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片和禁烟区

Razor and Non-smoking Zone

by 猴纸瓦力

Image Alt

十月 2015

第一次住胶囊旅馆,居然献给了某证考试,总觉得杀鸡用了牛刀,炖鸡用了牛锅,吃鸡用了牛胃……不过毕竟是鸡磨的人参,铁打的当归,我抬头望了望一颗星星都看不见的星空,义无反顾地踏进了太空舱。

很喜欢上海西岸这个连十一黄金周都不会很拥挤的地方。最近这段时间这儿展出很多,余德耀美术馆的「雨屋(Rain Room)」以及龙美术馆的「15个房间(15 Rooms)」都值得一看,一个是装置艺术,一个是行为艺术,但都能体验到装逼飞翔的快感。

在2012年以前,对于电音的印象还要回到80年代的「荷东」和「猛士」系列磁带,当时封面上各种裸露的肌肉男和肌肉女让我对这种音乐有一种由衷的恐惧感。之后,电音的定义就被各种国产山寨农非重金的动词大慈取代了,脑中一出现电音,眼前必然显现爆音喇叭和尘土飞扬中红色乡村小舞台的场景。即便偶尔在看街舞的时候耳中飘过似乎蛮抓耳的节奏和旋律的电音曲,脑海中也只是弹出了一下「哦原来电音也是可以听的」的提示框,之后就尘归尘土归土,大妈在跳舞……