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片和禁烟区

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五月 2016

十三年前,两个为了逃票的骚年凌晨六点不到就顶着红肿的眼皮和飞起的头发,油滋滋的挤进乌镇东栅景区。在一片黑暗中,夜盲重症患者的我们在昏暗的路灯下像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整个东栅除了闪着黄灯的喵星人和如饥似渴的蚊子之外似乎也就没有什么活物了。而更多的记忆,竟然随着天空渐白消失了。脑中始终印着喵星人的两盏氙气大灯,总觉得没准就是什么让人健忘的神奇法术,至于天亮之后发生了什么也都不那么重要了。顺手翻了翻照片,发现记忆中的乌镇除了那间寒碜的大床房和在石板路、河边、草丛上拗出一个个猎奇普士之外也别无他物了。

去魔都看话剧的时候,顺便看了两个展,Thomas Feuerstein的Psychoprosa和艾未未等人的合展Daily Formalism(每日形式)。

再一次对陈佩斯产生兴趣,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看到了一期访谈,记得当时看得热泪盈眶。当时的我在想,应该很少有艺人能够像陈佩斯活得那么明白吧。从那之后,就心心念念想着得看一场陈佩斯的话剧,但好巧不巧,却偏偏错过了去年「戏台」在家门口的巡演。于是3月份在看到魔都第二轮巡演的消息之后,当机立断就买了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