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旋律

五月卅五日,「不许说话不许动」日。
开着可以兜得进晚风的小车,逆风开往楠溪江度假。
雨夜的别墅、庭院、装B必备的笔墨纸砚和天花板碗口大的蜘蛛Bling Bling闪耀着光芒。
猪大肠仍然那么勾人魂魄,但是总也打嗝失败的大肚子却隐隐作痛。
夜晚,听着雨声伴随着猪大肠在大肠里咀嚼的声音,咕咕咕地入眠了……

翌日的大草坪堆着人和垃圾,偶尔也能有美不胜收的风景。
搭起帐篷,对牛弹琴,唱歌、跳舞,星光闪耀,蚊虫叮咬……

正文:不完美的主旋律和完美的遗珠

S.H.E们饶命,老子被赶去上海了!嗯,就是这样。

首先,是并不重要的插曲。在六月初一个周末的列车上,传来了列车员曼妙的声线:「如要需要简餐盒饭,请至八号车厢购买。」随后,我隐约瞥见前方出现了一个血盆大口……定了定神之后,我的大脑突然像被注入吗啡般以1M/S的运转速度将所见之人和脑内信息库进行比对,紧接着它便华丽地罢工了——那身边的女子,分明是传说中龙哥他近亲——凤姐!

擦!是因为速度太快大脑缺氧出现幻觉,还是因为速度太快大脑晕厥?这货不是凤姐,这货不是凤姐,这货不是凤姐……可是那女子分明由于车身一个颠簸,一个趔趄,于是用一手扶住车身,并不好意思地嫣然一笑……我了个去!那真的就是一笑百魅生的凤姐啊!这一笑不仅百「魅」生,魑魍魉也纷纷出笼了啊!

于是,浑身的鸡皮挣扎着、蠕动着,捏碎了的心脏、捏碎了的肺片。一刹那,空气静止了,时间停止了,速度消失了……凤姐,她就这样踩着小碎步奔向八号车厢……据估计,当时地面的压强约有100N/M平方。

当然,这也只能算是插曲,主旋律只能是SB,没有之一。话说,这年头有人装B的很多,装SB的也很多。结果,我们如同流水线上的饺子,还在研究自己是什么馅儿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世博园。咦?我没在装啊!

虽然是不要钱的,但其实自己还是有私心的,偷偷摸摸提前找了去四号口的捷径,因为离自残馆最近。但没想到,刚到入口,就是一浪接一浪的绝望……远远望去,漫无边际的人潮正在向自残馆涌去,而身前入园的队伍却如瓜牛般的速度拨号蠕动。

突破重围之后差不多十点,我们立即以光速穿梭在处女膜般密集的人群中,径直奔向——吉野家……好吧,是的,俗话说,早餐不吃,会得爱滋……当然,之所以选择先去解决吃的问题,是因为那天是该死的自残馆日。

路上几乎全是装SB的,让我的浑然天成顿然失色,于是我专心致志地SBL。一边抱着双腿居高临下巡视整个园区,一边喝着自来水、吃着25元一个的SB热狗,一种如坐春风的优越感油然而生,这种优越感在园区里席卷一番之后又重新迎面扑来,沁入心脾,荡气回肠。

整整三个小时之后,下午一点,我们哼着小曲儿蹦蹦跳跳走向了出口。此时,眼前的美景让所有人的精髓滚滚而出!出口处一望无际,鸟无人烟,如若仙境,这里才是SB会最美的地方吧!于是我们流着愉悦的泪水,尽情唱歌、跳舞、放屁、跌倒,为SB鼓掌,为SB欢呼!

主旋律完毕,可以喝彩了。但是,别忘了看IMAX才是正事。一场IMAX电影,却仅有温州电影院一半多一点的价格,更可贵的是,看一场IMAX附送好时巧克力工厂一个啊!当然你不看电影也有的。当然吃巧克力是要钱的。当然拿来不吃也是要钱的。

IMAX的效果通过正片前的宣传片就可以将人震到尿奔,所以在偌大的放映厅里时不时看见代谢终产物也请见怪不怪,人之常情也。尤其对比其他3D电影那不给力到极致的墨镜和声光效果,IMAX的亮度和立体感几乎完美。原来上海旅游的首站必定是和平影院的IMAX啊,恍然大悟状,否则,《阿凡达》怎么可能在上映快半年却还是场场爆满?哦对了,庆祝一下,老子的《阿凡达》观影经历正式达到11D,虎瑞!另外,在温州看《驯龙高手》算是白看了,不是差了一点点。真的,不许狡辩!就是白看!

虽然IMAX让人振奋,但是,闲逛田子坊才是正事吧。有人总喜欢去新天地装B,但是我更喜欢去田子坊装。因为田子坊不仅汇集了小资版的B,还融合了复古风潮的B,同时,那里也是先锋艺术B的聚集地。所以,从各个角度,在这里装B,显然会比在新天地装要立体丰满得多……虽然B是可以装的,但是毛大人却装不了,正如肚子可以搞大,但是钱包却搞不大一样。就过一把眼瘾吧,学会让快感从眼睛进入神经中枢并激发高潮这才是王道!

虽然装B不可怠慢,但是,话说回来,美食才是正事吧。虽然是垃圾快餐老土便宜货,但是家里吃不到的,统统要吃到吐!吉野家牛肉饭!两大碗!DQ香草奶昔!两杯!赛百味金枪鱼三明治!三个!汉堡王牛肉皇堡!两个!统统打包摊在床上……

嗝……屁……中……

最后请跟我回到主旋律上来,一起唱——《SB之歌》:一个是SB,穿的酷酷滴……你是那SB,是SB是SB,你是那SB,是SB是SB!


(和上海完全无关的)飞跃楠溪江……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