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英伦浮沉」的所有日志

阿婆的蒸汽火车和海港

阿婆的蒸汽火车和海港

因为这次奥运会,腐国对于公款接待旅游什么的算是砸下了血本,London Media Center几乎每一天都安排了多条旅游线路,吃住行全都公家买单,让同行的某些不务正业的记者肾上腺素爆发,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分头行动,吃足玩足。虽然我眼红得不行,但因为奥运会,老子只在最后几天偷了个闲,参加了他们组织的阿婆的海滨度假区之旅,目的地就是Devon郡的南部。哦,各位可能不知道阿婆是谁,阿婆就是腐国著名侦探小说女作家Agatha Christie啦(啦你妹)……

Paignton
同样是英格兰南部,知道Devon郡南部海滨小镇Paignton的人远没有知道Brighton的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Brighton Pride= =。这是一个山坡上的小镇,安静,明媚,绿树成荫。我们住的宾馆叫Palace Hotel,房间是蓝白两色的复古布局,窗外就是一个山坡公园还能看见高尔夫球场和室外游泳池。虽然整个房间有一股海的味道并且自助餐味道也一般般,但是最重要的是不!要!钱!……咳咳,不过,作为一只非物质型文化人来说,钱不钱的问题我会在乎吗?我在乎的是Paignton最有名的蒸汽火车!说到蒸汽火车,它复古到车厢里连照明都几乎没有,每次经过山洞之后都会有一种车厢里随时出现一具尸体的预感……沿着蒸汽火车南下,经过Kingswear转渡轮到达Dartmouth,排队吃一个免费的冰淇淋,然后就可以继续坐渡轮前往阿婆的度假庄园Greenway了。

Greenway
Agatha Christie阿婆家族其实就是收集癖集中营,各种多到用不完的银器、钟表、还有各种天朝来的木雕、瓷器和佛像。虽然这座房子前两年刚刚收为National Trust(国家名胜古迹信托)管理,但是依然保留了庄园最原始的状态,花园、起居室、卧房、客厅以及餐厅的摆设,全都原封不动。Greenway有上下两层,并不大,很快就能逛完。参观到阿婆卧室的时候,团队里有一位印巴记者发现了边上摆着一张古老的中东文契约,于是问管理员那是什么,导游说呃我们看不懂,最后那位印巴记者就说他认识,然后就巴拉巴拉小魔仙了……不过因为众所周知的中东味儿,我勉强只听懂了这是阿婆的婚约什么的,然后管理员顺势很煽情地说是什么造就了现在的Greenway是什么完整了阿婆的故事?哦,不是我们管理人员不是他们工作人员而是你们——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游客巴拉巴拉小魔仙……囧

Brixham
第二天早晨五点多就被齐齐叫了起来,睡眼惺忪地前往位于Brixham的鱼市。进这儿的鱼市跟去生化实验室一样,首先要通过一幢消毒楼,在里面穿上白大褂,戴上头套和鞋套才允许通过。然后鱼市……不应该是在市集上叫卖的吗!这里居然是在冷藏室拍卖的啊!里面好几群销售商穿着白大褂围着鱼市的工作人员对一箱箱海鲜出价竞拍,虽然因为都是海鲜需要冷冻保藏,但尼玛也太冷了好不好,呆了五分钟已经找不到鼻子在哪儿了啊要不是挂下一串儿晶莹剔透的鼻涕的话!

Torquay
之所以最后提到这么一个地方,是因为Torquay是阿婆的出生地,但是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是去了Kents溶洞,话说腐国人民确实没啥见识,像我们看多了类似双龙洞什么的,这里的溶洞完全弱爆了。另外,Torquay加上前面的Brixham和Paignton,刚好形成一个完整的Torbay地区,嗯,有始有终!再见!


从Paignton到Kingswear


从Kingswear眺望Dartmouth


Dartmouth


阿婆的度假庄园Greenway


靠岸Torquay


Torquay港

Bonus

Brixham的Golden Hind海盗船!

游游荡荡气气回回肠肠

游游荡荡气气回回肠肠

放晴了两天之后,腐国迅速回归阴雨,偶见阳光共寒风一色,以至于早晨出门都可以看见吊带与风雪衣齐飞的错乱场景。由于得了London Media Center的便宜,入手了内存90胖子的Oyster交通卡,无双模式开启,于是开始漫无目的游荡于伦敦的地铁洞中承接各种支线任务。

在伦敦坐地铁,你只需要具备三点技能,一是良好的方向感,二是野兽般的直觉,三是大把的钞票。据某位知情NPC透露,在伦敦密如蛛网的地铁线中,其实隐藏了很多条秘线,比如政府秘线、皇室秘线和邮政秘线等,这几乎和伦敦地上世界一样广阔的地下世界形成了巨大的保温层,让伦敦的气温常年比其他城市高出个三五度。嗯,这其实只是个无聊的豆知识而不是什么隐藏的支线,关闭对话框继续做支线任务……

音像制品如HMV,图书如Waterstone’s,绘画如Cass Art,撇开这些知名连锁店不说,值得去屠杀时间的还有散落在伦敦各个角落的无数个街头涂鸦、独立书屋、艺术市集和艺术作坊,而时不时在路边出现的拗着诡异普士的Wenlock和Mandeville也很容易让人赚足支线EXP……

当然,在做任务之余,也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肚子。有人说腐国木吃的,粗糠搅细糠,那是骗人的。早上用厚厚巧克力酱涂满的吐司,中午吃超市里的三明治,就已经让人食指大动了好不好!不过呢,这里最值得称赞的还是遍地盛开的叉鸡。所谓叉鸡,就是印巴人的鸡店(这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扫一眼就会让人脸红心跳?= =)。不同于国际连锁的炸鸡店,叉鸡店没有统一的名字,但是如同沙县一般的小店面和里面肤色一致的阿叉以及超划算的套餐是每一家叉鸡店必须配备的标志。不知道和人种是否有关系,看起来长得很重口的阿叉们炸出来的鸡也是很重口,薯条更是一大盒一大盒的,然后蘸上用看起来很脏的容器装着的番茄酱……Yummy!So Easy!

不过说到正宗的英国料理,就不能不提炸鱼薯条。这明明是一道很好味又廉价的美食,不知道为什么饱受吐槽。你想象一下,一根没有什么味道的鳕鱼条之类的东西躺在一堆薯条里面再蘸上塔塔酱是多么让人垂涎欲滴啊(整个黑了)!好吧,当然在腐国也是可以吃到比较正宗的国际料理,日本和印度的咖喱饭也足以让天朝来客大快朵颐,但是有一种店是绝对不能进入的,那就是唐人街的自助餐厅。在这里,你可以真切感受到什么叫做物廉价美,10胖子的自助还不如在集市小摊5胖子一份的咕噜肉拌饭!更不如大英博物馆边上老常家面馆里7胖子一碗的羊肉烩面!

噗——(放屁中……)

嗯……从游游荡荡,到荡荡气气回回肠肠,点题成功!结束!虎瑞!


鸽子广场边的Waterstone’s


路边的奥运宣传画

三十一小时的生日

三天前的北京,下了一场据说是六十一年一遇的大暴雨,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一坨蛋蛋的诅咒即将排山倒海而来,至于是哪个蛋蛋,谁的蛋蛋,就不得而知了……我只记得那天,我拖着行李箱,站在石景山地铁站门口,一边看着如同开膛破肚般倾泻的暴雨,一边感受着首都人民惨绝人寰的热情。这是近乎法海般的热情。地铁站工作人员亲切地告诉我不用雨伞,转弯就到,要不是我提不动我那个行李箱,我早就一行李箱砸在地铁工作人员的脑门儿上了!你妹了个爸子的转弯就到!你能在这见了鬼的泼水节湿身趴里走两步我看看!……在我推着箱子挣扎着差点没有被雨水压扁在马路上连滚带爬到了目的地门口的时候,保安还死活不让我进去,连在传达室避避雨都不肯!老子间都快被淋出淋病了啊!你特么吃特供长大的啊!你特么传达室的屋顶能种花啊(……)!老子的眼珠子被狂风卷着暴雨硬生生砸到几乎喷血啊!

日!

……

……之所以说到日,是因为整顿了一天之后,我的生日默默地到来了……嗯,虽然每次说是默默到来,可也不是真的默默到来的(喂)……不提去年的那场事故也罢,光三天前的那场大雨就已经够惊天地泣鬼神的了。顺便在此还要谢谢首都人民给我的热情祝福(你够了)……虽然这两天的首都晴空万里,但是总觉得那一坨蛋蛋的诅咒就是冲着我的生日来的,至于是哪个蛋蛋,谁的蛋蛋,就不得而知了(这句说过了!)……只是祈求这只蛋蛋能够让我的飞机平安降落……结果掐趾一算,我靠也太平安了吧!世界末日这一年的生日几乎是在飞机上全部花光了!不但如此,降落之后看着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心中还像吃了咖喱饺子似的……生日蛋糕啊!我要的是生日蛋糕啊谁要咖喱饺子啊!咖喱饺子是什么鬼东西啊那能吃吗!……好吧,总比什么都没吃强多了,你说是吧?(你不要深情地看向胸脯啊喂!)……

住的地方叫做Citadines,算是住过的最好的公寓了,虽然两张单人床默认是拼在一起的……啊啊啊这公寓是想怎样!去屎吧!zzzZZZzzzZZZ

啊!三十一小时的生日居然就这么zzzZZZzzzZZZ……啊!谁说我很累了啊老子的生zzzZZZzzzZZZ……啊!这果然是蛋蛋的诅zzzZZZzzzZZZ……啊!我的zzzZZZzzzZZZ……口阝!zzzZZZzzzZZZ……

……(倒时差的苦逼)


Citadines的双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