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玻璃渣

一直以来对玻璃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但是上海玻璃博物馆在前一段时间确实很火,于是抱着这一辈去一次的心情刷了一遍,竟觉得意外的还不错。

博物馆非常大,联票是包括本馆、玻璃迷宫和特展门票的。值得一提的是热力剧场虽然需要另外买票,但还算值回票价。本来以为只是几个大叔吹泡泡,不过剧场还是营造了一种表演的氛围,拓展了玻璃艺术的可能性,观赏性还是很高,尽管最后搞得一地玻璃渣不太环保就是了。

总的来说,撇开满馆乱跑的熊孩子不谈,玻璃博物馆还是值得一去的。本馆比较常规,知识性的科普类展品占了一部分,不过重点是地方够大,边边角角总会有一些让人眼睛一亮的展品。而特展BRKN的侧重点则放在了玻璃和声光以及空间的结合上,几乎每个展品都可以打卡,不过毕竟格局太小,特别震撼的展品不多。至于最后的玻璃迷宫嘛……还真的就是只用去一次的地方……


热力剧场的玻璃雨(瞎起名)……


本馆的一件展品,玻璃袍子(继续瞎起名)……


本馆某个角落的玻璃霓虹灯


十分酷炫的玻璃迷宫,但是熊孩子实在太多了,脑壳疼……


特展BRKN的三维Logo,倒也是很扣题的……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破膝盖的红墙巡游记

大年初一是大家给亲戚拜年的日子,心想着这一天应该出去旅游的人不多吧,于是跟鱼熊约好了在帝都碰头,结果被挤出油。尽管人山人海,但是帝都依然很美,美到膝盖直接爆炸,而我更是壮烈地最后两天拖着破膝盖逛完了颐和园,请求授予烈士勋章!

大年初一,还没从爆竹声中沉睡,就已经在闹钟声中滚到了地上,迷迷糊糊飘到机场,竟然咔嚓被初中同学劫了个胡,诶你馁位?嗯嗯啊啊哦哦之间总算想起来对方的名字,然后顺势坐了在了边上……啊我特么到底还是没睡醒啊怎么就坐下了呢岂可修!之后半个小时的尬聊和蜜汁沉默让我一下子就清醒到脑内开始蹦极,好不容易找到个借口先跑去登机口,结果又遇到不熟的同事……我说你们大过年的没事儿坐飞机玩儿呢吗!

帝都来过几次,但其实也没真正逛过什么景点,于是这次交给地主熊安排行程,算是把地坛、太庙、什刹海、颐和园这些地方排了个遍,虽然大部分景点都如蝗虫过境般让人密恐。但离开连日阴雨的江南,拥抱了几天阳光倒也是一件意外的收获,尽管刚到的那天PM2.5依然爆棚。

地坛和庙会确实挺无聊的,摊位前像是有永远不会退去的人潮一波接着一波,感觉往前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是人生,挤进去就会被淹死。至于边上的雍和宫更是乌烟瘴气,诶,这样会不会被佛祖抽耳光?另一边的孔庙也没啥意思……第二天去的太庙倒是值得一去,值得去的点是因为边上的天安门广场和故宫已经挤到随波逐流,但是一拐角进入到太庙里就突然有一种黑头出窍的舒爽感。虽然也是差不多的建筑,但却几乎无人问津,宽敞到可以在广场肆意地大声喧哗嬉笑追逐甚至因为太过遥远而看不到旁人酸楚的眼光。

虽然故宫排不上票,但至少可以去景山顶上远观一下,结果因为预约了满恒记,所以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远眺一下紫禁城,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像是要去兑100万彩票一样飞奔上了山顶。然鹅,就是这座相对只有45米的渣土坡,让我爬出了膝盖滑膜炎,第二天一起床就疼到走不了路,简直是奇耻大辱……

即便如此,我还是以顽强的毅力,怀抱着破膝盖走完了另一个庞大的景点——颐和园。颐和园真的是一个充满霸凌之美的地方,即便在前山以仁寿殿为首的那一堆镶嵌在一起的宫啊殿啊园啊的俄罗斯套娃里挤到前胸贴后背要想和路人来个咸湿拥吻也没有人可以退避三舍还得跟着不由自主舔上去生无可恋,也总能找到几处拍起照来仿佛没有人一般的孤傲景致。

俄罗斯套娃的层峦叠嶂里面,除了人多到简直要从围墙上面漫出来之外,本身也是一个巨大的迷宫……拐了两个弯之后基本上就是「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的问号三连,想要走完每一个园还能按照预期返回简直是痴心妄想,好在看到了西南边的一根高耸的拉杆大把手,总算能够在有限的范围里指个明路。后来才知道,这个把手就是大名鼎鼎的亲自码头探海灯杆,是挂汽灯的地方,总觉得是什么机关,一使劲儿就能提溜出一个隐藏宝箱。

单腿爬完佛香阁差不多就已经用尽了力气,昆明湖就不去了,看一下结冰的湖面就好。本来还想在某个湖上滑个冰车啥的,结果刚好赶上前段时间某位心急的大姐用下体扎坏了冰车,血流如注,险些繁殖不能,导致全程冰车大下架,再加上温度不够低,没有一处可以滑冰的,实在让人很想跳河自尽(咚)。

最后一天抽空去了798吹冷风,只为赶上木木美术馆的开馆日,看Nicolas Party的Arches展,顺便锻炼了一番颜艺,然后就结束了帝都春节之旅,至于中间去汤悦欣赏了一番美腻巴迪什么的就不展开说了。总之,依然很想念四季民福的烤鸭,馅老满的饺子、满恒记的铜锅涮肉,如果不用等位,可以快递寄到我家那就完美了!(做梦去吧!)


太庙大戟门处看太庙前殿,是不是很空旷!是不是!


孔庙大成殿前的碑亭,层峦叠嶂的甚是好看


太庙中殿和后殿之间的门,瓦背上有很可爱的小兽兽,以及人?


太庙大戟门外的五色琉璃门,红绿黄白灰五种颜色搭配得也太美了!


颐和园的亲自码头探海灯杆!炒鸡酷炫的拉杆大把手!


颐和园套娃里的某一个角落,感觉这个屋檐无论是线条还是颜色都好看到斗鸡眼!


在爬佛香阁的途中,两边一直可以看到各种楼阁寺院的屋檐,都很美!


太庙外的红墙,美到无论怎么拍都有一种禁欲感,不愧是紫禁城!(这里并不是紫禁城!)


颐和园好不容易逮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但是同时也看不出来是哪儿……


Nicolas Party的颜艺展啊不是Arches展,点击看颜艺cos表演……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

猪狗不撸闹新春

嗯……我觉得自己取标题的技能依然还是棒棒哒……总之呢,今年是连续好几年在各地过年之后的第一次在家过年,也完全没有什么过年的氛围。提前几天,单位里发了年货,无非也就是大米酱油肉;同事带了一些芝麻糖花生糖什么的放在办公室,也没有想吃的欲望,或许是这些在以往一年才能吃一次的美食,早已经看不上眼了……

过年之前写了一篇关于小年夜的稿子,才知道原来小时候过年的时候准备的那么多糖果都是为了在小年夜供奉灶王爷的封口费。吃了甜食就不说坏话,这灶王爷竟然如此好贿赂也是有些出人意料。可惜如今家里连灶台都没有,更别提摆香炉了。供奉灶王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大家也都浑浑噩噩就这么把小年给过了,完全没有些许感慨。

小年是如此,大年也不过如此。爸妈绞尽脑汁去菜市场买了细粉干、虾、梭子蟹和水果,忙忙碌碌在厨房折腾一个多小时,勉强做出了一道丰盛的年夜饭。然而再美味的年夜饭,吃十分钟也就差不多饱嗝连天响了。

春晚是一如既往的红绿配赛狗屁,颜色饱和度依然高到眼球爆炸。看了半天竟然只有戏曲还能稍微能听一听,除了其中几首新词恶心到吐……以刷会儿手机,再抬头看看的节奏差不多看完了整台晚会,只有《敦煌飞天》算得上精彩,仔细一看服装设计竟然是张叔平,难怪颜色看起来那么舒服……不过,大家猜白色内衣会不会是某价值观的需要呢?

没到春晚结束就滚去睡觉了,连祝福的消息都懒得回一条。现如今,除了扰人的烟花爆竹声不绝于耳之外,过年和过一天早已经没啥太大的区别,就是看着生肖图从狗嗖地一下变成了猪,似乎只为告诉你又特么老了一岁,这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庆祝的呢?

猪也不撸,狗也不撸。就这样安安静静地闹新春,也没什么不好,虽然安安静静的根本算不上闹。祝各位猪年继续大吉吧!


年夜饭全家福!


并没有很爱的虾……


酱油肉我还是蛮喜欢的,尽管是腌制食品……


梭子蟹意外的好吃……

WeChatSina WeiboTwitterFacebook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