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五日,返校日

今年的返校註冊安排在九月五,六兩天,軍訓九月九日結束,九月十日全校正式開始上課。於是,本猴決定想往常一樣返校……

九月四日下午,寧波下著雨,校園裡人很少。本猴只是把交接了兩個排球,沒有多留就走了。昨天(九月五日)下午,本猴再一次來到學校,本來是要打球的,但是看著熟悉的校園,突然,很想再走一次。

昨天很涼爽,一陣陣沁涼的風吹過,整個人都沉靜下來。路上三三兩兩有老生和穿軍裝的大一新生PASSING BY,一切都是再熟悉不過的場景……

因為就要下雨,我還是趕緊折回到了球場。回想過去幾年,在球場的時間算是很多,踏入這片場地本猴就覺得自己仍然還在理工讀書,就如同以往無數個打球的下午一樣……

下雨了,我們決定風雨無阻。哈哈,以往每年,也都會經歷雨中打球的哦!昨天打球打到腰酸背疼,真的是很久沒有打球了,差點不會打了,二傳是完全沒有感覺了,扣球的步伐和球感也全亂了,又沒有機會「恢復性訓練」哈,只有一傳還能算是「寶刀未老」……於是很自覺地站在了後排,時不時救起小徐同學和空空的扣球,這還是很有成就感的,也許,是心態也已經變了……

吃完晚飯決定繼續逛校園,走著走著來到了住了四年的23幢宿舍樓,突然有種衝動想上去,但是在樓下還是止住了腳步,原來阿姨也已經換了啊……抬起頭,看著605的陽台,曬著陌生的衣褲,心裡就突然很酸……

以前的這個時候,應該是背著沉沉的行李,一步兩個台階走上六樓,然後氣喘吁吁地打開605的門,激動而又緊張地看著一張張許久沒見的熟悉的臉,興奮地說著什麼……

金大便一定會跟我彙報他又下了什麼什麼恐怖片,說多麼多麼好看,擺出一副很臭屁的樣子;小蜜又會變一個新髮型,玩著勁舞團或是什麼沒見過他以前玩過的新遊戲,時不時過來發發嗲抽抽筋……可是今年沒有了……都沒有了……這些場景和片段只有靠腦海里那些殘存的記憶維持……很想去回憶,回憶那些開心的片斷,又被那些記憶擾得神傷……本猴真是沒有用……

樓下的新世界書店撤走了,那個位置確實不適合書店,開了幾個都倒了……現在童話世界入住了這裡,因為原店已經被兩岸吞併了。童話世界邊上,原來的禾聲音像現在被一家名為「茶風暴」的奶茶店替代了。「茶風暴」的霓虹燈招牌挺好看的,和邊上的動感地帶一樣亮堂,只是裡面的奶茶不敢恭維。雖然也是走像「街客」那樣的中高端路線,基本是三元起價,但是質量是完全不能比的。茶味太重,口感太淡……

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了校園,也許,本猴不想學某些人傷感,很想抱著仍是理工學子的心態來看看校園……可是有一些情緒,不是能掩藏就能掩藏得了的……和學校的交集會越來越少,到那個時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記憶中的那個輪廓而已了。

大家都是這樣,大一進來羞羞澀澀,大二開始就慢慢拽起來了,到了大四就擺出一副老大哥的姿態和一副什麼事情我說了算的嘴臉……可到了大五,很想說,其實我才是最了解理工的,但是,卻發現不知道該以什麼立場什麼身份去說……畢竟,已經不是理工的人了啊……

有些人很想回學校但是又怕回學校,怕觸景傷情,本猴卻表現得很嚮往。於是他們都說:「真羨慕你啊……」其實本猴也怕啊,只不過還好學校里有些人可以讓本猴暫時忘記自己已經畢業的事實……所以,就讓自己輕鬆一點面對這個已經熟悉卻又漸漸陌生的學校吧……也所以,今天下午,本猴還會繼續在理工打球的哈哈!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六六六

六六六

一直以來本猴都跟九和六兩個數字有緣……初中上的是九班,高一也是九班,高二分班到了六班,到了大學又是六班……掰指算一算……手指不夠,就不算了……

拿出畢業時的合照,看著一張張傻呼呼的笑臉和某些鬼臉,就好像吃了搖頭丸(「你吃過?」呃……沒有),整個人飄啊飄啊的,眼看著就飄過了時光隧道,回到了四年前(「您悠著點兒」)……

那是太陽發狂的一天,記得把東西搬到寢室時,已經遍身是汗了,這時,一個小青年春光滿面地走了進來跟本猴搭訕(……好吧,我承認我用詞不當),印象中留下了一個熱血青年的樣子(大便啊!他媽的被你騙了!日!)

第一次報到班會,來得有點遲,只好坐在了第一排。好多女人坐在後面,偶爾嘻嘻哈哈的,本猴怕生(臉紅),於是就這麼坐著。這時一個拿著一疊檔案袋的少女走進了教室,於是同學們開始交頭接耳……後來發生了什麼,本猴就不記得了(「是暈厥了嗎……」「不會發生什麼十八禁的事情了吧……」去死去死!),不過記得還問一個人借過筆的,誰呢……哎呀呀,頭好痛。

那段時間還開了好多會,而且要走不同的地方,於是我們就以班級為單位的,像幼稚園春遊的排成兩排,浩浩蕩蕩地在校園裡行進著……不過正是因為這樣,也讓本猴得以發現了個美女老鄉哈哈……記得那時候打開話匣子最好的一招就是問:「你哪裡人?」可是,本猴不太用這一招,因為他們說出來的地方大部分本猴都不知道……

班會裡被指認做了班委,於是開始商量並組織各種聯誼的事情,才使得一開始的日子不會那麼無聊(雖然聯誼本身是很無聊的)……一開始的日子是新鮮的,措手不及的。每一天要認識不同的人,接受新的事物,但是不得不承認,在寢室的大部分時候也會有點無所事事。晚上最多的時候就是討論班裡的女生啦,什麼大小流氓兔啦,什麼墊肩女啦,似乎也都很開心的度過了(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各位女同胞就不要再追究了)……

那時候都是和大便男(就是前面說的熱血青年),乖乖女王婷(我也被你騙了!)和阿咪一塊兒上課,下課,吃飯,也漸漸熟絡起來開始有了自己的小圈圈。而排練小品比賽,也是差不多這幾個人(小強換阿咪)。結果大便男居然和王婷產生了莫名的情愫,勾搭了起來(各位自動換詞吧……)

漸漸的,飯友慢慢變成了阿咪,大二後來就是阿潔(就是我說的那個美女老鄉,結果發現其「喉嚨死響」,經常性發作並爆走),林嫻(也是美女老鄉,居然也是「喉嚨死響」,雖然爆發次數沒有阿潔多,但破壞力是核武器級別的),原因,娟娟,小強這幾坨。大三後來和大四就是六班一票人七八坨做一大排,裡面還有狂笑症重症患者阿魯,是不是卡司變得日益龐大呢哈哈!

跑題了,回來……說到小品大賽呢,就要說大二的那一次了(不好意思,因為時光隧道岔路太多,所以下文可能時不時出現時間跳躍現象,請見諒),那次是我們班陣容最龐大的一次集體盛會,每次排練都是浩浩蕩蕩二十幾坨,大家一起瘋啊,笑啊,笑得摔倒在地上淚流滿面(還爬不起來了),結果還真讓我們給排出來了,結果的話我們就不說了,Esther對我們的肯定和開開心心的過程才是我們最可貴的收穫不是么?對了,那次小品的全劇配音都還在本猴這裡,有人想要重溫一下的話IM我(排隊排隊,不要擠不要擠,每個人都有份)!

大二還有一件事情挺精彩的,就是軍訓。那次「下跪門」事件各位一定還記憶猶新吧,不過應該沒多少人知道本猴竟把大學的處女淚獻給了軍訓吧……其實本猴真的是一個冷血的人,可是真他媽的奇怪了,本猴就是見不得那麼多人一起在我面前哭……阿克硫斯的腳踵啊!

再次跑題,回來……最後說說我們的605吧(「怎麼這麼快就「最後」了?」版面有限啊!有限!),605是一個聒噪的地方,裡面除了本猴,還住著王小蜜,大便男,毛男和副班。副班整天看言情小說,還看花溪和南風,所以住了兩年多就搬出去了(有什麼關係?)……毛男和本猴不是特別熟,跳過……來說說王小蜜和大便男吧……

王小蜜,其實不是他的真名,至於他原名叫什麼,已經沒有人知道了……我們只知道在605,曾經流傳過這麼一首歌,「王小蜜,採花蜜,年年春天來這裡……」說到王小蜜是我們寢室有名的「三分鐘」,什麼叫三分鐘?別想歪了哦!三分鐘就是三分鐘熱度,玩什麼遊戲都是三分鐘熱度,過了就說以後再也不玩了,說不定過幾個月又來勁兒了……大二的時候他還熱衷過錄音,後來也不知道哪裡去了,後來學街舞,也沒學多久就停掉了……總之就是三分鐘啦!還狡辯!不許狡辯!不許狡辯!而且,王小蜜還有「網路缺失引發性(這裡吸氣)失心風綜合症」(據說是大便男染給他的……)在沒有網路的時候就會發作,赤身裸體在本猴身邊搔首弄姿並發出一陣陣浪叫,他媽的要不是本猴對男人沒興趣的話本猴早就OOXX了你……

大便男,其實長得一點都不像大便,只是很有大便的神韻,以至於老師把他的名字都讀成了「金糞」,還不忘跟我們賞析一番:「這名字取得真好,金色的糞液多美麗……」除了大便男,他還有賤男這個美名,因為他很愛犯賤,經常在侮辱別人的時候也不忘順便把自己帶上,最重要的是,「網路缺失引發性(這裡吸氣)失心風綜合症」是從他身上傳播出去的,而且有時候在沒有網路缺失的情況下都會發作(上網的時候會突然發出尖叫,還好本猴心臟健碩,他媽的要不然早就被他折騰到嗝兒屁了)。此外,605浪叫的傳統也是他發揚光大的,而且叫完還不忘附帶一句:「猴子王,你幹什麼亂叫!」我日!

不過呢,其實他們都是絕對好男人。雖說小蜜剛開始似乎給人拈花惹草的感覺,但是目前這個LP還是比較穩定,每天晚上甜言蜜語不斷,而且嘿嘿……(不要問我省略號什麼意思,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大便男就更加讓人讚歎了……四年啊,不是每個人像做就能做得到的(這裡的「做」字不含任何十八禁成分,請安心服用……)王婷你真的好福氣呢!

……

好了,啰里八嗦寫了這麼多,看到時間隧道邊上有個馬桶,便匆匆跳了進去,「撲通!」濺起滿天糞便。「嗖」的一下,本猴又回到了現實,眼前的電腦里還是那張大家用手指比出「六」字來的那張合照……

啊!媽了個逼的!原來已經畢業了啊!好吧,總結還是要的,總之要感謝六班讓本猴在這四年里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歸屬感(什麼叫「莫名其妙」?)和家的溫暖。本猴答應一定會永遠記得親愛的同學們,親愛的室友們,親愛的六班,親愛的605的!

別忘了!我們是永遠在一起的「天邊一坨屎」!(Happy Ending哦!)

Fin.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我和S.H.E.的故事

你們知道嗎?我和S.H.E.是鐵哥們兒呢!

話說回來,此S.H.E.非彼S.H.E.啊!她們是我大學的同班同學仔仔,小米和小宇。當然她們也不是亂起名字的,S.H.E.是有來歷的。傳說中仔仔同學喜歡Sleeping,小宇同學喜歡Handsome boys,小米同學喜歡Eating,所以把她們喜歡的東西的首字母加起來就是S.H.E.哦!(服了她們了……|||)

至於怎麼和S.H.E.認識的,那就說來話長了(有多長?)……話說剛進大一的時候因為班裡幾乎沒有溫州人,所以剛遇見樂清的阿潔就很開心的聊啊聊的……結果某幾個女生就開始三八+八婆了……有一天晚上,我接到了一個自稱是「寶寶」的人的電話……用很嗲的聲音問我有沒有女朋友啊之類的,嚇了我一跳,再也不敢接這個電話,也不知道那人是誰。可是沒想到,這個電話竟然成了我和S.H.E.緣分的起點……

到了冬天,我發現我們班有一個女生喜歡穿一件有墊肩的紫色呢子做的衣服,很像八十年代流行過的那種(還是不清楚的話請參見趙薇在少林足球中的某一段扮相),因為有墊肩,所以從後面看過去就是一個她的上半身就是一個「T」……而且這個人總是和一個胖胖的女孩和一個小小的女孩走在一起,那個胖胖的女生我知道嘴上功夫很厲害的,說話很直,據說因為太喜歡仔仔了所以就把自己名字都改成「仔仔」了,而以前,她叫「寶寶」……

大二上學期,我們班參加外文小品大賽,決定演喜劇《九品芝麻官》,我演包龍星,而當時班裡的文娛委員就是仔仔。一開始的劇本是和電影一樣的,結果第一天排下來是相當的不合適,對於舞台劇來說根本表現不了電影所能表現的。所以等大家都走了,我留了下來和仔仔以及另外一個負責人小強商量改變劇本。那天,我才發現原來仔仔並不是聽上去很刻薄的人,而是一個很爽朗很愛說笑的女孩,聲音甜甜的,像她家鄉千島湖的水,不是說「農夫山泉有點甜」么?哈哈!

(經過一個多月的排練,我們的《九品芝麻官》從將近30個節目中脫穎而出,以預賽第一的姿態進入了決賽。決賽中,我們發揮得很好,15分鐘里台下笑聲不斷,掌聲不絕,但是我怎麼也想不到最後我們居然只排在十個節目的倒數第三,關於這件事第二天外教Esther也幫我們抱不平,她說她雖然前面四個節目沒看到,但後面的六個節目絕對是我們排第一的,無論是劇本還是表演。)

雖然節目最後沒有獲得成功,但是卻讓我和S.H.E走得更近了。記得大二聖誕節的晚上,很多人都甜蜜的甜蜜溫馨的溫馨去了,而我和大豬卻可憐巴巴的在我寢室看恐怖片《死神來了》。(和聖誕節的氛圍也太不搭了吧……)突然仔仔打電話讓我出去通宵唱K,於是就拉著大豬屁顛屁顛跟去了。那天一共六個人(還有小強),包廂很小,不過擠著很暖和。唱著唱著,突然電視機左側有一個水管莫名其妙的開始漏水,怎麼和《死神來了》的橋段那麼相似?我和大豬對視了一眼,一陣毛骨悚然,趕緊用熱水瓶把水接了起來……

那天,我總算是對她們三個有了詳細的了解,她們三人都是一個寢室,而且不可思議的是三個全部都姓洪。論唱歌他們中間要數仔仔的唱功最好,也堪稱麥霸,據說和仔媽的遺傳有關(?)……而小米呢就是傳說中的T字人啦!那個時候覺得小米也沒當初那麼奇怪了,哈哈,被另外兩個野豬大改造了么?小宇是三個人當中最小最可愛的一個,說話也細細的,不過她們三個有一點是出奇的一致,就是超級愛笑,我最喜歡愛笑的人了!

那天之後,我們出去唱K的次數劇增,漸漸的他們也和大豬以及後來的帖(仲卿)打成了一片。而在第二年的五月份,仔仔和盛走到了一塊兒,幸福的人吶!(盛是怎麼吸引仔仔的?外貌?歌喉?籃球?為人?哈哈,不知道,不過呢,他唱歌真的很棒,只是聽說唱現場就會緊張,發揮不出實力呢……)

大三剛開學,我和S.H.E還有帖以及盛和盛班裡的同學一行人去了九峰山,說是要露營。真是不懂事啊,露營總要帶帳篷的吧。結果呢,那麼多人一個都沒想到要帶帳篷,還說山裡有的租的就進山了。

天色漸漸暗了,我們也不知所措,回去吧不甘心,留下吧不知道睡哪裡。突然我們發現了山腳邊上有一個小小的橋洞,橋洞底下是一些細沙,我們就搬來兩塊很大的木板,把橋洞封起來,這樣就可以不受山風的侵襲了,哈哈。搞定之後我們就在溪邊的一個空地搭起了柴火堆,當暮色四合,整座大山被黑夜籠罩的時候我們面前的柴火堆終於燃起了嘻嘻哈哈到處亂竄像發了春一樣的火苗。

很快,篝火就整個燒著了,印紅了半邊天,柴火在裡邊噼里啪啦作響,噴出一股一股滿天的火星,真好看啊!我們呢,就圍坐在篝火旁邊講故事,做遊戲,吃零食,哈哈大笑……

十一點多,我們開始有了倦意,便前往橋洞休息。傻乎乎的我們在地上鋪了床單就橫七豎八象屍體一樣躺下了。半夜裡,我感到身體透進一絲一絲涼氣,膝蓋竟然都僵得動不了了。這時候我們聽見了仔仔的叫聲,我們睡眼惺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原來是蟲子啊……仔仔最怕的東西……總之這裡是不能睡了,於是我們又在午夜時分回到了溪邊重新燃起篝火,用被單披著,吹著涼涼的山風,聽著竹葉沙沙的聲音,看著熊熊的篝火唱歌,發獃……

……

大三開始上課就跟仔仔他們坐一起了,那時候小米當了班長,和她的接觸才算真正多了起來,她是自己的一個很肯幫同學忙的人,很能幹又精明,為班級爭取了很多機會,當然也付出了很多汗水。我覺得班長就應該這樣,好樣的哦!還有一點,就是小米變得越來越漂亮了哈哈,這一年追你的人不少吧,而且還有很多別班的男生過來我們寢室打聽你的人呢!

這一年我們一起去了天童寺,還唱了N次K,最誇張就是聖誕節還自帶了火鍋和一大堆火鍋料去賓館開房煮火鍋(膽子真大啊),結果人太多而且空調不好只好和大豬一起被擠到角落穿著衣服蓋著大衣還冷得瑟瑟發抖。

這一年的每節課我們都嘻嘻哈哈不務正業,到了考試時緊張地排兵布陣互幫互助,每天中午下了課我們都會一大堆人衝去老食堂占著一大長條位子,然後談論著大便啊小便的吃得那叫一個歡(好像每次都是我和小宇最慢呢哈哈!讓你們久等了!)……真是很快樂的時光啊!

在大四剛開學的時候,我,和阿潔和仔仔小宇又去了安徽黃山四天三夜,算是度假吧哈哈!值得一提的是,那麼高的山我們都是爬上去爬下來沒有做一點纜車呢!雖然很累,但是也欣賞到了很多別人看不到的風景。

大四因為課程少了很多,我又經常和排骨精混在一起,和S.H.E.的相處沒有以前那麼多了,所以在聖誕節,我讓他們一定騰出時間好好聚一聚,不帶家屬的單身聚會(在此感謝盛的理解哈)!那真的是很開心的一晚,看我當時寫的日誌就知道了哈哈!

……

很快,我們就要畢業了啊,現在我們碰面的機會更加少了呢!說些心裡話吧!

仔仔,我們最熟了哦!還是誇你幾句,雖然你貌似很下流,整天說些黃段子(不許說是我教的!你騙人你騙人!),但實際上看得出來你在思想上是一個很傳統的女生,性格又開朗,說話直率,真的很不錯呢!記得大三的時候每次進教室就會看到你向我招手,哈哈,又給我留好位子了啊!那時候上課逃課考試作業什麼的,也多虧你照著我呢哈哈!現在更是愛情事業雙豐收呢!繼續努力啊哈哈!請客請客!

小米,你越來越漂亮了,似乎性格也很好呢,大大咧咧的那叫一個爽!特別是講到便秘的時候好好笑的,你一點也不忌諱,還說什麼香蕉蜂蜜都沒用哈哈哈哈!另外呢,我發現商量事情的時候我總是和你特別有共同看法的,我會很理解你說的,你好像也很理解我說的,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猩猩相惜么?哈哈!對了,你的眼光也很高的,甩了好多個追你的吧,不過我支持你的哈哈!希望能早日找到心中的Mr. Right哦!

小宇,你是S.H.E.中個頭最小的,不過我一直覺得你很漂亮的,記得我第一次來到你們寢室看到你那張印在馬克杯上的照片時,我說你好可愛哦,很像日劇里的小女生啊!那可不是恭維哦,是真心話來著。有一次在你們寢室樓下看到你滿臉心事出去了,外面下著雨而你什麼也沒帶。一定是感情問題吧,不要難過啊小宇,大學並不是沒有愛情就是不完整,就是哪裡出了什麼問題的,相信我!我相信你身邊的好朋友才是真正會讓你這輩子都永遠珍惜的!看到開開心心的你也是我們所欣慰!所以,不必為感情問題而感到自卑,記得,你在我們心裡永遠是最棒的!

來個總結吧,和S.H.E.做哥們兒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發現在你們面前,我才能自然坦誠的徹底自由,無拘無束,我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和你們在一起真的是我的福氣啊!真的!謝謝你們四年里所幫我的,所遷就我的,我會一直放在心裡,深深地。要永遠記得,曾經在象牙塔里一同青春過瘋狂過的猴子和S.H.E!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