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〇三六班」的所有日志

九月五日,返校日

今年的返校注册安排在九月五,六两天,军训九月九日结束,九月十日全校正式开始上课。于是,本猴决定想往常一样返校……

九月四日下午,宁波下着雨,校园里人很少。本猴只是把交接了两个排球,没有多留就走了。昨天(九月五日)下午,本猴再一次来到学校,本来是要打球的,但是看着熟悉的校园,突然,很想再走一次。

昨天很凉爽,一阵阵沁凉的风吹过,整个人都沉静下来。路上三三两两有老生和穿军装的大一新生PASSING BY,一切都是再熟悉不过的场景……

因为就要下雨,我还是赶紧折回到了球场。回想过去几年,在球场的时间算是很多,踏入这片场地本猴就觉得自己仍然还在理工读书,就如同以往无数个打球的下午一样……

下雨了,我们决定风雨无阻。哈哈,以往每年,也都会经历雨中打球的哦!昨天打球打到腰酸背疼,真的是很久没有打球了,差点不会打了,二传是完全没有感觉了,扣球的步伐和球感也全乱了,又没有机会“恢复性训练”哈,只有一传还能算是“宝刀未老”……于是很自觉地站在了后排,时不时救起小徐同学和空空的扣球,这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也许,是心态也已经变了……

吃完晚饭决定继续逛校园,走着走着来到了住了四年的23幢宿舍楼,突然有种冲动想上去,但是在楼下还是止住了脚步,原来阿姨也已经换了啊……抬起头,看着605的阳台,晒着陌生的衣裤,心里就突然很酸……

以前的这个时候,应该是背着沉沉的行李,一步两个台阶走上六楼,然后气喘吁吁地打开605的门,激动而又紧张地看着一张张许久没见的熟悉的脸,兴奋地说着什么……

金大便一定会跟我汇报他又下了什么什么恐怖片,说多么多么好看,摆出一副很臭屁的样子;小蜜又会变一个新发型,玩着劲舞团或是什么没见过他以前玩过的新游戏,时不时过来发发嗲抽抽筋……可是今年没有了……都没有了……这些场景和片段只有靠脑海里那些残存的记忆维持……很想去回忆,回忆那些开心的片断,又被那些记忆扰得神伤……本猴真是没有用……

楼下的新世界书店撤走了,那个位置确实不适合书店,开了几个都倒了……现在童话世界入住了这里,因为原店已经被两岸吞并了。童话世界边上,原来的禾声音像现在被一家名为“茶风暴”的奶茶店替代了。“茶风暴”的霓虹灯招牌挺好看的,和边上的动感地带一样亮堂,只是里面的奶茶不敢恭维。虽然也是走像“街客”那样的中高端路线,基本是三元起价,但是质量是完全不能比的。茶味太重,口感太淡……

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校园,也许,本猴不想学某些人伤感,很想抱着仍是理工学子的心态来看看校园……可是有一些情绪,不是能掩藏就能掩藏得了的……和学校的交集会越来越少,到那个时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记忆中的那个轮廓而已了。

大家都是这样,大一进来羞羞涩涩,大二开始就慢慢拽起来了,到了大四就摆出一副老大哥的姿态和一副什么事情我说了算的嘴脸……可到了大五,很想说,其实我才是最了解理工的,但是,却发现不知道该以什么立场什么身份去说……毕竟,已经不是理工的人了啊……

有些人很想回学校但是又怕回学校,怕触景伤情,本猴却表现得很向往。于是他们都说:“真羡慕你啊……”其实本猴也怕啊,只不过还好学校里有些人可以让本猴暂时忘记自己已经毕业的事实……所以,就让自己轻松一点面对这个已经熟悉却又渐渐陌生的学校吧……也所以,今天下午,本猴还会继续在理工打球的哈哈!

六六六

六六六

一直以来本猴都跟九和六两个数字有缘……初中上的是九班,高一也是九班,高二分班到了六班,到了大学又是六班……掰指算一算……手指不够,就不算了……

拿出毕业时的合照,看着一张张傻呼呼的笑脸和某些鬼脸,就好像吃了摇头丸(“你吃过?”呃……没有),整个人飘啊飘啊的,眼看着就飘过了时光隧道,回到了四年前(“您悠着点儿”)……

那是太阳发狂的一天,记得把东西搬到寝室时,已经遍身是汗了,这时,一个小青年春光满面地走了进来跟本猴搭讪(……好吧,我承认我用词不当),印象中留下了一个热血青年的样子(大便啊!他妈的被你骗了!日!)

第一次报到班会,来得有点迟,只好坐在了第一排。好多女人坐在后面,偶尔嘻嘻哈哈的,本猴怕生(脸红),于是就这么坐着。这时一个拿着一叠档案袋的少女走进了教室,于是同学们开始交头接耳……后来发生了什么,本猴就不记得了(“是晕厥了吗……”“不会发生什么十八禁的事情了吧……”去死去死!),不过记得还问一个人借过笔的,谁呢……哎呀呀,头好痛。

那段时间还开了好多会,而且要走不同的地方,于是我们就以班级为单位的,像幼稚园春游的排成两排,浩浩荡荡地在校园里行进着……不过正是因为这样,也让本猴得以发现了个美女老乡哈哈……记得那时候打开话匣子最好的一招就是问:“你哪里人?”可是,本猴不太用这一招,因为他们说出来的地方大部分本猴都不知道……

班会里被指认做了班委,于是开始商量并组织各种联谊的事情,才使得一开始的日子不会那么无聊(虽然联谊本身是很无聊的)……一开始的日子是新鲜的,措手不及的。每一天要认识不同的人,接受新的事物,但是不得不承认,在寝室的大部分时候也会有点无所事事。晚上最多的时候就是讨论班里的女生啦,什么大小流氓兔啦,什么垫肩女啦,似乎也都很开心的度过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各位女同胞就不要再追究了)……

那时候都是和大便男(就是前面说的热血青年),乖乖女王婷(我也被你骗了!)和阿咪一块儿上课,下课,吃饭,也渐渐熟络起来开始有了自己的小圈圈。而排练小品比赛,也是差不多这几个人(小强换阿咪)。结果大便男居然和王婷产生了莫名的情愫,勾搭了起来(各位自动换词吧……)

渐渐的,饭友慢慢变成了阿咪,大二后来就是阿洁(就是我说的那个美女老乡,结果发现其“喉咙死响”,经常性发作并爆走),林娴(也是美女老乡,居然也是“喉咙死响”,虽然爆发次数没有阿洁多,但破坏力是核武器级别的),原因,娟娟,小强这几坨。大三后来和大四就是六班一票人七八坨做一大排,里面还有狂笑症重症患者阿鲁,是不是卡司变得日益庞大呢哈哈!

跑题了,回来……说到小品大赛呢,就要说大二的那一次了(不好意思,因为时光隧道岔路太多,所以下文可能时不时出现时间跳跃现象,请见谅),那次是我们班阵容最庞大的一次集体盛会,每次排练都是浩浩荡荡二十几坨,大家一起疯啊,笑啊,笑得摔倒在地上泪流满面(还爬不起来了),结果还真让我们给排出来了,结果的话我们就不说了,Esther对我们的肯定和开开心心的过程才是我们最可贵的收获不是么?对了,那次小品的全剧配音都还在本猴这里,有人想要重温一下的话IM我(排队排队,不要挤不要挤,每个人都有份)!

大二还有一件事情挺精彩的,就是军训。那次“下跪门”事件各位一定还记忆犹新吧,不过应该没多少人知道本猴竟把大学的处女泪献给了军训吧……其实本猴真的是一个冷血的人,可是真他妈的奇怪了,本猴就是见不得那么多人一起在我面前哭……阿克硫斯的脚踵啊!

再次跑题,回来……最后说说我们的605吧(“怎么这么快就“最后”了?”版面有限啊!有限!),605是一个聒噪的地方,里面除了本猴,还住着王小蜜,大便男,毛男和副班。副班整天看言情小说,还看花溪和南风,所以住了两年多就搬出去了(有什么关系?)……毛男和本猴不是特别熟,跳过……来说说王小蜜和大便男吧……

王小蜜,其实不是他的真名,至于他原名叫什么,已经没有人知道了……我们只知道在605,曾经流传过这么一首歌,“王小蜜,采花蜜,年年春天来这里……”说到王小蜜是我们寝室有名的“三分钟”,什么叫三分钟?别想歪了哦!三分钟就是三分钟热度,玩什么游戏都是三分钟热度,过了就说以后再也不玩了,说不定过几个月又来劲儿了……大二的时候他还热衷过录音,后来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后来学街舞,也没学多久就停掉了……总之就是三分钟啦!还狡辩!不许狡辩!不许狡辩!而且,王小蜜还有“网络缺失引发性(这里吸气)失心风综合症”(据说是大便男染给他的……)在没有网络的时候就会发作,赤身裸体在本猴身边搔首弄姿并发出一阵阵浪叫,他妈的要不是本猴对男人没兴趣的话本猴早就OOXX了你……

大便男,其实长得一点都不像大便,只是很有大便的神韵,以至于老师把他的名字都读成了“金粪”,还不忘跟我们赏析一番:“这名字取得真好,金色的粪液多美丽……”除了大便男,他还有贱男这个美名,因为他很爱犯贱,经常在侮辱别人的时候也不忘顺便把自己带上,最重要的是,“网络缺失引发性(这里吸气)失心风综合症”是从他身上传播出去的,而且有时候在没有网络缺失的情况下都会发作(上网的时候会突然发出尖叫,还好本猴心脏健硕,他妈的要不然早就被他折腾到嗝儿屁了)。此外,605浪叫的传统也是他发扬光大的,而且叫完还不忘附带一句:“猴子王,你干什么乱叫!”我日!

不过呢,其实他们都是绝对好男人。虽说小蜜刚开始似乎给人拈花惹草的感觉,但是目前这个LP还是比较稳定,每天晚上甜言蜜语不断,而且嘿嘿……(不要问我省略号什么意思,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大便男就更加让人赞叹了……四年啊,不是每个人像做就能做得到的(这里的“做”字不含任何十八禁成分,请安心服用……)王婷你真的好福气呢!

……

好了,啰里八嗦写了这么多,看到时间隧道边上有个马桶,便匆匆跳了进去,“扑通!”溅起满天粪便。“嗖”的一下,本猴又回到了现实,眼前的电脑里还是那张大家用手指比出“六”字来的那张合照……

啊!妈了个逼的!原来已经毕业了啊!好吧,总结还是要的,总之要感谢六班让本猴在这四年里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归属感(什么叫“莫名其妙”?)和家的温暖。本猴答应一定会永远记得亲爱的同学们,亲爱的室友们,亲爱的六班,亲爱的605的!

别忘了!我们是永远在一起的“天边一坨屎”!(Happy Ending哦!)

Fin.

我和S.H.E.的故事

你们知道吗?我和S.H.E.是铁哥们儿呢!

话说回来,此S.H.E.非彼S.H.E.啊!她们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仔仔,小米和小宇。当然她们也不是乱起名字的,S.H.E.是有来历的。传说中仔仔同学喜欢Sleeping,小宇同学喜欢Handsome boys,小米同学喜欢Eating,所以把她们喜欢的东西的首字母加起来就是S.H.E.哦!(服了她们了……|||)

至于怎么和S.H.E.认识的,那就说来话长了(有多长?)……话说刚进大一的时候因为班里几乎没有温州人,所以刚遇见乐清的阿洁就很开心的聊啊聊的……结果某几个女生就开始三八+八婆了……有一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个自称是“宝宝”的人的电话……用很嗲的声音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啊之类的,吓了我一跳,再也不敢接这个电话,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可是没想到,这个电话竟然成了我和S.H.E.缘分的起点……

到了冬天,我发现我们班有一个女生喜欢穿一件有垫肩的紫色呢子做的衣服,很像八十年代流行过的那种(还是不清楚的话请参见赵薇在少林足球中的某一段扮相),因为有垫肩,所以从后面看过去就是一个她的上半身就是一个“T”……而且这个人总是和一个胖胖的女孩和一个小小的女孩走在一起,那个胖胖的女生我知道嘴上功夫很厉害的,说话很直,据说因为太喜欢仔仔了所以就把自己名字都改成“仔仔”了,而以前,她叫“宝宝”……

大二上学期,我们班参加外文小品大赛,决定演喜剧“九品芝麻官”,我演包龙星,而当时班里的文娱委员就是仔仔。一开始的剧本是和电影一样的,结果第一天排下来是相当的不合适,对于舞台剧来说根本表现不了电影所能表现的。所以等大家都走了,我留了下来和仔仔以及另外一个负责人小强商量改变剧本。那天,我才发现原来仔仔并不是听上去很刻薄的人,而是一个很爽朗很爱说笑的女孩,声音甜甜的,像她家乡千岛湖的水,不是说“农夫山泉有点甜”么?哈哈!

(经过一个多月的排练,我们的“九品芝麻官”从将近30个节目中脱颖而出,以预赛第一的姿态进入了决赛。决赛中,我们发挥得很好,15分钟里台下笑声不断,掌声不绝,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最后我们居然只排在十个节目的倒数第三,关于这件事第二天外教Esther也帮我们抱不平,她说她虽然前面四个节目没看到,但后面的六个节目绝对是我们排第一的,无论是剧本还是表演。)

虽然节目最后没有获得成功,但是却让我和S.H.E走得更近了。记得大二圣诞节的晚上,很多人都甜蜜的甜蜜温馨的温馨去了,而我和大猪却可怜巴巴的在我寝室看恐怖片“死神来了”。(和圣诞节的氛围也太不搭了吧……)突然仔仔打电话让我出去通宵唱K,于是就拉着大猪屁颠屁颠跟去了。那天一共六个人(还有小强),包厢很小,不过挤着很暖和。唱着唱着,突然电视机左侧有一个水管莫名其妙的开始漏水,怎么和“死神来了”的桥段那么相似?我和大猪对视了一眼,一阵毛骨悚然,赶紧用热水瓶把水接了起来……

那天,我总算是对她们三个有了详细的了解,她们三人都是一个寝室,而且不可思议的是三个全部都姓洪。论唱歌他们中间要数仔仔的唱功最好,也堪称麦霸,据说和仔妈的遗传有关(?)……而小米呢就是传说中的T字人啦!那个时候觉得小米也没当初那么奇怪了,哈哈,被另外两个野猪大改造了么?小宇是三个人当中最小最可爱的一个,说话也细细的,不过她们三个有一点是出奇的一致,就是超级爱笑,我最喜欢爱笑的人了!

那天之后,我们出去唱K的次数剧增,渐渐的他们也和大猪以及后来的帖(仲卿)打成了一片。而在第二年的五月份,仔仔和盛走到了一块儿,幸福的人呐!(盛是怎么吸引仔仔的?外貌?歌喉?篮球?为人?哈哈,不知道,不过呢,他唱歌真的很棒,只是听说唱现场就会紧张,发挥不出实力呢……)

大三刚开学,我和S.H.E还有帖以及盛和盛班里的同学一行人去了九峰山,说是要露营。真是不懂事啊,露营总要带帐篷的吧。结果呢,那么多人一个都没想到要带帐篷,还说山里有的租的就进山了。

天色渐渐暗了,我们也不知所措,回去吧不甘心,留下吧不知道睡哪里。突然我们发现了山脚边上有一个小小的桥洞,桥洞底下是一些细沙,我们就搬来两块很大的木板,把桥洞封起来,这样就可以不受山风的侵袭了,哈哈。搞定之后我们就在溪边的一个空地搭起了柴火堆,当暮色四合,整座大山被黑夜笼罩的时候我们面前的柴火堆终于燃起了嘻嘻哈哈到处乱窜像发了春一样的火苗。

很快,篝火就整个烧着了,印红了半边天,柴火在里边噼里啪啦作响,喷出一股一股满天的火星,真好看啊!我们呢,就围坐在篝火旁边讲故事,做游戏,吃零食,哈哈大笑……

十一点多,我们开始有了倦意,便前往桥洞休息。傻乎乎的我们在地上铺了床单就横七竖八象尸体一样躺下了。半夜里,我感到身体透进一丝一丝凉气,膝盖竟然都僵得动不了了。这时候我们听见了仔仔的叫声,我们睡眼惺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虫子啊……仔仔最怕的东西……总之这里是不能睡了,于是我们又在午夜时分回到了溪边重新燃起篝火,用被单披着,吹着凉凉的山风,听着竹叶沙沙的声音,看着熊熊的篝火唱歌,发呆……

……

大三开始上课就跟仔仔他们坐一起了,那时候小米当了班长,和她的接触才算真正多了起来,她是自己的一个很肯帮同学忙的人,很能干又精明,为班级争取了很多机会,当然也付出了很多汗水。我觉得班长就应该这样,好样的哦!还有一点,就是小米变得越来越漂亮了哈哈,这一年追你的人不少吧,而且还有很多别班的男生过来我们寝室打听你的人呢!

这一年我们一起去了天童寺,还唱了N次K,最夸张就是圣诞节还自带了火锅和一大堆火锅料去宾馆开房煮火锅(胆子真大啊),结果人太多而且空调不好只好和大猪一起被挤到角落穿着衣服盖着大衣还冷得瑟瑟发抖。

这一年的每节课我们都嘻嘻哈哈不务正业,到了考试时紧张地排兵布阵互帮互助,每天中午下了课我们都会一大堆人冲去老食堂占着一大长条位子,然后谈论着大便啊小便的吃得那叫一个欢(好像每次都是我和小宇最慢呢哈哈!让你们久等了!)……真是很快乐的时光啊!

在大四刚开学的时候,我,和阿洁和仔仔小宇又去了安徽黄山四天三夜,算是度假吧哈哈!值得一提的是,那么高的山我们都是爬上去爬下来没有做一点缆车呢!虽然很累,但是也欣赏到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风景。

大四因为课程少了很多,我又经常和排骨精混在一起,和S.H.E.的相处没有以前那么多了,所以在圣诞节,我让他们一定腾出时间好好聚一聚,不带家属的单身聚会(在此感谢盛的理解哈)!那真的是很开心的一晚,看我当时写的日志就知道了哈哈!

……

很快,我们就要毕业了啊,现在我们碰面的机会更加少了呢!说些心里话吧!

仔仔,我们最熟了哦!还是夸你几句,虽然你貌似很下流,整天说些黄段子(不许说是我教的!你骗人你骗人!),但实际上看得出来你在思想上是一个很传统的女生,性格又开朗,说话直率,真的很不错呢!记得大三的时候每次进教室就会看到你向我招手,哈哈,又给我留好位子了啊!那时候上课逃课考试作业什么的,也多亏你照着我呢哈哈!现在更是爱情事业双丰收呢!继续努力啊哈哈!请客请客!

小米,你越来越漂亮了,似乎性格也很好呢,大大咧咧的那叫一个爽!特别是讲到便秘的时候好好笑的,你一点也不忌讳,还说什么香蕉蜂蜜都没用哈哈哈哈!另外呢,我发现商量事情的时候我总是和你特别有共同看法的,我会很理解你说的,你好像也很理解我说的,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猩猩相惜么?哈哈!对了,你的眼光也很高的,甩了好多个追你的吧,不过我支持你的哈哈!希望能早日找到心中的Mr. Right哦!

小宇,你是S.H.E.中个头最小的,不过我一直觉得你很漂亮的,记得我第一次来到你们寝室看到你那张印在马克杯上的照片时,我说你好可爱哦,很像日剧里的小女生啊!那可不是恭维哦,是真心话来着。有一次在你们寝室楼下看到你满脸心事出去了,外面下着雨而你什么也没带。一定是感情问题吧,不要难过啊小宇,大学并不是没有爱情就是不完整,就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的,相信我!我相信你身边的好朋友才是真正会让你这辈子都永远珍惜的!看到开开心心的你也是我们所欣慰!所以,不必为感情问题而感到自卑,记得,你在我们心里永远是最棒的!

来个总结吧,和S.H.E.做哥们儿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发现在你们面前,我才能自然坦诚的彻底自由,无拘无束,我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和你们在一起真的是我的福气啊!真的!谢谢你们四年里所帮我的,所迁就我的,我会一直放在心里,深深地。要永远记得,曾经在象牙塔里一同青春过疯狂过的猴子和S.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