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凝土的遊戲

趁著去蘇州之前,去魔都逛了兩個展,一個是剛剛開幕的安藤忠雄展「挑戰」,另一個是某人非要看的遊戲展「遊戲的人」。安藤忠雄展僅是上海就已經是第二次了,之前是明珠美術館的「引領」(日誌在此),不過相比起來,這次在復星藝術中心的個展相對來說更加全面和完整,算是安藤忠雄集大成的總覽,可以說看完這個展,跟他有關的任何東西就可以不用再看了(不是)……至於展廳里復刻(得不咋樣)的「光之教堂」和「水之教堂」嘛,真的就……尤其是水之教堂……嗯……何必呢……

遊戲展也是一個挺無聊的坑,擺一堆盜版街機就不說了,還在大廳放了偌大一個海洋球區域是想要幹嘛?營造一種腳臭的遊戲氛圍?……好吧,也就只能拍拍照了。


安藤忠雄展里幾乎他所有設計的建築都展出了微縮模型、照片、影像、概念圖和文字材料等


即便是正在施工的作品也都涵蓋無遺


三樓展廳入口,也是安藤忠雄標誌性的混凝土


「遊戲的人」某一展區,復古PC遊戲試玩,加了四面大玻璃和霓虹燈就不像網吧了嗯


「遊戲的人」入口的錯位拼字其實還是挺有創意的


FC遊戲試玩,支持雙打。沒錯遊戲機是小霸王,卡帶是N合1的盜版卡帶……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阿比西和昂否德

今年的文化生活真的是相當孱弱貧瘠,難得有個成功舉辦的書展就彷彿沛雨甘霖讓人趨之若鶩,ABC和Unfold的就是其中兩個。(對,就是標題里那兩個不知道什麼鬼的東西。)

ABC書展其實是9月份的事情了,一直沒有時間寫日誌,乾脆就合在這一篇里一塊兒說了吧。根據以往幾次經歷,ABC書展給我的印象不是特別好,不過這次還是買了一堆東西,懷疑是因為和Unfold書展對比了一下,畢竟Unfold的場地大很多。今年的Unfold延續了去年的M50場館,因為吸取了去年的經驗教訓,去得比較早,所以幾乎不用排隊,逛得也相對更加愜意。但是因為疫情的關係,很多本應該來的作者都沒有辦法親自前來簽售限定本,只是請了志願者代理,也算是留下了一點遺憾。

說起獨立書展,這兩天的一則新聞也比較讓人關注,那就是南京藝術書展(NAFB)上出現了文化執法人員沒收書籍的事件,雖然後來官方表示:被暫扣的攝影畫冊,經有關部門檢查後已返還給當事人。這怎麼看都不像是一件值得讚頌的事情,但是相關新聞出現時一些人轉發抱怨卻被一堆包括參會者在內的人群起而攻之,認為是在給非法出版物站台,而且不尊重政府執法人員……先不說藝術書展、獨立書展到底是什麼性質,這種夾縫中求生存的灰色地帶本身還真是經不起推敲。那這樣吧,其實不需要文化執法,大家自己都可以審查,閹割線提高一些,還請執法人員放心……


ABC書展的桂林公園攤位


ABC書展海報牆


ABC書展一如既往的有很多其他東西的攤位,比如這一區的周邊……


和ABC書展海報牆的合影


Unfold書展


Unfold書展一角


又是Unfold書展一角


還是Unfold書展一角


Unfold書展分散在M50的四個場館,相比ABC,舒適度會更好一些


ABC書展戰利品,點擊可以看局部


Unfold書展戰利品,點擊可以看局部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植物大戰殭屍

今年第二個已經買好機票的日本行因為疫情再次泡湯,煩躁到裸奔。病急亂投醫的我決定帶老媽逛魔都解氣,於是一場植物大戰殭屍的橋段就這麼拉開了帷幕。

沒錯,我們去了一趟辰山植物園,曬一曬初秋的陽光,看一看搞錯季節不留神開花的櫻花。不過,蓮花池裡的蓮花再如何爭奇鬥豔,自帶克蘇魯凝視的王蓮再如何傲視群芳,都比不上各種向日葵黑黢黢的屁眼兒攻擊,讓人忍不住想要嗅一嗅(?)

由於是長假,植物園裡不務正業地搞了很多舞台表演,吸引了一大堆尖叫狂奔的低齡生物,以至於在園區的某幾個中心區域被擠了個水泄不通,建議繞外圈逛一逛,比如北美植物區或者澳洲植物區之類的,至少可以享受一個幾乎沒有遊客、清凈愜意的專屬植物生殖器觀賞環境,一不小心,就從上午逛到了下午。

趁著還有一點時間,就順道去廣富林遺址轉了一下……但是這種人造景觀實在是有點……嗯……本來是想拍文化展示館的,但是無奈展館內人實在太多,根本擠不進去,而外邊天氣也不好,拍出來略丑,於是匆匆逛了一下就撤退了,等哪一天再去補一個展館吧。最後直接上圖!


蓮花和蜜蜂


看到人密恐的彼岸花——石蒜


這是……水稻吧?


熱帶植物園


一片花海中的……殭屍


修剪得很圓潤的路邊的一顆松樹


在一塊花園有點僵硬的殭屍


被植物包圍的殭屍


換個場景,被迫來到廣富林遺址營業的殭屍


廣富林遺址夏禹古陶珍藏館門口的殭屍……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