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齿小姐沙扬娜拉

智齿小姐夏佑已经纠缠我已经好多年了,一副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架势抱着边上那位磨蹭,猥亵程度堪比一只发情的泰迪。虽然被发情的智齿小姐折磨到相邻三颗牙齿都性功能障碍,但我还是始终狠不下心来彻底决裂甩掉她。上周四跟同事聊着聊着,突然就被预约了第二天的牙医,还一边不由自主地道谢。结果晚上在家搜索拔智齿差点尿崩,各种痛不欲生的既视感猛烈的撞击着我的视网膜,耳边似乎传来了咣咣当当如同愚公移山一般的巨响,一想到第二天嘴巴如火山爆发般喷射着动脉血的样子,就全身一阵阵的头皮发麻,彻底失眠。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到了医院像个走投无路的无头苍蝇到处乱撞,最后被拎到了放射区拍了全景牙片,先用套套把一根棒棒套起来,然后轻轻含住啊不,用门牙咬住,然后边上两片像卫星一样的板就开始以脑袋为轴心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刚有点自以为是太阳的错觉就拍完了。即将踏上刑场,想着尿完最后一泡吧,万一尿在牙科椅呢!结果没想到太紧张,丁丁收回内裤之后又尿出来7滴,连卡其色的长裤外面都渗出了一小滩,妈蛋这跟尿在牙科椅上有什么不同啊!擦不掉尿渍,于是一边往裆部泼更多的水,装作是洗手时溅起的水花,一边为自己的智商感动到落泪——尼玛更像尿裤子了喂!

算了,硬着头皮躺上了牙科椅。医生一边拿着镜子和什么工具打开了我的嘴巴掏来掏去,一边问拔左边还是右边啊,老子脱口而出左边,踏马的刚说完就差点吓尿了,虽然已经没有尿了。纠正完之后,我才猛然惊觉这不会是在打麻药吧!霎那间,前一天网络上各种麻药最痛论嗖嗖嗖射进脑海,恐惧感如天崩地裂般袭来,但是我刚想啊啊啊呻吟,右下巴就已经不是我的了……完全没有痛感竟让我感觉到一阵失落这是怎么回事!

打完麻药之后就是开药、付款。回来护士说先吃一颗止痛片。当我把止痛药吃下去的时候,我恍然觉得自己已经到达晕厥边缘了。没错,紧张星人已经完全占有了我的肉体,除了能够肯定右下巴不是我的也不是他的之外,其他部分我也已然丧失了主权。我用最后的意识向护士提出了我的最后一件请求——量血压。160/90,脉搏130……护士被我的麒麟臂吓得花容失色,然后一边神情凝重的让我别紧张,一边辣手摧花的把我推倒在床上啊不,牙科椅上。喂!我高血压啊!会爆炸!

我渐渐失去了意识,只记得护士在我胸口放了一块布,我刚想睁开眼睛确认一下花色是否符合我审美的时候,医生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把家伙伸进我的嘴巴了。由于已经吓晕,因此我试着用冥想的方式灵魂出窍。我看见了医生先是割了一刀,然后就用类似钻子的东西钻了将近一分钟,不省人事的我的本体感到了牙根偶尔传来的一丝丝酥麻。我想当时我的口腔应该是一副水花和血液四溅的惨状,幸好护士在边上不停的吸,让我不至于淹死在自己的口水之中。大约两分钟之后,医生开始用一种在潜行游戏中常见的扭断敌人脖子的姿势,左手固定住我的下巴,右手用类似撬棍的工具直接对智齿小姐进行了破膛处理。同时我的耳边不时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我无法分辨这究竟是自己的脖子断裂的声音还是智齿小姐的呐喊。突然,我的舌根被一块类似碎骨的硬物弹中,这才让我松了口气——这应该就是智齿小姐的断肢吧,既然如此,应该说明我的脖子并没有断裂。可是智齿小姐又怎会轻易的狗带,这块碎骨硬生生卡在了舌根深处,眼看着就要掉进喉咙,吓得我立马清醒过来狂咽口水,想学小乌鸦喝水用水把石子浮上来(喂!弄反了吧你!)。最终要不是护士及时吸走了这块碎骨,估计当天我能喝下一斤血加一块碎骨。总之,在这一系列工序又进行一遍之后,智齿小姐就彻底离开了我,医生将她深陷的双脚埋进了牙床,缝了线,立了碑,献了菊花施了肥……(并没有!)

前后不到5分钟,进门时行尸走肉的我意气风发的走出了医院。在镜子前我张开嘴,看了看牙床和脸之间闪闪发亮的线,安然入睡。睡梦中,埋葬着智齿小姐的牙床开始发芽,长出了满口的智齿,从口腔壁绵延一直长到了胃里。

00:00/00:00
♬ Cut Your Teeth by Kyla La Grange from Cut Your Teeth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