉饼饭!


什么什么鸡块!


什么什么杏仁豆腐!


第二天来到了传说中的杨柳北里,也就是现实中的西便门外大街10号院!


右侧单元门进去,二楼左侧那一间,带露台的就是老傅家了!


Bonus!和平Cosplay照一张!

00:00/00:00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帝都小记

一、第一站:后海——南锣鼓巷

周五晚戴着黑眼圈飞抵帝都,一路哈欠连天颠簸至北五环仰山路。

住的房间边上有一家二十四小时餐厅——粥六粥日,迷恋那里的酥烂排骨和高压带鱼,那些世间少有的美味。显然,对一个连飞机餐的迷恋者,这样的赞美却凭空少了几分说服力……

宾馆位于北五环附近的仰山路,一片很干净很安逸的区域。清晨的蓝天镶嵌着几簇崭新的写字楼,切割出光影分明的线条。一股股热浪携带着无尘的清澈,给帝都带来一片远离尘嚣的城郊地带。

沿途,树木肆意铺陈在路边,林立在老房子的周围,七八米高,遮天蔽日……

就在这样的风光中,搭乘了拥挤的地铁,来到帝都之行的首站——南锣鼓巷。

对于腻味了鼓浪屿或者上海田子坊的人来说,南锣鼓巷并无新意。但是上午慵懒的时光,还是给这一片在傍晚才逐渐热闹的小巷带来了一种原始的静谧。

一路走到什刹海,才在一瞬间领略到了帝都的美。

这里有好似西湖般的湖光荷色,纵然微缩了尺寸,但是却也显亲切近人。经过前海慢慢向后海逛去,从湖边绿荫密蔽的安静胡同到逐渐喧闹的市井风光,一种很悠久的气息在这里沉浸着……

偶尔,耳边掠过的阵阵京腔京调,让人恍惚觉得坠入了另一个迥然不同的时光里,任凭光阴轻轻从身边拂去……

二、第二站:奥林匹克公园——久石让电影音乐盛典

对于这场官方名为「Joe Hisaishi 3.11 Charity Concert The Best of Cinema Music」的赈灾慈善音乐会全球第四站北京站的演出,任何的溢美之词都是苍白无力的。

从「風の谷のナウシカ」磅礴开场曲到「崖の上のポニョ」童声齐唱结束,久石让老爷子用时而水流时而铿锵的钢琴独奏和征服了整个场馆。

半场的积蓄,终于在「おくりびと」的大提琴声中崩盘,泪水如何都控制不住。终场那一刻,在一阵一阵颤抖中,把双手拍得通红,高喊着ENCORE。曲终人散,余音缭绕。是夜,无人入眠。

三、第三站:798艺术中心

北京的艺术区和别处有着不太一样的风韵。在这里,处处显露出一种帝都的霸气和萧条,少了一份喧嚣,多了一份沉浸。虽然游人如织,但是却往往可以很轻易地在一个角落,找到一处时光的停滞。坐在炙热的阳光里,一种久远的气息将周身包围,与世隔绝,只闻蝉鸣,和阵阵夏日青草的芬芳。

各种各样的雕像就这样突兀地伫立在路旁,在经历无数路人的观瞻之后,默默恒守着光阴流转,任凭时空在身上划上一道道岁月的痕迹,留下一种淡淡的清香,愈久,弥坚。

798里坐落着一些展厅,也许不太有人光顾,却依然洋溢着浓烈的存在感,也许安静得让空气停滞,却时常带给人星空般的绚烂。

这是个奇怪的地方,废旧的工厂点缀着落了色的漆,但是一种在时间谷底奋力上扬的朝气却一波一波夹杂在波澜不惊的水面,不时激起一茬茬浪花。在这里,你沉浸在时间里,却能时刻感受到先锋的力量。或留恋,或启程,你发现自己就坐在这趟古老的列车里,不可逆行地前进着。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