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梦境」的所有日志

梦三狼

梦三狼

梦一狼

那一天,我受邀到小学同学C那儿做客,同去的还有几个同学。C是个富二代,以前大家住单元楼的时候,他们住别墅,大家读高中的时候,他到国外留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这样的人并不多见。那一天去的地方,已经可以用庄园来形容了。他家当天似乎是在办一个什么派对,因为客人太多,大家也都一撮一撮散落在庄园各处,C本人也没有露脸。我们几个小学同学就在一间很大的客房里聊天,吃点心。席间,一个特别势利的男生非说要去找C玩儿,我看着就是套近乎去的,只见他从桌上的果盘儿里捧了一大捧的水果,也就橙子小番茄樱桃琵琶荔枝之类的,就要去巴结C……我心里觉得特别可笑,但也特别不服气,因为在小学时候,我和C的关系算是比较好的,经常去他家做客,跟他爸妈也很熟,不过初中之后就渐渐没了往来。这时,边上一个女生A也说想去看看C。似乎为了证明什么,我就说可以带她一起去……于是我们也一人捧了一捧水果走出了客房……

我们走过长廊穿过三三两两有人闲聊的大厅,来到了一间像是厨房的昏暗房间,安静得仿佛没有人居住。厨房的深处一拐,就是一个长长的饭厅。饭厅的摆设比较陈旧,感觉像是穿越到了上个世纪,两边是橱柜,中间是一张长桌,但是上面什么也没摆,也没开灯,光线十分差……饭厅的后面是一个玻璃推门,我们两个手里都捧着水果,正在想着怎么推开门的时候,里面有人把门推开了,那人一脸责怪的怒骂道:你们干什么在这儿进进出出的……这个年纪大约四五十岁的女人看起来应该是C家的亲戚什么的,估计可能是因为太过昏暗,她以为是刚刚先来一步的男生走了又来了吧。我忙说,我才刚刚来啊……于是,她一脸不耐烦地把门开着,嘴里骂骂咧咧地张罗别的事儿去了。我们穿过推门,来到一个有大楼梯的大厅,这儿的光线好了不少。按照我的记忆,走上楼梯,通过二楼大厅,就可以在一处长廊深处找到C的房间了……

二楼的大厅更加亮堂,大厅中间也摆了一张长桌,但是比楼下更高级一些,都是些银器和锃光发亮的餐具。正看着,我脚下一个踉跄,手上一抖,捧着的水果全都掉到了地毯上。正当我手忙脚乱想拾起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惊呼:你这家伙要把什么东西拿给C啊!我一惊,抬头一看,发现C的妹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边上,边上一个和她同龄的女生露出一副蛮横的嘴脸说:我刚刚可是视频都拍下来了哦!因为和他妹妹本来就相识,为了避免尴尬,我忙说我去边上洗洗就好……这怎么能吃啊!还不扔掉!我被他妹妹的话打断……场面好尴尬,于是我和A退到了大厅边上的洗手间。一边洗掉落的水果,一边怒火中烧,这些人颐指气使的都在神奇些什么啊……我越想越生气,就把水果统统吃光,然后跟A统一了意见,咱们不见C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整理好心态,走出洗手间,看见C的妹妹和边上那女的一脸嫌弃地摆手让我们赶紧离开。我们什么都没说,但是刚准备下楼梯的时候,C的妹妹笑着递给我一盒饼干……这也许算是她想表达歉意?我心想着,毕竟相识一场,何必搞到仇家一样?于是我伸手想拿,却发现她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讥笑,而下面这几个字活生生一个一个从她的牙缝里挤了出来: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点心,没吃过吧……我瞬间收回了手,忍不住开了口:我又不是没见过有钱人!说完发现弱爆了,于是手一挥把边上餐桌上的餐具银器全部掀到了地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巨响……顿时,C的妹妹和边上的女生脸色大变,目露凶光,立马拨通保安的电话,恶狠狠地下达命令:封锁庄园并报警!

气不打一处来的我带着A往楼下跑,在楼梯下遇见了两个洋人保安,个头儿大约有两米,身材魁梧。看起来他们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我急忙说我家里出了点急事儿,让我先回家吧……但是两个保安说无能为力,让我们先待着……一边央求他们,我一边硬是闯了出来,跑到大厅回头一看,才发现A还被那两个保安拦在楼梯上……

梦二狼

那一天,我们正在旅游的船上,突然感觉肚子好饿。这时,坐在后面的某女生说自己带了肉,不过是之前生孩子时候留下的。说完,她把一大片类似雪花牛肉状的肉片递给了我。把肉片拿在手上一看,大约有50X50厘米见方,红色薄薄的一片。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居然脱口而出:那不是你的胎盘么?一旁的大饼老师插话了:这怎么会是胎盘呢?胎盘是从这中间穿过去的……一边说着,一边还比划了一下,把肉片戳了个洞。然后我一边脑补着,一边模仿了一下当时她生孩子时的场景:奄奄一息却用尽全力地跟医生说:那片肉……千万不要扔掉……帮我留着……我要养起来吃……养起来吃……吃……一边说着,一边发现大饼老师笑晕过去了……然后我也觉得挺好笑的,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梦三狼

M要去喝同学的喜酒,早早出发了。然后一直跟我通过短信聊着天……不知聊到了什么,M突然说:最近就算是上网,也不太想上QQ了,因为上了QQ就要跟你聊天……我说:为什么不想跟我聊天?M说:因为现在对你已经没有了当初喜欢的感觉了……我说: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呢?……M说:是啊……我说:如果是你对我已经没有了感情,我绝对不会挽回。也许这样对你更好,因为你说过,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不会特别难受。但我不能保证我不难受,不过我不要你的施舍,我只想最后对你说一次:我爱你……

尾声

三个梦,第一个是气醒,第二个是笑醒,第三个是哭醒……嗯,就这样吧。来一首开心的歌,开心起来!

00:00/00:00
♬ Coquelicot 07 by 武部聡志 from コクリコ坂から イメージアルバム~ピアノスケッチ集~

加了个油儿!

加了个油儿!

一、生日快乐

大暑那天,老子生日。

怪事一桩:自从回国之后,我就再也不知道什么是蓝天什么是白云,结果它们就这样红果果地在我生日那几天出现了,哥表示很震精,很痒。因为我一直以为只有台风才会携带着干净的云朵从海上而来,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说,那天没有台风。(更正,当时恰逢台风“灿都”在广东阳江登陆……)

那天,和越发圆润的星星同学、穿着乳沟的陆毅姐姐以及眉毛很浓的凶手哥哥又一起去了厦门(为什么要说“又”?),并很狼狈地去海滩游了把泳。潮落后的海滩遍布很给力的礁石,老子算是切实体验了人鱼姬变身人型的凄美瞬间,这是游泳吗!游你妹啊!游你奶奶个嘴儿!

夜晚涨潮,我们坐在海边,垂着伤痕累累的双脚,羡慕嫉妒恨地望着此时畅游的裸体们,差点没忍住拿出电极棒……刚想着,一道闪电划过小岛,我心里不住窃喜,狠狠地说,劈死那些不要脸的!当然,闪电就这样闪了一晚上,尽情地享用了处女稻谷而无视那些海里的生物们。而我们呢,就这样继续放肆地一边看着潮涨,一边买醉(嗯,我是买烤鸡翅醉无误)……

结果第二天,某人把屎拉床单了……

结果第三天,我成了帽子控……

二、新闻联播

1

各位排骨精们,我已经买好了前往四川的机票,时间是九月二十七日,在四川估计呆个四五天,行程含“井研两日一夜吃苦夏令营”,有什么话想让我捎给四川小盆友的,我尽量(无视)。另外,为了省钱,我打算咬着牙坐火车回来,鸭鸭说路程是美丽的三十六个小时……雷帝瓜瓜啊!人生有几个三十六小时啊……

2

某晚,梦到了排骨精一干人等和大学同学共十余人,貌似是组团去四川旅游来的,不料在某学院遭遇某研究生强卖(身?),在被众人围观并斥责之后,此人心理扭曲异变。为了确保团队安全,我叮嘱大家切忌分头行动,结果嘘了个嘘回来发现排骨精一干人等居然顺着研究生去了水里,我气急败坏奔去召回,果然发现有两人已经被研究生绑架。两人的好友决定前去营救,而我们则继续旅程。期间,由于瞄见研究生在后紧追不舍,我再次歇斯底里吼大家要保持阵型,可是木有人理睬,期间有一次还害垫底的童鞋险些又被掳走。

历尽艰难险阻,我们终于到达黄龙山脚下。之后我们要做小矿车上山,轨道是贴着雪山壁的,稍有不慎就会直接坠落山崖,裴阿姨十分兴奋,因为她之前在四川就是玩儿这个(长大)的……到了大约海拔8000米的半山腰,有一个竹子搭的中转站,有很多民族玩意儿卖,还有个可以让路人录制卡拉OK的小店铺,我和丽霞老爷忍不住吼了一把,什么曲儿却给忘光了。再过去是坐电梯,总共有三四部,还是由于瞄见研究生在后紧追不舍,我又一次歇斯底里吼大家不能分开行动,结果还是木有人理睬,大家作鸟兽散奔往不同的电梯,我跟了丽霞老爷和三个排骨精成员进了一部电梯。出了电梯门,发现两个被绑架的童鞋已经归队,可是前去解救的那位却不见了,于是我屁颠颠地单枪匹马再次打回原点,营救人质……

(省略救人漫长过程数分钟)……最后的最后,我俩终于跟上团队的步伐,来到目的地度假小屋,结果进了门之后大家有说有笑就是没有人理我……

梦醒之后,钻研了很久,得出结论是:这梦他喵的分明在影射我转变为狼心狗肺的过程和后果啊……

3

Inception将在九月二日登陆大陆银幕,官方译名为《盗梦空间》(港译为《潜行空间》,台译为《全面启动》)。我要去上海看IMAX啊IMAX!

4

最近在玩《龙之谷》,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5

虽然工作很让人抓狂,但允许我面对镜子怒吼一声:加了个油儿!


生日献礼1


生日献礼2


生日献礼3

双刀火鸡历险记

双刀火鸡历险记

20091126

我发现,今天的厕所特别奇怪,马桶显得特别大,最偶噶戏的是马桶里面……居然是一锅巨大的红烧肉……肥美的三层肉鲜翠欲滴,上面还堆满了看起来很顺畅的“黄金菠萝糕”,他们就像像宝塔一样高高地满出了马桶……是谁那么恶趣味啊……是应该赶紧冲掉吧!不过……就这样冲掉真的没问题吗?会、会塞住吧……那么就冲掉吧!哗啦啦啦啦!第一次冲水只能勉强把那一锅红烧肉冲下去,便便山还是堆在马桶里不肯下去,于是又冲了一次水,马桶才稍微变干净了一些……

这时候,房子剧烈摇晃起来了……靠,不是地震吧……突然间整个人都站不稳了,于是惊呼“地震咯!地震咯!”可是家里人简直像小脑被人切除了一样无视这样剧烈的摇晃。我眼前被震出佛光了,他们还跟没事儿似的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平衡性巨好,且没人理我,于是我只好硬拽着老妈躲着头上掉落的沥灰往楼下跑……跑到楼下,发现整幢房子都在崩裂中,碎石子不断往下掉……这时,《死神来了》里的预视感突然袭来,眼看着房子就这么哗啦一下子塌掉了……里面还有好多人啊!

不过等了一会儿,结果还是没塌……一切都跟没事一样了……只是,房子都崩裂了,还能住人么?我应该不会告诉人家这是那锅红烧肉和便便山引起的……但是,到底是谁搞的恶趣味东东,请跟我坦白一下吧……

对了,我先声明我可不是双刀火鸡,所以以上不是我的历险。

说到双刀火鸡,她也只是感恩节的食物而已,她所谓的历险记,其实就是从口到眼的一整套过程,当然,有一部分被消化吸收了。不管怎么说,各位在感恩节第一个感恩的应该是火鸡。

就像她所唱的那样:“情与义,值千金,上刀山,地狱去,有何憾。为知心,牺牲有何憾,为娇娃,甘心剖寸心。”

为人民服务!向鸡姐学习!

据说今天就是传说中的感恩节,于是在最后顺便感谢一下所有我认识并且认识我的人吧。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是一条直线,我们彼此也不会只有一个交点。很多很多人,在某个时间,也许是过客,模糊彼此交错了……但是过了很久,却又不期而遇,于是当时那段模糊的交点,又突然清晰起来。没错,我的记忆脑细胞有千千万万,每一颗都吸饱了每一个身边的人,虽然沉在深处,但却永远不会消失,一旦号角吹响,该吐出来的一概不留!

嗯,为什么说感谢是“顺便”的呢?因为感恩不是这篇日志的重点,我也不想跟风煽情,谁能帮我把那诡异的梦解了才是正事儿!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