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片和禁烟区

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排球 Tag

最后一段 这次的宁波之行有点难过,有点累,有点平静……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在宁波呆这么长时间吧…… 刚一到就是很多足够让我吃惊的消息,以至于我当晚就发烧了,在玩了几盘UNO之后…… 好吧也许发烧是别的原因…… 懒懒地躺在床上,懒得说话,懒得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晚上出了点汗,第二天就退烧了…… 屁颠颠跑学校打球了…… 一个人跑去打球,好像不太像我的风格啊挖哈哈…… 挺轻松的,徐老师在,阿美也在,思捷他们也在…… 就慢慢的让自己沉浸吧…… 风吹着,有点冷,但是很舒服…… 周日和丽霞狂K歌,两个人一个大包厢,从上午一直唱到晚上 周二又和丽霞狂K歌,两个人一个大包厢,从上午一直唱到晚上 最后很想把嗓子喊坏掉算了的…… 感觉是哑掉了,结果出来走了一会儿又好了…… 去腾格尔吃了晚饭,难得的吃了两个小时…… 和丽霞聊了很多很多……聊了她辞职回家,聊了结婚生子,聊了人生,聊了死亡,突然觉得心里开阔了不少…… 就这样慢慢踱回去,难得打了几通电话,构思了下两周之后的黄山之行,有点小期待…… 按照惯例,周末转战仔家…… 据说仔最近迷上了模拟器,玩超级马里奥玩到疯狂…… 于是在她的要求下给她下了雪人兄弟,魂斗罗等等,结果她玩雪人兄弟玩到手抽筋,连做梦都梦到敲冰块…… 最后一天,做了寿司,还好在英国有好好学过,还可以有料来卖弄卖弄…… 虽然我承认做寿司的过程恶心无比,但是成品还是卖相可嘉,味道也算正宗,至少让我食指大动,或者,我只是喜欢美奶滋? 离开了,最后一段,把一切都带走吧,新生活,就在不远处……擦干眼泪吧!Go! 可爱的越狱兔,收好了…… 两盘堆在一处的寿司君们…… 很骄傲的样子……

回家 又在宁波赖了十天,虽然一眨眼人都已经在家里了,但是回想一下这十天竟然如此丰富多彩,发现,在宁波有N个家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啊! 拿到了排骨精的队服,说实话嘛……差了点,好吧,看在是便宜货的份上就姑且收下了,怎么说也是排骨精的第一款队服吧……至于比赛么……老人们也有好几个都赶回来了,让我们这挂怀旧的人有机会可以叙叙旧哈……另外,朱烨的“翻滚吧蛋炒饭”也让人印象深刻,下次一定要学会! 然后嘛,被鸭鸭拉去看店了……这家民族风的饰品店“琅环阁”比想象的要小一点,东西也不多,但是挺温馨的,就是有点冷……好吧,宁波温州那七八度的温差还是很恐怖的啊……坐了两天,本来想帮鸭鸭招徕点生意的,结果蹲了两天,导致鸭鸭两天只卖出了二十元的手镯……当晚回来,本猴怀着无比愧疚的心情做了一个巨让自己释怀的梦——在梦里鸭鸭卖出了一对耳环外加一条围巾…… 第二天醒来,还是一个劲儿的安慰自己,一定不是自己的原因,一定是鸭鸭的店本来就是没生意的,结果冷不防鸭鸭一个短信袭来:“你果然是衰神啊”……好吧……呃…… 再然后移居仔仔家,不愧是“跟着仔仔有肉吃”啊,难怪她老公被她养得膘肥膘肥的,第一天吃了韩式自助烧烤,不知怎么的六大盘牛肉就这么下肚了,然后捧着滚圆滚圆胀到发亮的大肚皮回去了;隔天又和仔仔他们约了大便出来去了“蕉叶”吃泰国菜,一进门就被某只恶心的驻唱老男人雷到了,不带这么放电的,还专挑男的电,没坐下就恶心坏了,肚子满了一半,诚心不让人吃饭嘛……找桌子坐下来翻开菜单,这价格果然是全国连锁的,看的人胆战心惊的,大家畏畏缩缩点了六个菜,终于开动了……虽然说菜不难吃,但是结帐时那400的价格还是让我们很想把吃下去的吐出来还给他们……虚饱之后,大家又去了小肯,开始狂聊大学里的事情,原来,很多事情大家都不曾忘记,很多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我们笑啊笑啊,就好象仍然生活在一起,一个晚上就这样在属于我们的回忆中欢乐掉了…… 再然后嘛,去学校打了两天球,吃了传说中的“919”,逛了逛某社团的活动,什么“古代商业街”,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怡红院”,就挑了五斤橘子回去了,临走的时候突发奇想买了一只孔明灯,回家鼓动大家写上心愿一起放了去。于是“大咪咪”和“人民币”之类某些女人们心中永远的遗憾就跃然纸上……七手八脚之后,大家把孔明灯抬到了一处空地,钻研了半天,孔明灯还是有惊无险的升空了,突然间,一种很久违的感觉仿佛又回来了,就是这样小小的孔明灯,却让本猴开心了很久,很久…… 今天,背上背包回家了,那么,什么时候,能再回家呢?

镜中朦胧——排骨精日 一直舍不得过排骨精日,毕竟,让人期待了一整年。然而,残忍的时间继续乱发淫威,风卷残云,两天风风火火过后,又是一些乱糟糟的思绪…… 这次抽签被分到了骨骨队,说实话,一开始并不是很爽。毕竟五支队伍里,只有我们这支是只有一个毕业生的,其他人都是在校生,而本猴除了以前和思捷合作过,剩下的都是第一次合作,心里不知道多少忐忑不安。在何氏官邸里,听着他们一套一套地研究战术,讨论自己队伍的优势劣势,本猴只能傻乎乎听着,最后,决定还是早点一个人睡觉好了…… 不过,开始比赛以后,还是很开心的。虽然一直觉得自己挺没用的,本来就没多少的球技持续下滑,感觉十分纠结,但是不管怎么说,毕竟身为老排骨,小的也不敢说本猴— —很好……而且最后周队长的总结讲话也是很给本猴面子,虽然有些不分青红皂白,但是本猴还是十分满意…… 说起来,思捷同学的发球还是一如既往,最后一场威力甚大,把一群老骨头打得落花流水,虽然本猴传的球非常不舒服,但是至少有的时候偶尔调整得分这样的结果还是很舒服的吧……胡建同学自然没有在土建积极性高,毕竟少了点默契,但是还是很敢下手,不管什么原因,至少让本猴传球没有太大的压力……丁丁同学嘛,就不用多说了,光是传球稳定很敢拼这两点就足以让人放心了。最后是小排骨周怡,虽然本猴仍然对此女一直没有履行便便喷泉和鼻血喷泉的承诺耿耿于怀,但鉴于她是队长,本猴还是要敬她三分,啥都听她的,乖吧!而且呢,此女的怪异扣球也给我们的进攻多了一丝诡异和难以捉摸的气息,虽然这也许是把双刃剑,但是似乎效果要比本猴想象的好很多…… 其他队的小排骨们也是让本猴蛮欣慰的,尤其是朱烨,有的时候真的给本猴是另一个裴的幻觉,令人动容的激情和稳定的发球扣球,的确是让本猴有点震惊。忘了是谁说的,除了胸部以外,她们的确十分相似— —……而对于其他小排骨们,就不多说了,毕竟看到这篇文字的几乎都是大排骨们的对吧…… 说说大排骨们,和老大也是一年没见,虽然之前也有几次碰面,但是也许老大在球场给本猴的印象太深刻了,仍然很难适应这样平易近人谈笑风生的野猴子— —(而且,老大喝完酒来就会变得很罗嗦的挖哈哈!)……下一个是苹果,当她坐在阿美的车子后面来到球场的时候,本猴就觉得这人仍是老样子,嗓门死大,大大咧咧。第一场比赛说本猴发球找她的确是误会。本猴的发球实在不用恭维,每一个球力求不失误应该是终身目标,什么找点简直就是无稽之谈,所以,苹果只能说你适应不足运气不好啦……说起科伟,第一眼见到他着实让本猴吓了一跳,怎么果然就变成无尾熊了呢……好吧,倒是可以体验下熊抱的感觉……幸好,除了外表让本猴适应了好一会儿,内里还是和以前一样,球技嘛次要次要!见到人最重要不是吗?傅敏,施达和小猪也都没有变化,除了傅敏有点显老— —,其他人甚至连发型都没有改变,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回来特地理了个发呢?! 总之,很开心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一下子,整个人仿佛回到了一年之前,一切都是老样子。大家一起打球,比赛,挥汗,欢笑,气势凌人地抢占云南两排桌子,穿越校门,肆意坐在路两边乘凉,聊天……但是,这一切都如此快地消逝了,大家一个个回去了,即使是满满的两天,相比起一年的期待也是太微不足道了。虽然,也许本猴可以经常来宁波,但是却不能强求其他人也都如此频繁往返,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晚上,某人再次喝多了,洋洋洒洒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了两个小时,把老大都弄哭了。说出来好啊就说出来吧,能说出本猴也许一辈子都不可能说出口的话,即使是在酒后,也足以让本猴羡慕。不过呢,本猴在和煊一起上厕所的时候(别想歪了),还是跟她说了也不要太有压力,虽然某人说的的确是真心话也很中听,但说话人有时难免会忽略了或低估了自己的话或自己在小排骨们心中的分量,尤其是醉了的时候…… 不过无论如何,这一幕对于本猴和鸭鸭也难免成为一幕朦胧的电影片段,一些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人,交织着一些熟悉的片段和不熟悉的片段,总会让人有些跟不上步伐。但是不管如何,校园里总是会有这样一群热爱排球的人,一群听着“排骨精”成长故事的人,他们的心里总会有一些高大的身影,或多,或少,指引着自己。每个人的大学生活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排骨精都有自己的排球情缘。本猴,只希望所有的大排骨们都能永远铭记曾经属于我们的那些美好回忆,常回来看看这个曾经挥洒过无数汗水泪水和欢笑的地方,希望所有的小排骨们朝着自己的方向勇往直前,释放激情,排球是联系我们的纽带,却也给了我们彼此不一样的经历,现在的球场属于你们,那就创造属于你们自己所向往的排骨精乐园吧! 明年,排骨精日,所有人又会欢聚一堂,一起重温那些熟悉的片段。朦胧的镜中,也能投射出真实的自己!排骨精日,明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