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大戰殭屍

今年第二個已經買好機票的日本行因為疫情再次泡湯,煩躁到裸奔。病急亂投醫的我決定帶老媽逛魔都解氣,於是一場植物大戰殭屍的橋段就這麼拉開了帷幕。

沒錯,我們去了一趟辰山植物園,曬一曬初秋的陽光,看一看搞錯季節不留神開花的櫻花。不過,蓮花池裡的蓮花再如何爭奇鬥豔,自帶克蘇魯凝視的王蓮再如何傲視群芳,都比不上各種向日葵黑黢黢的屁眼兒攻擊,讓人忍不住想要嗅一嗅(?)

由於是長假,植物園裡不務正業地搞了很多舞台表演,吸引了一大堆尖叫狂奔的低齡生物,以至於在園區的某幾個中心區域被擠了個水泄不通,建議繞外圈逛一逛,比如北美植物區或者澳洲植物區之類的,至少可以享受一個幾乎沒有遊客、清凈愜意的專屬植物生殖器觀賞環境,一不小心,就從上午逛到了下午。

趁著還有一點時間,就順道去廣富林遺址轉了一下……但是這種人造景觀實在是有點……嗯……本來是想拍文化展示館的,但是無奈展館內人實在太多,根本擠不進去,而外邊天氣也不好,拍出來略丑,於是匆匆逛了一下就撤退了,等哪一天再去補一個展館吧。最後直接上圖!


蓮花和蜜蜂


看到人密恐的彼岸花——石蒜


這是……水稻吧?


熱帶植物園


一片花海中的……殭屍


修剪得很圓潤的路邊的一顆松樹


在一塊花園有點僵硬的殭屍


被植物包圍的殭屍


換個場景,被迫來到廣富林遺址營業的殭屍


廣富林遺址夏禹古陶珍藏館門口的殭屍……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久違的三展連刷

終於又可以去魔都看展了……從去年底便秘到現在,終於能來一次酣暢淋漓的排泄,把積攢了好幾個月的展刷了個遍。因為圖片太多,就看圖說話吧!

首先是民生現代美術館的Tommi Grönlund和Petteri Nisunen雙人展Flow with Matter(隨物生心)。


Plane, 2013/2020


Arranged Randomness, 2016/2020


Liquid Diagram, 2009


Flux of Matter, 2012


Lunar Eclipse, 2007

第二個是位於明當代美術館的群展Participation Mystique(神秘參與)。


Phantom Dust, 2018, Vivian Caccuri


Sky Eyes, 2019, 田村友一郎


A Dialogue Between David and David, 2012, 余政達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陳哲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陳哲

最後一個是西岸美術館與蓬皮杜中心的五年展陳合作項目The Shape of Time(時間的形態)。


Bicycle Wheel, 1913/1964, Marcel Duchamp


Sans titre, 1990, Aurelie Nemours


Penetrable Cube, 1996, Jesus Rafael Soto


Grande femme II, 1960, Alberto Giacometti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膽固醇爆炸

在這個一年一度瘋狂吸食螃蟹生殖腺的深秋時節,無論是梭子蟹還是大閘蟹都難逃魔爪,紛紛抱著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大無畏精神前仆後繼地被送上餐桌,而本人也終於抓牢秋天的尾巴趕上了今年最後一波饕餮大餐,令人倍感欣慰。

在魔都,除了萊萊小籠的蟹粉小籠包算是終年定番之外,這幾年還吃過成隆行蟹王府的嗲記湯包的蟹粉拌面和蟹粉湯包以及薈廷晶萃的蟹粉撈飯,但是螃蟹的味道又能有多大的差別呢?無非就是把一堆發情期正在互相噴射荷爾蒙費洛蒙多巴胺苯基乙胺的男螃蟹女螃蟹直接放鍋里或是蒸了或是炒了或是煮了或是做成澆頭拌上各種碳水化合物了。舀起一勺蟹醬,去感受那蓬勃的傳宗接代的慾望從香氣中徐徐傳入你的鼻腔你的肺泡,讓你瞬間覺醒,當你的舌尖碰觸到這些正在燦爛盛放的瞬間宛如琥珀被突然凝固住的生殖腺時,味蕾就像被注入了一劑藍色藥丸凝練的精華迅速膨脹,它們瘋狂地敲打著螃蟹的生殖腺,令那些被死亡打斷的愉悅得以在舌尖涅磐,靡靡的味覺奏著激昂的凱歌,從舌尖一路行至食道,所到之處荒淫遍野,纏綿不息夜夜春宵,直到懷上一肚子膽固醇。

好吧,其實我只是想發前不久去成隆行蟹王府吃蟹餐的照片……


美味的清蒸大閘蟹本人……


不太容易踩雷的蟹粉豆腐


滿分!焗蟹斗


就不難吃的蟹粉炒飯


出乎意料好吃的開胃菜——醉蟹凍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