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和重逢

傍晚,本猴悄悄坐上了前往宁波的客车,在这一路三个半小时的车程,本猴的脑袋一刻也没有停歇。可不,光是想想几个小时后的同学会和第二天的A计划就已经让人兴奋不已了……

不过,一切也并非那么顺利。路上本猴居然想不起自己是否将手机号码告诉联络员小宇宙同学,而此时自己的手边没有一个班里同学的号码……也就是说,如果本猴真的忘记告诉小宇宙自己的号码,那本猴根本无法找到同学会的地点……甚至没有地方过夜……

于是,本猴打算先自行前往说好的歌库KTV,然后再向前台询问一下。一旦找不到,本猴很可能就要通过排骨精鸭鸭这条线几经辗转打听到班级同学的号码,而那样的话很可能就会影响到第二天A计划的实施了……

一、重逢

到了车站,小宇宙果然还是没有与本猴联系,本猴只得决定自行前往歌库碰碰运气。正在等计程车的时候,阿鲁和小米打来了电话,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老远就听到阿鲁叽叽喳喳的声音,转头一看,两人正朝本猴走来,于是迎面上去,一人一个熊抱,这是应小宇宙的要求——给大家一个西式的拥抱……

一路上也忘记了聊了什么,只是忽然觉得,好像只是放了个暑假回来……

到了歌库,仍然是一人一个熊抱,本来不来的小蜜也专程赶来了,很好,表扬下……至于唱歌嘛,一年没唱了,害得本猴第一首歌就出糗,嗓子打不开不说,声音还抖得如同弹棉花……

同学们一点都没变,甚至大家公认的两个认不出来君本猴也实在不觉得哪里认不出来了……那种感觉,就像昨天刚刚拍完毕业照,今天就来唱KTV了……真是奇妙……

来到仔家已经快到半夜了,分完礼物也不知道谁突发奇想就开始打牌了,惩罚是最古老的——刮鼻子……一圈圈玩下来,边上的阿鲁就哈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笑什么的笑着笑着就睡着了(吸了笑气?)……

这一天以冷水澡+空调收场,直接导致了本猴第二天的高烧和一些不必要的担心(狂犬病),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第二天的豪食汇自助餐,开始发烧的本猴已经食欲不振,加上因为打了狂犬疫苗而四十天必须远离海鲜辛辣等食物,本猴只能看着各式美食和哈根达斯冰淇淋流口水……看着同桌的仔等人吃得手舞足蹈前仰后合,嘴皮翻动频率之高,吞吐之快,着实令人乍舌;幸好只认得香蕉的小米和只拿不吃的小宇宙给了本猴不少安慰……最后仔自豪的总结了下,大家基本上都吃回了百元票价,本猴嘛……五十不知道上了没有……

同学会就这么自然开始,自然收场,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仔家门口,我们挥挥手,仿佛一直都生活在一起,随时可以再见……

二、重逢

A计划开始于去年底今年初,已经酝酿了将近十个月。在英国,本猴是不可以轻易想起A计划的,否则就会停不下来,兴奋得睡不着觉,所以,A计划的具体构想,已经是后来的事情了。

A计划究竟是什么呢?原定的A计划就是本猴和鸭鸭各自拟定一个虚假的回宁波日期,然后碰头提早个几天突然出现在学校球场,给大家一个惊吓的计划……当然,这个计划在后来又出现了一些变故……

八月份,偶然一次和鸭鸭联络,问起她的回宁波日期,却发现她已经身在宁波了;同时,在问鸭鸭的时候,本猴自己也露出了马脚,于是在鸭鸭的穷追猛打之下,本猴只得摊牌。不过也好,本猴就这样有了一个内线,鸭鸭。

上午,鸭鸭秘密告诉了本猴他们的行踪——下午他们会到学校打球。于是,本猴让鸭鸭借故留在家里接应本猴,然后一同前往惊吓。

四点左右,本猴和鸭鸭一同来到了阔别一年的理工,一到门口就发现保安厅变得豪华了,不过仍旧是外强中干,一道摆设而已。而一进大门,本猴就发现南北教学楼那可怕的开裂……原来,一年能在建筑上留下那么明显的痕迹啊……

为了不让自己太快被人发现,本猴特地穿了一身在学校从未露面的「新装」,背了一个新的巨大登山包,临时戴了一副墨镜……虽然回头率有点高,至少一下子是认不出来的吧……

如此盘算着,本猴忐忑地和鸭鸭向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球场。一想到等下就会发生的一切,本猴是紧张到手脚发凉,脊柱发麻……为了隐蔽一点,本猴又选择了绕道网球场从南操场跑道现身,当然,这又让本猴多花了十分钟紧张……越接近球场,心跳越快,看着一个个熟悉的身影,本猴差点没有窒息……冷静,冷静……

就在离球场还有一百米的地方,突然,一个人蹦蹦跳跳跑过来了……金鱼……靠,她眼睛也太尖了吧……一边跑一边大喊,你怎么回来了啊!好嘛,这一跑一喊的,所以人的眼球全向本猴发射过来了(眼球乃好,眼球再见)……

走近了,大家都围过来了,又骂又叫的,本猴也忘记说了些什么,只知道傻笑啊傻笑啊,再加上高烧作祟,本猴笑得本来就发红的脸都抽筋了,抖啊抖的……囧死了……

表面囧得不得了,不过心里还是悄悄比了个也!A计划,也算是成功了吧……

……

一针屁股针一瓶点滴,这就是惊吓大家的代价……想想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在老何氏官邸发高烧的,真是有始有终啊……

之后的几天,住在排骨精的何氏官邸,好久没有「回家」的感觉了,虽然是新家。晚上,喜欢呆在丽霞房里,热闹。虽然很多时候插不上话,但是听着大家热热闹闹的开玩笑,仿佛那种很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或者说,根本不曾离开过……

很想一直呆在何氏官邸,快乐的,无忧无虑的,永远的这样生活着……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