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大戰殭屍

今年第二個已經買好機票的日本行因為疫情再次泡湯,煩躁到裸奔。病急亂投醫的我決定帶老媽逛魔都解氣,於是一場植物大戰殭屍的橋段就這麼拉開了帷幕。

沒錯,我們去了一趟辰山植物園,曬一曬初秋的陽光,看一看搞錯季節不留神開花的櫻花。不過,蓮花池裡的蓮花再如何爭奇鬥豔,自帶克蘇魯凝視的王蓮再如何傲視群芳,都比不上各種向日葵黑黢黢的屁眼兒攻擊,讓人忍不住想要嗅一嗅(?)

由於是長假,植物園裡不務正業地搞了很多舞台表演,吸引了一大堆尖叫狂奔的低齡生物,以至於在園區的某幾個中心區域被擠了個水泄不通,建議繞外圈逛一逛,比如北美植物區或者澳洲植物區之類的,至少可以享受一個幾乎沒有遊客、清凈愜意的專屬植物生殖器觀賞環境,一不小心,就從上午逛到了下午。

趁著還有一點時間,就順道去廣富林遺址轉了一下……但是這種人造景觀實在是有點……嗯……本來是想拍文化展示館的,但是無奈展館內人實在太多,根本擠不進去,而外邊天氣也不好,拍出來略丑,於是匆匆逛了一下就撤退了,等哪一天再去補一個展館吧。最後直接上圖!


蓮花和蜜蜂


看到人密恐的彼岸花——石蒜


這是……水稻吧?


熱帶植物園


一片花海中的……殭屍


修剪得很圓潤的路邊的一顆松樹


在一塊花園有點僵硬的殭屍


被植物包圍的殭屍


換個場景,被迫來到廣富林遺址營業的殭屍


廣富林遺址夏禹古陶珍藏館門口的殭屍……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再見天台山

上一次去天台縣,應該是2006年初的時候,短短14年,一切記憶都已變得模糊。小小的村鎮,路邊的早點,叫做「糊拉汰」的小吃,唯一學會的一句天台話「勞貝,隨江」。

今年的排骨精日,因為神婆的一句玩笑,地點從溫州換到了天台。為了我們,裴還難能可貴地拋夫棄子,帶著我們來到了已經變成民宿村的塔下村。晚上,我們在天台縣城轉了轉,滿街的霓虹讓人倍感陌生,城市化進程像一陣狂風暴雨,摧枯拉朽地泯滅了腦海里僅存的回憶。

兩天的時間裡,穿越了雨中國清寺和暫時放晴的天台山大瀑布,又在室內球場活動了一下筋骨,總算讓這個本來以排球賽為主角現在卻在吃上不遺餘力的節日至少有了一絲絲運動的痕迹。誰也記不清兩天的時間裡吃了多少個版本的「糊拉汰」,誰在乎呢?大家圍坐在一起,感覺就算是吃屎也能開心地笑出聲來(不是)。

九月十九號晚上,可能是為數不多我們能夠真正在這個日子聚餐的日子,裴絲毫沒有考慮到我們的收入差異一擲千金定了豪華包廂,令我們每一口都吃得膽戰心驚,吃吧感覺根本無福消受,不吃吧那就便宜了別人。以至於大家酒足飯飽之後還不捨得離開,非要把沒到場的老爺和朱朱視頻連線各一次,儘管把手機放在轉桌上繞場一周的時候有一種不知道什麼暗黑招魂儀式的既視感,包括那些對此二人不甚熟悉的人一邊滿面笑容地跟屏幕揮手問好另一隻手卻彷彿在玩擊鼓傳花拚命轉動餐桌試圖讓手機趕緊離開自己的視線,也多少顯得有些滑稽。說起來令人驚訝,我們之間的年齡跨度高達十年之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的話語中還是有一種逃不開的羈絆,笑顏總能灑滿每一個人的臉上,溢出來了,還能不尷尬地接一把,當然,我們絕大多數時間是在拿集這一屆排骨精日組委會主席、秘書長、策劃、出納、會計、通訊員、聯絡人為一身的裴開涮而已。

這一年的排骨精日比往年更多了一分涼意,雨中的國清寺似乎和14年前並無不同,只是細雨讓顏色變得更加深沉靜謐。雨後的大瀑布邊,樹木開始染上紅黃二色靜候秋風,而水簾洞里的我們卻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夜晚,我們捨不得入眠,鴨鴨泡了一壺又一壺的白茶,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談天說地,偶爾笑得喘不過氣,但也怕驚動了村莊的沉寂。兩天,我們從各地千里迢迢奔赴一起,轟轟烈烈地共度不到五十個小時再匆匆散去,如白駒過隙,又如絲如縷。明年,四散的線頭又將再次穿起,期待再一次的繼續,期待笑到肌無力。

再見天台山,再見「糊拉汰」,再見排骨精。


塔下村,我們住的民宿,大約是走復古風吧……


民宿大堂的拍攝還算有味,晚上我們就是在這張長桌上喝茶聊天


民宿三樓各種玻璃製成的吊燈還是挺好看的


國清寺門口的一排舍利塔


國清寺隋塔附近的碑紋


國清寺門口的隋代古剎字樣和龍紋


進入國清寺大門,就可以看到兩隻漢白玉石獅子,是為了重建國清寺而專門從故宮運來的


國清寺的大雄寶殿是豎寫,據說是皇帝特許的皇家寺院才有這種待遇


雨中的國清寺,雨中的石獅子


紅色的燭火在一片黯淡的顏色中顯得格外亮眼


遠處的隋塔,國清寺唯一一件倖存的隋代建築


天台山大瀑布山腳的位置,楓葉開始變黃


天台山大瀑布半山腰的位置,不知是因為蟲害還是季節原因而枯紅的松葉


在國清寺的合影


在國清寺山上的合影,後面遠處的就是隋塔


奢侈的十六人排骨精日大餐


天台山大瀑布入口處的合影


天台山大瀑布下的合影


今年的蛋糕!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直到海的西邊之惡魔與天堂

海西行的最後一篇遊記,因為第三天的晚上住在西台一處工地里有一種夜行軍的感覺,所以就把最後兩天的行程放在一塊兒寫了……

一、茫崖市花土溝鎮莫合爾布魯克村艾肯泉

在花土溝鎮吃了早飯,準備好裝備就開始前往當時十分期待的網紅景點艾肯泉,雖然領隊螞蟻說了這是一個不去後悔去了更後悔的景點,但大家還是本著來都來了的心態耐不住激動的心情隨著車子飛舞了一個小時的屁股,到達景區大門的時候已經超過開門時間八點半,路口已經排起了長隊遲遲不見車輛進去,等到快九點隊伍才挪到大門口,結果發現速度這麼慢的鍋在一位穿著高跟鞋的管理員大姐頭上,她先是來到不知道擠成兩列還是三列的車隊前,被車主圍著一輛一輛用紙筆登機,登記完了一定數量之後一路小跑到景區大門的欄杆邊上蹭蹭爬上去然後哼哧哼哧用高跟鞋踩著欄杆的一端給車輛放行,完了之後繼續跑下去登記……聽領隊說每次他過來都是這位高跟鞋大姐一個人在登記踩欄杆,很好奇她能拿到多少錢工資……

進入景區大門不遠就是停車場,發現艾肯泉這個地方的別名還是挺多的,網上都叫惡魔之眼,也有叫柴達木之眼和大地之眼的,但是當地人好像叫天堂之眼,連停車場上的宣傳語也是天堂之眼,所以天堂和地獄也沒什麼差別的感覺……總之就是什麼之眼吧……抱著僅有一絲的期待我們走到了遊客聚集的地方,然後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告知這就是艾肯泉……蛤?蛤(拖長音)?

就是……一大片黃黃的紅紅的泥土地……然後被圍起來的前方有一點點黃不拉幾綠不溜丟的水源,不說的話我還以為哪個土裡灌溉的水管漏水了……然後就超多人圍著這個漏水現場興高采烈地拍照,甚至還此起彼伏地有人群沖著漏水的地方吶喊,我一臉懵逼好奇他們到底在搞什麼召喚儀式,結果說是喊得越大聲泉眼潮吹得越高……蛤?蛤(拖長音)?

如果沒有無人機,只是裸眼平視的話真的不要來這個景點,簡直是莫名其妙,如果有無人機,那麼拍出來的照片除了比網上的照片暗淡許多,其他也沒有什麼不同,更可笑的是在艾肯泉邊上還被人用推土車推出了一個愛心許願泉,走近一看裡面竟然全部都是硬幣……蛤?蛤(拖長音)?


這……就是傳說中的惡魔之眼……黃泥地里綠哇哇的泉水……真的特別丑


艾肯泉的後面就是一片紅土黃土相間的貧瘠土地,原處則是一片豐沛的草原


半高的無人機視角……也沒什麼好看的,只有高空垂直往下拍才好看,但是網上都有,誰拍不都一樣么……這裡就不發圖了,沒意思……

二、茫崖市花土溝鎮尕斯庫勒湖(茫崖翡翠湖)

從讓人一臉問號的艾肯泉出來,就是沿著國道G315一路向東直到格爾木市的返程之路了,第一站是大約50公里遠的茫崖翡翠湖。茫崖翡翠湖原本是尕斯庫勒湖的一部分,因乾涸成干鹽湖才和主湖分離,說實話這裡的翡翠湖比大柴旦翡翠湖大概好看1800倍吧,一方面這裡的翡翠湖區面積非常大,有被鹽礦分隔成一塊一塊鹽池的,也有連成一片的大湖,視野非常廣闊,另一方面,這裡的遊客很少,隨便走兩步就能避開人群,非常適合拍照。

我們一開始停在了一處鹽湖邊,發現鹽湖裡有一條鹽礦堆積而成的小道,眼看著團里的女生們都穿著拖鞋啪嗒啪嗒淌了過去,我怎麼能落後呢?在鹽湖邊脫了鞋子和襪子,我興高采烈地踩進了鹽湖裡……結果差點當場去世。這條鹽礦堆積而成的小道也太硬了吧!這是鑽石堆吧!還是尖頭朝上的那種!短短100米的鹽礦路我愣是以一種喪屍出籠的佝僂姿勢亦步亦趨走了十分鐘,每一步都要吱哇亂叫花枝亂顫個一分鐘引得眾人競折腰。回到岸上,迫不及待地將經鹽水浸泡後熠熠生輝的粘膩粉末從腳上衝掉,腳底鋪滿的無盡坑洞竟顯得如此神聖而滄桑,讓人不禁想馬上含淚吃一鍋雞爪煲……


茫崖翡翠湖的顏色特別好看


每天的跳躍之茫崖翡翠湖版


這就是光腳走在鹽礦上的煉獄證明,看起來好像很祥和的表情但其實已經沒了……


這是在茫崖翡翠湖的另一段,這裡的鹽湖更加廣闊,而且從中間一直到邊上都有鹽礦析出形成小路,不用脫鞋就可以走到湖中央

三、大柴旦行政委員會西台吉乃爾湖

從茫崖翡翠湖到西台吉乃爾湖大約有270多公里的路程,耗時將近4小時,國道G315的沿途依然是無盡的戈壁和雅丹地貌。臨近傍晚的時候,我們來到了傳說中的雙色湖西台吉乃爾湖,但是這裡同樣也沒有網上的顏色,湖兩側確實因為鹽分的不同呈現出兩種顏色,但無非就是一側偏深藍一側偏淺綠一些,如果不是航拍的話也沒有太大的區別。休息了一會兒,隨著太陽逐漸下山,我們來到了西台吉乃爾湖邊上的一個類似龍門客棧的地方——海西雅丹客棧。說是客棧,其實就是大漠的一個工區宿舍,一個簡單的圍牆裡面堆著幾個像集裝箱一樣的彩鋼房,被分為客房、廁所和浴室。由於標房訂完,我們住的是比較簡陋的房間,推開房門拉開燈——沒錯是用繩子拉的燈,漫天飛舞嗡嗡嗡的蚊子差點沒把我直接超度了,裡面就是一個只能放得下兩張鐵床的局促空間,看起來跟電梯好像也沒什麼區別,不相信的各位可以網上搜一搜這個客棧,評價都挺寫實的……

在邊上可能是唯一能夠吃東西的蒼蠅館子里吃完了晚飯,天色已經黑了下來,陸續還有不少遊客開車前來,卻被告知沒有房間了,連圍牆內院子里的帳篷都已經搭滿了,據說這是附近唯一的住處,實在是物以稀為貴,豬以胖為美(?)……由於不希望被蚊子念經抬棺,我硬著頭皮去問老闆娘要蚊香,結果她給我點了兩根香,兩根香……於是我在一間四個電梯大的房間里點起了兩根香,蚊子在耳邊嗡嗡嗡狂舞,煙霧在我身邊繚繞,讓人有一種在看什麼蜜汁沉浸式藝術舞台表演的幻覺……還是去洗個澡吧……嘿,沒想到吧,這兒居然還特么可以洗澡……當然和廁所一樣,浴室也是公用的,鎖了門之後可以獨享兩個大噴頭,空間甚至比我住的房間還大,水量充沛還很熱,竟然比在之前招待所的條件還好……

回到房間打開門差點被煙熏到暈厥,但是又怕開門通風會讓蚊子預備役有可乘之機,所以最後選擇開個門縫以免自己窒息,掀開堆滿蚊子屍體的被子,關上燈,在嗆鼻的煙熏之中我一邊暗自祈禱自己第二天能夠活著醒來一邊很快沉沉入睡了……


西台吉乃爾湖靠東北一側的湖水顏色較淺,但也不是特別好看的顏色,就還好


路的左側靠東北,右側靠西南,還是能看出顏色的差異,但是特別樸素,沒有像網上那麼夢幻


西台吉乃爾湖的落日,謝謝領隊螞蟻把我拍出了一蹦三尺高的效果……

四、大柴旦行政委員會烏素特水上雅丹地質公園

第二天早上醒來,隨便吃了點乾糧,我們就來到了不遠處的水上雅丹,說實話,這個已經開發得比較成熟的景點比我預想中的好很多,雖然遊客相應的也非常多。因為受益於浙江省的對口援建,水上雅丹對持浙江省身份證的遊客是免費開放的,只需要買60元的接駁車費用即可,所以性價比又更高了一些。

雖然看了好幾天的雅丹地貌,但是水上雅丹又是完全不一樣的風貌,這裡的雅丹地貌被鴉湖浸沒,形成了和其他地方不一樣的景觀,如果有興趣的話還可以坐船進到水上雅丹穿行,總體來說還是值得一去的,如果不要門票的話。


早上起來之後拍了一下這個令人印象深刻的雅丹客棧……


水上雅丹的風景還是不錯的


這裡有湖水也有大漠戈壁,還有已經跳上癮了的我……

五、格爾木市東台吉乃爾湖

本次旅程的最後一站,作為壓軸登場的東台吉乃爾湖確實名不虛傳,雖然和領隊所說的6月份停車場只有兩三輛車子相比現在的停車場大概停了500輛車吧,但是當你走進東台吉乃爾湖的鹽灘時你會被這裡的廣闊無垠深深震撼到,光是從鹽灘走向湖邊大概就至少需要走個五分鐘,何況沿著鹽灘還可以一直往西走去,半個小時都不一定能夠走完。我們下了車之後約定好兩個小時的時間,本想著就一個破鹽湖,都看了這麼多天鹽湖了這裡還能有什麼特別的,拍一拍頂多一個小時就可以回來了,結果玩了兩個小時還意猶未盡。

雖然前幾天也看過很多蒂芙尼藍的鹽湖,但是東台吉乃爾湖的湖水尤其透亮和廣闊,遠看湖水彷彿大海一般無限延伸,在地平線呈現出海天一色的景緻,近看腳邊是透可見低的湖水輕輕拍打著鹽灘,發出如ASMR一般撓人的水聲。往人少的地方多走兩步,鹽灘的顏色開始變得白凈,看起來就像是白色沙灘一般,而且經湖水沒過的鹽礦竟然是柔軟的,踩起來有點像電飯鍋里浸泡在水裡的米,當然我也是沒有踩過電飯鍋里的米啦……

來到一處淺灘,團里的女生吵著要航拍,便拿衣服墊著躺在了淺灘上,結果無人機一拍特別像剛剛打撈上來的溺亡女屍,果然網上的照片都是假的……

但馬爾地夫青海分夫是真的。

惡魔之眼是假的,宛如天堂的東台吉乃爾湖是真的。


感覺這裡鹽灘上的鹽可以吃一輩子了,雖然不能吃……


不仔細看的話,感覺就是一望無際的雪地嘛,雖然有點臟就是了,畢竟無數人踩過了


走了老半天的鹽灘才走到湖邊,這湖水的顏色也太不真實了吧!


往西走一段距離,鹽灘的顏色就相對比較白了,這時再配上蒂芙尼藍色的湖水,馬爾地夫青海分夫無誤了!


正在認真拍鹽灘的我……


東台吉乃爾湖裡的鹽礦一點兒都不硬,冰涼涼軟塌塌的會一直往下陷!

六、尾聲

意猶未盡地離開東台吉乃爾湖,我們的旅程也即將結束。在格爾木吃完了最後一頓氂牛退骨肉之後,我們和領隊螞蟻擁抱道別。這一次跟團出遊也顛覆了我之前對於跟團游的偏見,不推薦餐館,不推薦購物,一路上螞蟻除了長途跋涉之外還盡心盡責陪玩陪聊,耐心十足地給每一位團員航拍,帶我們去沒人知道的打卡點拍照,掏錢給我們買鮮枸杞,雖然團費應該都涵蓋在內了,但是能碰到這種把團友當朋友噓寒問暖有求必應的領隊真的十分幸運,期待和川藏線吳秀波的下一次相遇。

海西之旅結束了,遊記也啰里嗦終於要畫上句號了,希望有朝一日能夠超越這趟國內最西的旅程,往更西的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嗯,結束撒花!


火星一號公路天團分別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