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壳儿的海风

依稀记得两年的某一个夜晚,我们大家坐在高高的土堆上面,只见主席同学站起身来,一只手指向远方,信誓旦旦地说:过几天,我请你们来苍南吃海鲜!那时,一道闪电划过天际,我们惊恐又兴奋地望向将主席同学,只看见主席同学的剪影是如此伟岸,如此夺目……

结果我们活活等了两年,操!

一、日出翔来

晚上,姨妈独自刷了新存档,带上小台、大卫以及我驱车前往苍南投奔主席,但是由于姨妈新手上路还在当天因为偷看大叔洗澡长了针眼,以至于我们东碰西撞到了苍南已经是将近十点,一下车还被海边常见的台风吹到衣衫褴褛……为了抚慰我们幼小的心灵,主席不但决定第二天早上带我们看日出,还毅然决定留下来跟我们四人同挤一间标房,当下我们就哭了,姨妈甚至还感动到直想脱大卫的裤子,于是大家终于破涕为笑,两个鼻孔开大炮了……

凌晨四点,闹钟响了。虽然我们都很想殴打主席,想把他翔都打出来,但是灵机一动,发现主席是要带我们看日出的,就纷纷夺路而逃去厕所大便了,虽然好像也都没大出什么来。到了海边,盐巴和着海风撒在我们的脸上,让我们感到无比口渴,可是日出呢?主席说,这是一个海湾,三面环山,很适合观赏日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日出时间快到了天空都见红了还不见太阳的踪影呢?

我拿出了地图,看了一下。嗯,这是一片三面环山一面朝南的海湾……

……

天亮了,突然觉得整个人都治愈了……

尼玛这不是坑爹吗!整个苍南除了这个破海湾任何一个海边都能看见日出!主席您为了不让我们看见日出简直是费尽了心机梗塞啊!……我们四个黑着脸一言不发憋出了满口的大姨妈,顿时觉得腹部一阵痉挛……这是日出吗……这是日出翔来……

二、带壳儿的我都不喜欢

虽然没看到日出,但是这儿的早餐还是很重口的……嗯……猪肘和油渣……压强很大的气息……可是把这种血腥的料理放在清汤里炖煮过之后竟然莫名其妙的小清新了起来,就像……就像是一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野猪不小心放了一个响屁之后咯咯咯害羞地捂嘴笑了……

至于中饭,主席更是使出了乾坤一掷,花了一个肾为我们准备了海鲜大餐……嗯……我看看都有些什么,有甜瓜,有粉条,有竹笋,有蒸蛋……好吧,海鲜我都不认识,爱谁谁吧……

可能是因为我的身上流着的不是海王子的血液,所以即便我长在海边,但就像礁石上的贝壳,直到两年前才学会游泳……(贝壳回头迷惘中)……而对于海鲜和红烧肉,我一直无法做出一个客观的判断,因为无论是我的基因还是我的舌头都跟我的价值观发生了剧烈的冲突,当然,最终都是我的价值观被其他两人揍得体无完肤哭着鼻子回家找妈妈。

而海鲜当中,被揍得最惨的是带刺儿的和带壳儿的类别,他们简直就是一种暗黑料理的存在……我无法理解,在进食过程中要花掉90%的精力去剔刺和去壳,然后只为获得那么一点点肉究竟是怎样一种无产阶级思想和人道主义精神,要不是考虑到有人助我一臂之力和酱油醋的美味,我根本不会去碰他们!带壳儿的我都不喜欢!

三、尾声

在不久前的一个夜晚,我们大家坐在高高的土堆上面,只见姨妈同学站起身来,一只手指向远方,信誓旦旦地说:过几天,我请你们来杭州吃地铁!那时,一道闪电划过天际,我们惊恐又兴奋地望向将姨妈同学,只看见姨妈同学的剪影尾部流出了一条大姨妈……

我知道,两年之后,我们又将迎来一次日出翔来的旅行。

00:00/00:00
♬ ロコロコのうた by 清水信之 from PSP 「LocoRoco」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ロコロコのうた」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