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漉漉的湖

湿漉漉的湖来湿漉漉的州,湿漉漉的佘家帮再聚首,虽然咱家小米没来到呀,奶爸爸的媳妇儿把数凑!没错,佘家帮终于又聚会了!手儿还不快快拍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可是聚会心切的阿噜竟然背着姨妈巾大部队哗啦啦飞出了省,又自豪的飞了回来,任凭露西在地板上拉出一坨又一坨的热稀翔,任凭我们在饭桌上吃下一碗又一碗的鸡肉豆花儿。

咦?天边那朵奇怪的云是什么?大伙儿放下筷子伸长颈子心中挥舞着动词大慈的节拍,左右来回端着下巴向远方张望,哎哟哟,那不就是传说中的乌云吗!快逃命啊!大伙儿踮起了脚尖,耸起了双肩,瞪大了眼珠,甩开腮帮子,颠起后槽牙,跟随着仔仔的方向盘,踩着碎花儿小步,在湿漉漉的泥土上铲出了一颗颗柔软的坑,雀跃律动,蜿蜒绵长。这时,黑猫警长用手指捏起了散落在泥土边的脚皮,放进嘴里嘬了嘬,眼珠子吱溜溜转了一十二圈,气运丹田大吼一声:嘿!

另一厢,正在奔跑的我们心中一悸,糟!被发现了!急中生智,大伙儿捂住嘴巴,咣咣咣打了几个大屁,巨大的后座力伴随着一股强大的气流,让大伙儿一溜烟儿就失去了踪影,只留下印着「下渚湖」字样的指示牌在烟雾中迎风摇曳。

历尽千辛,佘家帮终于来到了上课上班上厕所,下牛下羊下猪湖的下渚湖。大伙儿坐上了湿漉漉的船,将双手伸出窗外运功在湖面上刮出一道道涟漪,笑得鼻涕水儿在鼻孔里欢腾翻滚,吹出一个个硕大无比油光发亮的鼻涕泡泡。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黑猫警长竟然循着脚皮的味儿骑着朱鹮和白鹭赶来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白鹭陈大妈却忽然噗哧一声下了两只蛋,隔壁老王心中咯噔一声,急忙拿出梳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梳着他的秃头,但实际上却一直从镜子中偷瞄陈大妈丈夫的神色。果然,陈大妈的丈夫还是发现了蛋的颜色问题,与陈大妈扭打了起来。陈大妈一边抽打着丈夫,一边呼唤着老王的名字,可是老王却装作聋哑人一边比划着「我是聋哑人所以我听不见你在叫我名字」的手语,一边继续低头梳着他的秃头。

白鹭群中的喧闹吓得朱鹮翘起了兰花指,屁股猛的一撅,将背上的黑猫警长以一个露西吃屎的姿势甩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经过A(-√3,0)、B(3√3,0)、C(0,3)三点的抛物线,线段BC与抛物线的对称轴l相交于点D。设抛物线的顶点为P,连接PA、AD、DP,线段AD与y轴相交于点E。1、求该抛物线的解析式;2、在平面直角坐标系中是否存在点Q,使以Q、C、D为顶点的三角形与△ADP全等?若存在,求出点Q的坐标,若不存在,说明理由。

……

躲过了黑猫警长的追杀已经是下午时分,大伙儿喘着大气儿,肚子咕咕叫得震天响,只见乌云已经将天空染成了墨水的颜色,豆大的雨点就这样砸在了我们的身上。我们去吃樱桃吧!阿噜捂着被雨点击中的伤口,艰难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好哒!我们飞奔到了樱桃大棚,仔仔发动了「NONO智商回收」的技能,使出一记「飞龙探云手」得到了樱桃王子的手机号码,再祭出一招「狸猫换太子」,成功拿到了10块钱的折扣,我们大家都开心的尿了一地。

樱桃们哭喊着救命却被我们拔了出来,有些连肠子都还黏在枝干上,我们咀嚼着他们鲜浓的内脏,吮吸着他们甘甜的血液,喉结上下做着活塞运动,将一股一股的美味从喉管压榨到胃里,最后噗的一声,将骨头吐在泥土里,甚至连一个怜悯的神色都不留给他们。我们伸展着身体,在大棚中与樱桃树缠绵纠结,像蛇一样盘旋在树干中,短短半个小时,就风卷残云的吃掉了好几颗树。大伙儿一边摸着滚圆欲裂的肚子一边打着响亮的饱嗝,说道,我这辈子不想再吃樱桃了。这时,我听见边上树梢的樱桃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于是把他们也吃了,然后在走出大棚的时候,跳了一支莫名其妙的舞蹈。目睹了这段舞蹈的阿噜、仔仔和宇宙一边把舌头抵在上下牙齿之间像划火柴一样发出了啧啧啧的惊叹声,一边啪啪啪的鼓起了掌。

是夜,阿噜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展了蓄谋已久的姨妈巾分尸行动,但是由于太过血腥暴力以致被MPAA评为了R级,所以我没敢看。在梦中,姨妈巾的尸体活捉了我们,他们一边唱着我们听不懂的山歌,一边把红色的头巾盖在了我们的头上。我们一想到要嫁给姨妈,霎那间都有点害羞。然而在拜堂的时候,姨妈巾的尸体却出其不意的点燃了自己。白色的姨妈巾瞬间燃起了熊熊烈火,映红了天映红了地,映红了脸蛋映红了屁。我们面朝窜天高的怒火,双手合十,低头许愿,希望来年的姨妈更红更香甜。没过多久,电视就播出了花王负责人表示对当晚的姨妈巾自杀袭击事件负责的消息。

第二天,阳光晒干了湿漉漉的我们,晒干了湿漉漉的坐骑。在风驰电掣逃往城山沟的路上,我们摇头晃脑歌唱生命,没想到却召唤来了一块巨大的木板,重重的砸在了我们坐骑的挡风玻璃上。由于大伙儿险些身亡命殒,所以在这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不太记得了,大约是走了走迷宫,探了探牢房,荡了荡秋千放了放气,中间似乎还发生了仔仔本想穿着比基尼从水路回家,但是因为不会游泳被我们拦了下来的呱噪一幕。

总之,我们最终还是平安回来了。在车站,我们看到黑猫警长似乎正穿着抹胸晚礼服朝我们跑来。我们握紧了拳头说,赶紧做鸟兽散吧!嗯!好注意!保重!再见!

再见,湿漉漉的湖。再见,湿漉漉的姨妈巾。再见,湿漉漉的佘家帮。再见,湿漉漉的黑猫警长。


下渚湖的岸边站着一排红色红叶石楠,黑猫警长最爱吃的沙拉就是用他们的尸体做的。


白鹭陈大妈和身后的老王……


城山沟的竹林,虽然很容易迷路,但也很好吃……


虽然是春天了,但是还是到处可以看见美腻的红叶。


樱桃小红一家,卒。


逃到了下渚湖,当然得合影留念一张……


下渚湖的岛上,趁着水草繁茂,黑猫警长一下子无法捉摸我们的行踪,自拍一张。


离开朱鹮和白鹭群的合照,身后的白点全都是正在群殴的白鹭!


在城山沟时的探监照,虽然已经分不清谁是探监的谁是被探监的了……


坐在奇怪的地方观赏日落(正午十二点)……


挡风玻璃上被木板砸过的痕迹,我们一致怀疑是黑猫警长干的。

00:00/00:00
♬ Blow by Nadia Nair from Beautiful Poetry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