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三展連刷

終於又可以去魔都看展了……從去年底便秘到現在,終於能來一次酣暢淋漓的排泄,把積攢了好幾個月的展刷了個遍。因為圖片太多,就看圖說話吧!

首先是民生現代美術館的Tommi Grönlund和Petteri Nisunen雙人展Flow with Matter(隨物生心)。


Plane, 2013/2020


Arranged Randomness, 2016/2020


Liquid Diagram, 2009


Flux of Matter, 2012


Lunar Eclipse, 2007

第二個是位於明當代美術館的群展Participation Mystique(神秘參與)。


Phantom Dust, 2018, Vivian Caccuri


Sky Eyes, 2019, 田村友一郎


A Dialogue Between David and David, 2012, 余政達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陳哲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陳哲

最後一個是西岸美術館與蓬皮杜中心的五年展陳合作項目The Shape of Time(時間的形態)。


Bicycle Wheel, 1913/1964, Marcel Duchamp


Sans titre, 1990, Aurelie Nemours


Penetrable Cube, 1996, Jesus Rafael Soto


Grande femme II, 1960, Alberto Giacometti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膽固醇爆炸

在這個一年一度瘋狂吸食螃蟹生殖腺的深秋時節,無論是梭子蟹還是大閘蟹都難逃魔爪,紛紛抱著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大無畏精神前仆後繼地被送上餐桌,而本人也終於抓牢秋天的尾巴趕上了今年最後一波饕餮大餐,令人倍感欣慰。

在魔都,除了萊萊小籠的蟹粉小籠包算是終年定番之外,這幾年還吃過成隆行蟹王府的嗲記湯包的蟹粉拌面和蟹粉湯包以及薈廷晶萃的蟹粉撈飯,但是螃蟹的味道又能有多大的差別呢?無非就是把一堆發情期正在互相噴射荷爾蒙費洛蒙多巴胺苯基乙胺的男螃蟹女螃蟹直接放鍋里或是蒸了或是炒了或是煮了或是做成澆頭拌上各種碳水化合物了。舀起一勺蟹醬,去感受那蓬勃的傳宗接代的慾望從香氣中徐徐傳入你的鼻腔你的肺泡,讓你瞬間覺醒,當你的舌尖碰觸到這些正在燦爛盛放的瞬間宛如琥珀被突然凝固住的生殖腺時,味蕾就像被注入了一劑藍色藥丸凝練的精華迅速膨脹,它們瘋狂地敲打著螃蟹的生殖腺,令那些被死亡打斷的愉悅得以在舌尖涅磐,靡靡的味覺奏著激昂的凱歌,從舌尖一路行至食道,所到之處荒淫遍野,纏綿不息夜夜春宵,直到懷上一肚子膽固醇。

好吧,其實我只是想發前不久去成隆行蟹王府吃蟹餐的照片……


美味的清蒸大閘蟹本人……


不太容易踩雷的蟹粉豆腐


滿分!焗蟹斗


就不難吃的蟹粉炒飯


出乎意料好吃的開胃菜——醉蟹凍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油罐在現

兩個十分期待但卻不怎麼樣的藝術節和藝術展,一個在油罐藝術中心辦的油罐藝術節,另一個是在昊美術館辦的Daniel Arsham個展Perpetual Present。

其實第一次去西岸之後,就看到過規劃里的油罐藝術中心,一直想著等建成開放之後去看看,結果今年3月開放之後卻因為對Teamlab展的排斥而一直沒能去成,這次趁著油罐藝術節終於完成了首刷。

其實油罐藝術節最吸引我的還是Unfold書展,今年5月在M50辦過一次,於是看到再開就覺得還想去,可結果到了現場才發現規模實在縮水太多,大概只有M50那場的1/6,最多十分鐘就逛完了。而油罐藝術節本身也讓人有些一言難盡,完全配不上油罐藝術中心本身的形象的定位。

Daniel Arsham的個展也是一個期待值很高的展,開展第一天就去過現場,但是人多到全部從大廳入口滿到外面去了,所以轉頭直接走了,磨到現在想著應該已經沒有多少熱度了,結果卻發現硬生生磨過了早鳥票的期限,只能重新買了一張票。

血虧。

Daniel Arsham的作品本身其實挺值得一看,這位色盲藝術家對於建築空間的再構建營造了強烈的視覺衝突,雖然搬來了Excavated Wall和Large Knot,但是總的來說主題太雜亂,還不及他之前在其他地區的幾次個展。

血虧。


本身就在SNS上很火的油罐藝術中心在開了鼠尾草之後更加火爆了……


三隻搶戲的落地大煙囪!


Unfold書展油罐版,就這麼大……


油罐藝術節Adrián Villar Rojas個展中的作品,出自他2017年在Met博物館的個展The Theater of Disappearance


油罐藝術中心廣場遊客照……


油罐的草地不錯,一貫的西岸風

最後是Perpetual Present的兩張動圖。動圖一動圖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