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淋漓尽致的缅怀

最近,总是搞不清楚自己已经毕业了多久,总觉得恍恍惚惚,放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假……上次和鸭鸭回到理工,在「辉煌」吃了一顿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茄子牛肉饭」之后,拖着滚圆的肚子从东门这边踱了过来。那时,广播开始放起了音乐,夕阳渐渐染红了天边,一刹那,我突然发现我差一点就要走进23幢寝室楼了……

我说,我真的感觉一切都没有变,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甚至期盼着能看到曾经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招招手,说声HI;我说,我感觉我就会陪着鸭鸭走到女生寝室楼门口和她挥手再见,然后再悠然走回自己寝室了。

虽然很多时候大家都习惯了一种生活,但是却常常忘记,在突然的改变之后,这样的习惯竟然会延续这样一段漫长的时光……

经过23幢阳台,仍不忘抬头看一看6楼,苦笑着说今天寝室又没人啊;经过21幢时,总是也会看看熊的阳台,猜着今天也许我会比他起得早吧;经过食堂边的农行提款机边,仍不忘抬头看看农行招牌上的阳台,忍不住喊一声「鸭鸭」……笑了笑,觉得自己很傻,可是在这样说服自己后,走在生活园区,却总还是希望看着骑着自行车穿梭的空空,哈哈,明知道他人在杭州啊……不是还有一群小排骨么?鸭鸭说,他们最近在考试,很忙的……是啊,哈哈,我是在干什么呢……

下午,一直和鸭鸭在体育馆打垫,很久没有这样累了,腿发酸,也许听起来也很枯燥,可是却很舍不得放下手上的球。很想再开开心心打一次球,很多很多再熟悉不过的人一起,打着打着,直到深蓝色的夜幕洒满校园,星星点点,大家嚷嚷着「看不见了看不见了」再拖着疲惫的双腿一同离开。

其实很生气,不知道是该气大家都一同朝四面八方前进,扔下了我,还是气自己死赖着不肯离开……每个人都如放射般从我四周散开,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双手用力,却软了双腿。

待业真的不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正因为在家无聊,我才老往学校跑,老往何氏官邸跑,老往仔仔那儿跑,老往一些残留回忆的地方跑。心里面既生气那帮没心没肺一工作就失去联络的家伙们,却又羡慕他们可以这么快就走上了一段新的旅途。说实话,其实明明自己也是个现实的人,可就纳闷怎么满脑子还是这样多不切实际的想法,敲碎一个,又冒出来一个。

离毕业刚好一年半,老实说往事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飘散在不浅的地方了,但是走在校园里的时候,那些被视觉激起的片段却一次一次敲打着我,一起一落让我心潮澎湃,很难释怀。好像自己是个自虐的人,明知道这样的感受,却每次经不起心底某个声音的诱惑,自投罗网般往学校里跑,算了,就让自己再任性一回吧!

半年之后,一年之后,也许心情会有些许的改变吧,但是记忆这东西就是如此作恶,总是让一些东西是挥之不去,欲取故予欲擒故纵。也罢,我还是喜欢偶尔淋漓尽致的缅怀。


一年的时间没来学校,偶然被鸭鸭发现了新食堂水房边的这支老鼠大娘,很可爱,是给我们的本命年礼物吗?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