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居无仙居

虽然收到一些吹风,但考虑到也并非第一次传来乐观的消息,所以一直没有太过于当真,但当那一天真的到来,却有一种「我到底在期待什么」的迷茫。这是对自由意志回归的陌生感,也是正当对最近一年来愈发魔幻的政策无力挣扎时突然对着外界抽离了所有力量,发现自己正在空气中挥舞空拳时察觉的荒谬。

各地开始随着12月7日「新十条」出台之后陆续发布放松管制的措施,有快有慢,零零散散,推不动的地方如同深陷泥潭,而推得动的地方一下就崩塌了。这一切都很荒谬不是吗。

这样的一年也这么过来了,现在还有什么值得大呼小叫的呢?也只能笑笑。

新的世界,打算从最近的台州开始。

虽然已经去过很多次,但还是想要找到一些新鲜的体验,比如去仙居县看看。

仙居县最有名的景点应该就是位于仙居国家公园内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5A景点神仙居了,只可惜这次去的时候风雨飘摇,甚至山顶还有结冰,不仅能见度十分低,而且山顶线路也被封了一部分。老实说,对于去过雁荡山脉的人来说,神仙居除了观音峰之外,所谓的火山流纹岩都没有什么太大的看头,更何况神仙居现在主打的是各种造型奇特的高空玻璃栈道、玻璃观景台和桥梁等人造景观,舔着脸自称「网红打卡点」,实在让人看了很下头,以至于照片都不想要留下一张。

相比之下,位于仙居县的中国传统村落可能还稍微可看一些,至少没有那么所谓的「网红」。仙居县是台州市入选中国传统村落最多的县(全市六批共79个,天台县37个),而位于田市镇的李宅村和白塔镇的高迁村则是全台州市仅有的首批入选村落,应该算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了。虽然两座村子都以明清时期的江南古民居为主,但李宅村更加原生态一些,从村子入口开始就能感受到烟火气息。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巷弄里已经依稀可见袅袅炊烟,因为尿急找不到公厕只能跑到后山上解决,回望整座村庄时金色的日光打在升腾的烟雾中,依稀能闻到暖洋洋的尿味啊不,饭菜香味。高迁村的门口则能看到曾经的商业化痕迹,包括已经被弃用的售票厅等。从售票厅进入到中段一大片区域应该是当时的人造景观区域,现在早已弃用。直到深入村落,才开始慢慢看到村民活动,一些村落原始的风貌也逐渐展露。两个村落都没有什么游客,虽然人气并不旺,但至少也能近距离品味一幅纯正的乡村生活画卷——夕阳西下,家养的鹅群在整洁的青石大院子踱步,孩子在欢笑着奔跑,而老人却站在路边看着远方的天空发呆,旁若无人地感受着时光的流逝。

这次台州之行的另外一个景点就是位于临海市的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主要看点是两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于北宋至清代的台州府城墙和建于元至清代的巾山塔群。临海古城的保护和开发比很多城市都要完善很多,整个旅游区开阔不收费,一条仿古的商业步行街紫阳街贯穿整个景区,简单干净。尽管目前的台州府城墙是上世纪90年代在原墙基上重修,但至少也不完全是原址重建,稍微可以看上一看。而巾山塔群中最重要也是最古老的一座就是千佛塔,毗邻城墙和商业街紫阳街,逛起来顺畅惬意。另外,千佛塔所在的龙兴寺是日本平安时代僧人、日本佛教天台宗的开创者最澄入唐求法的受戒地,因此与日本佛教交流往来甚多,寺院里的暖帘也与他处不同,日风满满。

短暂的北上很快结束了,但是似乎一切开始逐渐恢复正常,期待明年能够慢慢找回三年前的生活吧。


李宅村清代建筑都宪宗祠上方的鸱吻


高迁村省身堂前院二楼屋顶的石狮子。屋顶的石狮子除了冲绳之外只在闽南粤东看到过,浙东古民居不常见,可能是某任屋主从别处带来吧


李宅村三透九门堂,数个连进式四合院紧紧相连,这是其中某一个四合院,后面在晒的是萝卜条


李宅村三透九门堂侧面


临海台州府城文化旅游区,从台州府城墙的门洞里往紫阳街方向看去


远看千佛塔


站在台州府城墙上,身后就是龙兴寺的钟楼和千佛塔


千佛塔以模压烧制的佛像砖贴面,共有1000多躯


从千佛塔院门外看千佛塔


千佛塔院是我见过最美的寺庙院落了,内有一座「日本传教大师最澄受戒灵迹碑」碑


距离酒店很近,顺带路过的台州景龙中心


景龙中心楼上的夜景还不错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