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天台山

上一次去天台縣,應該是2006年初的時候,短短14年,一切記憶都已變得模糊。小小的村鎮,路邊的早點,叫做「糊拉汰」的小吃,唯一學會的一句天台話「勞貝,隨江」。

今年的排骨精日,因為神婆的一句玩笑,地點從溫州換到了天台。為了我們,裴還難能可貴地拋夫棄子,帶著我們來到了已經變成民宿村的塔下村。晚上,我們在天台縣城轉了轉,滿街的霓虹讓人倍感陌生,城市化進程像一陣狂風暴雨,摧枯拉朽地泯滅了腦海里僅存的回憶。

兩天的時間裡,穿越了雨中國清寺和暫時放晴的天台山大瀑布,又在室內球場活動了一下筋骨,總算讓這個本來以排球賽為主角現在卻在吃上不遺餘力的節日至少有了一絲絲運動的痕迹。誰也記不清兩天的時間裡吃了多少個版本的「糊拉汰」,誰在乎呢?大家圍坐在一起,感覺就算是吃屎也能開心地笑出聲來(不是)。

九月十九號晚上,可能是為數不多我們能夠真正在這個日子聚餐的日子,裴絲毫沒有考慮到我們的收入差異一擲千金定了豪華包廂,令我們每一口都吃得膽戰心驚,吃吧感覺根本無福消受,不吃吧那就便宜了別人。以至於大家酒足飯飽之後還不捨得離開,非要把沒到場的老爺和朱朱視頻連線各一次,儘管把手機放在轉桌上繞場一周的時候有一種不知道什麼暗黑招魂儀式的既視感,包括那些對此二人不甚熟悉的人一邊滿面笑容地跟屏幕揮手問好另一隻手卻彷彿在玩擊鼓傳花拚命轉動餐桌試圖讓手機趕緊離開自己的視線,也多少顯得有些滑稽。說起來令人驚訝,我們之間的年齡跨度高達十年之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的話語中還是有一種逃不開的羈絆,笑顏總能灑滿每一個人的臉上,溢出來了,還能不尷尬地接一把,當然,我們絕大多數時間是在拿集這一屆排骨精日組委會主席、秘書長、策劃、出納、會計、通訊員、聯絡人為一身的裴開涮而已。

這一年的排骨精日比往年更多了一分涼意,雨中的國清寺似乎和14年前並無不同,只是細雨讓顏色變得更加深沉靜謐。雨後的大瀑布邊,樹木開始染上紅黃二色靜候秋風,而水簾洞里的我們卻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夜晚,我們捨不得入眠,鴨鴨泡了一壺又一壺的白茶,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談天說地,偶爾笑得喘不過氣,但也怕驚動了村莊的沉寂。兩天,我們從各地千里迢迢奔赴一起,轟轟烈烈地共度不到五十個小時再匆匆散去,如白駒過隙,又如絲如縷。明年,四散的線頭又將再次穿起,期待再一次的繼續,期待笑到肌無力。

再見天台山,再見「糊拉汰」,再見排骨精。


塔下村,我們住的民宿,大約是走復古風吧……


民宿大堂的拍攝還算有味,晚上我們就是在這張長桌上喝茶聊天


民宿三樓各種玻璃製成的吊燈還是挺好看的


國清寺門口的一排舍利塔


國清寺隋塔附近的碑紋


國清寺門口的隋代古剎字樣和龍紋


進入國清寺大門,就可以看到兩隻漢白玉石獅子,是為了重建國清寺而專門從故宮運來的


國清寺的大雄寶殿是豎寫,據說是皇帝特許的皇家寺院才有這種待遇


雨中的國清寺,雨中的石獅子


紅色的燭火在一片黯淡的顏色中顯得格外亮眼


遠處的隋塔,國清寺唯一一件倖存的隋代建築


天台山大瀑布山腳的位置,楓葉開始變黃


天台山大瀑布半山腰的位置,不知是因為蟲害還是季節原因而枯紅的松葉


在國清寺的合影


在國清寺山上的合影,後面遠處的就是隋塔


奢侈的十六人排骨精日大餐


天台山大瀑布入口處的合影


天台山大瀑布下的合影


今年的蛋糕!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