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

小猴子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我自己都不懂,还会有其他人能懂么,哈哈!我只知道我很开心的时候,我是我,我享受快乐。不开心的时候,我还是我,我享受孤寂。

我说过我也想写点什么东西,一些美丽的回忆,毕竟人生过去了好多岁月了。我会的,再酝酿一段时间吧,毕业前我一定会完成的。下午寝室没电,发了发呆,把衣服浸了,剥掉了放了三天的猕猴桃,嗯,还好没烂掉,很甜哦哈哈(朱朱挑的)!回到寝室,一个人都没有,又发了发呆,拉开窗帘,拿出上次买的《城南旧事》看了起来,很久没有静静地看点东西了吧。看到四分之一处,电来了。打开电脑,无意中点出了自己在大二上学期写的一点东西(就是小猴子最堕落,期末考翘考的那个学期),让大家也看看那时候的小猴子心里在想什么哈哈(S.H.E,第二篇随笔我记得我给你们看过的哦)!我自己,也可以照照镜子。

寂寞的活着

2004-10-01

20岁,承载了二十年的记忆,思绪,慢慢旋绕着,缠绵着。二十个年头,像一阵清风,从脸庞吹过。听到了吗?这风的声音……

记忆零散地堆砌着我的童年,无忧无虑的童年。和伙伴们没日没夜地穿梭在宿舍的大院里,在大人们的训斥中玩木头人,跳房子,抢位子。我们放肆地跳着,笑着,但却留着眼泪,看着院子一点一点的缩小,看着昔日的伙伴们一个一个在我身旁消失,直到再也找不到。

初三的日子很快乐,很甜。喜欢在每个中午,站在Fish的家门口等他一起上课。喜欢每天下课,和Fish一起看楼下走过的女生。喜欢往Niajira的背后贴字条,笑得前俯后仰。喜欢每个周末,叫他们陪着我和Bobo一起疯狂,一路手舞足蹈……

那个毕业的夏日,我的生日。我们四人围坐在小小的客厅,关着灯,合着幽幽的白色落地窗帘讲着一个个真实的灵异故事,探讨着生和死,任凭夜晚狂奔而逝……

我们曾经信誓旦旦地说会保持联系,于是大家开心地分别,疏远。他们消失了,我什么也抓不到。我看着他们,我看着他们开心地飞向遥远的云端。剩下我,向着湛蓝的天空,泪流满面地说再见。

住校的日子很平静,也很嚣张。我放弃了身旁的一切,寂寞地走完了空旷的两年,让全身的细胞在阳光中枯萎。然后在高三的一天,我爱上了排球,也重新爱上了这种寂寞的生活。

排球让我知道了我还活着,活生生地活着。我喜欢在大汗淋漓中追寻每一次垫球的快感,我喜欢让Susu重重地朝着我扣球。我双臂的细胞在每一个球的抽打中狂热,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蒸发的汗水。我活了下来。

高三的日子是阴暗的,但却是充实且放荡的。我们在课桌上睡觉,逃课,打球,潜入女生寝室洗热水澡和宿馆大娘玩躲猫猫,偷偷跑到新楼的施工地寻找「幽魂野鬼」。我和那帮伙伴们开心的高考,开心的活着。等一切都平静下来时,我发现,我依然是孤单一人。梦中的我能够放肆地哭,但是醒来的双颊只有两道早已干涸的泪痕。我只能痴痴地笑,痴痴地傻笑。

太多太多的人进来又走,掏空了我的全部。我太依赖他们,又无法保留我的付出。于是我每次,都只能看着他们笑笑地离开,挥挥手,却什么话都说不出。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认识了珊和瑶,两个很独立的女生。我跟着她们一起唱KTV,吸烟,喝酒,蹦迪……很疯狂,也很迷茫。每次放假,我们都会在很寂寞的夜里相聚,疯到尽兴。我笑了,真的有人能够永远在我身旁吧。然而,我却感到一阵阵揪心的痛,觉得自己好假,笑得好假。

日子继续像咽下的豆腐,冷冷地滑落着。我依然迷恋排球,迷恋那种疼痛的感觉,它让我感到我还活着,寂寞的活着。世界,慢慢在我眼里变小,变小。宿舍的院子已经成为日常的过道,见证着我成长的那条狭窄的小巷早已衰老得奄奄一息,在阳光下散发出一种悠久醉人的懒洋洋的味道。这里就是我们曾经玩乐的天堂?

大学的生活还在继续,不断有人走进我的生活,也不断有人走出我的生活,他们交织着我的生活,纷扰的生活,嘈杂的生活,迷乱的生活,寂寞的生活。

我活着,挣扎着在寂寞中活着。

(完)

我那宫颈糜烂的生活

2005-01-12

(这篇有一点恶心成分,请选择观看……)

好不容易掏出了那堆发霉的袜子和内裤,只见上面冒着滚滚浓烟。「已经两个月了吧」,我脱掉我的Pepsi看了看脚,扯开裤带看了看里面那条假CK,换上拖鞋,吃力地抽出上半圈已经发黑的脸盆,弯腰把地上那堆东西舀了进去。「看来已经不行了啊」。

水汹涌澎湃地冲进那堆东西。晶莹的水花,就像黑珍珠一般溅在我的身上和脸上。Omo的泡沫很快浮了起来,喜悦地游走在袜子和内裤那细腻的线缝之间,牵扯出一股股泛黄的液体。「一切都会改变的」,我关上了龙头,数了数兜里剩余不多的厕纸,向便坑走去。

「小便池又塞了吗」,只见带着泡沫的黄色液体缓缓从小便池里漫溢出来,流淌在撒满卷曲毛发的石砖上。我拉起了裤脚,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踩在黄色的泡泡上,感受着双脚渐渐地潮湿,渐渐地浸润。

打开一扇门,映入眼帘是飞溅的涂鸦。暗黄色的凝固物挥洒在墙上,地上,和便池里。我悄悄退了出来,打开边上一间的门。这里的地面上沾有几块浅黄色的液体,便坑里的东西如同一滩玉米羹,肆意的铺满了整个便池,并散发着一股馊面的味道。「就这里吧」,我掏出口袋里的Xylitol塞进嘴里,脱下裤子,缓缓的蹲了下来。

嘴里卖力地嚼着Xylitol,小腹部也在剧烈地附和着。霎时,一种顺滑的触感从体内沿着中枢神经传至大脑皮层,并一直延续到了体外。之后,传来一声闷响,溅起的水花在臀部留下了一阵冰凉。我从口袋掏出仅有的两张厕纸,轻轻地分出一张,擦拭臀部溅起的液体。那液体很快穿透了厕纸,碰触着我的指尖,吮吸着。「哎,只剩下一张了吗」,我看了看边上的废纸篓。嗯,剩下的远远不只一张……

走出便坑,那盆东西已经浸透了Omo,沉沉地躺在浑浊的深处。

(完)

照完镜子,我对自己说,我真的很快乐!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镜子”的2条评论

  1. “我跟着她们一起唱KTV,吸烟,喝酒,蹦迪……”
    请问……代表什么?好惹人遐想啊……
    最后那个Part果然不是一般恶心……至于那个Opening,明显你要比我纠结多了……自叹弗如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