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岔万象

清明长假全部泡在了魔都各大展馆里了,毕竟这种没事就可以逛逛展,开开眼,拍拍照片打打脸的假期生活已经期待了几个月了。至于在那么多艺术展中,究竟哪些值得好好转一转?相信我,首选一定是黄永砯的「蛇杖III:左开道岔(Bâton Serpent III: Spur Track to the Left)」和Olafur Eliasson(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的「Nothingness is not nothing at all(无相万象)」。

提到黄永砯,大家首先想到的一定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厦门达达」。作为当时中国艺术界最前卫、最激进、最反艺术团体中的核心人物,如今的黄永砯依旧保持着这份与时俱进的先锋性与抗争性。位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蛇杖III」是黄永砯继2014年意大利国立二十一世纪艺术博物馆(MAXXI),2015年北京红砖美术馆之后,第三个以「蛇杖」为主题的个展。

虽然展出以「蛇杖」为主题,但是在我看来,整个展览最让人感到震撼的不是「蛇杖」本身,而是一系列以无头动物或兽首标本为主题的装置,包括一进博物馆就可以看到的「头」,以及一楼展区的「马戏团」和「布加拉什」。强烈的末世氛围和诡异魔幻风营造出的压迫感,让人头皮发麻,喘不过气来。主宰和被主宰,权威与抗争,这些元素弥漫在动物血红色的断颈和安详的姿态中,冲击着视觉,刺激着感官。

相比之下,丹麦著名装置艺术家Olafur Eliasson的中国首展「Nothingness is not nothing at all」就显得温和许多。整个展以装置艺术和雕塑为主,大多展品都将焦点瞄准了对声、光、色变化的捕捉,在不断变换的光影色彩中,这些装置都营造出了强烈的空间感和时间感,虽然算不上震撼,但是富于交互性,创意十足。另外,我还得特别安利影像室的「Your embodied garden」,这是一段9分23秒的行为艺术影片,机械舞者出身的艺术家Steen Koerner在苏州网师园和狮子林园旁若无人的扭转着自己的手臂和身躯,仿佛在模仿那些造型各异的岩石和盆栽,不时经过的路人和园林师让整个影像充满趣味,一动一景竟也呈现出了想象不到的文艺清新范儿,让人不禁对自己的记忆产生怀疑,我去过的苏州园林有这么美吗?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见图!


「头」,截段的火车车厢和铁轨上散步的无头动物产生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马戏团」,在帐篷形状的竹笼中央,木质巨手牵引着猴子骨架,而15只无头动物平静的散落在竹笼内外。


「布加拉什」,汇集了兽首的山坳,绕到展区的角落背面才能看到这一幕,还是非常震撼的。


「布加拉什」,红色的布覆盖住断颈,虽然不血腥,但是依然是满满的猎奇感。


「Bridge from the future」,通过不锈钢和黄铜模拟虫洞的漩涡,在中心凝视,仿佛能看见未来(误)……


「Seeing plants」,在不同角度的镜面折射下,可以看见仙人掌的各个角度,随着光线的变化,镜面也呈现出不同的光折射。


「Your plural view」,Olafur果然很喜欢镜面,又是一个可以看死角的装置……


「Infinite colour double polyhedron lamp」,散发着迷人色泽的LED灯。


「Round rainbow」,灯光通过转动的环,形成各种美妙的光影变幻,在某个时刻,就会在墙壁显现环形的彩虹。


「Your silent running」,黑暗中的频闪灯将一切都变成了定格动画一般的存在,包括落下的水滴。


「Beauty」,「Beauty」不是我,而是在灯光下呈现曼妙色彩的水帘……

对了,最后推一首氛围感不错的单曲吧。

00:00/00:00
♬ Counting by Gallant from Ology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