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西和昂否德

今年的文化生活真的是相当孱弱贫瘠,难得有个成功举办的书展就仿佛沛雨甘霖让人趋之若鹜,ABC和Unfold的就是其中两个。(对,就是标题里那两个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

ABC书展其实是9月份的事情了,一直没有时间写日志,干脆就合在这一篇里一块儿说了吧。根据以往几次经历,ABC书展给我的印象不是特别好,不过这次还是买了一堆东西,怀疑是因为和Unfold书展对比了一下,毕竟Unfold的场地大很多。今年的Unfold延续了去年的M50场馆,因为吸取了去年的经验教训,去得比较早,所以几乎不用排队,逛得也相对更加惬意。但是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本应该来的作者都没有办法亲自前来签售限定本,只是请了志愿者代理,也算是留下了一点遗憾。

说起独立书展,这两天的一则新闻也比较让人关注,那就是南京艺术书展(NAFB)上出现了文化执法人员没收书籍的事件,虽然后来官方表示:被暂扣的摄影画册,经有关部门检查后已返还给当事人。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件值得赞颂的事情,但是相关新闻出现时一些人转发抱怨却被一堆包括参会者在内的人群起而攻之,认为是在给非法出版物站台,而且不尊重政府执法人员……先不说艺术书展、独立书展到底是什么性质,这种夹缝中求生存的灰色地带本身还真是经不起推敲。那这样吧,其实不需要文化执法,大家自己都可以审查,阉割线提高一些,还请执法人员放心……


ABC书展的桂林公园摊位


ABC书展海报墙


ABC书展一如既往的有很多其他东西的摊位,比如这一区的周边……


和ABC书展海报墙的合影


Unfold书展


Unfold书展一角


又是Unfold书展一角


还是Unfold书展一角


Unfold书展分散在M50的四个场馆,相比ABC,舒适度会更好一些


ABC书展战利品,点击可以看局部


Unfold书展战利品,点击可以看局部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植物大战僵尸

今年第二个已经买好机票的日本行因为疫情再次泡汤,烦躁到裸奔。病急乱投医的我决定带老妈逛魔都解气,于是一场植物大战僵尸的桥段就这么拉开了帷幕。

没错,我们去了一趟辰山植物园,晒一晒初秋的阳光,看一看搞错季节不留神开花的樱花。不过,莲花池里的莲花再如何争奇斗艳,自带克苏鲁凝视的王莲再如何傲视群芳,都比不上各种向日葵黑黢黢的屁眼儿攻击,让人忍不住想要嗅一嗅(?)

由于是长假,植物园里不务正业地搞了很多舞台表演,吸引了一大堆尖叫狂奔的低龄生物,以至于在园区的某几个中心区域被挤了个水泄不通,建议绕外圈逛一逛,比如北美植物区或者澳洲植物区之类的,至少可以享受一个几乎没有游客、清净惬意的专属植物生殖器观赏环境,一不小心,就从上午逛到了下午。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就顺道去广富林遗址转了一下……但是这种人造景观实在是有点……嗯……本来是想拍文化展示馆的,但是无奈展馆内人实在太多,根本挤不进去,而外边天气也不好,拍出来略丑,于是匆匆逛了一下就撤退了,等哪一天再去补一个展馆吧。最后直接上图!


莲花和蜜蜂


看到人密恐的彼岸花——石蒜


这是……水稻吧?


热带植物园


一片花海中的……僵尸


修剪得很圆润的路边的一颗松树


在一块花园有点僵硬的僵尸


被植物包围的僵尸


换个场景,被迫来到广富林遗址营业的僵尸


广富林遗址夏禹古陶珍藏馆门口的僵尸……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久违的三展连刷

终于又可以去魔都看展了……从去年底便秘到现在,终于能来一次酣畅淋漓的排泄,把积攒了好几个月的展刷了个遍。因为图片太多,就看图说话吧!

首先是民生现代美术馆的Tommi Grönlund和Petteri Nisunen双人展Flow with Matter(随物生心)。


Plane, 2013/2020


Arranged Randomness, 2016/2020


Liquid Diagram, 2009


Flux of Matter, 2012


Lunar Eclipse, 2007

第二个是位于明当代美术馆的群展Participation Mystique(神秘参与)。


Phantom Dust, 2018, Vivian Caccuri


Sky Eyes, 2019, 田村友一郎


A Dialogue Between David and David, 2012, 余政达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陈哲


891 Dusks: An Encyclopedia of Physchological Experiences, 2020, 陈哲

最后一个是西岸美术馆与蓬皮杜中心的五年展陈合作项目The Shape of Time(时间的形态)。


Bicycle Wheel, 1913/1964, Marcel Duchamp


Sans titre, 1990, Aurelie Nemours


Penetrable Cube, 1996, Jesus Rafael Soto


Grande femme II, 1960, Alberto Giacometti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