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耳的舞动和美味的声音

又去魔都看了两个展,PSA的「身体·媒体II(Body Media II)」以及民生现代美术馆的「透明的声音(Listening to Transparency)」。这两个群展都很有多的装置艺术和感官交互展品,说白了就是很适合装逼,尤其是PSA的「身体·媒体II」……话说PSA应该是最爱的魔都博物馆了,每一次的主展都洋溢着一种诱人的猎奇感,再加上可以逛逛「电铺」翻翻新奇的小玩意儿但不买,以及去楼上的平台看看雾霾下灰蒙蒙的黄浦江对岸,实在没地方去还可以去咖啡馆咬咬牙点一些性价比不太高的点心和完全没有想喝的咖啡发呆,打发个半天是妥妥没问题的吧,嗯,下次一定去办个会员卡。

其实,「身体·媒体II」已经是二刷了,有两个原因,一是奥地利艺术家Kurt Hentschläger(官网)的沉浸式体验项目「Zee」很值得再去挑战一次,二是这次刚好赶上了结合本次展出的特别剧场——由西班牙艺术家Iratxe Ansa、Igor Bacovich创作的Metamorphosis国际驻留项目「Body Conception」,于是琢磨了一下反正无聊就又去了一次。

「Zee」是一个可以让人发疯的沉浸式体验项目,把一群人关在一个充满白雾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剥夺听觉和视觉,然后用极简音乐和亮瞎狗眼的各色频闪灯去刺激感官。由于白雾的浓度很高,在频闪灯的闪亮下双眼会看见花筒般的幻象,各种致密图形挤满视野,即便闭上双眼也无法逃脱。然而频闪灯闪光的频率很高,你又很难分辨每一下闪光呈现出的幻象究竟是什么图形或图形,也无法确认你看到的是什么颜色,就是任由各种颜色交错的图案一次次刺激你的视网膜,直到呕吐和晕厥……好吧没有呕吐和晕厥除非你有癫痫症,但事实上还是有很多人在几分钟之后就承受不了提前离场了,而挑战完12分钟不间断的频闪之后,你会欣喜地发现你的氪金狗眼已经升级成了……充血的氪金狗眼……

「Body Conception」其实就是一段现代舞,亮点在于开场部分的一段即兴舞蹈,在强劲的动词大慈节奏下,舞者根据银幕上出现的提示词群魔乱舞搔首弄姿自摸胡了,令人印象深刻。相比之下,主题部分就显得中规中矩。现代舞,大家也可以想象得到,无非就是舞者摆出一副面瘫脸或很难以揣测心理波动的表情用各种奇异的姿势扭转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件,营造出一种野兽派画风的狂野运动。表演结束后,大家若有所思地报以了热烈的掌声,然后在交流环节迫不及待地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比如理解到了情感与理智啊悲欢与离合啊布拉布拉,然后眨巴眨巴双眼期待着创作者给予肯定的眼神像极了班里抢答问题的学习委员。结果Igor和Iratxe面面相觑互相嘀嘀咕咕了很久说,那啥,我排这个舞啥意思都没有就是大家很想自由的旋转跳跃我闭着眼,我非常谢谢你的解读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要表达什么真的没有对不住啊……然后有意思的是,这之后还有一位同学穷追不舍地又问了一次:老师啊你刚刚说你不想表达什么但是这怎么可能呢?你真的真的没有不是表达那啥啥啥吗?怎么可能没有中心思想呢你不告诉我答案我怎么拿满分儿呢?

我内心很想求这些同学们放过这两位被逼问到两眼泛泪的老师,学我们安安静静舒舒服服地装个逼能死吗!

诶突然发现还没有来得及说「透明的声音」,但是我不想写了,总之就是一个同样很好看很好听的展啦再见!(什么鬼!)


「Body Conception」前戏部分,大家都很卖力,年轻的巴迪飞溅着汗珠。


继续是「Body Conception」的前戏部分,这时候根据提示,大家开始呆滞,喘息回血。


「Zee」的房间里,能见度不超过50公分,拍出照片来才知道当下是什么颜色的光。


「身体·媒体II」的一处展品,德国视觉艺术家Ulf Langheinrich(官网)的「No Land IV 2.0」。


「透明的声音」展中由法国艺术家Pierre-Laurent Cassière(官网)创作的「Schizophone」,戴上这副听觉义肢之后,听觉可以放大223%(不要随便给出一个看起来很可靠的数字!)总之可以听见很多以往听不见的声音,如果附近有人对你拍个掌的话,你就聋了,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什么?你说什么?

00:00/00:00
Meridian by ODESZA from A Moment Apart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