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工作」的所有日志

不停骚年

不停骚年

作不停

每次周末值班还都是挺开心的,因为BOSS总是那么贴心,提前安排好了活,所以到时只要顺藤摸瓜投怀送抱就好(求不用成语!)。虽然这次是要到苍南灵溪镇下乡的节奏,但是一想到可以白吃白喝的还是让人有那么一点点小激动呢(喂喂!)……而且到了当地之后,又找到了同龄的媒体人组织(你确定同年龄?),于是明目张胆地搞起了小团体,畅快无比。周五晚上自助餐后,我们小团体为了消化掉塞进过多的食物,一路把灵溪镇中心逛了一遍,这才发现我的话匣子有时候打开了还真是合不上,不过转念一想,毕竟是吐槽工作嘛,简直是手到擒来易如反掌,让我再说上七天七夜也是没有问题的啦(没人要听好不好!)……话说这次是一项国际户外运动赛事,于是和一百多洋大大共住高档酒店,品尝中外美食的待遇,应该会让一些人跪舔,而代价就是早上五点起床坐车赶赴比赛场地,另一个代价就是交通……由于周五是从体育中心坐的专车到苍南灵溪镇,而比赛要维持到周二,所以当BOSS要求我周日自行回来的时候,我和体育局的领导们都惊呆了,我们一致认为,这样的决定应该是从肠道形成的,但是一想到最后还要管肠道拿工资,于是周日我只能默默从赛场找专车坐到灵溪镇里再打的到客运中心,到了牛山客运中心之后再打的到体育中心把停在那儿的小白开会单位写稿……我不生气,只是吐槽经验值500Get罢了!

番不停

口口声声说自己是ACG宅,可其实却没有看过什么动画片呢(还好意思说?)……翻翻回忆,别说追番了,甚至连从头到尾看完的番也是屈指可数……不过这样让人难以启齿的局面终于在去年4月進撃の巨人开始告一段落,至少可以在两个ACG宅之间的对话不至于在最近看什么番之后戛然而止……巨人之后一直在追的是キルラキル,一开始觉得是无脑热血番,没想到第二期开始越来越神展开了,一边在不断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咦咦?一边却在乱搞家族关系相煎何太急(不要为了避免剧透而说一些很奇怪的话)……キルラキル完结隔了一周,春夏两季预定的ピンポン又强势袭来,服用第一话之后感觉良好,虽然无时无刻总给人一种崩坏感,却可以理所当然地用人家就是速写画风啦搪塞过去,果然是一个偷懒的好借口……不过个人还是对这种画风十自来好感,而且乱来的广角畸变和怪奇视角也十分燃爆。因为孔文革启用中文声优,于是不少人从一开始违和满满的吐槽到后来已经不习惯没有中文声优的番这也不得不说是一种病吧……只是这位声优你的语音要不要那么译制片啊,学学教练的声优自然点吧……


キルラキル


ピンポン

歌不停

为了明年的2014香蕉赏能够不再纠结,打算把第一季的专辑整理一下,结果发现日本专辑和原声专辑都还好,而欧美专辑竟然不知不觉收藏了20多张……按照这个节奏,一年就要有80多张,要在80多张里选出25张简直是失心疯……于是抡起耳机提前开始评分(你家耳机是哑铃做的),基本上低于4分的就可以回家了,最终Arthur Beatrice的Working Out以4.34分荣登第一季冠军……好了,最后送上一首跟主题完全无关的歌曲结尾吧!(……)

00:00/00:00
♬ 山地奇闻 by 嘿!!! from 嘿!运动会

北上一瞥

北上一瞥

这次的华北之旅,算是去到过最北的地方。踏上这片土地,竟感觉十分陌生。坐着采访车从东北一路开往内蒙,道路两旁是从未曾见过的风景。辽阔的草场虽然已经金黄,但在蓝天的映衬下依然美得让人陶醉。从日升月落到漫天星光,很难想象那些对于北方人司空见惯的景色竟然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如此新鲜,甚至几天的路程也完全不觉疲惫。从内蒙到山西,从塞外到北魏都城。走过、看过这一片地大物博的疆土,此时此刻回想起来,依然觉得美不胜收。

因为工作的缘故,这次行程只取道呼和浩特、包头、大同和太原,几乎都是拥堵不堪的大城市,热闹却少了几分特色。到了内蒙却没能走进真正的草原,到了山西却没能感受到广告中常听见的“晋善晋美”,心中终究难免有些遗憾。

不知是不是所有的南方人对于北方,都有一种别样的情愫,尤其是对于一个籍贯在山西却从未踏足那里的南方人而言。短短一周,想看的太多,能看的却太少。相信某一天,能够再次北上,希望那一次,不再只是匆匆一瞥而已。


一路上百看不厌的草场


随处可见的风车和牛羊


位于呼和浩特市区的弘慈寺广场


大同云冈石窟旁的灵岩寺,北魏风格可见一斑


日落在路上


晚上,可以看见浩瀚的星空

忘记飞翔

忘记飞翔

最近看了小畑健的バクマン(爆漫),人物的刻画热血过了头,剧本本身又写实过了头。作为行业漫画,它实在让人很难看下去。但是,当看到14岁的主角拿起G笔的那一刻,突然想起自己在14岁的时候貌似也曾为了买到一支G笔跑遍了大街小巷。原来,我也想过要做一介赌徒吗?转眼十几年过去了,果然,什么也没失去,什么也没留下。

为了一些兴趣或梦想曾经憧憬过,拽着一起奋力奔跑过。但是跑着跑着,他们就一点点溜走了。是不是有点可惜呢?去年,因为一篇日志,翻出了尘封已久了的绘图板。在偶尔涂涂鸦的同时,也发现心却没有以前纯净了。前几天,倒腾自己的硬盘,发现了2004年制作的个人主页,心里突然一阵激荡。曾经自诩为考据狂人,结果那些对サムライチャンプルー,スピードグラファー和ラーゼフォン的考据,却几乎全都烂尾了。看到以前的那些文字,回忆扑面而来。一阵冲动之下,甚至很想重头看一遍把它们补完。其实自己是习惯于一个人钻研某件事情的,但是因为种种外因,这些习惯都耽搁下来,渐渐消沉了。

我的工作并不忙碌,但很繁琐,零零碎碎地分布在每一天,尤其是早起的日子,让人总是缺乏精神。每天下午下了班,必然的例行工作就是睡觉,然后在灯火阑珊时醒来,十点多再准时上床。

每天是各种咨询和咨询不到,各种问责和被问责。无数杂事把情绪整成了坏掉的心电波——总体平稳,偶尔跌入低谷。当走在一条和梦想和兴趣越来越远的道路上,谁会知道尽头在哪里?

不知道自己是否会继续消沉,尤其是在梦想的照耀之下,自己显得尤其渺小。在学生时代,即使你优秀得再与众不同,品味再特立独行,大家都会投来“好厉害啊”般的目光。而现在,你却必须要活在一个无限延伸的狭长通道里,或者做着一成不变的事情,或者被鼓励着做一些别人认为很棒的事情。抱歉,我哮喘,我血压高,我心脏也不好,我很容易喘不过气来。

我问别人,你的梦想是什么。答案。又问,那你现在做的是什么。答案。再问,你所做的有在往你的梦想靠近吗。答案。最后问,那么你甘心吗。回答:那又如何,梦想本来就是得不到的东西。

真的是这样吗?

梦想是奋力摆脱地心引起的飞翔。是的,地心引力是永远无法摆脱的,于是你自然可以选择默默承受。然而,只要你不停地追随梦想,它就会永远给你一股向上的力量。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