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凝土的游戏

趁着去苏州之前,去魔都逛了两个展,一个是刚刚开幕的安藤忠雄展「挑战」,另一个是某人非要看的游戏展「游戏的人」。安藤忠雄展仅是上海就已经是第二次了,之前是明珠美术馆的「引领」(日志在此),不过相比起来,这次在复星艺术中心的个展相对来说更加全面和完整,算是安藤忠雄集大成的总览,可以说看完这个展,跟他有关的任何东西就可以不用再看了(不是)……至于展厅里复刻(得不咋样)的「光之教堂」和「水之教堂」嘛,真的就……尤其是水之教堂……嗯……何必呢……

游戏展也是一个挺无聊的坑,摆一堆盗版街机就不说了,还在大厅放了偌大一个海洋球区域是想要干嘛?营造一种脚臭的游戏氛围?……好吧,也就只能拍拍照了。


安藤忠雄展里几乎他所有设计的建筑都展出了微缩模型、照片、影像、概念图和文字材料等


即便是正在施工的作品也都涵盖无遗


三楼展厅入口,也是安藤忠雄标志性的混凝土


「游戏的人」某一展区,复古PC游戏试玩,加了四面大玻璃和霓虹灯就不像网吧了嗯


「游戏的人」入口的错位拼字其实还是挺有创意的


FC游戏试玩,支持双打。没错游戏机是小霸王,卡带是N合1的盗版卡带……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虎哮梅飞正月正

又是一年春来到,梅飞色舞逛虎跑,虎跑老虎哪里找,爬了两遍才看着……嗯,一首无聊的打油诗揭开了这篇日志的序幕……疫情之下,依然不方便出省,但是这么多天闷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只好和老妈再去省城转转。

虽然去了很多次杭州,但是总还是能找到没去过的地方,比如西湖西边的群山,明明占据了西湖风景区七成以上的面积,但是却仿佛后宫独守空床100年的嫔妃无人问津。即便是春节假期,游客也永远之只想着如何把断桥踩塌。从虎跑路北上的时候还被超长的车队紧张了一下,难道大家都如我一般机智知道如何躲避人潮?结果下了车才知道所有人都是去动物园看动物的……大过节的,为什么要和动物过不去?

进入虎跑公园,人声就消失了。虎跑径两侧的水杉参天入溪,一层一层过滤掉外界的纷扰,让人一步一步进入梦泉之境。直到虎跑泉附近,一群群排队打泉水的大爷大妈和跟风群众才让这个景区突然有了一丝世俗的气氛。正所谓「道人不惜阶前水,借与匏樽自在尝」(苏轼),在这里,你是可以触摸得到一些世代延续的传统的,哪怕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水桶看起来有些荒谬,和「匏樽」差远了。打听了一下,现在开始排队距离打到泉水至少要一个小时。突然感觉,时间在这些大爷大妈的世界里似乎是凝固的,亦或,这是他们对抗时间的一种方式吧:可恶的时间哟,我为什么非要追着你跑?老娘偏不!……嗯,可以说十分朋克了。比起在池塘边打水的胜景,虎跑泉本身就显得有些可怜了,被喧宾夺主之后落寞躺在一处建筑里的玻璃井下,纵使「虎跑泉」几个苍劲有力而濒临腐烂的题字也没办法使古老的泉眼振作起来,实在让人不禁潸然泪下(倒也不至于)。

剩下的时间被更西侧的两个景点云栖竹径和九溪烟树瓜分,期间还下了一场午后雷阵雨,让人怀疑现在究竟是春节还是盛夏。相对来说,这两个地方就没有虎跑公园让人眼前一亮,就不打算着墨过多了,虽然也是一度被堵在之江路上,结果发现车流全部是开往宋城的……

第二天的行程是超山,去看看简单粗暴的梅花。本来想着无聊的人不会太多,但结果还是被震慑到了。好在超山够大,如果只是单纯想拍梅花的话,随便找一个角落就可以拍到天荒地老,但超山之所以被称为江南三大探梅胜地之一,主要是其保留了中国五大古梅其中的唐梅和宋梅,如果想去打卡,就去大明堂吧,这两颗古梅都在那里附近。但是当天实在是游客太多,光是进景区就排了十分钟队,实在对于密集人类恐惧症患者来说很不友好,匆匆逛了一会儿就被劝退了。

嘛,直接上图吧。


虎跑公园韩美林的石雕作品「虎跑」


虎跑泉后山上的石雕「梦虎」,后面躺着的是性空法师。话说前面好像忘记说虎跑泉的来历了。有一日性空法师在梦中得到神的指示:南岳衡山有童子泉,当遣二虎移来。第二天果然看见两只老虎刨地作穴,结果真有泉水涌出。虎跑梦泉由此得名。(来源


虎跑径和路边的水杉


池塘和亭子悠然躺在路边,也无人打扰


超山的梅花真的是铺天盖地,目之所及,唯有粉白二色点缀在绿色之间


继续是铺天盖地的梅花


和梅花的合影其一


和梅花的合影其二


和梅花的合影其三……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天河和青灯

疫情之后,有了更多的机会去看看这个出生、成长并生活着的城市。每个地方总有一些原风景,静谧地躺了数十年,只待人发现。社交媒体的出现,也让更多人愿意去发掘身边的美。无论是否算是跟风打卡,有些地方都值得一去。

天河水库,是瓯海区大罗山众多水库中最大的一座,也是不少登山爱好者常常提及的风景。这次专门来到这里,是因为年轻人已经把这里称为「温州小西北」了,作为一个去年刚刚去过大西北的人来说,这个名词有点惹到我了:如果真的在家门口就有个小西北,我还何必跑那么老远呢!(并不是……)

小城市的景点就如果这个城市一样,杂乱无章。没有任何指示的停车场遍地黄沙,沿路铺满了如钉子般尖锐的小石块,让你的车子无时无刻不在爆胎的边缘大鹏展翅。好不容易把车停好,爬了一段山路,结果却发现根本不是通往水库的路,于是又飞奔回来,靠在车边一步都还没走就已经喘成了狗。其实水库就在不远处,不用爬坡就能看到,只是因为旱情严重,原本插在水底的禁止游泳警告牌如今高耸地立在一大片黄沙之上,让人看得莫名其妙,蛤?游泳?在哪里游泳?

远远望去,远方似乎有一块蓝色的水域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成色倒是不错。在沙地里走了很久,才渐渐有了水库的样子,那时才恍然反应过来,莫不是因为水库干涸才被称为「温州小西北」的?这应该是西北遭受到最大的一次羞辱……期待丰水期摇身变成「温州小三峡」(三峡瑟瑟发抖)……

绕着水库走了半圈,风景确实不错,但是因为年纪太大时间不够和阳光太晒,于是放弃了爬山的企图,两个小时就结束了「温州小西北」之旅……算了,真的,就好好宣传天河水库吧,不要傍西北了,毫无可比性,跟说是「温州小南极」也没什么区别的……

从天河水库下来,第二站是同样位于瓯海区的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这里的展品全部来自温州各县市区的乡村古迹,是馆长在各类拆迁中或买或捡抢救出来的各种石条石块和砖石瓦砾,历史能追溯到明清甚至更早,而博物馆的建筑本身也是由这些全市各地的石头砌成,算是一个很有特色的文化地标了。(媒体报道

博物馆很小,就算细细看也用不了一个小时,但是装修和陈列都很有艺术品位,说实话,不像是一个地级市的场馆。从博物馆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这座被钢筋水泥挤到了温瑞塘河边的小小博物馆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夕阳余晖里,带着这座城市的记忆和温度沉沉坠入夜晚。

发图时间:


天河水库停车场附近的空地上种了很多针松(?)


水库边随处可以看到山鸡椒(?)


在水库边的山上有蛮多奇怪的石头,这个我决定命名「👍按赞石」了


在天河水库中间有一道水闸将水库分为东西两片,水闸附近水草丰茂,还挺好看的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这片黄沙地原本是水库的底,如今全都露出来了


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的馆藏,虽然展品不算特别,但都是来自温州各县市区,就突然亲切了起来


博物馆后门门沿上方的石头装饰


从后门往院子里看,还是挺美的


博物馆前门不远处还有一处被保护起来的破楼,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馆藏的一部分?


最后是一张意味不明的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