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二月发布的所有日志

不眠之夜

不眠之夜

2016年国内戏剧界最重磅的消息莫过于Sleep No More入驻魔都了,没错,又是魔都……这部改编自莎士比亚名作Macbeth,并结合Hitchcock影片和1696年Paisley女巫审判的侵入式戏剧由英国戏剧公司Punchdrunk创作,从2011年在纽约首演以来,以其开放式的剧院,零距离的浸入式观看互动和晦涩的剧情深受戏剧粉丝拥趸,在评论界也收获了颇多好评。去年底,看到了Sleep No More进入上海的消息之后,好多人都哭了,哭了……呃,总之立马安利小伙伴们预定了门票。

上海的剧院基本照搬了纽约的剧院,将静安区一座五层建筑更名为The McKinnon Hotel(纽约的剧院为The McKittrick Hotel)专供剧院所用,所有幕后班底包括场景都由原班人马打造,演员大多数都来自Punchdrunk,也有一部分中国演员。七点开演,六点半剧院门口就排起了长队,寄存完背包和衣服之后,大家正式进入了小酒馆。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从进入小酒馆的漫长漆黑通道开始就变得恍惚,仿佛无尽的时光隧道,带人走进了上世纪三十年代纽约最奢华的饭店。很快,小伙伴们被扑克牌分开,各自戴上面具分组进入五层开放式剧场。

由于视角的限制,整场戏剧的可视范围就像沉浸在不自然灯光下的梦境一般。时不时撞见的演员,跟不上的主线,噼里啪啦的脚步声,挥之不去的BGM……虽然错过了开场的晚餐,但好在赶上了伊乐园的祭祀舞蹈。这也许是整场戏剧最精彩的一段,震动内脏的强劲节奏搭配快速强烈的频闪灯光,将祭祀的舞蹈切割成一幅幅定格画面,震撼无比,甚至让人不舍眨眼。随后,观众很快分散,各自追逐不同的演员奔跑。虽然三个小时马不停蹄,但是记忆中,只存有病院、客房、电话亭、竹林等一些场景的戏,但是由于本来就对Macbeth不太熟悉,而且对于外国人脸盲,因此这些片段实在连不到一块儿,剧情也没太懂。当然,除了追逐不同的演员解锁主线或支线剧情,探索剧院,近距离欣赏表演也不失为一种乐趣。毕竟,五层楼大到场景、家具,小到银器和摆设都被装修得原汁原味,而抽屉里的信件、简报和文件等线索也附有中文手写版,观众可以随意查看,再加上视角的限制,简直就是第一视角的多人在线探索游戏。

体验和探索,应该是浸入式戏剧,尤其是这部制作精良、备受好评的大制作浸入式戏剧的最大魅力,但是很多人看了攻略,为了得到与特定场景特定演员的对手戏表演机会,蹲点守株待兔,实在没有什么太大意义……进入电梯时,工作人员就强调了,有的时候,退后一步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但是依然有观众在演员表演时咄咄逼人,脸简直要贴到演员了……至于吗?你是瞎吗?文戏也就算了,中间有一幕是餐厅舞蹈的,大家都自觉的围成一圈欣赏,唯独一只女好奇宝宝非要贴在演员身边,歪着脑袋盯着演员,一幅哎呀这是什么东西啊可以吃吗的神情,时而被演员的大动作逼得节节败退,时而又对演员步步紧逼,我说,大家都站在边上稳稳当当的看,你干嘛跑到中间人家退一步你进一步,人家左一步你就右一步,强行跟演员尬舞,给自己加戏,问题是人家也没有要跟你对戏,倒是觉得你一直碍着人家啊!虽然是浸入式戏剧,你可以随意奔跑,也可以近距离观看,甚至时不时会被背后飞奔而来的演员搭肩或推开,但在人家表演时,保持一定的距离观看,也是基本的礼仪吧?你贴着人家,人家怎么表演呢?其他人又怎么看呢?

当然了,三个小时的体验总体来说还是非常棒的,虽然依然觉得那晚像是醉酒一般记忆模糊,但依然是这辈子到目前为止最神奇的体验了。虽然目前场次已经全部售罄,但如果真的常驻下来,真的值得二刷三刷!

不眠之夜,彻夜狂欢。

(进入酒店之后禁止摄影,以下图片来自Sleep No More官网,版权归Punchdrunk所有。)

光影幻像

光影幻像

去年底的某天,一个人在龙腾大道闲逛,突然看见了边上巨型广告板上写着2017年龙美术馆将会办James Turrell回顾展,顿时像打了鸡血一般,来,跟我一起唱:落雨不怕落雪也不怕,就算寒冷大风雪落下,能够见到它,可以日日见到它面,如何大风雪也不怕……嗯?突然发现这个词累赘碎碎念到不行,一句话里三个雪……那什么,之所以对James那么感冒,就是因为去年一个人去濑户内海三年展的时候,在直岛的地中美术馆被他的三个常驻作品森森震撼到了,那种尿裤子级别的感官冲击,应该是有生以来的头一次。没想到回来才过了半年,就能在国内看到他的回顾展,也是有点巧……

总之,上周末总算抽了时间,9点半早早来到龙美术馆,等着10点展馆开门。那天的风仿佛是在嘲笑我饥渴的心灵似的,哇哇可劲儿的吹我,虽然是晴天,但是温度超低,风从江边直灌进来,吹得我瑟瑟发抖,不得已只好贴在能照到阳光的柱子旁闪避风的嘲讽攻击。10点,工作人员一打开门,我就以被老虎追赶的奔跑速度飞进美术馆,把换票机器敲得梆梆响,然后马不停蹄的寄存好背包,尿了一泡尿,奔进了入口。

跟我一样疯狂的大概有那么十来个人,但是可能是因为门口没有人排队的缘故,他们进去竟然径直走过了第一个展品Ganzfeld……于是,我就成为了当天进入Ganzfeld的第一人,虽然也是没有什么好得瑟的……Ganzfeld是James Turrell最著名的装置之一,直岛地中美术馆的Open Field就属于Ganzfeld,但是遗憾的是,龙美术馆的工作人员没有像日本的那样引导观众一步步靠近,而是直接分发鞋套让你走进去,也就是说,一开始,观众就知道了这是个可以入内的空间而不是LED屏幕,一开始就破哏,自然也就失去了「从2D屏幕到3D空间」的脑内感官反转过程,虽然作品本身的感官剥夺足以让人摒息,但真的比不上错觉反转加上感官剥夺带来的双重震撼。

之后的作品,大多是Ganzfeld的延伸,那些看上去类似LED屏幕的装置,实则都是通过光影空间打造的错觉。除此之外,还有通过空间投影与墙面构成的作品等等,所有这些,都做到了将光影与三维世界融为一体,营造出一种「吃我一记二向箔」的氛围,让人咋舌。

所以……如果有什么展是这一辈子一定要看的,那James Turrell一定是其中一个,嗯,就是这么绝对!


风中等待的瑟瑟发抖的我……


Cross Corner Construction (Corner Shallow Space)。


Wedgeworks,不断变换的光幕仿佛将空间拓至无限。


Ganzfeld外部,看起来就像是LED发光屏一样。


Projection Pieces I。


Projection Pieces II。


Ganzfeld内部空间,多种色彩会在持续一段时间后不断更替。由于灯光的设计,即便在Ganzfeld前,都很难发觉里面其实有很大的空间。置身其中,一片无垠的静谧,你感知不到边际,仿佛感官被剥夺了一般。

00:00/00:00
♬ Silver by Fakear (feat. Rae Morris) from Animal

踏霾寻梅

踏霾寻梅

春节又双叒叕带着老妈去魔都过年了,然后依然赶上了浓重的霾。虽然只有几天假期,不过正值梅花刚开,于是带着老妈逛了逛世纪公园……嗯,就看图听歌好了……


世纪公园的梅花刚开。说实话光看花瓣,我还真是分不出梅花和樱花……


香到鼻子疼的四川大巴山蜡梅


世纪公园特有的梅花品种,东方朱砂。


传说中的梅之骄子——早桃。


乱入的朱家角的墙角数枝梅。


错误的赏花姿势……


由于使用了错误的赏花姿势而被古人指责……

00:00/00:00
♬ 梅のつぼみ by 川井憲次 from 「梅ちゃん先生」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