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大学时光」的所有日志

老爷,要幸福

老爷,要幸福

上周末搭着老大的车子自南向北贯穿了整个浙江省,参加了老爷的婚礼。一些若有若无的混乱思绪直到看了神婆的日志之后,才渐渐清晰。定下心来,肆意让那些偶然闪现的回忆片段一个一个在眼前交织着。

还记得五年前东钱湖之行吗?还记得我的那条超L的蓝色花TEE吗?还记得那么多人在水里围着你这朵出水芙蓉吗?你知道吗,我印象最深的一张照片是你、裴、鸭鸭和苹果在湖边霸气十足的合影。同时,这也是我最爱的一张照片,口味很怪吧。但是真的,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心情,只要看到这张照片,就能深刻感受到那时你们强大的欢乐气场。

还记得元旦三天宅在你北江的家里吗?还记得到处去找魔术棒的兴奋吗?还记得阳台上的烟花吗?那时候的回忆已经很远很远,只能找到一些淡淡的轮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朦胧却分外美丽。

大四的很多时间是和你一起度过,那满满的回忆,让人产生了何止一年的错觉,似乎我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无数次一起旅游,一起欢笑的印迹,随着一张张照片纷至沓来,幸福得让人陶醉。

但是,我实在无法隐藏内心的失落。

正如同悲观面的自己曾经无数次说过的那样,那段记忆里最美好的时光真的已经如流星般划过天际了,纵使再如何睁大眼睛,你只能看见流星的尾巴渐渐黯淡。人的生活圈容量是恒定有限的,因此散落四方的我们必定无法永远维系着如同以前般紧密的联系。因此我们拼命地抓紧彼此之间的纽带,却慢慢走进各不相同的一段全新的生活。

我们无数次谈论过我们的未来,我们的过去,但是谁也没有把握明天会怎样。脑海里尽是那晚和你在万达的对话,关于彼此的爱情,还有我们无数次的夜谈。然后,你就结婚了。

舍不得。嘿嘿。

只要你幸福就够了,这是一句非常言不由衷的话。因为我一直很不现实地觉得我们大家还是会永远在一起。四年了,这种彼得潘情结仍然无法消去。是啊,每个人都不可能是彼得潘,生活必然会把每个人推向一个个独立的小家庭。

婚宴上的你还是显得很幸福的。老实说,看到这样的场景原来心里真的会酸溜溜的。说起来,我是不是太过于渴望被关怀了?看到你们一个个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我这个二房心里怎么能是滋味,不知其他几房作何感想啊。

不说了,到目前为止,排骨精里最重要的四个女人,都有了自己的归属吧,很好。不过老爷,你要记得经常想我们,常回家看看,何氏官邸的大门永远会为老爷敞开。回家之前吼一声,二房一定第一个出来接你!

老爷,要幸福!

不耍流氓的好降温

不耍流氓的好降温

我不是标题党我自重。每年这个时候,气象预报总是像个复读机每天循环播放着北方冷空气啊降温啊神马的,早就神经麻痹了,要不是开大姨妈会时BOSS不断提及年度好稿评选的事情,还真没发现又要是一年快滚蛋了,得,又要长大一岁。好吧,即便是如此,今天仍然穿着长短T,披上一件羽绒服就去上班了。三点多,骑着小乐去体育中心游泳馆,心想貌似有点他妈的有点冷啊还下着大雨,这样的话游泳池应该就我一个人吹水吧,还有谁会蛋疼到选今天来呢,咈咈咈咈咈……

根据墨菲定律所说,只要这件事情有可能发生,那么它就一定会发生(误)。所以当我看到游泳池里一条一条的肉体,我就湿了。我了个擦的,你们都不用上班的吗?退休老伯伯老太太和正太萝莉神马的也就算了,那么多青春的BODY算是怎么回事?你们不知道这个点正是你们报效祖国报效社会的黄金时间吗,居然还来游泳,游你妹的泳啊!游了泳工资会加吗?游了泳能傍到富翁富婆吗?游了泳房价会跌吗?游了泳交通问题会缓解吗?游了泳世界会和平吗?你没看见胡爷爷和金爷爷手拉手蹲在路边一边啃红薯一边目屎流吗!

既来之则游之,于是我奋不顾身跳入水中,迫不及待地磨擦着男女老幼的肉体,不过由于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刚学会游泳的初级阶段,每次游完600米的时候我就决定打道回府了(其实是因为游泳镜起雾,在水下很难清楚地偷窥)……冲完澡之后整个人洋溢着暖气(和嗳气),面色红润吹弹可破(高血压),于是穿了一件T就往回走,走到一半才突然发现……

我了个大擦擦,这是神马情况!哦那波居然下雪了!

想起来,早上在人人上还见某童鞋说:“所有不以下雪为目的的刮风和降温都是耍流氓!”啊啦啦,本来以为丫在卖萌,居然是激将法来的啊!

回想一下,除了小时候曾经下过鸡毛大雪鸭毛大雪之后,温州几乎和雪无缘,所有天气预报里提到的小雪阵雪神马的全被雪霰子取代,这次亲眼看见一根根硕大的雪花,真是有撸管的冲动啊(大误)!

虽然水分很大,但我可以确认,那是雪,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雪啊!有人说今年冬天比往年来得更晚一些(讨厌的自带背景音乐),但是它总算是带着歉礼来的,至于诚意够不够的话也就姑且不谈,毕竟这突如其来的大雪一来给了LOCAL媒体人一个很好的素材,二来成为君子之交点头之交狐朋狗友饭友茶友一些谈资,三来勾起了很多人的童年回忆。

是的,童年回忆。那年冬天,就那样靠在外公家的玻璃窗前,看着窗外一大朵一大朵随着凛冽寒风改变方向的雪花,这个场景就像是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所有的细节都是那样分明和清晰。然后,我就拿着白色蓝边的陶瓷杯子,接了一大杯满满的新鲜雪花开始冰雕,过了一会儿,微型山川和河流就这样在我的手中诞生了(当然只有我看得出来),可是颜色却变得黑黑的,当时我问爸爸:“爸爸爸爸,为什么雪花是黑黑的呢?”爸爸笑着说:“傻孩子,那是因为雪里面有很多大气中的杂质和灰尘啊!”(靠你个妹抖啊!记得也太详细了吧!居然还用了小学优秀作文选中的模板!)后来为了保存成果,我还把杯子放进了冰箱冷冻,然后回忆就到这里中断了,但是我可以肯定,最后那被雪花还是化掉了,而且我也没有把融化了的雪水喝下去。

之后一次全民玩雪是在理工,虽然很让北方人耻笑,但那真是看过的最大的现行的雪,居然还能积了厚厚的一层!楼顶、树梢和草坪全是白花花的……(不知道为什么,“白花花的”后面很想接“银子”……)

记得当天我还逃了早上的选修课,然后快到中午了才去教室等人,之后就躲在一楼大厅的墙壁后乐此不疲地观赏无数人跌倒爬起再跌倒循环至爬起不能的窘境打发时间,一边咕咕咕咕笑到羊水破裂也完全没有上前拉人家一把的意思,这种乐趣和在食堂看人在传送带附近被油滑倒的快感是一样的,那种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但却徒劳的脱力感实在让旁观者神清气爽啊!嘎嘎嘎嘎嘎……

当时校园里有很多很丑的雪人,黑不溜秋的毫无美感。基于男性荷尔蒙使然,于是我和大猪决定去宿舍顶楼打一场雪仗,然后两人就在顶楼雪堆里追逐、打滚和缠绵(最后一个真没有),没过几分钟我们就气喘吁吁,抖落内衣里的冰块无数。期间,还用雪球调戏了楼下路人若干,惹得女生连蹦带跳娇嗔连连,甚有快感!

再之后的饱览雪景就是在苏格兰,那真的叫冰天雪地,天是白的,山是白的,地是白的,路也是白的。之所以说饱览,就是已经看到撑,再多看一点就吐了。这一点,看当时的日志就知道了。

嗯,明天早晨起来,不知道会不会看到积雪呢?话说最想看的还是可以脱光光插进去拔出来掸一掸就干得完全没有痕迹的那种雪,可以抹在脸上好像涂了痱子粉的那种雪(喂,前两种矛盾了吧),可以扔起来哗哗撒落并伴有“希——曼——来——了——”声音的那种雪……(吐槽无力……)

我悲了个摧的!突然想起明天又是该死的早班……大雪纷飞的夜里,要被六点四十五的闹钟从春梦中吵醒,痛苦程度堪比悬梁刺股!起不来啊起不来!好吧,那么就以此作为纷乱的结尾吧。各位鼓奶!

斧头豆腐脑

斧头豆腐脑

锵锵锵!首先送上喵年贺图!

不好意思,我取这个题目只是想证明,在电台做妓者做久了会取不来标题的……

我吧,其实就想说说新年快乐什么的,结果啪一下就已经到元宵了,那就只好顺便再祝各位元宵快乐了。

接下来,应该是倒叙的时候了……那么话说等熬到春节长假的时候,我逐渐发现本人的海马体齿状回明显已经客满了。也不知道哪些该死的记忆占着茅坑不拉屎,害得近期的工作只能在门口拿号排队,时不时还被寒风刮跑,于是,经常被领导关照是免不了的……不过还好,春节很适时地来问候我老人家了。

春节向来挺无聊的,自从长大之后。但是,二逼属性不断升级的我还是执意要观赏一个叫做“春晚”的广告大展播,然后被无数火星的段子矫情来矫情去,就像坐在推开波浪的小船儿,泛起一阵一阵的恶心,最后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安然入睡。

大家都说初一不出门,所以我们全家人就屁颠颠奔赴福建了……让我们跳过车上度过的旅途和初四初五欢乐的值班时间,最后的两天假期,我献给了亲爱的鸭鸭同学。没错,我又去了一趟宁波。

一走出客运中心,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气氛弥漫在了身边。客运中心,由于进出了无数次,以至于丧失了对本人任何的感官刺激。但是这一次,由于一些形态上的变化,倒是让人高潮迭起。但是说实话,我并没有多少快感(那是假高潮)。

我更喜欢以前的清净,就像以前的鄞州,现在的大猪家。

大猪江北的房子入住了,我很很很喜欢那个地方。宽阔干净的马路,没有什么车辆经过,两边是足够数量的绿色氧气供应源和一个个安静的花园式小区。奥林80的建筑风格不错,看上去有点档次,据说当时的报价也不高,性价比是温州这些动辄3、4万的贫民窟所不能比拟的。希望几年之后,这里不要变得同样嘈杂……

那是冬日里一个难得的大晴天,没有什么风,于是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大猪家的阳台上充充电、补补钙、聊聊天,一坐就是两个小时……

宁波开始渐渐在脑海的洗刷下褪色了,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生活了四年的城市,总是会在心里烙印下什么的,但是这些印记却无法跟上城市飞快前行的位移。于是,每一次新的收获,都叠加在曾经的记忆上,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剪影,不知道哪个该留下,哪个该忘记。

但是我还是喜欢这座城市的,单纯只是这座城市而已。现在各个中心道路都在修建地铁和轻轨线路了,估计几年后,就只能以一个观光者的身份来宁波转转了吧……

临走的时候,和鸭鸭、苹果、神婆吃了顿饭,又逛了新的和义大道,转了半天,兜里响叮当的我们只能咬咬牙买了DQ装逼,之后便匆匆离去了……

匆匆离去,就如同春节的假期的匆匆离去……这一个圆飞快地旋转,但却甩不掉曾经的影子。说话间,还是会把同事说成同学,会把办公室说成教室;梦里面,同事们都坐在了课堂上,和以前的同学一起,所有的人都混杂到了一起,但却很热闹、很温暖、很怀念。

继续上班了,这是一条不得不走的路,即使举步维艰,也要勇敢地踏出去。我很开心,因为所有身边的人,都会在梦里变成我的同学,陪我一起留在那个永远不再的学生时代。

……

抱歉,文章的走向很不受本人控制,看上去豆腐脑已经登场,但是斧头却没有出现。但是大家要有“动脑筋爷爷”搬的好奇心啊,想想看豆腐脑怎么会登场呢?……没错,正是因为被斧头劈过了呀!

点题成功!撒花!放屁!擤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