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矾大战

因为疫情的原因在家里憋了小半年,五一小长假的霓虹之旅直接泡汤,也不知道还要憋到什么时候。上个周末,终于憋不住到周边县市区逛了逛,选了苍南县的几点景点。

第一站是桥墩镇的碗窑村。虽然不算很远,但还是因为修路的缘故颠簸到差点开吐。也许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作为首批中国传统村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关锦鹏电影《长恨歌》的取景地之一,碗窑村的冷清有些出乎意料。烈日之下,村口的水碓在细流的堆积下时而发出砰砰的声响,除此之外就很难再听到任何喧嚣,偶尔有一两个游客路过,引得卖凉粉的村民们一阵热情地招呼。整个碗窑村散落在玉苍山麓南坡,前有玉龙湖河谷环绕,依山傍水、花木繁茂。明末清初时,这个的村落因做陶瓷粗碗而出名,竟吸引了4000多人聚居在此,商贩往来如织。而如今的碗窑村早已不见早日繁华,古龙窑、古戏台和八角楼静静地躺在村落中心,静候时光流转。不得不说,这种干净、清净的村落还蛮适合走走逛逛拍拍照片的,尽管爬坡不免汗流浃背,倒也乐此不疲。

中午在碗窑村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前往第二站——矾山镇。矾山镇占据着全国百分之八十和全球百分之六十的明矾储量,被称作「世界矾都」,当地采炼明矾始于宋末元初,至清光绪年间成为世界规模最大矾矿。矾山镇的福德湾村除了和碗窑村一样列为中国传统村落和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之外,其矿工街巷和附近的鸡笼山矿硐群以及煅烧炉结晶池等还被列入第一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工业和信息化部)和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另外,福德湾村还在2016年拿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奖(UNESCO Asia Pacific Heritage Awards),可以说是文化财极度丰富了。然而去了之后却因各种民宿和小火车以及聒噪的游客而大跌眼镜。虽然村子里确实有很多工业遗迹,但是要么就没有得到妥善的保存,要么就淹没在现代化的基建之中,很多地方甚至连拍个照都很费劲,不是电线杆挡着就是垃圾桶挡着。而更多的游客则聚集在了村子中心的老街,这里没有什么文化遗产,但依然靠义乌小商品和小吃掳获了游人的芳心。逛了没多久,吃了一碗肉燕,就匆匆逃离。

虽然福德湾村让人失望,但是鸡笼山的矾矿遗址还是让人眼前一亮。在从碗窑村到福德湾村的路上就能看到路边几个高耸的煅烧炉,于是从福德湾村出来,就在日落前赶到了这里。数个煅烧炉矗立在山脚,显得尤其硬核,虽然不能进入,但是即便是远观就已经十分壮观了,总算有了一点国家工业遗产的样子,虽然鸡笼山这个名字有点骚就是了……

嘛,最后还是看图说话吧,至于碗矾大战……我宣布……不分胜负!(嘘爆。)


碗窑村里的一个角落,竹编的灯笼特别好看


一处无人的平台正晒着红辣椒


这里似乎还住着村民,大院里晒着衣服,一排植物种得井井有条


碗窑村的核心地带,被称为「古龙窑」的窑炉,沿着山坡绵延数十米,如巨龙盘踞


继续往山上爬,能看到漫山的蒲公英


村子里还种了很多巨大的梨果仙人掌


从半山腰俯瞰碗窑村


村子里一处种了一颗非常大的叶子花树


远看碗窑村,就这样静静地躺在玉龙湖河谷


碗窑村口的一跳


这里就是鸡笼山边的矾矿遗址


另一个角度的煅烧炉群,工业朋克的感觉


必须来一个拽拽的合影(???)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