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排骨精日」的所有日志

排骨肉丸大战蚊子闷锅阵

排骨肉丸大战蚊子闷锅阵

因为没有人接手,而老大刚好在朋友圈里得瑟他的新农庄,于是第11个排骨精日就再一次来到了温州,没错,「归功」于我。

半个月前去老大位于平阳闹村的农庄采了点,拍了几张照骗,成功勾引了二十人报名,但结果没想到温州分舵的小排骨们竟然齐齐放鸽子,只剩大便一人参加。不过,好在农庄毕竟是老大的地盘,加上车辆刚好足够,筹备工作也就拖拖拉拉地在周末之前搞定了。

第一天的安排都还算不错,一群人在中午到达民宿,大家随便吃了点面条就开始参观农场,爬爬山,逛逛溪。晚上在各位大厨的折腾下,一顿山珍海味大荟萃的丰盛晚宴摆上了餐桌,一阵风卷残云之后,大家发现……老大的民宿蚊子成群还没有冷气!老大笑着说,要毛线冷气,晚上冷到你们一个个盖棉被!那时候哪还有蚊子!

于是,大家在地上打了地铺,十二个人共享一架旋转风扇就这么睡了下来……由于床垫有限,我带了睡袋……结果……根本热得睡不着!摄氏25度的山里闷热不堪,刚洗完的身体一碰到睡袋就汗流如注,实在没办法只好跑到楼下吹风,结果发现都半夜两点了,外面都丝毫没有一点降温的意思,欲雨又止的空气黏腻不堪,每一口呼吸都能感觉到湿热的水气。没办法,熬到四点多躺进了自己的车里,窝着身子开了一点窗缝好歹是睡着了……

凌晨六点不到,就被一阵嗡嗡声吵醒,发现车子里聚集了十几只蚊子将我叮了个爽,等打完蚊子天也亮了睡也睡不着了……于是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大家爬了个南雁荡山,吃了顿怀溪番鸭,送到了车站,回到了家,中间还不留神闯了个红灯……

一天之后,我发了个烧……39度……差点哭出声来!明年!我一定要摆脱穷逼的人设过一个奢华的排骨精日!


老大的民宿,装修得还不错,古色古香的。


老大农场里摘的辣椒,一大片一大片的……


螃蟹、虾蛄、花蛤、秋葵、玉米,都是排骨们自己动手烹饪的,非常可口!


大合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选了这么个鬼地方……


另一张竹林深处的大合照!

NINTH TO MEET U,浪浪浪!

NINTH TO MEET U,浪浪浪!

一三五七九,奶丝涂蜜球!没错,在神不知鬼不觉,手抖加腿瘸的情况下,第九届排骨精日就这样浪里个浪的开幕了。由于去年温州分舵主办的第八届排骨精日过于上规格上档次上纲上线上面子,耀眼的光芒让以前的排骨精日成为了白日里的猩猩,无论如何捶打自己的胸部都不能够被母猩猩发现并如愿交配。本以为以后的猩猩将继续被迫享受冷宫的待遇,但是谁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被温州分舵逼至悬崖边的杭州分舵上演了一出你以为你逼我跳我会偏不跳但我还真跳了的精彩大戏,也成就了史上最浪最华丽的一届排骨精日!这也让下一届主办方宁波分舵的小伙伴们膀胱一阵颤动,尿丝儿四溢。不过先别急着解开裤带,且听我将这届排骨精日的精华所在娓娓道来!

上午,排骨精日的比赛在风吹丁丁响当当,裙摆飞扬屁屁凉的天气里拉开了战幕,并结束。当所有人都以为撕名牌已经是本次排骨精日祭出的大招时,随后突然袭来的高潮却让所有人血脉喷张。傍晚,在毛毛细雨的摧残下,大家拖着湿滑粘腻的肉体来到了浪浪浪水上乐园。虽然一开始当大家裸露着日益发福的赘肉,遮遮掩掩走出更衣室时,个个儿羞红了脸蛋儿宛如吹弹可破的气球,但当坐着皮艇从大喇叭冲下滑道之后,所有人都兴奋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顾不得湿透的内衣内裤扯开了嗓子撒丫子乱跑。

一、一浪浪高高。

永远都忘不了走上急速滑道时的心情,那一刻俨然是要赴刑场的烈士,一边吭哧吭哧往上爬一边心想妈了个鸡蛋怎么那么高!到了顶层看到一个发射舱一样的东西就知道情况不妙,但是事已至此总不能夹着屎爬回去,于是站进了发射舱。当时脑中浮现出的是一站到底以及各种整人节目里的桥段,而当耳边响起「三,二,一」时,眼前活生生出现了跑马灯!随着一声「发射」,脚下一空,整个人就像一坨屎一样被水从马桶里冲了下去!强烈的失重让人屎尿滚流,如果当时有个高速摄影机,你们就能看见老子满脸的褶子一齐向上拉起,露出的牙龈被汹涌的嘴唇撩弄着,牵扯出一丝一丝晶莹剔透的口流水!伴随着一声悠长的呻吟,裸体的我以最高15米/秒的速度直落20米,最终不能自己地在滑倒尽头抽搐蠕动着却爬也爬不起来……

二、二浪浪射射。

在月亮坡体验到的是一幕幕的羞耻普雷,首先是让人难以启齿的坐姿。两人一艘橡皮艇,前面的人居然要被后面的人用双脚夹住丁丁!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我就坐在前面!还没来得及调整泳裤,工作人员就一副逗你玩儿的表情那么一推,眼前就只剩一片悬崖!不仅如此,两个人的体重还让失重感加倍,下去的一瞬间感觉前列腺液都要狂飙了,经过U形管之后感觉要从另一头飞射上天,奔向月亮,奔向太阳,奔向银河系的尽头!可惜并没有。最后停下的那一刹那还要来个大翻船,头朝下跌进水里!吓得老子猛吸了一口水,全进了肺里!起来的时候老子的鼻涕都射出来了,还有一半挂在脸上闪闪发光!擦!坟蛋!要不要那么抖S啊喂!

三、三浪浪呛呛。

最后一站来到巨浪湾,大家纷纷换上透心凉的救生衣,放松括约肌等到巨浪的插入。虽然老爷一下水就开始各种起不来,但是所有的人都看着老爷一边喊救命一边从狗刨到仰泳拼命打水溅起的水花足有两米高却笑得合不拢腿。正笑着,巨浪出洞,引得大家阵阵浪叫,于是挽着手臂,高唱着国际歌,被巨浪一下一下抽耳光,疼得笑出了屁,放眼望去,一片眼泪共长天一色,鼻涕与口水齐飞的盛世景象。此时,鳗鱼同学一个陷害不成,自己却被巨浪打翻,看着她一边手舞足蹈努力站直却又不停被巨浪打翻,一边翻着白眼长着大嘴拼命呼吸不让自己窒息却只能喝下一口一口的洗脚水时,脑子里不知道为何浮现出模特儿的T台摔倒集锦……

好了,主题完毕,浪尽气力之后又去吃了开封菜之后又去吃了麻辣烫什么的也就不足挂齿了!宁波分舵,明年看你们的咯!白白!


点击大图!合照浪浪浪!

Infinity 8之日在海上

Infinity 8之日在海上

日在海上

什么?被水枪凌虐过的人还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我们呆若木鸡面面相觑,不断地吞咽着口水,喉结一上一下的,仿佛是工地里的打椿机突突突突突突的。对了!既然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那么为什么不见到活着的太阳呢?就这么办!我们相视一笑,紧握拳头朝着彼此用力地点了点头。(都是些什么奇怪的动作特写啊摔!)

为了活捉太阳,凌晨四点我们就纷纷从泥泞的床上滚落下来。是的,由于房里的空调被结了封印只能看不能开,导致这时的我们就是一条条被阉过啊不腌过的咸鱼,浑身粘液拔丝,咸湿到舔一口可以配下一缸米饭……回头望去,还有一些小伙伴黏在床上撕不下来,场面有点生灵涂炭惨绝人寰,为了抚慰这些蠕动的肉体,我们追日小分队决定扛起所有人的梦想,毅然踏上了活捉太阳的旅程……

根据记载,太阳将于5点多出没于三盘尾这个名字有股浓烈史诗感的地方。眼看时辰就到,我们围坐在三盘尾大草坪上,吹着腥骚的海风,看着天空一点点见红……出来啦出来啦头出来啦!人群中不知道哪一位扯着接生婆的嗓子喊了起来,害得坐在一边焦急等待的准爸爸们噌噌噌地弹了起来。只见一颗发光的大柿子从海平线跳了出来,瞬间亮瞎了所有人的狗眼。鲜血染红的朝霞被强烈的光线抽打在每个人油腻的脸庞,映出两颊高潮般的红晕。每个人的眼睛就像夜晚饿晕的狼,红得能拧出一碗血来;每个人的表情就像生吃了刚拉出来的胎盘,舒爽到每一道褶皱里都荡漾着新生的DNA。在三盘尾,每天的这个时候,都可以看到上千人面带无比狰狞扭曲猎奇的笑容,朝着远方的太阳,尽情地抚摸着把玩着拨弄着揉捏着吞吐着抽插着,而这一幕,就被人们称之为“日在海上”……(滚!)

不过现在想起来,貌似活捉太阳的过程中一直有个奇怪的老背背一直在边上像苍蝇一样嗡嗡嗡嗡嗡嗡的啊不知道是不是我幻觉还是耳鸣……(那是你的导游啊喂!)

尾声

两天的旅程如白驹过隙般稍纵即逝,转眼间大家都已经各奔东西。有的人在岛上洒满了屎和尿,有的人连个屁都没留下,还有的人在回程时顶住了一开始过山车般的阵阵浪叫,屏气凝神地贡献了体内的精华,算是在南麂岛的快艇上留下了一丝自己的味道。总之,大家就像抛上天空又坠落的沙包,像撒出去又收回来的渔网,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这两天就如同站在机场的跑道,看着飞机从头顶掠过,发出巨大轰鸣,轰隆隆轰隆隆。然后一切归于宁静,但是耳朵里的回响却依然在萦绕。沙滩上美人鱼的破裤子,猜词时大家的手舞足蹈,夜晚山坡上的星星点点,午餐时说好的墓园……所有的细节,都会在每一个回忆的夜晚,和这座岛,这个夏天,这群人一起浮现。我不知道,这耳朵里的回响能够存续多久,也许几个星期,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所以,趁着一切都还鲜活,我选择记录,铭刻。不必留恋,因为我们不会遗忘,不必说再见,因为我们定会再见!(这一段画风不对啊老板!)

下一次再见的时候,记得学好殡仪馆的吹奏乐哦!比如最后的那首BGM!(……果然……)

END


某毛观日,究竟观到了什么样的日呢?点击跳转就能看到据说是南麂岛能活捉到的最风骚日出!


开始把玩和揉捏……


开始当作舍利子般吞吐……


吹一口气就能幻化成人!

00:00/00:00
♬ Kappo by 浅草ジンタ from 「ダンダリン労働基準監督官」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