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片和禁烟区

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刀片和禁烟区

腹肌洛克的抗台二周目

腹肌洛克的抗台二周目

没错,一年一度的Fuji Rock Festival又来了,虽然荷包已经骨瘦如柴,手头已经紧到血管坏死,但是看到第一弹有Sia的名字无论如何都按耐不住撸下了三日票。心想去年台风都露营了,今年不露营,也不太可能再来台风,怎么样都不会比去年更惨吧……结果到了现场才发现自己已经穿上了京剧硬靠……

出发前两天,美妆群啊不FRF群里一直热烈地讨论着防晒问题,因为根据天气预报,今年的FRF将以晒人干为主,雨衣的存在无非就是让肉体能够保持足够水分而更加鲜嫩而已,裸奔才是对抗烈日最好的武器!(喂,警察吗?)……总之,大家似乎对于今年的FRF表现得异常轻松,完全没有一丝警觉。

嗅到些许的状况外氛围是从第一天的早上开始。早晨七点半不到,睡眼惺忪地来到新干线站台,却发现从东京开往越后汤泽的新干线莫名停开了一班,于是多花了半小时等下一班,可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等来的竟是一班满席的列车。停靠时间两分钟,车门刚一打开就看到一堆倾泻而出的人体。正当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踏过他们的尸体挤进门的时候,就被身后的人抱上了车去……当我反应过来时,我和我的行李箱已经如俄罗斯方块里的L和7一般组合成了一个完美的长方形被人群夹着浮空在了两节车厢连接处的地方。在我双脚使劲保持站立重心,一手拉着行李箱以防它被挤飞的同时,我拎着刚刚在车站买的便当的另一只手正试图撑着任何一处车厢壁以防自己情不自禁全身心投入前面胸肌大姐的怀里然后被蹂躏到叫破喉咙都没有人来救我。这是一场自我升华的人体艺术,更是一场以一手之力抵抗周围大汉的战斗!大汗淋漓的我脑子里一直在思索,为何另一个平行时空的我正在自由席上悠闲地吃着便当,而这个时空的我却即将变成便当肉馅四溢?

鬼知道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究竟是怎么过去的,隐约记得下车的时候我已经仿佛蹦了三天迪一般蓬头垢面筋疲力竭地站在风中,酸胀的双腿双臂细胞液破壁而出,在皮肤上留下黏腻的残骸…………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手上的便当哪儿去了?

好吧,我更正前两段的第一句话,这不是些许的状况外氛围,这分明是嘹亮到嗓子疼的警钟。然而,当时的我却依然如失聪般不以为意。

直到台风来袭。没错,台风,It follows……Still!

第一天的群里开始有人陆续发布台风的消息,毕竟是第一天生成,第二天就要登陆,短短一天的时间,再怎么能吸又能有何能耐,于是大家也都没有太过重视,毕竟会场依然艳阳高照,只是下午开始零星下了几阵雨而已。而高潮,和去年一样,在第二天降临。

第二天中午,天空又开始飘雨,但至少雨不大,穿着前一晚晚临时买到的雨衣倒也还能凑合着继续看演出。然而在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雨点突然开始像机关枪一般扫射着每一个漫步在会场的人,以至于大家不得不就近挤进为数不多的几个顶棚舞台下躲雨但为了避免有买椟还珠的嫌疑只能一边超级敷衍地跟着音乐扭动身体装作似乎对这个艺人很感兴趣的样子一边祈祷雨快他妈停了吧!

结果这雨就再也没有停下。

夜幕降临,距离Sia登场依然还有三个多小时,被雨逼到实在无处可去的我和西西同学在绿舞台汇合,在瓢泼大雨中跟着小马丁的电音蹦了两个小时的迪。即便雨衣已经完全沦为寿衣一般的摆设也依然阻挡不了大家把手放在空中甩,任凭雨水漏进袖子流到奶。而更神奇的是,这样的大雨也没能阻止人们喝杯装啤酒的兴致,因为没有盖子,实在让人怀疑他们到底是买了一杯酒还是接了一杯雨。

蹦完小马丁,进入贤者时间的大家坐在积满水的小凳子上等待Sia的登场,豆大的雨点仿佛珍珠奶茶里的珍珠重重地砸在雨衣上,浇灭了热舞后的最后一点热量。身体急速降温,天地化为冰窖。就在Sia登场几分钟之前,瑟瑟发抖的我还在用仅有的能量发信息通知西西回来,当Sia登场的同时,我屁股裂过一次的Pixel 3也被雨水泡到自动关机……

再怎么爱Sia,再怎么扭动身体,在现场的我还是一个劲儿地打颤,不知道是感冒来袭还是手机的报废让我陷入了沉思:为了一个2000多块钱门票的音乐节废了一只5000多的手机,值当不值当?

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且零度无糖的我已无心恋战,再考虑到前一晚看完演出之后下山的Bus要排两个小时的队,我们在听完三曲之后毅然决定冒着枪林弹雨先行回去。这时的雨水已经硬生生在绿舞台开辟出了一条没过小腿贯穿全场绵延数公里的溪流,水泥啊不泥水从高处滚滚而来使人无法站立,倒也方便我们走在这条没人的泥水中溯溪而上突围丧尸群,尽管期间险些多次被泥水冲倒,但好在最终也算是成功离开了会场。这时,会场大门边上的那条不起眼的静谧河流已如神奈川冲浪图一般响遏行云张牙舞爪地奔腾着,掀起一阵阵黄色的巨浪。

回到民宿,全身泥水的我第一时间开始抢救手机,这也让本打算两天不说一句话的我被动社交并收获了无数嘘寒问暖和同情的目光,经过一个小时两只吹风机的轮番上阵,忐忑不安的我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按下了电源键……

死一般的寂静……

手机阵亡在异国他乡,且不论第二天的酒店信息、回程的航班信息,甚至连个吐槽的渠道也被封锁,心如死灰的我抱着民宿前台小狸提供的不知道是让我擦眼泪用还是吸手机用的纸巾盒澡也没洗就躺倒了。由于被台风暴雨摧残了一天,我甚至来不及为手机举办一个体面的告别仪式就昏睡了过去,期间还做了无数个手机死而复生没多久又挂掉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的梦。

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继续开手机,但想想也知道怎么按都是徒劳,用舍友的话说,主板都已经短路了,CPR又有何意义?收拾好行李,放弃第三天的音乐节,准备立刻回东京给手机寻找下一具肉体。但这个时候,被我胡乱按了一阵电源键的手机,竟然他妈真的开机了!开机了!

Google神教千秋万代!

之后的事情不提也罢,总之是在山边遇到了好心的小哥载我去了车站,回到东京好好休整了一天。值得庆幸的是,就在前往FRF的一周前,我还是决定放弃预订民宿酒店,打算晚上在下山沿路寻找酒店睡大厅的大通铺。在出发前三天,我经过西西的牵线接盘了半山腰一间民宿的一个床位。现在回忆起来,这是这一次FRF之行除了手机诈尸之外最美好的事情了,我真的无法想象在狂风暴雨中走数十公里的漆黑山路找酒店化缘将是什么样一幅绝望的困境,更何况是在手机不能开机的情况下,光是想想都觉得是一个凄惨到足以流芳百世的活死人之夜。

在结束前,我才发现通篇下来除了提到了Sia之外,我甚至都没有写任何歌手的内容,可想而知我是如何的绝望。其实Sia只是我去FRF一半的理由,之所以不提另一半,还有一个原因是真的鲜有人问津,这从我要看的歌手大多出没在木道亭这种被其他人用来打盹休息的舞台就可见一斑。在最后两波阵容出现之前,我甚至已经有些放弃今年的FRF了,没有如去年Odesza一般分量的本命,甚至Sia我都很担心她会以宣传吵到心梗的LSD为主,好在最后两波阵容终于出现了曾入选香蕉赏的日本SSW,青谷明日香、中村佳穂、優河、Ropes、岩崎愛、藤原さくら、阿部芙蓉美、ヒグチアイ,这些如雷灌耳的名字总算是给忐忑不安的心注入了坚定的动力。事实上,他们除了最后一天的几位因为我落荒而逃没能看成的之外,都让我十分惊喜和庆幸,庆幸没有白买这次的门票。

如果还是持续安排这种顾及八十一线SSW的阵容,我想即便经过两次抗台的经历,明年我可能还是会去FRF吧。


去年把会场差不多都拍过了,今年就发点吃的吧,首先是第一天的主餐——备受好评的披萨,来自位于Field of Heaven的店铺「さくらぐみ」,去年竟然完全没有吃到!去年到底吃了些什么……


第二天的主食——同样是去年错过的备受好评的烤羊腿,来自位于Field of Heaven的店铺「下町バル ながおか屋」。趁着一大早没人排队的时候买了一份,果然嫩而多汁名不虚传,只可惜size小得有点可怜,两口就没了……


Board Walk惊现神秘生物……这到底是什么鬼?


由于第一天忙着赶场从Bus一路狂奔只用了15分钟就跑到了Field of Heaven令群里的小伙伴刮目相看,所以第二天早上才有时间在正门打卡……


在几乎没有人的木道亭可以肆意地抢占第一排,不仅可以近距离听歌,还有可能被官方摄影师拍到并发在会场通讯里……可以分别在这里这里找到我的身影……


至于台风登陆那天的雨到底有多大,我觉得看下面两张从Youtube官方直播频道里截的图就行了,正好是Sia在唱第二首曲子Diamonds的时候……


是不是很想死?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