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机的最终审判

这几年都会趁着参加费那奇北京动画周的机会,去北京逛一逛展。这次刚好赶上UCCA年度大展、意大利国宝级艺术家Maurizio Cattelan的中国首次个展The Last Judgment,自然更加不能错过。

虽然去过很多次798,但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这还是第一次去UCCA,整个展馆并不大,不过也算是Naurizio Cattelan的集大成个展,其中就包括了Novecento(2007)等用马匹标本制作的作品。这些马匹或者安静地吊在半空中,或者脑袋砸进墙里,由于是真实的标本,因此作为当代艺术出现时还是略显震撼。它在让人惊叹之余,也莫名产生了尸体带来的死亡焦虑和心悸,同时,又能察觉到一丝戏谑。然而,这一系列作品在国际上也引发过争议,其中以Untitled(2007)为甚。有评论家认为「It’s an exodus we’re witnessing, not a search for freedom…Cattelan’s horses do not seek freedom but survival」,但也有人质疑「What kind of world do we live in where people find entertainment from a horse with its head buried」?而Naurizio Cattelan自己也坦言「Of course, not all exhibitions can be artworks…One of those cases where the whole is much more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来源

除了死马之外,展厅里另一个焦点作品就是Comedian(2019)。这根被胶带固定在墙上的香蕉也许是展馆里最多人驻足观看的展品了,在商店里也可以在各种周边看到它的身影,仿佛成为了Naurizio Cattelan的代表作一般。无论是Untitled(2007)还是Comedian(2019),我们可以感受到Naurizio Cattelan身上的一些反骨。他的作品挑战生命,挑战自然,挑战艺术,挑战权威,玩世不恭,静静地等待着参观者的最后审判。

有时候,我们看展,也许也应该在走近一步的同时,内心多一分抽离。展品是否称得上艺术品,艺术品是优是劣,参观者心中可以有自己的好恶,但也不必为此而忿忿不平,另一方面,如今国内的艺术展越来越多,参观者也更应该有所选择,买票之前多了解一些,自然也就不至于花钱找罪受,走出展馆还在骂「这特么什么玩意儿?」


Comedian(2019)。根据Vogue之前的报道,这好像是认真的香蕉,如果坏掉了就根据作者的指示换一根新的……(来源


Spermini(1997)。中文翻译《精迷你》,算是比较原汁原味的翻译了,看这些人头在墙上的辐射范围……嗯,就量蛮大的……


No(2021)。这个作品还蛮震撼的,尤其是和后面的Novecento(2007)一起看的时候


We(2010)。算是对艺术家组合Gilbert & George的作品In Bed with Lorca的重构,嗯,或者也可以叫做parody


Mini-Me(1999)。这个小人有很多版本,屋顶、柜顶、书架,不过姿势和神情差不多都是一样的。后面还有一排看起来很逼真的鸽子标本


跟著名的Novecento(2007)合影

另外,这次在798逛的时候偶然在IOMA发现了明和电机的展《超常识创造力工厂》。距离上一次在上海被这个日本音乐组合震撼到,已经过去了五年,详情可以看一看当时写的日志《不会音乐的工科男不是好极客》,后来还去看过他们的演奏会,所以也算是满熟悉了。这次应该是他们在北京的首次个展,于是犹豫了一下,还是买票进去了。

这次北京的展算是明和电机集大成的展了,基本上上海展的东西都在,此外还多了一些这几年新出的玩意儿,只是舞台稍微小了一点,演出似乎也没有第一次看上海站时候的震撼了,可能是因为少了人偶Punch Kun(拳击君)和Renda Chan(连打酱)脑袋弹飞的桥段,也可能是看太多次了(?)……好在换装环节也保留了下来,当然还是必须要穿起来拍个照哒!


海报合影!


一模一样姿势的换装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二刷费那奇

这辈子最牛的事情应该就是和费那奇北京动画周的结缘吧。虽然总觉得以自己的能耐难以高攀这样的活动,但既然已经进入了这个家庭,那么当例行的翻译工作如期而至的时候,我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奋笔疾书。

今年的工作比去年多一些,遇到的问题也多一些,虽然没有像The History of Ukraine那样超大文字量的动画,但一部日英双语互相双关的Polar Bear Bears Boredom还是折磨了我很久,更别提非主竞赛单元Re-Vue里面图文无关让人头秃的生涩学术文句了。不过,总算,今年也是如期完成了任务。在经历了一次不可预测的延期之后,北京之行最终敲定了时间。

不过在去北京之前,还是发生了一次防疫乌龙。在定行程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虽然没有中高风险行程,却被北京列为暂缓进京人员,北京健康宝弹窗,禁止购买进京机票和车票。北京方面说是这边社区的问题,打了这边社区查了一下又说没有问题,是北京那边的问题。好在当时网上也出现了非常多北京健康报弹窗的问题,没过几天就有新闻说公安介入复验。终于在出发前那周,北京健康宝终于恢复,还好因为疫情,机票也没有涨价,也算是在最后时刻赶上了第二次的费那奇之旅。

去年的费那奇,门票和周边都是自己掏钱买的,毕竟在现在的大环境下还能坚持做国际交流活动真的很不容易,必须要支持。不过这次,组委会过于客气,不仅给了我一天的赠票,还塞了一堆周边,比去年还要丰富,让人十分过意不去。在闭幕式后,我被拉去参加了聚会,和天南海北不同专业的人聊天,大家伸展着不同的触角,去寻找彼此共同的价值,产生共鸣,也是一件特别神奇的感觉。

回到费那奇动画周本身,虽然看的单元不多,但是还是有两部作品让我印象深刻,一部是王之珩的《患者的心态(Patient’s Mind)》,还有一部是蔡源青等六人的《木官木才(Coffin)》。前者是一种关于死亡的意识流作品,虽然剧情简单,寓意稚嫩,但是画面极具风格,手法也充满创意,作者本人也很可爱(?)……那什么,影片最后获得了费那奇奖评委特别提名奖,也算是很不错的反馈了;后者的速写风格笔触细腻,故事起承转合一气呵成,成熟而极具张力,最后夺得了最大奖——费那奇奖。两部作品都在网上都有资源,十分推荐!


患者的心态
Patient’s Mind
王之珩
Bilibili观看


木官木才
Coffin
蔡源青 / 黄厚植 / 米科拉杰·贾尼夫(Mikolaj Janiw) / 曼丁比·勒本(Mandimby Lebon) / 纳坦·克拉伯(Nathan Crabot) / 泰奥·陈玉(Théo Tran Ngoc)
Bilibili观看Youtube观看

在中国,独立动画、电影短片这几个龙标尚未涉足的电影形式近年来发展迅速,不用戴着镣铐跳舞的作者迸发着无限想象,探索者生命、死亡、个体、世界、回忆、未来和爱。希望明年,依旧可以参与到这场动画人的省会,依然能够来到北京,感受不多见的视听盛宴。

费那奇,明年再见。


最后一天白天和晚上闭幕式的入场券


这次会场位于中间剧场,地点很偏僻但是环境还不错,至少是认真的剧场了


闭幕式工作人员和获奖者的合影


翻译组合影,没错,我们摆了个2021……


大礼包里有手册、口罩、贴纸、徽章!


最后依然是名字留念!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1 2 3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