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三展连刷

终于又可以去魔都看展了……从去年底便秘到现在,终于能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排泄,把积攒了好几个月的展刷了个遍。因为图片太多,就看图说话吧!

首先是民生现代美术馆的Tommi Grönlund和Petteri Nisunen双人展Flow with Matter(随物生心)。


Plane, 2013/2020


Arranged Randomness, 2016/2020


Liquid Diagram, 2009


Flux of Matter, 2012


Lunar Eclipse, 2007

第二个是位于明当代美术馆的群展Participation Mystique(神秘参与)。


Phantom Dust, 2018, Vivian Caccuri


Sky Eyes, 2019, 田村友一郎


A Dialogue Between David and David, 2012, 余政达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陈哲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陈哲

最后一个是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的五年展陈合作项目The Shape of Time(时间的形态)。


Bicycle Wheel, 1913/1964, Marcel Duchamp


Sans titre, 1990, Aurelie Nemours


Penetrable Cube, 1996, Jesus Rafael Soto


Grande femme II, 1960, Alberto Giacometti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胆固醇爆炸

在这个一年一度疯狂吸食螃蟹生殖腺的深秋时节,无论是梭子蟹还是大闸蟹都难逃魔爪,纷纷抱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大无畏精神前仆后继地被送上餐桌,而本人也终于抓牢秋天的尾巴赶上了今年最后一波饕餮大餐,令人倍感欣慰。

在魔都,除了莱莱小笼的蟹粉小笼包算是终年定番之外,这几年还吃过成隆行蟹王府的嗲记汤包的蟹粉拌面和蟹粉汤包以及荟廷晶萃的蟹粉捞饭,但是螃蟹的味道又能有多大的差别呢?无非就是把一堆发情期正在互相喷射荷尔蒙费洛蒙多巴胺苯基乙胺的男螃蟹女螃蟹直接放锅里或是蒸了或是炒了或是煮了或是做成浇头拌上各种碳水化合物了。舀起一勺蟹酱,去感受那蓬勃的传宗接代的欲望从香气中徐徐传入你的鼻腔你的肺泡,让你瞬间觉醒,当你的舌尖碰触到这些正在灿烂盛放的瞬间宛如琥珀被突然凝固住的生殖腺时,味蕾就像被注入了一剂蓝色药丸凝练的精华迅速膨胀,它们疯狂地敲打着螃蟹的生殖腺,令那些被死亡打断的愉悦得以在舌尖涅磐,靡靡的味觉奏着激昂的凯歌,从舌尖一路行至食道,所到之处荒淫遍野,缠绵不息夜夜春宵,直到怀上一肚子胆固醇。

好吧,其实我只是想发前不久去成隆行蟹王府吃蟹餐的照片……


美味的清蒸大闸蟹本人……


不太容易踩雷的蟹粉豆腐


满分!焗蟹斗


就不难吃的蟹粉炒饭


出乎意料好吃的开胃菜——醉蟹冻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油罐在现

两个十分期待但却不怎么样的艺术节和艺术展,一个在油罐艺术中心办的油罐艺术节,另一个是在昊美术馆办的Daniel Arsham个展Perpetual Present。

其实第一次去西岸之后,就看到过规划里的油罐艺术中心,一直想着等建成开放之后去看看,结果今年3月开放之后却因为对Teamlab展的排斥而一直没能去成,这次趁着油罐艺术节终于完成了首刷。

其实油罐艺术节最吸引我的还是Unfold书展,今年5月在M50办过一次,于是看到再开就觉得还想去,可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规模实在缩水太多,大概只有M50那场的1/6,最多十分钟就逛完了。而油罐艺术节本身也让人有些一言难尽,完全配不上油罐艺术中心本身的形象的定位。

Daniel Arsham的个展也是一个期待值很高的展,开展第一天就去过现场,但是人多到全部从大厅入口满到外面去了,所以转头直接走了,磨到现在想着应该已经没有多少热度了,结果却发现硬生生磨过了早鸟票的期限,只能重新买了一张票。

血亏。

Daniel Arsham的作品本身其实挺值得一看,这位色盲艺术家对于建筑空间的再构建营造了强烈的视觉冲突,虽然搬来了Excavated Wall和Large Knot,但是总的来说主题太杂乱,还不及他之前在其他地区的几次个展。

血亏。


本身就在SNS上很火的油罐艺术中心在开了鼠尾草之后更加火爆了……


三只抢戏的落地大烟囱!


Unfold书展油罐版,就这么大……


油罐艺术节Adrián Villar Rojas个展中的作品,出自他2017年在Met博物馆的个展The Theater of Disappearance


油罐艺术中心广场游客照……


油罐的草地不错,一贯的西岸风

最后是Perpetual Present的两张动图。动图一动图二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