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S.H.E.」的所有日志

湿漉漉的湖

湿漉漉的湖

湿漉漉的湖来湿漉漉的州,湿漉漉的佘家帮再聚首,虽然咱家小米没来到呀,奶爸爸的媳妇儿把数凑!没错,佘家帮终于又聚会了!手儿还不快快拍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可是聚会心切的阿噜竟然背着姨妈巾大部队哗啦啦飞出了省,又自豪的飞了回来,任凭露西在地板上拉出一坨又一坨的热稀翔,任凭我们在饭桌上吃下一碗又一碗的鸡肉豆花儿。

咦?天边那朵奇怪的云是什么?大伙儿放下筷子伸长颈子心中挥舞着动词大慈的节拍,左右来回端着下巴向远方张望,哎哟哟,那不就是传说中的乌云吗!快逃命啊!大伙儿踮起了脚尖,耸起了双肩,瞪大了眼珠,甩开腮帮子,颠起后槽牙,跟随着仔仔的方向盘,踩着碎花儿小步,在湿漉漉的泥土上铲出了一颗颗柔软的坑,雀跃律动,蜿蜒绵长。这时,黑猫警长用手指捏起了散落在泥土边的脚皮,放进嘴里嘬了嘬,眼珠子吱溜溜转了一十二圈,气运丹田大吼一声:嘿!

另一厢,正在奔跑的我们心中一悸,糟!被发现了!急中生智,大伙儿捂住嘴巴,咣咣咣打了几个大屁,巨大的后座力伴随着一股强大的气流,让大伙儿一溜烟儿就失去了踪影,只留下印着「下渚湖」字样的指示牌在烟雾中迎风摇曳。

历尽千辛,佘家帮终于来到了上课上班上厕所,下牛下羊下猪湖的下渚湖。大伙儿坐上了湿漉漉的船,将双手伸出窗外运功在湖面上刮出一道道涟漪,笑得鼻涕水儿在鼻孔里欢腾翻滚,吹出一个个硕大无比油光发亮的鼻涕泡泡。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黑猫警长竟然循着脚皮的味儿骑着朱鹮和白鹭赶来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白鹭陈大妈却忽然噗哧一声下了两只蛋,隔壁老王心中咯噔一声,急忙拿出梳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梳着他的秃头,但实际上却一直从镜子中偷瞄陈大妈丈夫的神色。果然,陈大妈的丈夫还是发现了蛋的颜色问题,与陈大妈扭打了起来。陈大妈一边抽打着丈夫,一边呼唤着老王的名字,可是老王却装作聋哑人一边比划着「我是聋哑人所以我听不见你在叫我名字」的手语,一边继续低头梳着他的秃头。

白鹭群中的喧闹吓得朱鹮翘起了兰花指,屁股猛的一撅,将背上的黑猫警长以一个露西吃屎的姿势甩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经过A(-√3,0)、B(3√3,0)、C(0,3)三点的抛物线,线段BC与抛物线的对称轴l相交于点D。设抛物线的顶点为P,连接PA、AD、DP,线段AD与y轴相交于点E。1、求该抛物线的解析式;2、在平面直角坐标系中是否存在点Q,使以Q、C、D为顶点的三角形与△ADP全等?若存在,求出点Q的坐标,若不存在,说明理由。

……

躲过了黑猫警长的追杀已经是下午时分,大伙儿喘着大气儿,肚子咕咕叫得震天响,只见乌云已经将天空染成了墨水的颜色,豆大的雨点就这样砸在了我们的身上。我们去吃樱桃吧!阿噜捂着被雨点击中的伤口,艰难的吐出了这几个字。好哒!我们飞奔到了樱桃大棚,仔仔发动了「NONO智商回收」的技能,使出一记「飞龙探云手」得到了樱桃王子的手机号码,再祭出一招「狸猫换太子」,成功拿到了10块钱的折扣,我们大家都开心的尿了一地。

樱桃们哭喊着救命却被我们拔了出来,有些连肠子都还黏在枝干上,我们咀嚼着他们鲜浓的内脏,吮吸着他们甘甜的血液,喉结上下做着活塞运动,将一股一股的美味从喉管压榨到胃里,最后噗的一声,将骨头吐在泥土里,甚至连一个怜悯的神色都不留给他们。我们伸展着身体,在大棚中与樱桃树缠绵纠结,像蛇一样盘旋在树干中,短短半个小时,就风卷残云的吃掉了好几颗树。大伙儿一边摸着滚圆欲裂的肚子一边打着响亮的饱嗝,说道,我这辈子不想再吃樱桃了。这时,我听见边上树梢的樱桃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于是把他们也吃了,然后在走出大棚的时候,跳了一支莫名其妙的舞蹈。目睹了这段舞蹈的阿噜、仔仔和宇宙一边把舌头抵在上下牙齿之间像划火柴一样发出了啧啧啧的惊叹声,一边啪啪啪的鼓起了掌。

是夜,阿噜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展了蓄谋已久的姨妈巾分尸行动,但是由于太过血腥暴力以致被MPAA评为了R级,所以我没敢看。在梦中,姨妈巾的尸体活捉了我们,他们一边唱着我们听不懂的山歌,一边把红色的头巾盖在了我们的头上。我们一想到要嫁给姨妈,霎那间都有点害羞。然而在拜堂的时候,姨妈巾的尸体却出其不意的点燃了自己。白色的姨妈巾瞬间燃起了熊熊烈火,映红了天映红了地,映红了脸蛋映红了屁。我们面朝窜天高的怒火,双手合十,低头许愿,希望来年的姨妈更红更香甜。没过多久,电视就播出了花王负责人表示对当晚的姨妈巾自杀袭击事件负责的消息。

第二天,阳光晒干了湿漉漉的我们,晒干了湿漉漉的坐骑。在风驰电掣逃往城山沟的路上,我们摇头晃脑歌唱生命,没想到却召唤来了一块巨大的木板,重重的砸在了我们坐骑的挡风玻璃上。由于大伙儿险些身亡命殒,所以在这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不太记得了,大约是走了走迷宫,探了探牢房,荡了荡秋千放了放气,中间似乎还发生了仔仔本想穿着比基尼从水路回家,但是因为不会游泳被我们拦了下来的呱噪一幕。

总之,我们最终还是平安回来了。在车站,我们看到黑猫警长似乎正穿着抹胸晚礼服朝我们跑来。我们握紧了拳头说,赶紧做鸟兽散吧!嗯!好注意!保重!再见!

再见,湿漉漉的湖。再见,湿漉漉的姨妈巾。再见,湿漉漉的佘家帮。再见,湿漉漉的黑猫警长。


下渚湖的岸边站着一排红色红叶石楠,黑猫警长最爱吃的沙拉就是用他们的尸体做的。


白鹭陈大妈和身后的老王……


城山沟的竹林,虽然很容易迷路,但也很好吃……


虽然是春天了,但是还是到处可以看见美腻的红叶。


樱桃小红一家,卒。


逃到了下渚湖,当然得合影留念一张……


下渚湖的岛上,趁着水草繁茂,黑猫警长一下子无法捉摸我们的行踪,自拍一张。


离开朱鹮和白鹭群的合照,身后的白点全都是正在群殴的白鹭!


在城山沟时的探监照,虽然已经分不清谁是探监的谁是被探监的了……


坐在奇怪的地方观赏日落(正午十二点)……


挡风玻璃上被木板砸过的痕迹,我们一致怀疑是黑猫警长干的。

00:00/00:00
♬ Blow by Nadia Nair from Beautiful Poetry

迷路的麋鹿

迷路的麋鹿

一、杂烩乱炖吃大便

这次的麋鹿圣诞之行非常之Ratatouille,虽然用了法语,但是我们吃的乱炖等级就很Low了这种话我会随便说吗?反正都是差不多的东西,只不过我们吃的名字叫做麻辣香锅和麻辣烫……麻辣香锅看起来和普通的麻辣烫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如果说普通的麻辣烫是「潮吹女」的话,那么麻辣香锅就是「石女」了吧……不过,对于我这样大便炒鸡蛋能吃到泪流满面,管它是湿是干都能干掉两碗米饭还要被人说哎哟你看看嘴边还粘着饭粒啦然后还要害羞地用舌头舔掉那一粒饭粒然后傻乎乎笑了的小盆芋来说,因为看到麻辣香锅里的小张杰和小滨崎步了就忘记吃了什么,那也是不可能的吧。

……啊,吃了什么来着?

第二天去了大猪童鞋强烈推荐的丁丁麻辣烫,据说是丁丁的爸妈开的店,所有的收入都是供儿子在世界各地寻寻宝、探探险,炸炸碉堡打打炮什么的(大误)……吃的东西和麻辣香锅没什么区别,只是加了方便面和面汤……因为看着如同X毛一般卷曲的方便面突然想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玩意儿了于是一种辛酸的感觉油然而生激动得差点流出两行晶莹剔透的鼻涕就忘记吃了什么,那是更加不可能的吧。

……啊,吃了什么来着?

二、避暑纳凉吹台风

吃完午饭,我们趁着大太阳赶往冬季避暑纳凉圣地——东钱湖,而且成功在太阳下山台风登陆之时迈入景点的大门……夕阳映照之下的东钱湖一切都很祥和,走在堤坝上可以看见一排排杨柳被风干成F型,还可以听见波浪拍打堤岸发出咕噜咕噜就像是老鼠啃食尸体的声音,更可以每走一百多米就遇见一包就像是用来丢弃分尸之后的尸块儿一样的黑色尼龙袋……

一路上只有我们几个人的身影,我们一边吹着凉爽的台风,一边快乐地晃着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脑袋,不时会有两根锋利的棒状物体从鼻孔甩出,马萨卡,那就是瑰丽的鼻屎琥珀吗!就在这时,我们想到了正在炎热酷暑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很想光膀子钻进冰箱的阿鲁和小宇宙,于是我们忍不住仰天唱道: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恩恩恩恩恩……

三、逛街打威夜平安

因为是平安夜,所以仔和小米非常幸运地披上了同一只处女流出的新鲜大姨妈血,而我就只能披上老处女干掉的大姨妈血块,而大猪童鞋则披上了老干妈的痔疮血块儿和屎块儿的混合物。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作为四处游荡导致迷路的麋鹿,在路上强烈地吸引了众人的眼球,以致于他们不时地发出这样的感叹——

「快看他们!那些长颈鹿角是哪里买的?」
「快看他们!那些梅花鹿角是哪里买的?」
「快看他们!对厚!明年是龙年了喔……」
「快看他们!那些马角好有趣,就像真的一样哟!」
「快看他们!那些珊瑚礁,Bling Bling的好美丽!」
「Excuse me! Where did you buy…」

……

Buy你奶奶个大奶皮儿!你妹的珊瑚礁啊!你妹出门头上戴珊瑚礁啊!你妹出门头上还戴卫生巾呢!你鸡鸡的马角啊!你们家生的马长角啊!睁开你的马眼看看清楚,这是麋鹿!麋是宫颈糜烂的糜去掉一个麻加上一个鹿的那个麋,鹿是是宫颈糜烂的糜去掉一个麻加上一个鹿再去掉一个米的那个鹿!

心情很差,回家打Wii!

结果因为四人协力打Wii导致差点错过动车,还好小米夫搬出开坦克的气魄,使用了氮气加速再借助呕吐物助推器,让我在开动前一分钟踏上了列车……于是四至迷路的麋鹿终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P.S.仔夫的厨艺实在了得!那道猪手好吃到了简直可以供在各路神龛前然后被附近拾荒人员疯狂争抢到互相啃食最后全部葬身的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P.S.2.这次去宁波花了好多冤枉钱,其中在去宁波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件灵异事件……当时里发车还有十分钟,于是为了提前做好准备,在车子驶入车站地下车库的时候我特意从钱包里抽出了车票,然后在车库入口摇下车窗取了停车卡,摇上车窗,停好车子之后就发现车票失踪了,整个过程不到两百米,用时不到一分钟。在找遍整个车厢无果之后,我还在车库入口跟工作人员研究了半天,发现开车窗的一刹那车票是不可能飞出窗外的,而且现场也毫无踪迹……半个小时后,我终于错过了列车发车时间,只好重新买了一张车票……回来的时候又发现因为找车票,车内灯开了整整四十八个小时,没电发动,又花了五十块钱打电话让维修店过来搞定……

P.S.3.关于近期看的两部电影……龙门飞甲本来可以是一部好电影,可惜太过于卖弄特效,而特效又实在无法让人恭维,让人觉得满眼苍蝇,只剩下几位主演的演技能让人惊喜了……而金陵十三钗本来也可以是一部好电影,可惜前段太过松散,个别桥段崩坏感和违和感突然爆表,中心思想「商女也知亡国恨」过于浅显,最后只对里面的配乐有印象……


麋鹿在乘凉……


麋鹿在迷路……


麋鹿特写……

肚脐眼儿的呐喊

肚脐眼儿的呐喊

七月的最后两天,仔和宇宙来给本猴过生日了!为了回馈她们的厚爱让他们的温州之行充满噩梦般的意义,本猴精心策划了动车事故事发地一日游……

上午仔比呆你个呆还要忐忑地坐上了从宁波驶往温州的动车,一路发短信打电话差点到没电害本猴搞不清她去的是利比亚啊还是利比亚。在接到活着的仔之后就听从一块钱爸爸的委婉晦涩地指鹿为马向景点进发,期间为了买SD卡还顺便游览了一番风尘仆仆的城郊结合部结果发现了路痴一枚……至于景点本身嘛……这是坑爹来的吗!虽然看起来有一点噩梦的感觉但实际上是一点噩梦的感觉都没有的,总觉得开发度不高而且相关的人性化服务好像也是一点都没有的……呀!退票退票啦(掀桌)!

……

吃过中饭之后,我和仔为了消灭等待宇宙的时光和抢走婊子公主的库巴而展开了激烈的WII大战!无数次被史莱姆级别的小乌龟亲吻被滑落平台被机关碾压之后,我们用自杀变泡泡的策略一路逃窜花了一个下午才把库巴的第一个爪牙消灭掉,结果却很无脸地在第二幅地图的第二关无限REPLAY,这直接导致了仔在次周以迅雷之势入手了WII这部夕阳主机并闭关修炼到无数次走火入魔,在此给仔淫湿一手:“手指磨烂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言归正传,既然说是肚脐眼儿的呐喊那么如果不提到肚脐眼儿的话那就是标题党了。我像是标题党吗?没错,我不是标题党,所以我一定会提到肚脐眼儿的。对不起,我刚刚好像迂回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原来仔还不知道温州咖啡馆的特色啊!于是第一天就带着仔去了传说中的“抠抠咖灰”点了传说中的只要在温州开咖啡馆就必备的如果没有就会像星巴克那样开了不久就关门的就像每一个处女都必须有的膜那样的菜品——酸菜鱼和炒螺蛳……两个人点了六个菜,吃到肚脐眼儿裂开的时候,我们回去车站接宇宙,走的是瓯海大道。

我擦你妹的瓯海大逼道!老子从来没有开过那么恶心的路,有听说过自己开车能把自己开到晕车的吗!老子就是啊!一边吐一边开的途中,为了珍爱生命还插入了数条死胡同,简直就和折磨片一样逃了又被抓逃了又被抓最后还落得个BAD ENDING……这一路折腾,茶山的麻辣鱼都也激不起食欲了,满脑子吐的味道连肚脐眼儿都瘪进去了,好在仔和宇宙的味蕾越战越勇还有精力舞蹈……回来(又)在糖佰福吹了生日蜡烛引起围观无数,又一边打着饱嗝放着屁一边到井上料理吃自助……肚脐眼儿裂开了啊有没有!肠子满出来了啊有没有!

只听肚脐眼儿一声呐喊:老子裂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